非自然进化[无限]

作者:棠心淡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副本:塔苏的礼物】

      昏暗空间之中,一张苍白的小脸正在货架背后笑盈盈地对着她。
      
      叶因头皮瞬间炸裂,下意识想要往店铺外面爬。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身子压根就不受自己掌控,只能呆呆地坐在原地。
      
      货架之后的小女孩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她拍着掌心,开心道:“塔苏找到了一个新玩伴,这下子,游戏终于可以开始啦!”
      
      叶因心里咯噔一下,终于意识过来,这个店铺竟然是一个游戏点。
      
      下一秒,天旋地转,她来到了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此间四面像是被密不透风的围墙遮挡,空气凝滞,连光线都透不进来,入眼皆是黑暗。
      
      只能从空间中起伏的呼吸声判断,还有另外几个玩家。
      
      嗒嗒嗒的脚步声在黑暗中响起,一个娇小可爱的身影向众人走了过来。在距离叶因五步不到的位置,她停下了脚步,打了一个响指。
      
      啪嗒!
      
      一束耀眼的白光从上打下,将来人笼罩其中。
      
      几道目光齐刷刷聚集在了怪物的身上。这是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她脸色苍白,居中的一双大眼睛上覆盖着一层乳白色的薄翳。
      
      叶因甚至有点怀疑她根本看不清楚站在自己跟前的几人的模样。
      
      不过这个怀疑很快就被打消了,因为小女孩的眼珠子缓慢转动了一下,仿佛猜到叶因腹诽了什么一样,直勾勾落在叶因的身上。
      
      叶因:“……”
      
      盯了叶因片刻,她才开口,声音又尖又细,像是在人的耳膜上拉锯子:“塔苏真的已经过了好久、好久没有和好朋友们玩游戏了呢!”说着,她还歪了歪脑袋,做出了一个遗憾的表情。
      
      “大家肯定以为,塔苏这一次还想和大家玩她最喜欢的捉迷藏游戏。”
      
      叶因等众玩家:“……”不,他们什么都没有想,更别提以为什么了。
      
      “但,塔苏的心思怎么可能给你们猜到呢?前几天,塔苏结交了一个志趣相同的新朋友,她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叫做伊丽莎白。近几天,伊丽莎白的小木偶被坏人弄坏了,塔苏决定做一套新的木偶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她。”
      
      塔苏的嘴角缓慢地弯起:“你们可要配合塔苏做漂亮的小木偶哦~”
      
      制作手工艺的小游戏?
      
      听到这里,众人都无声地松了一口气。
      
      塔苏眯了眯眼睛,垂涎的目光从在场每一位的脸上扫过:“诸位可都是做木偶的好材料呢~”
      
      叶因:“!”
      
      除叶因之外的几人面色皆大变。五道目光齐刷刷地聚集在了塔苏的身上,小女孩似乎还挺满意这种关注的,她腼腆地扯了扯裙角,腼腆到五道视线重新收回,死都不往她那个方向看为止。
      
      每个人的脑内响起了同一个声音:【恭喜玩家收到塔苏的做客邀请,请选择:A.接受B.接受(倒计时十秒,十秒后默认接受)】
      
      叶因:“……”
      
      【选择成功,玩家即将进入随机副本-西方世界-塔苏的礼物!祝玩家游戏愉快!】
      
      【主线:做一个遵守规矩的客人(未开启);支线:剧情一(未开启);剧情二(未开启);剧情三(未开启)】
      
      【完成度:0%】
      
      与此同时,周遭的黑暗如潮水般褪去,叶因的视野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他们身处一个别墅之中,夕阳的余晖透过通透的玻璃窗洒进房间之中。
      
      叶因这才看清楚了在场的几个人的面孔。
      
      站在她右手边的是一个黑长直少女,皮肤白皙,大大的杏眼中盛着满满的忐忑,目测是个新玩家。
      
      左手边的是一个壮汉,大概三十来岁,身材高大,皮肤黝黑,如同一只大熊,看一眼就知道他体能强悍。
      
      剩下的两人一个是个面目平凡到没有一点记忆点的男生,和一个面容清隽的青年。叶因的视线在划过青年的眉眼的时候微微凝滞,她勉力忽略掉自己加快的心跳,别过了头。
      
      一扭头,脑海中就剩下了唯一的念头:他现在不是在X市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青年打破了平静,他对众人温和地笑了笑:“副本已经开始了,我想大家也都接收到了系统提示。很显然这是个探索型的副本,只有得到了足够的线索才可能开启剧情。副本完成度和剧情完成程度和个人分析挂钩,我建议大家立刻开始搜集线索。”
      
      黑长直少女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壮汉,目光最终落在了叶因的身上。她挪着小碎步走过来,不安地向叶因伸出了手,略有些不安地开口:“你好,我叫林敏。”
      
      叶因的目光轻飘飘在林敏的掌心上打了一个圈,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手,更是没有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来过。
      
      旁观一切的壮汉嗤笑一声,转身推开了门。
      
      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笑声戳破了林敏的勇气,她朝叶因讪笑了一下,收回了手,因为紧张加上尴尬,她的食指和中指不由自主地绞着自己的衣角。
      
      她深吸了一口气,扭过了头。
      
      随后,愣住了。
      
      林敏眨了一下眼睛,有些惊讶:“他怎么站在门口不动了?”
      
      林敏口中的“他”指的是壮汉,叶因也发现了这一点,眉心微微一蹙,不好的预感在她的心头蔓延。
      
      林敏大概和叶因想到一块去了,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转头看了一下叶因,声音里带着一丝迟疑:“……他怎么了?”
      
      叶因没有说话,而是抬起了步子,走到了壮汉的背后。
      
      一步……
      
      两步……
      
      就在叶因的第三步即将踩下去的时候,壮汉的脑袋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直对上了叶因。
      
      那是一张蜡黄色的脸,五官线条失去了原先的生机,变得僵硬又粗糙。在这张大脸的中央,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在眼眶之中颤动着,涂作眼珠子的黑色的漆还会偶尔淌下来,像是眼珠子也要从眼眶中融化了一般。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巨型木偶!
      
      “啊啊啊啊啊!!!!”身后的林敏看清楚了壮汉的模样,大声尖叫了起来。
      
      叶因的神色也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她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又听见了另外一道声音。
      
      那道声音是从面前这个巨型木偶的腹腔中发出来的。只见木偶的机械嘴巴上下开合,一双黑白分明的圆眼睛滴溜溜转动着:“哈哈,抓到你啦!哈哈,抓到你啦!”
      
      听见声响,青年和男生都赶了过来。在看见木偶后,男生的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青年则又上前了一步:“发生了什么?”
      
      叶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听见这道熟悉的声音的时候,她轻轻松了一口气。
      
      “他刚刚准备出门,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林敏的嘴唇嗫嚅了一下,她飞快看了一眼在场的四个人,“是不是,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啊?”
      
      叶因收回按在耳朵上的手,转过身来:“不是。”
      
      “不是?!”林敏大叫,“那还能是什么?”
      
      叶因没有看她,视线落在了青年的身上,“不知道,但他肯定不是因为出门死的。”
      
      林敏还想说什么,叶因打断了她。叶因的手指指了指门外:“你们走过去就能看见。”
      
      林敏挪动了一下鞋尖。她见男生和青年都按照叶因的指示走了过去,犹豫了一下,缀在队伍的最后面也凑了过去。
      
      别墅的房门上半部分安装着玻璃窗,透过玻璃往外看,能看见门口草地上的一双小巧的鞋印。这对鞋印仿佛凭空出现,前后都没有连接,唯一和它有关联的是玻璃上的一片即将要消散的水雾,就像是谁的呼吸喷洒在上面。
      
      林敏看得直打哆嗦,她本能往自己身侧的人身上靠。却发现自己身边已经空出了一块。转过头,她只捕捉到了原本站在她身旁的青年的一片衣角。
      
      .
      
      在壮汉暴毙之后,叶因就来到了二楼走廊,她直觉很多秘密和这条狭长的单调到有点压抑的走廊有关。
      
      叶因随手捡起了走廊尽头立柜上的花瓶,摇晃了一下。花瓶中藏着东西,这样一晃就听呤哐啷地响。她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太熟悉了,所以她连全身的肌肉都是放松的,更别提回头了。所以她只是把东西倒到自己的掌心,是一个小木偶。
      
      脚步声停在了自己身后三五步的距离,透露着不熟稔的客气。
      
      身后传来了青年的声音:“你有什么猜测?”
      
      叶因的眉毛稍微抬了一下:“还不确定。”
      
      青年笑了笑:“不怕,你说,我们讨论一下。”
      
      真是令人怀念的对话啊。
      
      叶因在心中感叹了一声,五指收紧,转过了身。走廊的光线并不明亮,整个空间带着一中冷感的灰。叶因的表情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反问,“讨论?”又说,“我们熟吗?”
      
      明明是冷硬的话语,青年眼底的笑意却真切了一点。
      
      叶因将变化收在眼底,并不惊讶。
      
      青年友好地开口,“那就先认识一下,我叫徐洲。”
      
      叶因挑了一下眉。熟悉的配方,好久不见,徐晚洲你还是怎么多疑。她将木偶放在了立柜上,木头相碰发出了一声轻响。
      
      她说:“叶因。和你不一样,这是个真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