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自然进化[无限]

作者:棠心淡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墙上的画

      天亮的时候,沙发背后的挠墙声戛然而止。睁了一晚上眼睛的叶因,在那个时候才小憩了片刻。所以她猜测,木偶只有在晚上才是“活”的,是她敢将木偶从墙体中拔出的原因。
      
      只不过她懒得和林敏解释。
      
      叶因扯着木偶的手臂,直接将木偶从墙体之中拉出。随着她的动作,墙灰扑簌簌地落了下来。站在叶因身后的林敏顿时变得灰头土脸,掩着口鼻大声咳嗽了起来,还不忘了不满地瞪叶因几眼。
      
      墙体空出了一大半,木偶轰然倒地。叶因忽然松开了木偶,又拨弄了几下墙体,皱起了眉:墙中只有一个木偶。
      
      木偶穿着浅紫色的居家连衣裙,金色的头发丧失水分变得干枯脆弱,它的那张木刻的脸上安装着一双可以活动的眼珠子,此时,眼珠子就着落地时的余韵晃动着。如果仔细听,还能听见眼珠和眼眶摩擦发出的“嚓嚓”声。
      
      木偶的指尖凝着一层积年累月的水泥灰,指节缝隙中卡着细碎的石子,一看就是挠墙成瘾造成的。
      
      这个木偶是爱丽丝。
      
      叶因将爱丽丝反过来,掀起头发,发现她的后颈上写着一个罗马数字:Ⅱ
      
      这让她联想到了“三二一,木头人”这个游戏。这是十分直接简单的联想,似乎毫无道理,但它可能成为证明林敏说谎的关键性依据。
      
      于是,叶因忍不住瞟了林敏一眼。林敏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撒谎,还是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色十分平静,不见丝毫心虚之色。
      
      叶因收回目光,手继续顺着木偶的身躯向下抚摸,最后,她停在了一个突起物的上面。
      
      就在爱丽丝的背后。
      
      装着一个发条。
      
      “扭吗?”叶因询问徐晚洲和李四。
      
      后者虽然有些害怕,但是仍然坚定:“扭!”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三人挪到走廊,叶因站在主卧门口,以右腿后撤时刻准备逃离主卧的姿势扭动了发条。
      
      令人牙疼的嘎吱声从木偶的胸腔中发了出来。
      
      等发条扭到了头,叶因连忙松开手,退到了走廊。
      
      只见爱丽丝的双手慢慢从关节处吊起,在举到一半的时候神经抽搐式的抻直,空洞的声音从她机械开合的嘴巴中发了出来:“亲爱的卡蒂,妈咪爱你。”
      
      随后她侧耳倾听,过了一会,又满是爱意的说道:“卡蒂不管生日要什么礼物,妈咪都会满足你!”
      
      两句过后,爱丽丝的躯体猛地一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结束了?
      
      叶因上前一步,想将地上的木偶扶起再仔细查看查看。
      
      就在她弯下腰的时候,她忽然捕捉到了空气中咔咔的两声脆响。
      
      她的后背猛地绷直,下意识向后退去。
      
      只见原本正面朝下的木偶脑袋忽然调转了一百八十度,爱丽丝的那双呆板的眼睛直勾勾对上叶因的脸。
      
      空气安静了几秒。
      
      就在所有人以为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爱丽丝的那双眼睛忽然以不符合木偶的灵活滴溜溜转动了起来,她将站在门口的四个玩家都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猛地大叫:“爱德华!爱德华!有陌生人非法入侵!他们一定是想来带走我的卡蒂的,你快来杀了他们!!”
      
      它嘴里叫嚷着,身体也不甘落后,开始在地板上僵硬地扭曲。最后,大约是发现自己头脸和身体的方向相背,它的脑袋哗地调转,同时从地上爬起。
      
      叶因冒出了一身冷汗,眼疾手快将主卧地房门拉紧了。门刚关紧,就听见哐地一声,爱丽丝撞门了。
      
      林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脸色苍白,忍不住对叶因怒目而视:“你不是说没事吗?!”
      
      她还想要说什么,被捂住了嘴。她生气地抬眼一看,见是徐晚洲,瞬间转变了神情,变得可怜巴巴,变脸比翻书还快。
      
      徐晚洲却没看她,他等林敏不说话了,就松开了手,用只能几人听见的气音说道:“仔细听。”
      
      门内的爱丽丝竟然已经放弃了开门,而是转身往房间里走了去。
      
      一边走,还在一边念叨着:“卡蒂就要放学了,生日蛋糕怎么还没有来?”
      
      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过后,门外的四人看见主卧的门把手被扭动。
      
      徐晚洲的太阳穴突地一跳,拉着叶因和李四就往走廊尽头跑,转身躲进了儿童房中。林敏被落下,咬了一下下唇,连忙跟上。
      
      儿童房的房门被徐晚洲轻轻阖上,只留了一条狭窄的缝隙。
      
      叶因蹲下身,挤在徐晚洲的下方往外看去。
      
      爱丽丝打开了房门,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衣服,她正愉悦地往楼下走。
      
      “卡蒂真是一个古怪的小孩,前几天还跟我说自己想要图画书作为生日礼物,昨天又改变主意了。”想到了当时的场景,爱丽丝有些甜滋滋,“她说我和爱德华就是她最好的生日礼物,啊~孩子真是可爱的小天使啊~”
      
      叶因觉得有些荒谬可笑:爱丽丝恐怕不知道,所谓的她和爱德华就是塔苏的礼物的意思是——塔苏会把她和爱德华做成木偶。
      
      这个女人无视了塔苏所有的异样,也忽略了丈夫的提醒,只觉得自己的小孩子无限好。
      
      很快,走廊上就看不见爱丽丝的身影了。
      
      起身的时候,叶因发现李四的表情有点惊讶。两人对视一眼,恍然大悟。
      
      这下,李四也开启支线了。
      
      串联她自己、徐晚洲、和李四的开启支线的地点,之前从叶因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那道灵光终于被她抓住了。她眼睛一亮,说:“说不定这间房间的墙壁里藏着艾玛!”
      
      徐晚洲也意识到了什么,点点头:“很有可能。”随后,他看向了叶因,似乎在说:你开启支线剧情的地点在哪?
      
      叶因安排道:“我和徐晚洲去书房,你们俩在这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艾玛在这个房间,而爱德华在书房。”
      
      从早上开始像是吃了炮仗,逮着什么事情都要不满一下的林敏开了口:“你们俩为什么不分开行动呢?难道,你们觉得我和李四太拖你们的后腿了吗?”
      
      李四:“……”他很想说他其实不是很弱,但是不知道该怎么插嘴。
      
      叶因浅棕色的眸子淡漠地看向了林敏,过了半晌,她笑了一下:“好啊,你和我一组。”
      
      林敏:“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惜她的话没来得及说完。
      
      徐晚洲微微低头,抿去了嘴角的笑意,招呼李四道:“那我们现在就去书房吧。”
      
      林敏想跟,就看见外面的人顺手将儿童房的门给关上了。
      
      她愤愤:“狼狈为奸!”
      
      叶因眯着眼睛笑:“谢谢。”
      
      虽然她和徐晚洲目前还是陌生人,但是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林敏猛地瞪向叶因,眨了两下眼睛,你你了两句,说不出个之所以然来。她总觉得刚刚有哪里不对,但是说不出来,只好拿起工具开始发泄似的砸墙。
      
      有人砸墙,叶因并不是很急,反而打量起整个儿童房来。如果说,这个别墅中有哪间房间是她最不熟悉的,非这个儿童房莫属了。
      
      儿童房的墙壁上贴满了涂鸦,墙边还放在一个鱼缸。
      
      叶因愣了一下,想起了一个电影画面。她平时并不喜欢看电影,但是因为叶缘喜欢,她也涉猎了一些悬疑惊悚片。尽管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但是一些画面还是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之中。
      
      这面墙的布置怎么那么像《孤儿怨》里面那个小女孩房间的那面墙?
      
      心念一动,叶因连忙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上。儿童房瞬间被黑暗席卷。随后,叶因将鱼缸的紫外灯打开。
      
      紫色的光将整面墙面照亮。
      
      眼前画面和电影里一样惊悚。
      
      原本童趣十足的儿童画大变模样,变成了一幅幅连环画,似乎在讲述一个故事,在靠近地板的墙壁上,还用夜光笔画了一个直立的抽象的棺材。
      
      叶因吞咽了一口口水,对林敏说:“不用凿那面墙了,艾玛在这里。”
      
      没有听见回应。
      
      叶因转过头去,就看见林敏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里布满了惊恐,显然是被吓到了。
      
      叶因不得不小声提醒她:“林敏!”
      
      林敏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瑟缩地走了过来,蹲下来的时候,她忍不住仰起脸问道:“你怎么知道画上藏了东西?”
      
      叶因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提防和警惕,有些无语:“以前看过的一部老电影,叫做《孤儿怨》,里面有相同的一面墙。”
      
      “所以,你看到这面墙就想起来了?”
      
      叶因点头。
      
      林敏没有疑惑了,埋头凿墙,一边凿一边嘀咕道:“早知道我进来前也多看一点恐怖片了。天天看爱情片有个鬼用!”
      
      叶因想了想,说:“这部里面也有‘爱情’。”
      
      林敏手下一顿:“?”
      
      叶因一边大加赞赏一边打量着林敏的神情:“女孩有个勾引男主人的场面让人十分赞叹。”
      
      林敏果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叶因憋笑。
      
      她已经想象到,林敏开开心心去看电影准备模仿绝技却被吓到的场景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