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嫁给纨绔后(穿书)

作者:南枝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哎,你这粗鄙的奴仆!”见紫苏动手,周围的小姐们都开始急,纷纷想上前阻止。
      
      “没听到小姑娘说疼吗?”
      
      有人山前阻止,但是都被紫苏躲开。
      
      甘雪的手被握着,那是钻心的疼,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甘雪眼看着自己就要被紫苏硬生生拉走,突然传来一声带着怒意的清越声音。
      
      紧接着,甘雪感到紫苏拉着自己的手一松,一个高大俊逸的背影挡在了她面前。
      
      谢晗敛去了往日的潇洒和笑容,脸上面无表情,手里的扇子打开又合上。
      
      “这小乞儿讹诈我家小姐想买那石榴裙,把我家小姐气走了。”紫苏看到谢晗来了,底气足了些。
      
      哪个纨绔不爱美?
      这谢晗是京城中有名的纨绔,上次还把她家小姐拦着说了几句调戏的话。
      
      若是这谢晗想要讨好她家小姐,今天就必须站在她家小姐这边。
      
      “胡说!这粗蛮的奴仆刚刚拉着小姑娘的手,小姑娘直喊疼,小世子快看看小姑娘的手。”有人听到紫苏的说辞,出声提醒谢晗。
      
      谢晗闻言立马就去看甘雪的手,雪白细嫩的手背上一道红色的掐痕,触目惊心。
      
      “你做的?”谢晗小心翼翼地拿起甘雪的手。
      
      红色的痕迹横亘在嫩白的手背上,看着可怕又让人心疼。
      
      紫苏:“???”
      怎么就拉了一下就变成那样了?
      
      “不是我做的,我不过是拉了一下!”看到谢晗,紫苏的语气软了软,但话语里都是横。
      
      “这不是——”紫苏正要反驳,话语却堵在了嘴边。
      
      谢晗的眼神太可怕了,就好像是一把刀。
      在看着她的时候,那锋利的刀直指着她的喉咙。
      稍微动一下都会没命。
      
      “小乞儿?”谢晗在嘴边念了念这几个字,突然笑了。
      
      那笑像是竹叶纷飞落地,与翻转中又婉转地露着寒芒。
      
      “甘雪是我妹妹。”谢晗扬了扬下巴,立马就有几个护卫一样的人拉着紫苏出去了。
      
      “说话粗鲁,你这样的人无权踏入绣春阁。先打二十巴掌。”谢晗笑着下达了命令,扇子展开扇风,几率黑发飘落肩膀。
      
      紫苏还未说出话来反抗就被拉下去了。
      
      眼前的谢晗好像是变了一个样子。
      
      脸上往日里肆意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不可见的冰冷,那如寒冰一般的眼睛让甘雪想到长夜未明时天边的星子。
      
      本身是带着光亮的希望,却又处于寒冷。
      
      这幅样子让甘雪觉得有点害怕,那书里纨绔天真的小世子突然间变成了冷酷无情的上位者。
      
      “痛不痛?”谢晗弯下腰来执起甘雪的手。
      
      细嫩的手背上是一大片的红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他说完这句话后又后悔了,觉得自己真的是蠢。
      明明都那么红了,而且都哭出来了,怎么会是不痛。
      
      “……这不是紫苏弄的。”甘雪犹豫三秒之后低低地说着,同时也在使力想把手抽出来。
      
      虽是夏天,但他们处于冷清的室内,周围的角落里还有冰块存放,理应浑身凉爽。
      
      但是谢晗的手就好像是被烤过,热辣辣的又带着细腻的汗。
      
      甘雪觉得自己的手要是再被谢晗抓着,估计等会儿就熟了。
      
      “哦,是吗。”谢晗敷衍地答应了一声却没有相信。
      
      刚刚他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丫鬟气势汹汹地拉着甘雪,就好像是母狮子叼着一只小猫的后颈,可怜兮兮的。
      
      要说不是那丫鬟下的手,他还不相信。
      
      谢晗那样子显然是不相信,但甘雪也没有多做辩解。
      
      她刚刚不是在为那个丫鬟辩解,她对那丫鬟本来就没有多少同情心。
      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甘雪说出来不过是陈述事实。
      
      她是说出来了,谢晗相不相信就是另一回事。
      
      “弟弟,你还牵着我的手干嘛?”甘雪又使劲地抽自己的手,奈何谢晗力气很大,她根本抽不出来。
      
      “你是害怕迷路的小孩子吗?”
      
      “别动,我给你吹吹。”谢晗皱了皱眉,把甘雪的手拉了一下。
      
      他小时候很调皮,经常和隔壁的镇南王世子出去疯玩。
      玩回来之后不是一身泥就是一身伤,那时候她娘总会给他吹一吹。
      
      说的是,吹一吹就不痛了。
      
      眼前的甘雪心智一直停留在六岁,若是按着哄小孩子的方法来哄一下,估计眼泪就会受住了。
      
      “吹、吹——”甘雪听见这话,嘴巴都不利索了。
      
      痛的时候需要吹是小孩子才要的吧?
      她内里的灵魂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人来还吹什么吹?
      
      一瞬间,甘雪又感受到了傻子这个身份的弊端。
      
      其他的事情倒是不必说,就是谢晗总是把她当成傻子来看,不注意身体上的接触是否过度。
      
      谢晗这么帅的一个大帅哥时常对她做些亲密的东西,嘴上说的是“妹妹”,久而久之就真的成了“妹妹”。
      
      甘雪还来不及细想就被手背上的触感给吓地回了神。
      
      轻柔而带着热气的触感盘旋在手背上,似乎是那一身清爽的气息也笼罩了身体。
      
      指尖所触碰到的是柔软而顺滑的布料,谢晗柔顺的长发垂到她眼前。
      谢晗的又长又顺,尾巴带着卷。
      
      “还痛吗?”随便吹了几下,谢晗抬起头来问甘雪。
      
      少女身上特有的馨香笼罩着他,脸逐渐有些热起来了,不过谢晗把这些都归结于炎热的天气。
      
      “痛……”
      
      还未等甘雪说完,谢晗又弯腰吹。
      
      他柔顺又黑亮的头发在甘雪眼前晃,偶有风吹来便飞到了甘雪的脸上。
      
      痒痒的。
      
      “你太贪心了,吹一次不够还要吹两次。”谢晗一边抱怨一边低头给甘雪吹手。
      
      他小时候痛着了都只吹一次的。
      
      哎,谁让他大气呢,吹两次就吹两次吧。
      
      这次谢晗吹地更加轻柔一些,淡色的嘴唇微微分开,隐约可见鲜红的舌尖。
      
      那风似夏日夜晚拂过的温热,又如同湖面笼罩不散的潮湿,偶有换气时候的鼻息软软地贴上来。
      
      温热又轻柔。
      总之,让人脚软。
      
      “对了吧妹妹?”又轻轻地吹了一次,谢晗抬头看甘雪的脸色。
      
      这手又软又细腻,恨不得多握一会儿。
      啊,妹妹真可爱。
      
      “够了够了!”甘雪反应过来,飞速地抽手。
      
      许是因为谢晗放松了的缘故,甘雪这次很顺利地就把手抽了出来,还因为力气过大后退了几步。
      
      她刚刚想说的话是“痛什么痛,快把我手放开。”
      
      没想到被谢晗这个拿起半截话就跑的人给曲解了,又慢悠悠温温热热地吹了一次。
      
      “哦,够了啊。”谢晗下意识地擦了擦嘴巴。甘雪的手怪软的,他还想再摸一会儿。
      
      甘雪两人之间的情况变得有些僵硬,还泛着些许尴尬。
      
      不过尴尬的是她。
      谢晗倒是悠然自得地在一边扇风。
      
      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