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女的八十年代

作者:柒夫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2

      客厅里,俞毅行岿然不动,笔直的黑眉插入鬓角,面目凌然。
      
      蹲身的俞慧君颔首,垂下眸子,视线搁置脚间打蜡红木地板上,不可避免地陷入回忆。
      
      ……妈妈的逝去和荣儿的到来是同时发生的。
      
      “君,这段日子辛苦你了,等弟弟出生,一切就好了。”荣瑛水肿的脸撑开皮肤的褶皱,革命期间艰苦岁月的痕迹因此从脸上抖落掉,暖暖的气息以她为中心扩散开来。
      大大的肚子,孱弱的四肢,她脸上挂着笑,右手搭在肚皮上,轻柔抚摸,浑身散发母爱。
      
      许是细雨裹走天气的闷热,也挟走孕期的不适,在俞平俞安被送去托儿所,俞希子被哥哥接走,毅行出差不在家时,荣瑛拉起俞慧君的手,牵着大女儿来到阳台,听雨谈心。
      
      “君,我怀你的时候,没有早孕反应,那会社会很乱,所有人人心惶惶。
      “我和爸爸以为留不住你,却没想到你那么乖,顽强又安稳地待在肚子里。”荣瑛眼睛微弯,右手从肚子上拿开,握住俞慧君手心。
      
      俞慧君视线从荣瑛嘴上挪开,上滑至洋溢温柔笑意的眼睛。
      嘴角自然向上扬,点头。
      
      荣瑛眼角笑意变深,继续说:“等到你出生,长到两岁,生病,吃了不好的药,落下病根。”她握住俞慧君的手收紧,微微俯身,胸前堵了一口浊气。
      
      再之后就是一段黑暗的日子,对于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毅行总是小心翼翼,唯恐幼小的她无以在动荡的时代平稳长大。
      君的状况让他们措手不及,毅行虽不说内心的痛楚,荣瑛却是能感受到。
      
      毅行回到家时身上尘土变多了,总是带着满身疲倦。上床的时间越来越早,早上出门的时间也越来越早。
      毅行不说他有什么计划,荣瑛便不问。
      
      直到有一天,毅行偷摸将两个陌生人带进家中,兴奋介绍对方在医学领域上的地位,告知她,君的病情有所希冀时,家里闯进□□,宛如夜的黑遽然降临,覆盖这个家庭,带来毁灭。
      
      毅行和陌生人被抓去了,理由是资产阶级集会,可疑商讨不利政权活动,具有危险倾向。
      
      紧接着她的职务也受到影响,还有毅行的父亲、母亲、兄长、幼弟,在革命爆发初期不动声色潜伏着的他们,一个个被波及,以无理取闹的由头,将他们送入牢狱。
      
      可,俞家何罪之有?
      
      荣瑛好久才想明白了,是俞家古玩名家招牌太响亮,引起无数人眼红,在魑魅魍魉横行时期便是罪。
      
      所有人都认为俞家藏着财富。
      
      昏天暗地的日子里,荣瑛不知道她是如何照顾君,甚至到怀孕六七月,才意识到自己又怀孕了。
      毅行还在狱中,君的症状还需治疗,肚子里的孩子来的并不是时候。
      
      荣瑛是咬着牙生双胞胎的,然而少见的双生儿没能清洗家庭的厄运,坏消息一条条从狱中传来。
      
      毅行的母亲走了。
      接着是父亲。
      兄长。
      幼弟。
      
      最后只剩毅行在狱中,活着,不知如何度日。
      而荣瑛在外面度日如年。
      
      直到时间齿轮转动到一九七九年,省办公厅平反冤假错案工作组姗姗而至,清理此案,毅行出狱。
      短短五年,俞家大家庭便只剩下他们这个小家庭了。
      
      一对成年男女,和三个女儿。
      
      生儿子的念头便是那时在荣瑛的脑海里种下的,偏执,同时怀以难以言语的心情。
      
      许是苦尽甘来,毅行出狱后国家改革开放,他去了经济开发区,短短一个月,家庭物质条件发生质的改变。
      
      再不久,怀孕,十月怀胎,仍是女婴,荣瑛失落,但这次不一样了。
      
      “总之,怀你们时都很安心,你是,俞平俞安是,希子也是。
      “唯独现在,刚怀孕就感应到了,吃不下,睡不好。
      “而且从怀孕到现在,除了肚子大,其他地方都瘦了,头发也掉。”
      说完荣瑛发出笑声,胸前的郁闷仿佛也随着声音消散在空气中。
      
      屋外的雨停了,阳光穿过乌云,穿过弥漫的水汽,轻轻趴伏在荣瑛的发顶,圈出一层光晕。
      她的嘴角勾着笑,“女孩子就是比男孩子乖呀,从肚子里开始就是,不折腾人。
      “不过家里需要一个调皮的男孩子,你们四姊妹,总有一天要长大,要离开这个家。
      “而我和爸爸会老去,会离开,但只要俞家还有一个男人,俞家就不会消失。当你们需要帮助,受欺负了,它永远会守护你们……”
      “……等弟弟出生,一切就好了……”
      
      但弟弟没有出生,出生的还是妹妹,所以没有变好,所以妈妈走了。
      
      一丝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俞慧君抬手抚唇,血液沿着指腹的细纹扩散,濡湿。
      她慢慢揩去唇瓣的血液,直至擦干净,抬头,对上俞毅行的眼睛。
      少女纤细小腿上的肌肉微微紧缩,俞慧君动了动脚,站了起来,忍住久蹲的麻痹感。
      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俞毅行的眼睛。
      
      俞毅行望着嫩竹一样脆生生长大的俞慧君,她已高过他肩。
      喉结向上滚动,随后又降下来,俞毅行放缓语速,再次说:“俞荣儿是你们的弟弟。”
      长睫毛下,幽深的眸子倒映俞慧君的轮廓。
      
      俞慧君目光牢牢地锁住俞毅行,片刻,她点头,温柔而郑重,一双眸子干净透彻。
      
      俞毅行挪开了眼,声音仿佛被禁锢住,沉闷,“辛苦大姐了。”
      
      一旁的俞平俞安早已松开对对方的拥抱,一双眼睛望着俞毅行,一双眼睛望着俞慧君,双胞胎仿佛一个整体,同时盯紧了两个人。
      
      此时,俞平的左手牵着俞安的右手,开口喊了一句,“爸爸。”
      俞毅行点头,嘴角扯出一丝微笑。
      
      几乎俞毅行微笑显现的同时,俞平俞安细不可查地呼一口气。
      俞平认真地问俞毅行,“小妹妹为什么是弟弟呀?”稚嫩的提问,期盼解疑的神情。
      
      俞毅行抬腿,来到双胞胎面前,半蹲,认真地回答:“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弟弟。”
      
      俞平眨眼,眸子清澈见底。
      不懂。
      
      一样的声音,不一样的人,俞安说话:“爸爸——
      “小妹妹是女孩子呀。”
      
      俞毅行面对双胞胎,吐词清晰,铿锵有力,“俞荣儿是女孩子。
      “但她是我们家的儿子,她会接受男孩子的教育,承担男孩子的义务。
      “她是你们的弟弟。
      “不要再叫她小妹妹了。”
      
      俞平俞安屏住呼吸,表情愣愣。
      
      俞毅行放松面部肌肉,放柔了声音,“不用想那么多,你们只要知道俞荣儿是弟弟就好了。”
      
      俞平俞安对视两秒,而后一齐点头,对俞毅行说:“嗯,俞荣儿是小弟弟。”
      花一般灿烂的笑意随之出现在相同的脸上,双胞胎的手紧紧相扣。
      
      孤零零站立着的俞希子,再也忍不住了。
      细小的肩头耸动,呜咽声从她嘴里传来,她蹲下去,小脑袋埋进膝头,哽咽声从膝间缝隙中飘荡出来,无依无靠。
      
      “……你们都只要她……只要儿子……呜……没人要我了……
      “……呜……我要妈妈……我不喜……呜……欢你们……”
      
      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俞希子脚下的地板迅速积水,肩膀抖动的幅度一次比一次大。
      
      在何素珍想向前抱起俞希子,担心她哭抽过去时,俞慧君大步来到俞希子面前。
      她弯身抱起俞希子,手压住俞希子后脑勺,将湿乎乎的脸压向她的锁骨窝。
      
      俞希子挣扎,嚎啕大喊:“……呜……我不要你……我讨厌你们……呜……”小脸通红,哭花了的脸使劲朝天仰,手脚拼命推开俞慧君。
      
      俞慧君身子摇晃,却死死抱着俞希子,她听不见俞希子说什么,她只是一手用力按住俞希子头,另一只手却轻柔抚摸俞希子的脊背。
      
      俞希子大哭大闹,几分钟后,幼小的生命体便疲倦了,打着哭嗝,手脚摆动幅度逐渐减少,直至沉睡。
      
      俞慧君慢慢松开用力的手,朝俞毅行望了一眼,转身抱走俞希子,要放她上床休息。
      只是转过身时,眼角涌出一丝泪花。
      加大步子,她快步离开客厅。
      
      两人的离去创造出更大的空间,客厅里注入新的空气。
      
      俞毅行抬手看向胳膊的腕表,随即扭过头,望向旁观一切的何素珍,嗓音像是在仓库里积压许久的陈货,“家里吃饭了吗?”
      语气像客人也像主人。
      
      何素珍瞬间收拾好身体里的情绪,话来不及思考便吐出,“四囡囡把老幺摔了,刚刚给老幺抹药,饭还在煤气炉上,我现在去做。”
      说完何素珍扭头小跑进厨房,仿佛没了她的厨房下一秒就会爆炸。
      
      踏入厨房后,涌行至大脑的血液流回心脏,何素珍才反应过来——
      她称囡囡老幺了,在今晚之前,她在俞家人面前都是称其小囡囡的。
      
      右手按上左胸前,深吸两口气,何素珍赶走大脑里的杂念,迫使自己做菜。
      只是双手变得笨拙、无力,直到差点被炉火烫着才彻底清醒。
      “想什么呢……”她低喃,晃头,身形在厨房里穿梭,有条不紊地准备晚餐。
      
      客厅,俞毅行放下公文包,问屋子里的双胞胎:“老幺被希子摔了?”他沿袭何素珍对俞荣儿的称呼,恰到好处的称呼。
      
      “嗯。”俞平俞安齐齐点头。
      
      俞毅行眉目依旧,不再多问,抬腿走向俞荣儿所在卧室。
      俞平俞安没有跟上去,目送俞毅行。
      
      卧室里。
      
      俞毅行的闯入搅乱了房间里原有的空气秩序,睁着眼睛的俞荣儿,有了一丝动静。
      她的眼珠子缓慢转动,视线投放在来人身上,瞳孔里来人的身影逐渐放大,最终保持不动。
      
      这是父女俩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俞荣儿一出生,俞毅行便被迫接手妻子的死亡。
      亲手操办葬礼,让俞毅行有足够的理由不去接触新生儿。
      等生活回归正轨,面对一屋子嗷嗷待哺的女儿们,俞毅行没有理由守在家中。
      
      所以这是俞荣儿出生一年里,父女俩第一次正面“会晤”。
      
      裤管发出轻微摩擦声,俞毅行落臀坐在床边,期间俞荣儿的目光一直锁定在他的脸庞。
      
      俞毅行垂目,观察他最小的孩子。
      和她的姐姐们一样,她遗传了荣瑛的出色五官,唯独一双眼睛不像荣瑛,无论何时都澄清漂亮、纯净。
      她的眼睛像他,像最冷静的法官,只剩黑白。
      
      额前的肿包在她健康的肌肤上额外刺目。
      
      俞毅行静坐,须臾,伸手掏兜,拿出一块黄玉,凝视。
      而后指腹摩挲玉面,等到黄玉染上他的温度,他望向俞荣儿,声音在他们之间流动,“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儿子。”
      
      俞荣儿没吭声。
      半晌,小胳膊一动,手心朝上,向俞毅行的方向动。
      婴幼儿饱满的脸蛋配上黑白分明的眸子,诡异地透着几分稳重。
      
      俞毅行忽然笑了,狠狠握一把黄玉,随后松开,将它交到俞荣儿张开的手上,同跟大孩子对话一般,“下午就去配绳,把它挂在你脖——”
      
      “啪。”黄玉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从俞荣儿手心,到地板。
      
      俞荣儿看了俞毅行一眼,闭眼,翻身,将背面留给俞毅行。
      全程面部表情都在眉下鼻上——
      只动眼。
      
      男人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空气凝滞。
      
      若是何素珍此刻在这,一眼就能瞅明白事情本质。
      
      俞毅行虽是俞荣儿血缘上的父亲,然现实生活中完完全全陌生人。
      
      俞荣儿本就对自己地盘有种异乎寻常孩童的控制,俞毅行陡然闯进她地盘,又是毫无情分的陌生人,摔玉完全是表达情绪。
      仅此而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雨,继续。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羡小夕 10瓶;min、木爻、绾嫃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