幺女的八十年代

作者:柒夫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

      当双脚站在门外时,俞荣儿神情几分恍惚,整张脸脏兮兮。
      比起一宿未眠,逃离厂房的方式更叫她无措。
      
      最初听到狗吠,心情振奋,然而狗并不知道她家在哪,她也无法想出周全的法子,托狗带消息。
      黑狗们的到来也不过是隔靴搔痒。
      
      只是——
      黑狗们有自己的智慧。
      刨土。
      
      就在门底下,四只黑狗勤勤恳恳地刨土。
      
      土质并不松软,而且又是门口,无数双脚曾在这里踩过,夯实的如同水泥地。
      
      一刨,就是一晚。
      
      俞荣儿听了一晚的沙土被扬起随后又落地的声音,期间掺杂狗的喘气声,和不时的犬吠声。
      
      布袋里的肉干没有吃完。
      低头看向四条躺在地上不愿动弹的黑狗,俞荣儿蹲下来,一一喂它们吃肉干。
      
      它们前爪趾甲被磨平,皮肉绽开。
      俞荣儿喂它们时,皆发以讨好的低鸣声,随后舌头将肉卷入口中。
      尾巴是力量的残余,黑狗们用其拍打地面。
      
      人和狗将所有的食物吃完,俞荣儿不得不叫它们起来。
      “我们要走了,不然他回来了。”从狗洞里出来时天色便微微亮,休息一番,大地上的花草树木便一一袒露在阳光底下。
      
      “汪——”
      忽然,一只黑狗站起来,龇牙,目视俞荣儿后方。
      
      俞荣儿扭头,远方有三个人影,其中一个正是男人!
      
      许可钦隐约看到厂房门口站着一个小人,加上耳朵里传来的在野外毫无阻挡传播的狗叫声,他脸色一变,冲两名人贩子道:“就是那个小孩,‘他’跑出来了。死狗!”
      俯身从地上随意捡起一根木棒,向厂房冲去。
      
      人贩子对视一眼,小跑跟上。
      
      这边,俞荣儿跑起来,其余三条狗也从地上爬起,和最先反应过来的黑狗一起挡在俞荣儿后方,龇牙咧嘴冲着敌人。
      刨了一晚上洞,精力衰竭的黑狗们看上去更凶了。
      
      许可钦仍不减势头朝厂房奔来。
      两名人贩子紧追其后。
      
      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俞荣儿绕过厂房侧面,来到厂房背后。
      然而和其前面一样,满目放去无一躲藏之处。
      
      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
      
      俞荣儿脚步放慢,目光微微黯淡。
      心神一松懈,脚下趔趄,俞荣儿摔了个跟头,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汪——”
      “汪汪——”
      四条黑狗的声音从厂房侧面传来。
      她身后形势并不乐观。
      
      趴在地上,撑起上半身,仰脖,俞荣儿的眼睛睁到最大,脑海里的神经崩到最紧。
      脚扭到,她跑不动了,她必须在有限的条件里想出自救方法。
      她不期望人狗大战,不过两败俱伤。
      
      更何况那个男人又带来两个人。
      
      荒草、土路、碎石、大树——大树!
      
      俞荣儿眼前一亮,用力将自己撑起,跳着脚向最近一颗枝繁叶茂的绿树靠近。
      双手抱住树身,两腿一夹,身子便挂在树上了。
      
      手心被树皮摩擦的痛楚已完全感受不到了,俞荣儿爆发出最后的力气向树上爬去,层层交叠的枝丫绿叶,六岁的孩子足以藏匿其中!
      
      枝丫割破衣物,划伤裸露的皮肤,接纳了陆地上的来客。
      
      男人愤怒的吼叫声和狗吠声愈发近了。
      
      俞荣儿高呼,“狗狗,过来!”嗓子丝丝痛,过于干涩。
      她不确定四条狗能不能听到,甚至听懂。
      
      好在,四条黑狗撒腿过来了。
      厂房后方地上并没有人,黑狗们凭借嗅觉,轻而易举发现树上的俞荣儿。
      它们机敏的没有叫。
      
      “回家,回家!”俞荣儿稳定气息,用日常晨跑时喂狗后的语气对黑狗们说。
      瞬间,四条黑狗向不同方向窜去,离开树下。
      
      树上,俞荣儿露出笑意。
      也只有这时,俞荣儿感受到脸上划痕割破皮肉,鲜血从破口处浸开,但她无暇顾及,双手双脚皆用来固定身姿。
      她压低呼吸,他们来了。
      
      “可恶!人去哪里!”许可钦绕到厂房后,只看到向四个方向跑开的黑狗,一个人影也没有。
      
      狭长的眼底翻涌愤怒。
      
      “呼呼——”两个人贩子跟上来了,一胖一瘦,俱是四五十的中年人。
      
      “我信你了,大兄弟,呼,这孩子是真聪明。”胖子喘气,语气透着兴奋,一双眼睛快速从四周景物划过,搜寻小孩的身影。  
      
      “还跟狗相处得来。”瘦子呼气道。
      
      有意思。
      被关住还能跑出来。
      还是狗救的。
      
      不过,“二牛,这孩子我们不能接手。”这聪明的孩子,就算他们安全送到买家手里,估计也能将人家弄个天翻地覆,坏了他们名声。
      
      胖子脸上露出弥勒佛笑容,“怎么不接,来都来了,呵呵。”
      有些孩子可以卖去叫人家当亲生孩子养,但这么聪明的倒是可以留着,另有去处。
      
      许可钦听到二人对话,阴沉脸说:“先找到‘他’。”
      
      三人开始地毯式搜寻。
      
      树上,俞荣儿闭上眼。
      支撑树干的手臂微微颤抖。
      …………
      
      陈子昂在火车站安排人手,以防许可钦带着孩子离开申城。
      火车站鱼龙混杂,去了自然不能干等着,抓了几个成天守在火车站的票贩子,问有没有见过许可钦。
      
      当然,有赏问答。
      如果他们能给出重要线索的话。
      
      “这个男人我见过,昨晚到今早一直在火车站转,鬼鬼祟祟。”瘦猴子男人眼神一闪,遮遮掩掩道:“他逢人搭讪,还跟我说过话呢,不过我没理他,他就是个疯子。”套他话,又不像警察,而且似乎特意在找人贩。
      
      陈子昂点头,“那你知道人在哪里?”一张胖脸却是威风凛凛。  
      瘦猴子男人支支吾吾,他倒是有把握找到许可钦下落,因为他亲眼看到许可钦带着两个人贩子走了。
      至于他为啥知道那两人是人贩子,因为他主业票贩子,副业协助人贩子。
      
      走的那两个人贩和他所在组织不是一路子,算是对手。
      大家早混了脸熟。
      
      瘦猴男子一边眼馋赏金,又担心自己的贪婪将同行们都拉进锅里。
      一咬牙,“不知道,就是看到他在附近转过。”
      扭过头,不说话了。
      
      陈子昂没有逼问,看向另几位票贩。
      有一位票贩脸上带着兴奋,“我见过。”他也被许可钦搭讪了。
      不过他并不知道对方下落。
      
      该票贩遗憾自己没能帮上警察。
      …………
      
      厂房附近被三人翻了遍,也没找到小孩。
      
      他们断定小孩跑不远,毕竟腿长摆在那里。
      
      “难道附近有地洞?”三人聚集在一起,胖子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猜测道。
      他想放弃了。
      太累人了。
      
      “没有。”在确定厂房作为禁锢地时,许可钦就检查了周围,以免小孩逃跑。
      他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对方会成功从他手上逃脱,俞毅行的那笔钱,他不一定能拿到。
      
      余光注视两名人贩子,他提议道:“如果二位还想要这个小孩,我们不如留两个人一前一后守在这,另一个人走远看看。”
      
      胖子瘦子对视一眼。
      要吗?
      
      如果孩子最开始跑没时二人就放弃,两人顶多骂骂咧咧就走了。
      但现在都花了半身功夫找孩子,就这么走了不甘心。
      
      胖子摸摸光秃秃头顶,狠狠点头,“要!”
      等孩子到手后,他必定从‘他’身上收回本。
      
      “如果你们信我,就在附近守着,我走远看看。”许可钦脸上挂着歉意的表情,此番举措显然是让两人休息。
      
      胖子瘦子思索一番,同意了。
      
      得到两人许可,许可钦脚步急匆匆走远。
      然而并非为了找俞荣儿,而是去打电话。
      急着确认俞毅行已将钱打至账上。
      
      只是许可钦没有想到,他这次自投罗网。
      …………
      
      俞家。
      急促的电话声催命般响起。
      “抓到许可钦了!”陈子昂的话语如同久旱时的甘雨,给俞家带来喜乐。
      
      既然俞家女人们都想去,俞毅行却不便带上他们,开着车,径直去公安局。
      
      审讯室里。
      “来了。”陈子昂看向由下属引领而来的俞毅行。
      照理俞毅行不能入审讯室,但这是陈子昂地盘,他说了算。
      
      陈子昂胖手指向许可钦,右嘴角一扯,“他打电话时暴露了,好在那家店有两台电话,直接打电话给另一台,叫老板把人扣下。
      “这人嘴被缝死了,什么也不说。”
      严刑逼供倒是能逼出点啥,只是陈子昂特地将决定权留给俞毅行。
      
      俞毅行目光落至许可钦身上。
      两个男人,均是短短几天变得憔悴。
      
      俞毅行没有失态,没有冲到许可钦面前逼问其俞荣儿下落。
      他迈着稳重的步伐,来到许可钦对面的椅子,稳稳坐下。
      椅子有靠背,然而他挺直腰,目光炯炯直视许可钦。
      
      俞毅行只说了三句话。
      “你的孩子我救。
      “告诉我我孩子下落。
      “你的罪行由法律判断。”
      黑亮的眸子藏着星辰。
      
      威严的审讯室里,陈子昂觉得他这一身警服不如给俞毅行,男人魄力!
      
      在俞毅行说第一句话时,许可钦抬起了头,嘴角蠕动。
      第二句,他垂眸。
      第三句,他彻底低头。
      
      男人低低的声音充满疲惫,一一回答。
      “谢谢您。
      “‘他’跑出去了,我只知道‘他’最后消失的地方,也许你去了‘他’会出现。
      “好。”
      …………
      
      厂房外的胖子瘦子绝对想不到,两小时的时间里,许可钦就坐着警车回来了。
      乌拉拉四五台车,来势汹汹。
      两人跳脚。
      
      “跑,往哪跑?”胖子一巴掌拍向急得打圈圈的瘦子。
      瘦子气急,“不跑留在这里被抓!”
      
      “凭什么抓我们,他们有证据吗!”胖子刮了瘦子一眼,和他对台词,“警察问起,就说我们发现那男人有拐卖儿童嫌疑,处于好心,我们跟上来了。”
      
      车子已经靠近,瘦子只能硬着头皮同意胖子的办法了。
      
      最前面车上先是下来两名年轻警察,再是戴着手铐的许可钦,接着一名胖得不像话的警察,最后一个气质、保养都不错的男人。
      后面的警车,则是呼啦啦一大批警察。
      
      瘦子吞口水,腿有点软。
      胖子扶住他的肩,嘴角划出笑意冲着这气势磅礴的人群。
      
      路上许可钦已经将事情都交代了,自然包括胖子瘦子。
      
      陈子昂挥手,四名警察冲上,直接压住两人,将其制服。
      
      胖子不反抗,只是嘴上嚷嚷,“警察,警察,我们是无辜的。”
      他嘴上开始为自己辩解,一边不遗余力摸黑许可钦,一边极力表明他和瘦子的“好心”。
      
      陈子昂掏掏耳朵。
      一山不容二“胖”,陈子昂见不得另有胖子在他附近出没。
      
      他望着许可钦,环视四周,“就是这?”
      
      许可钦点头。
      
      陈子昂晃晃脑袋,摆手,“找。”
      
      一批警察行动。
      
      时值正午,日照高头。
      荒郊野外,申城南区、西区公安分局休假的警察们,就这么被陈子昂以特训名义喊出来干活。
      
      “俞荣儿——”
      “俞荣儿你在哪?我们是警察,你爸爸也来了,我们来接你了。”
      
      乌泱泱,换掉警服,撤掉警棍,一群人同乡村里寻找夜不归宿小孩的乡民别无二样。
      
      “我得去树下站着。”陈子昂并不想娇气,然而他这一身肥肉精贵,他受不了晒。
      晒伤就爆皮,爆皮就胖的太丑陋。
      
      俞毅行点头,目光搜寻四周。
      
      然而——
      “我在这里。”
      
      哪里来的说话声?
      走到树下的陈子昂听到小孩的声音。
      
      “看上面,接住我。”俞荣儿撑不住了,三个多小时的支撑,全靠毅力。
      身上的力气甚至没法高呼吸引解救她的人。
      手脚一软,彻底没力气了。
      
      陈子昂抬头,好家伙一个身影径直从头上砸下。
      双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伸出。
      “砰。”
      
      所有人的视线聚焦过来。
      
      “呼——”陈子昂的手像是被砍了一刀,多亏一胳膊肥肉,降低不少震荡。
      
      肥腻的脸看向怀里脏兮兮,甚至布满伤痕,却仍能看出精致轮廓的小孩,陈子昂笑道:“你这小子,正好撞进叔叔手里了。
      “也不占你便宜,这两天叔叔为你兴师动众,最后自己双手也贡献。
      “认个干爹同意不?”
      
      爬树躲避追踪,真是意想不到。
      陈子昂本在车上听许可钦描述俞荣儿就感兴趣、好奇,没想到初次见面更是非同寻常。
      
      不愧是俞毅行的种!
      
      俞毅行此刻赶到陈子昂身边,张开手。
      
      俞荣儿瞟了一眼,冲俞毅行伸手。
      
      陈子昂将小孩递过去。
      
      而团圆的父女俩对视一眼后,俞荣儿扭头冲陈子昂叫了声,“干爸。”
      接着眼一闭,昏睡过去了。
      
      俞毅行稳当却又轻柔抱住怀里滚烫的老幺,对陈子昂说:“走吧。”声音极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