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流里我不需要大腿

作者:畔夏未名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窗外有人

      另一边,分散到各个村民家的任务者。
      章禹才从另一村民家中回来,就直奔向越青的房间,进去后,他合上房门。
      “越哥,安排好了,东西也给了。”
      
      “恩。”越青的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离开,“不出意外,这个村子问题很大。”他点了点手机屏幕,“从七点起,手机信号消失,到达红河村任务提示完成。”
      “那时候,我们还在站台那里。”
      章禹点了点头,他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阵奇怪的风也有问题。”
      “还有我们到村长家的时候,村民对那个叫曲少卿的过激反应。”
      
      “希望她不要是这个世界拿到的一血。”章禹的语气很淡,曲少卿在他心里已经被打了个大叉,被剧情线独立出去的新人向来短命。
      资深任务者没在身边,又与其他任务者隔绝,拿到这种前情提要的新人就是传说中的非酋,被拿来祭天的存在。
      
      这一点要是让少卿知道的话,会委屈得哭出来的,玩剑三,师门一脉相传的脸黑不是游戏特色嘛?她做错了什么?
      
      越青摇头笑了笑,对于运气的事也无可奈何。
      “四个新人里,本来我最看好她。”
      “??”想倒杯水喝的章禹差点手滑,看好她,脸好看吗?
      “她发现了司机有问题。”
      四个新人的一举一动几乎都在越青的关注下,少卿先后询问伍訾和武呈的事情,他也知道。
      “甚至,掉下坡的王猛都有可能是她的手笔。”
      
      “怎么可能!”发现司机有问题,章禹还能相信,听到越青的最后一句,他就难以置信了。
      “曲少卿,不是新人?不可能啊,任务名单上有这个名字。”
      如果是新人,她是怎么做到的?先不提让人落坡的能力,在越青眼皮子底下出手,不让他有十足的把握抓住痕迹,这一点多少资深任务者都做不到。
      越青懂章禹的意思,“我也不知道。”
      他站起身,道,“但就这样等着看下去,总会被我们知道的。”
      
      “七天时间,而现在还没有开始。”
      
      章禹默然,不过一个奇特点的新人也不值得乾行小队放太多注意力,他们很快讨论起来了其他东西。
      
      “越哥,四个新人里,我们就选一个武呈?”
      在章禹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他突然问了一句。
      
      他不是从其他村民家回来吗?就是因为方才越青安排替补队员带伍訾和林业两个新人一起住,而他们两个带武呈一起住。
      而他出去一趟是给替补队员门送保命的东西的。
      这个决定出来的时候,若不是越青积威已深,让章禹习惯服从,他当场就要开口问了。
      替补比新人宝贵多了,不是更应该放到自己身边才安全吗?
      
      越青正在整理床铺,闻言笑了笑,动作不停,只道,“错了。”
      “应该说四个新人里,我只放弃了武呈。”
      
      ……
      
      水流冲刷在少卿手上,耳边‘哗哗——’声不断。
      门上的黑影还在。
      
      “少卿……”还没从僵硬的语调里缓过来,听着像是在叫魂。门外的韩桂芬直愣愣地站着,她进客厅时,少卿已经打开花洒,关住门了,给她营造了对方正在洗澡中的错觉,导致她颇为踌躇。
      “怎么了?”少卿听着韩桂芬的报丧调,关掉花洒,若无其事的反问。只要没有破门而入,今天偷听这事基本就过去了;若是‘她’进来了……
      
      韩桂芬没有破门而入,在‘她’的认知里,少卿没有进浴室糊弄她的行动速度。
      楼道的声音,听错了?得出结论后,韩桂芬无神的双眼慢慢注入生机的活力。
      “没事没事,就是上来看看你还缺不缺什么东西?”
      
      韩桂芬的这句话中,身为‘人’的感情色彩浓烈了起来,少卿无声地笑了笑,过关了。
      打发走了韩桂芬,听着对方远去的脚步,她并没有着急打开浴室门查看。反而正正经经地洗了个澡,该感谢下楼前她顺手将浴袍挂在浴室的行为。
      
      打开浴室门,少卿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路走了出来。
      抬眼一看,心跳都乱了半拍。
      韩桂芬还在客厅静静站着,面朝浴室,对着抬头的少卿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行,不仅套路玩得溜,连站得都比我当初站军姿的时候标准。
      
      “少卿你好好休息,婶子先下去了。”
      
      哦,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少卿的内心毫无波动。
      想笑是不可能笑的。
      
      “对了。”韩桂芬在客厅门口回首,道,“婶子就在二楼,有事喊我就好。”
      三楼楼梯与客厅接道的地方并没有门,少卿看看了空荡荡的墙壁,可以理解为这是提醒自己晚上睡觉要锁好卧室门吗?
      
      清醒的时候和普通的村民没什么两样,一踩雷点就会变身吗?
      少卿盯着韩桂芬没入黑暗,消失不见,可你怎么知道现在和自己交谈的她是醒着的呢?
      或者醒着的她对你就没有恶意?
      
      目光移至客厅里的木茶几,上面有个雕文精致的小香炉,上冒缕缕青烟消散空气中。
      [未知香料:似乎对人体有害的样子。]
      
      等少卿收拾完,睡下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关掉灯,窗外月光皎洁,虫声起伏,有光线透过窗照射在屋内,模糊可见房间内摆设的轮廓,但也让黑的地方更加深邃。
      
      “嘶——啦——”
      很轻的声音,像什么东西在划玻璃,少卿被惊醒了。
      正常人被惊醒后,最先苏醒的是身体,会反射性睁开眼。但她没有,少卿最先活跃起来的是思维,她控制住了身体的本能反应。
      
      “嘶——啦——”
      声音愈来愈重,似乎是不吵醒少卿不罢休,因为躺着的她从外表上看起来是没有一点苏醒痕迹的。
      
      是窗上传来的声音,少卿回想了一下,哦,她开窗看过风景,然后顺手把没有锁上的窗户下了锁。
      宁愿关着窗户热,也不要开着窗体会夜风清凉。
      起因不过是少卿怕开窗会飞进来一些小虫子。
      三楼没有安装空调,韩桂芬也有意无意的没有提及这方面的事,连电风扇都没有给一台。
      少卿也是临睡的时候才想起这件事,但这具身体有五毒内功心法支持,冬暖夏凉……
      那窗子为什么要开?关了。
      
      少卿睁开眼睛,她望向窗外,
      黑乎乎的一个人形趴在窗上,地球上的重力系统对它没用,还是窗子的吸附能力太强?
      
      它的四肢大张,两只手在抠玻璃边窗,听到的声音就是这样发出来的。双脚没有站在空余的窗台上,从少卿这个角度看似乎是悬空。
      见她睁开眼,对方似乎更兴奋了,来了个对腰九十度折叠,头往少卿这边看。
      
      少卿坐起身,这种情况让她连尖叫的想法都没有。
      “进不了屋,你就是个大一点还挡月光的辣鸡。”
      
      说完也不管窗外的无名生物是怎么想的,她这边倒头想继续睡觉。
      
      “哗啦啦——”
      窗玻璃开始抖动起来,黑影直起身,应和着窗玻璃的抖动频率,浑身抽搐。
      少卿翻了个身,无视窗外的动静,思考到,在怪物面前人设维不维持的问题。如果这东西是和韩桂芬一样的存在呢?
      
      那不就是村民的变异物种了吗,睡不下去了!
      少卿立刻又起身下床,她不清楚初期崩人设的后果,但直勾勾盯过她的村民给了她思路。
      谁知道不是‘曲少卿’的曲少卿会不会让他们觉得没有活过七天的价值?
      
      窗外的黑影也渐渐停止抽搐,不过窗玻璃的抖动得越来越剧烈。
      “这么大的动静都没有什么东西醒过来查看一下的吗?”
      
      终于承受不住的窗玻璃连框带架地从墙上脱落,在玻璃破碎的背景音下,黑影逆着月光开始变化。
      粘稠的四肢开始固化,空气中仿佛有只无形的手在雕琢作为一个人的皮肤纹理。
      
      少卿见状也没心情继续等下去了,不管这个东西是不是村民,今天就是你死我活的事了。
      毒经橙武在黑暗中华光溢彩,不需要他人引导,像是刻入骨髓的一招一式,虫笛凑近嘴边。
      
      灵蛇引,虫笛轻鸣引灵蛇。紫光闪烁,身姿轻盈,虫笛奏响,凭空出现一青一黄缠绕着的双生蛇王。
      蛇现,攻至。
      黑影的蜕变面对蛇口被迫中断,它咆哮着与蛇缠斗到一起。
      曲声悠扬,蛊虫狂暴,战力增幅。
      百足,蛇影,蟾啸,数蛊种下,蝎心将至。
      
      黑影与灵蛇向斗就已分不出心力,少卿这一套爆发下来更让它胆寒。
      壁虎尚且断尾求生,何况它。身上粘液分泌,层层相叠,积累身形,少卿都以为它要发大招了。
      一个人形从粘液中脱离,飞快跳下窗台逃命,剩下的人形粘液愈发膨胀,一边堵住少卿通向窗台的路,一边与灵蛇死搏。
      
      “呵。”
      玉蟾引,音声幽幽,驭术换切,金色大玉蟾将房间塞满,一口将人形粘液吞下。
      
      少卿循着剑三的目标导航追去,人没跑远。
      真是有趣,原来是‘???’的目标变成了‘孟征’,黑色的血条也变成了正常颜色,显示的数值更是不堪一击。
      
      牵丝笼海,地网天罗。
      轻巧的犹如蝶足点空般,光影变换,少卿追上后,千丝、灵蛊留人减速,最后补上一个百足。
      孟征血量归零。
      
      少卿握着虫笛,站在原地,有些迷茫,原来不是游戏中的重伤状态啊,自己这是杀人了……
      怎么——
      突然传来一阵眩晕,她扶额,没有了意识。
      
      时间似乎只过去了一秒,少卿苏醒,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睁开眼,三楼的主卧,完好的窗玻璃,与渐渐亮起的天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