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等待站饭主动扒床

      旗木卡卡西曾被前呼后拥的在这园子里逛过,那个时候园子刚刚竣工,最外圈的小别墅上挂上了写着“封顶大吉”的红色绸缎,有权有势的高层们赔着笑脸,几乎要挤破头,希望这里能有他们的一席之地。然而旗木卡卡西弯着眼睛,笑眯眯的,却仍强硬地坚持将这些漂亮的房子分配给了四战英雄们,只有少数几个不得不制衡的高层被安排了进来。
      那段时间小区很热闹,装修的、送礼的,旗木卡卡西领了门卡,看完烟火就走了,不给他们留一点套近乎的机会。
      后来又折腾了好一顿,这帮人们闹着要扩建,建完了在四周垒上厚厚的石墙,进不来的再也进不来了,才作罢。
      一开始图离火影办公楼近,选了个边上位置的旗木卡卡西也因为带着讨好色彩的扩建到了正中央,好在大门修在不远处,火影楼也重新修缮了,正对着新区大门口,穿过一片停车场就是。
      旗木新宅就成了一条分水岭,分开了沾满铜臭味的钱权和用心血铸成的荣耀。木叶新区就像四战站饭宇智波带土的脸,腐朽的官员们是那半脸疤,伟大的英雄们是旗木卡卡西眼中英雄的最后可见的模样,是那露在巨石外的半张脸。
      
      离四战已经过去了三年,旗木卡卡西打算搬到新区去了,宇智波带土被火影力排众议保了下来,只做了三年的劳动改造,如今本该行满释放,却仍要接受终身间尽。
      旗木卡卡西捧着奈良鹿丸吩咐人给他泡的半杯热茶,手指被暖得发红,眉目舒展,没有从前的半分影子,也不像一个万人之上的政治家。
      旗木卡卡西的一生像是被劈成了好几瓣,墨守陈规的木叶天才,不近人情的暗部队长,得过且过的指导上忍。
      他看着对面的男人,男人高大的身体委屈地挤在审讯桌后面,手腕被拷在桌面上,穿着一件崭新的紫色长袍——也是为了巴结六火的人的自作主张。
      宇智波带土的眼神很复杂,如果非要形容,那大概要百十部言情小说才够用。
      旗木卡卡西却仿佛没有注意到,用与往常毫无二致的眼神同他对视,半晌,不轻不重地说:“既然他不愿意呆在这里,那就干脆再改造几年罢。”
      奈良鹿丸敛起眉,适时地插了一嘴:“不如由六火亲自负责监视,旗木新宅大得很,您一个人住着也空荡。”他用不容置疑的眼神看着相关负责人,说:“我们六火和他是旧识,有六火在,他不会做什么。而且他们已结血 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是在我们六代目眼皮子底下,我们才能安心。”
      旗木卡卡西闭了闭眼,不置可否。
      负责人也看不出六火是什么意思,只是之前听说在四战问题上关于支援等问题特别大方的六火,唯独想要各方对这战犯网开一面,其重要程度可见一斑,略一思索,答应了。
      
      旗木卡卡西签了联盟紧急赶制出来的一份合约,带着人先回旧宅拿行李,然后去了新家。
      “以后就和我住在那边吧。”
      “哦。”宇智波带土抿紧嘴巴,显然还在因为方才的事生气。
      充当司机的奈良鹿丸从后视镜往里望了一眼,觉得此刻宇智波带土的眼神很像一双手,而倘若这双手真的有实体,他们家火影的衣服可能已经被扒光了。
      旗木卡卡西闭上眼,仰头倚靠在靠背上,宇智波带土只当他累了,或者不想同他讲话,奈良鹿丸却敏锐地察觉到了,问:“老师您头疼?”
      他是个很妥帖周到的年轻人,私下里会改称呼,但依旧毕恭毕敬,只在一个非常微妙的范围内开玩笑,以维持两人亲密的师生关系。虽然卡卡西当年并不是他的带队老师,但是是他带着全班去报了仇,当年的郑重果断不比在谈判场上对宇智波带土问题的坚持差多少。
      宇智波带土也觉出这二人之间并不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一边脑补出了数本不同走向的“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潜|规则狗血故事,顿时警惕起来,气得七窍生烟。
      这辆车里再没有第二个笨蛋了,旗木卡卡西往窗外看了看,说:“绕一下吧,先送你回去。”
      奈良鹿丸连忙道:“我家就在那边,很快——手鞠已经做好饭了,六火和带土叔要不要一起吃点?”称呼也改掉了。
      宇智波带土怒道:“你们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先送你回家?为什么要去你家吃饭?你就是那个奈良鹿丸?”
      旗木卡卡西:“……”
      奈良鹿丸:“……我就在这里下吧。”
      宇智波带土:“你心虚!”
      
      奈良鹿丸忙不迭下了车,旗木卡卡西换到前面去,揉了揉太阳穴。奈良鹿丸略带担忧的看了一眼,大概是六火在这些小辈们面前信誉已经破产,他犹豫片刻还是低声嘱咐了一句“记得吃药”。
      宇智波带土勃然大怒。
      
      宇智波带土鼓着腮帮子等一个解释,然而旗木卡卡西都已经驱车到小区门口了,也没开一次口。他不紧不慢地把车停好,对他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他下车。
      宇智波带土幽怨地伸手拽安全带,他方才光顾着生气,没看清那个扎着朝天辫的狐狸精是怎么解开的,这时一只手蹭上了他的手,替他解开了安全带。
      宇智波带土的心脏怦怦乱窜,他心道:“这个心机男,示范给我看不就行了吗,就是故意的,他想摸我的手!”
      然而下一秒,旗木卡卡西冷淡道:“下车,等我一会儿。”
      宇智波带土才不中这欲擒故纵的招,他毫不犹豫地拆穿他,趴伏过去,背贴着车顶,在窄小的空间里把旗木卡卡西拢到怀里去了:“喂——”
      旗木卡卡西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下车。”
      宇智波带土这时才想起来,他去“劳动改造”的那三年,平均每周都能从某个地方看到旗木卡卡西的画像,或者音频,以纾解思念之情,如今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蠢蠢欲动了。然而旗木卡卡西三年里没有去看过他一次,今天甚至还想再让他去卖几年力气。
      
      若不是那个奈良鹿丸开口,他都不打算把我带回来。
      
      宇智波带土出离愤怒了,脸上也青红交加,愤愤地摔门而去。
      
      行,宇智波带土知道,这就是被抱养的小情人的下场,旗木卡卡西那个混蛋只会在需要他的时候找他而已……但他没有需要过他,大概就只是贪图他的美色,把自己当作白月光想了十八年。然而十八年后他带着毁了一半的脸回来了,他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了。
      那为什么当初非要让他活下来?
      宇智波带土想不通,他忍不住阴谋论,他想:他可能是为了树立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设;或者他知道我死不了,所以干脆把我派去“劳动改造”,给他们搬砖,给他们跑腿!他知道我想有一天能回来见他和他在一起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我会逃走我会连累到他,我哪里忍心……这个混蛋。
      他在车外转了又转,很想看看旗木卡卡西在车里面干什么,是不是在给那个奈良鹿丸发信息,还是那个迈特凯、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对了,佐助,他的一侄子,在他劳动改造这三年还去看过他几回,哪怕他们并聊不怎么来,宇智波佐助也哄骗他说他是旗木卡卡西的光……呸!漩涡鸣人,更可恶,三天两头跑去找他,炫耀他这几年和混蛋卡卡西一起如何如何,卡卡西居然还背过他!真是岂有此理!可恶的迈特凯……谁的脸都记不住就记得住卡卡西的,司马昭之心都路人皆知了!
      他一边暗戳戳的碎碎念,一边终于没忍住,在外面喊了卡卡西一声。
      旗木卡卡西的语调突然变得很温柔:“这就好了。”
      
      不多时他从另一边下来,宇智波带土连忙绕过去,迎面而来一个陌生的男人,对旗木卡卡西低声交代了句:“奈良大人让我帮您搬行李。”旗木卡卡西面上难掩的疲惫,只礼貌的点点头,把车钥匙交给了那人。然后和他并肩走着,一边作出承诺:“带土,以后我来照顾你。”
      
      吃完晚饭旗木卡卡西带他去了他的房间,收拾得很干净,东西还不齐全,旗木卡卡西也是今天刚搬过来。刚才那帮忙搬行李的进进出出,旗木卡卡西拉起他的手,将指纹录进去,教他怎么开门锁门,而后脱下外套折好了搭在门口的桌子上,进了厨房,做了一桌子甜腻腻的东西,也没留那帮忙的人,只允诺“改天再叙”。而那人十分惧他,不时瞥过来的目光让宇智波带土格外不舒服,忍不住瞪回去,那人就哆哆嗦嗦赔着笑三步并两步跑了。
      宇智波带土向他讨纸笔,旗木卡卡西客客气气地请他稍等,进了房间还不忘带上门。让宇智波带土不爽的同时也有些紧张兮兮,没过一会儿旗木卡卡西就拿着一个牛皮本子出来了,还把一只沉甸甸的钢笔交到他手上,说已经替他打好水了,然后又教他怎么拿。
      旗木卡卡西很注意保养,总是戴着忍者半指手套,只有指腹上有无法避免的厚茧,但手掌却很软,带着一股子温热的轻柔,让宇智波带土忍不住心猿意马。
      然而这温存来去匆匆,成为火影之后旗木卡卡西不再戴护额,还有火影帽总是压着,银白色的头发就软软地搭下来了,像是故事书里从白皑皑的雪山之中走出来的一只白鹿。他垂着眼皮,向他道晚安。
      
      宇智波带土又心动又生气地回到了房间,琢磨着旗木卡卡西捏他手时的力道,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的硬是品出了一丝小心翼翼之感。顿时心花怒放,摊开本子开始记日记。
      这是四战后开始的习惯,每天都要写两笔,没有毛笔没有纸,就拿着一小木棍找一树下划拉,虽然保存不下来,也许转天就忘,但宇智波带土仍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件事情,像是一种毫无源头的执念。
      
      “今天是被六代目火影包养的第一天……我很生气,我有好多情敌。他什么时候才能跟我表白?”
      惆怅地叹了口气。
      
      “今天是被六代目包养的第三天,原来他有头疼的毛病,我问宇智波佐助那个混账小子,结果他居然白我,还说笨卡卡头疼都是因为我,是愁的,真是岂有此理,他对我一点都不上心,都包养我三天了还不让我履行义务,真的是……但我作为贴心小情儿的不二人选,我选择忍气吞声去给他揉太阳穴,嗯,这样他就能宠幸我了。”
      “今天是被六火包养的第十天,旗木卡卡西那个负心汉仍没有提要带我出去的事儿,这几天好多人来找他,他居然叫人去他书房里,还把门关得严严实实……他有其他的小情人也就算了,居然还带到家里来!果然,他是不会喜欢上我的。可是我能怎么办呢?”
      
      就这么过了小半个月,宇智波带土自以为隐秘的日记早就被旗木卡卡西偷偷翻过几遍了。
      旗木卡卡西失笑,把本子放回原处。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两个互相喜欢的人都在等待对方捅破那层窗户纸。
      旗木卡卡西已经不声不响地买好了戒指,准备履行义务。
      
      有一天旗木卡卡西叫他下楼吃饭,门被气势汹汹地推开,他刚问了一句:“怎么了?”嘴巴就被封住了。
      
      “你不就是想让我这么做吗?嗯?”宇智波带土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