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自带旁白系统

      “这是一个淅淅沥沥的小雨天,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的孤单男人揣着兜独自走着,但他的心却很充实……”
      “闭嘴。”
      “你不觉得无聊么?”
      “不觉得。”旗木卡卡西冷冷道:“会让别人觉得我有神经病。”
      宇智波带土咋咋呼呼地说:“那你就把口罩摘了嘛!这样别人看不见你的嘴动,不就知道不是你在说话了?”
      旗木卡卡西翻了个白眼:“那不会更可怕吗。”
      
      他左右看看,四周确实没人。自己也确实孤独到有些难受了,就闲聊道:“人家出场不都是自带BGM吗?怎么到你这里就成旁白了?”
      宇智波带土思忖片刻,说:“也成。”
      “那我给你表演一段B-BOX。”宇智波带土深吸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表演:“噗呲噗呲啪嗒啪嗒……”
      
      回到家,他不声不响地脱了自己湿透的衣服,准备去冲个热水澡,免得第二天一起来身体会不舒服。
      
      那恼人的声音就又出现了:“他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他的手指划过胸前殷弘色的肉粒,他把裤子叠得很整齐,他的手触摸到了自己的……”
      旗木卡卡西:“你放屁。”
      于是宇智波带土作出了更正:“那好吧,他的手指即将要握住他的……”
      旗木卡卡西冷漠道:“你什么时候能滚。”
      
      洗过澡后,旗木卡卡西掀开手提,准备工作。
      他联系内页设计的老师,仔细地想了一会儿,妥帖又谨慎地打字:“琳,请问版式定了吗。”
      而琳收到的却是:“琳,请问版式定了吗。(旁白:这句话让男人看起来好像冷漠至极,不论对谁都是敷衍又疏远,但男人其实深思熟虑过,他没有问合作人做没做排版,而是换了另一个词,哪怕你没有做,他也不会让你难堪。不仅如此,还能起到督促的作用,虽然措辞生硬,但表达出来的言外之意却十分足。真是教科书级别的谈话。)”
      野原琳:“……”
      噼里啪啦打字:“哈哈哈,你这个工作号是公用的吗?感觉今天换人了哎。”
      旗木卡卡西立马想到了是谁在作妖:“……”
      “宇智波带土你给我控制住自己!”
      他冷静地继续打字:“没有。”
      括弧里的旁白却依然雀跃着:“没有的哦,我们是两个人啦,我是旁白君!”
      “哦哦,旁白君你好,你好可爱呀!”
      旗木卡卡西的额角突突地蹦:“你信不信我明天去找个道士把你收走。”
      宇智波带土惊恐道:“你舍得吗!”
      
      旗木卡卡西第二天真的去找了个道士。
      道士围着他,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甚至拿着拂尘在他背后抽了两道,却仍瞧不出端倪,欲言又止地瞧了他半天,尽量委婉道:“这位道友,在下不才,或许你应该……找大夫瞧瞧。”
      “大夫?”
      “是了,道友你前方两个路口右转,就是了。”
      
      旗木卡卡西虽然心里不信,但面上不显,郑重地对道士道了谢:“多谢道长。”而后抱着出来遛遛弯的心态往道士说的那个方向走去。
      宇智波带土啧啧道:“哇哦,精神病院哎!”
      旗木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宇智波带土不耐烦道:“系统啦系统,从认识第一天就开始说,到现在还问!”
      “你这话说出去谁信?在旁人眼里我就是个人格分裂的神经病,自己跟自己对话,还带换声音的。”
      而这时路过的人匆匆加快了步伐,旗木卡卡西无奈,又听一人对另一人说:“怎么在跟空气说话啊……还说自己精神分裂。”
      另一人道:“说了别走这条路,绕一绕,又不远……你看撞上精神病了吧?”
      
      旗木卡卡西怔住。
      
      过了不知多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们听不见你的声音?”
      宇智波带土支支吾吾道:“对啊。”
      旗木卡卡西锁紧眉头:“可我能分辨出来,你不是在我脑海里说话,分明是在我对面。”
      宇智波带土哼哼唧唧道:“对呀,你再仔细看看,说不定还能看到我呢。”
      旗木卡卡西呼吸急促起来,他闭起眼睛,使劲揉了揉,又猛地睁开,果然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不过只有一刹那,下一秒就又不见了。
      “看清我了吗?”
      “……没。”
      
      但是,感觉有点熟悉。
      
      回去之后,他打开手机,戳了戳自己许久没有联系的好友。
      
      “你认识宇智波带土吗?”
      你认识宇智波带土吗?
      
      他疲惫地放下手机,一只微凉的手突然从背后伸过来,盖住他的眼睛。
      “笨卡卡。”
      此声犹如平地惊雷。
      
      旗木卡卡西站起来了,他转过身,终于看到那个总是模模糊糊的男人。
      
      和他身量相近的男人明显要更有男人味,他小麦色的皮肤上有狰狞的肌肉,精致的五官镶嵌在棱角分明的脸上,他却留着半脸疤,或许是那一部分的面部肌肉受损,他只勾起一边嘴角,不像想象中傻气又开朗的阳光大男孩,倒像是个霸道偏执的失意男人。
      而旗木卡卡西的皮肤是冷白色的,他常年戴着口罩,脸上有一道滑稽的分界线,不过并不明显,因为他实在太白。他并不刻意锻炼,比起那男人看上去瘦了一圈。
      
      那男人赤身裸体,说:“笨卡卡。”
      旗木卡卡西问:“你是谁?”
      “宇智波带土啊,你不记得我?”
      旗木卡卡西没有回复他。
      宇智波带土就径自向前,轻轻地按住他的肩膀,随后另一只手将他的浴袍轻轻地拽开。
      
      手机叮的一声响了,旗木卡卡西脑袋很乱,只用眼角匆匆瞥了一眼。
      
      “卡卡西,别太难过。”
      “卡卡西,都十八年过去了,你该走出来了。”
      甚至不知道从何得知的琳也跟他说:“带土不会怪你的,我在那边也过的很好。”
      
      什么?
      
      “卡卡西,你该去医院看看了。”
      印象中的迈特凯,也是很聒噪的那一类人,说着天真烂漫的话,做着令人发笑的糗事,但他们身上总覆盖着一种光……谁?他们是谁?
      不……凯现在也沉稳下来了吗?我才多久没见着他……
      
      去医院干什么?
      这是幻觉吗?
      
      宇智波带土吻住他,含混不清的话带着一丝抱怨:“能不能专心点……”
      
      这种清晰的触感,也能是幻觉吗?
      
      旗木卡卡西再次睁开眼睛,是在床上。
      他那件稍显邋遢的浴衣整齐的穿在身上,什么都发生了,然而不在这里。
      
      旗木卡卡西打开手机。
      
      一条未读的语音留言。
      “谁?你说的清楚点啊,我可不记人脸……”
      
      他又翻了翻聊天记录。
      “琳,请问版式定了吗?”
      “自动回复: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您联系。”
      旗木卡卡西颤着手指往上翻。
      “卡卡西,我不怪你的。”
      
      怪我什么?
      
      “哎呀哎呀,”一个悠哉游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你怎么老忘事儿啊,那我再带你看一遍吧。”
      “……”旗木卡卡西僵硬地转过头,戴着橙色面具的奇怪家伙正对着他,这是个独眼面具,黑洞洞的眼处却闪着诡异的红光。
      
      “你放开我。”
      “卡卡西!你冷静一点,带土没事的!啊——”
      
      瘦弱的女孩子被优雅复古的长裙绊倒了,窄小的楼梯把她卡在中央,她被惯性再次推出去两级台阶,脖子扭出了一个骇人的弧度。
      
      “卡卡西……”
      
      “你是谁?你是谁……”
      “笨卡卡!你又不记得我啦!”
      
      “我是宇智……”
      
      “滴——”
      
      烫了一头梦幻又洋气的粉头发女孩子磕磕巴巴地对她的两个同伴说:“对不起,我尽力了。”
      她是第一次作急救,第一次面对逝者不能算家属的家属,第一次说出这种话。
      
      里边的人叫旗木卡卡西,是她的老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