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多说再见就可以不怕分离么

      旗木卡卡西总是在失去。
      
      他有时候安慰自己。自己身边也不全是幸运的人,每个人都会不断失去,这是无可避免的。
      然而轮到自己的时候,却还是总快到了崩溃的程度。
      
      不过珍贵的东西多了就不会在被称为珍宝了,一连串打击狂风暴雨般下来,旗木卡卡西麻木了,也不觉得有多难以忍受了。
      
      这东西还能习惯的吗。
      旗木卡卡西平淡地想道。
      
      那一年的夏天很热,闹人的蝉虫趴在树上叽叽咕咕地聊着天,使人提不起精神的刺眼阳光却给它们打满了能量,让它们得以一边窥视着或匆忙或兴奋的愚蠢的人类,一边还能在背后大声地评头论足几句。
      旗木卡卡西走在因为炎热而冷清的街道上,他似乎能感觉到街边的小店里、楼房的窗户里投射到他身上的炽热的目光。
      他漠然地往前走,却有些驼背。
      
      小虫子也在议论我……它们凭什么?
      我又不是他,他犯了错,可我没有,我也不会犯错,因为我会遵守所有规则的。
      
      他把头埋得更低了,脚步也匆忙起来。
      
      进了家门也依然低着头,闭着眼路过起居室桌子上摆着的遗像,径自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回来了,”他小声地说:“再见。”
      
      “嗯嗯!”宇智波带土答应着:“明天见!”
      “什么?”
      “我明天还来找你!”宇智波带土一抹嘴,“虽然我不喜欢吃咸乎乎的东西,不过……嗯,要是能加点糖就好了。”
      旗木卡卡西冷淡道:“再见的意思是再也不见,不是明天再见。”
      “不就吃了你一条鱼吗!”宇智波带土不满地嚷嚷,“我明天请你吃红豆糕好了!”
      “谁要吃那种东西?你留着自己吃吧。”
      “真没品!”宇智波带土走远了。
      
      旗木卡卡西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关上门返回餐房,把满桌狼藉仔细拾掇了,一边整理一边抱怨,心想死吊车尾的可别再来了,邋遢鬼,弄得脏兮兮,麻烦。
      他垂着眼睛,出了神,哗哗的水流浇在盘子上,他饱满的手指头都有点发皱,他回过神来,拧上了水龙头。
      
      旗木卡卡西抬起头来,水龙头上覆着一只大手。
      大手主人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他金色的头发在流动的空气中晃动着,在明黄色的厨房灯下流光溢彩。
      他欲言又止了很久,最后只憋出一句:“我说……你家的水费怎么那么高。这样可不行哪。”
      
      “为什么?”旗木卡卡西握住那只手。
      “什么呀?”微微颤抖的手指把他的手握紧了,那声音虚弱却温柔的回应他。
      旗木卡卡西俯下身子去,额头靠上那只满是血污的手。
      宇智波带土露在外面的眼睛已经被移到他的左眼眶里了,他的眼皮软趴趴地陷着,看上去有些惊悚。
      他几乎发不出声音来了,好像睡意浓重的小孩儿,说话声音轻轻的,话题也东拉西扯:“笨卡卡,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救你?为什么把眼睛给你?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对了,你不是说,再见是再也不见的意思吗……那你得跟我说再见了……笨卡卡……”
      旗木卡卡西摇摇头,嘴巴闭得死死的。
      
      “张嘴!张嘴——啊——”
      旗木卡卡西不理他。
      宇智波带土只好放弃,讪讪地把糖丢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含糊地嘟囔着一些旗木卡卡西一定不想听懂的话。
      旗木卡卡西忍无可忍,伸手推了推宇智波带土的肩膀:“再见!再见——你快走吧。”
      宇智波带土一步三回头,旗木卡卡西不由得停下脚步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宇智波带土冲他做鬼脸,他也没舍得走掉。
      
      当宇智波带土的身影消失在巨石坠地而激起的烟尘时,他突然刺痛的左眼便把他拉出了这伤心之地,他猛然坐起,死死地捂着眼睛,一边哭一边来回挪动,差点栽下床。
      “别走啊……别走啊。”
      
      “不走……”波风水门拍拍他的脑袋,摁着他的肩膀让他重新躺回床上,木叶战场的随战医忍站在床边,陌生的查克拉温柔地注入他崩裂开的伤处。
      旗木卡卡西渐渐平静下来。
      波风水门慢慢地坐到病床旁的木凳上,挥退了医忍,小心翼翼道:“还好吗,卡卡西?”
      旗木卡卡西也慢吞吞地点了点头,他的左眼上了白色的绷带,右眼黑漆漆的,看不出悲喜来。
      波风水门红着眼眶轻声说:“琳牺牲了,我知道不可能是你,但是……”
      旗木卡卡西突然挣开他,跌跌撞撞地冲向洗手台。
      他的手触到洗手台冰冷的石料,悲伤和愧疚如暴雨般浇头而下,让他狼狈不堪。
      
      旗木卡卡西把手缩回来。
      “冬天了,它也太冷了,琳,你冷吗?”
      旗木卡卡西对着石碑上的黑白照看了一会儿,缓缓道:“再见,琳。”
      
      波风水门的死很突然。
      
      旗木卡卡西站在广场上同其他忍者一起等待诏令,等来的却是一纸讣告。
      他作为波风水门生前还活着的亲近之人,去收老师和师娘的尸。
      
      他想着带土和琳都走后波风水门把他领回家吃饭,还留他长住,而他因为逃避现实却避之不及,现在也没有机会了。
      他的大脑里出现零碎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土、琳、水门老师……慢慢地串联起来,是一个完整的班级。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旗木卡卡西换上一袭黑衣,跟所有忍者站在一起,参加波风水门的葬礼。
      
      再见。
      
      “再见。”旗木卡卡西喃喃道。
      宇智波带土微微笑道:“这话当初我就让你说……你应该早点说的,这样,这样……就没这么些事了。”
      旗木卡卡西无法回应他的玩笑,略提了一下嘴角,却还是没笑出来。
      从宇智波带土身上脱落的石末被风吹着,打到他脸上,他在乌云散去后的阳光灿烂下眯起眼睛,仿佛又看见了那一天的沙尘飞扬。
      
      “再见。”他又说了一遍。
      
      宇智波带土好像也哭了,但他的声音很笃定:“这会是你的重生,卡卡西。”
      “都窝窝囊囊活了十八年了……笨卡卡,照顾好自己。这一次,你要为了自己活哪。”
      旗木卡卡西问他:“多说再见就能不怕分离吗?”
      宇智波带土的答案略显冷漠:“习惯就好。”
      旗木卡卡西终于笑起来,他往后退了两步,方才站在他对面那个高大的男人已经了无踪迹。
      
      “这是六代目的故事?”
      “是的吧,”竹取蜂起眼红红道,“一位摄影师告诉我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