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浮世空念

      
      他们的相遇不是注定的。
      
      可是他们相爱了,这是奇迹吧。
      
      “打一个绵长的饱嗝,我的胸腔会震动。听一场地下摇滚,我的胸腔会震动。见到你,我的心脏就疯掉了,我的胸腔震得生疼。”
      
      因为你是我遥不可及的理想,那份雀跃欢欣的悸动。
      
      宇智波带土把它反反复复看了多次,自以为已经是添一字多余、删一字可惜了,便满意的把它誊抄到还有着淡淡香味的浅红色横线信纸上,仔细的折好,塞进了信封里。
      
      他脚步轻快的出了门,从小院门口的青石砖路上来来回回地转了几转,还是忍不住敲响了邻居姐姐的家门。
      
      门很快就开了,女孩子穿着一袭淡色长裙,看上去娟秀文静。见是他后笑得却很灿烂,她的声音又软又甜,双手往后一背,俏皮地眨了眨左眼:“是带土呀!”
      
      宇智波带土的右手不自禁地摸上自己乱糟糟的黑短发,红着耳朵,神色却很得意的,把信封递给她。
      
      野原琳接过来,侧身让他进去。
      
      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穿着一条裤子过了三年,旗木卡卡西就没了爹,他变得很彻底,宇智波带土掰着指头回忆道:他不再冲他笑了,他不和他一起走了,他不穿他的裤子了。
      
      旗木卡卡西反驳:“我从来没有穿过你的裤子。”
      
      小孩儿总是异常自信,自觉自己是天命之子,无所不能、所向披靡。
      
      旗木卡卡西渐行渐远,宇智波带土自不会坐视不理,便揣着一颗红彤彤的心脏追上去了,他瞅着昂首挺胸走得不卑不亢的旗木卡卡西,突然就觉得他可望不可即。
      
      他暂停计划,悄悄观察,发现不久之前还和自己坐在一起吹天吹地吹牛皮的小伙伴已经成了别人家的孩子,更要命的是,自己那个太阳一样的傻老师根本不把笨卡卡当小孩儿,他说他谈吐不凡,能力卓越,“小孩子不能知道的事情”,他一字不漏的告诉了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却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他带着勇往直前的气势冲旗木卡卡西做鬼脸,在死鱼眼的瞪视下挑衅、被打、痊愈、再挑衅……如此,度过了他的九岁生日。
      
      宇智波带土性格开朗,人缘很好。
      
      但这个人缘只止步于八十老妇、九十老头儿,还有一个见人爱人一视同仁的琳。
      
      老人家能给的东西有限,面对孩子,给的多是糖果一类的小零食,琳对医术有着言语无法形容的热忱,生辰诞礼便是年复一年的自制医药箱,多少缺点新意。
      
      他在二楼卧室窗台上看见一只小巧精致的木头盒子,扁扁的,有课本那么大。
      
      里面是一张水彩。
      
      面对面的坐在咖啡厅里。
      
      宇智波带土打量着认真看实体书小样的男人。
      
      和他差不多的身高,体型略小一圈,顶着一头白毛,戴着一张黑色口罩,打得人模狗样的纯色领带塞在衬衣左上角的口袋里,挺着杆儿一样的脊背。
      
      在十分钟前,宇智波带土姗姗来迟,他长途跋涉一整天,加上平时就有些不修边幅的意思,整个人看上去疲惫又颓废。
      
      看到旗木卡卡西的那一刻,他就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
      
      他急着认亲,三步并两步的冲上前去,旗木卡卡西却连眼皮都没掀起来,只安静的翻来覆去地看着手里那本样品,把他一肚子话都憋了回去。
      
      半晌,旗木卡卡西抬起头:“你来迟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宇智波带土呆呆的想着,脑中忍不住闪过了好几行排比句。
      
      依旧是清冽无比的声音,和从前相比只是更沉稳了些,语速稍快了些,旗木卡卡西从小声音就这样,虽然说话刻薄,但是却细声细气的,有一种反差的可爱。
      
      宇智波带土没有立刻跳脚,他带着些难以置信同他对视,咬牙切齿道:“……是,对不起。”
      
      旗木卡卡西也站了起来,同他握手,公事公办道:“初次见面,我是……”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
      
      两人双双落座,旗木卡卡西便又捧起那本为了工作方便而折痕累累的样品继续研究,把他当作一团空气。
      
      宇智波带土怪惊喜的,扬着眉毛傻笑了半天,才伸手小心翼翼的把那张水彩挪了出来,摊在桌面上。
      
      这是一幅很简单的风景绘,是从仰望的角度来描绘的天空。
      
      深蓝色打底的夜空,发黑的颜色厚涂出了些夜里的云彩,再用小细毛刷蘸上兑得浓重的白色颜料悬在画纸上抖一抖,便落下了星星点点,成了星子。
      
      画作者提前留出了月亮的位置,淡金色隆重地落在上面,散着淡淡的白光,皎洁纯粹,像水一样。
      
      他还用钢笔画了些树枝子,黑漆漆的,还能看出几分仓促,落在还未干透的地方时,晕染出淡灰色的丝来,流淌在水彩纸的纹路中。宇智波带土在杂乱的树枝中找到了几个很小很小字符,他看清楚了。
      
      旗木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笑得开心。
      
      但这只是旗木卡卡西单方面的示好,宇智波带土是个稳重的大人,不能立马扑过去黏住,于是他沉稳的想:我要给他些惩罚!
      
      他翻箱倒柜地找出了厚厚的一本词典,终于查到了一个可以用来怼旗木卡卡西的成语。
      
      “……月明星稀?”宇智波带土缓缓蠕动着两只饱满的唇瓣,喉咙里发出不太清晰的嗡嗡震动声:“哼,果然是笨卡卡。”
      
      把月亮画得那么亮,还点上那么多星星,误人子弟的家伙。
      
      宇智波带土逮过一个成语就来用,摊开一张信纸,洋洋洒洒写了千字小论文,准备打在旗木卡卡西那张冷冰冰的脸上,让他“士别三日刮目相待”。
      
      然而当他扯着那张已经被揉得皱巴巴的信纸跑到旗木老宅的时候,房子已经空了。
      
      “最近……怎么样啊?”宇智波带土捏着两根深棕色的木筷子,状似无意的提起话题。
      
      旗木卡卡西淡淡道:“还好。”
      
      宇智波带土急了:“卡卡西,你——”
      
      旗木卡卡西冲他摆摆手,示意他闭上嘴,一边半睁着一双死鱼眼细嚼慢咽,一边慢条斯理的腾出一只手来扯了扯颈前的领带口,慢吞吞地把饭咽下去后,他才说:“真的挺好。”
      
      “在这边……住得惯?”
      
      “……”旗木卡卡西顿了一下:“我只在木叶住了八年。”他抬起眼来诚恳道:“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二十二年了。”
      
      宇智波带土碰了一鼻子灰,彻底偃旗息鼓了。
      
      吃过这顿饭,两人在这小包间里当真心无旁骛的接着咖啡厅的那一截谈起工作,旗木卡卡西不论干什么都得体本分,把宇智波带土刺激的不轻。
      
      应酬吃饭肯定是要点酒的,旗木卡卡西象征性的和他碰过一杯之后就不再继续喝了,宇智波带土便闷着头一杯接一杯,大脑越来越松泛,最后旗木卡卡西按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喝的时候,宇智波带土便猛地站起来,木椅子拖在地板上发出刺拉拉的巨大噪音也没能把他唤醒,他磕磕绊绊地绕过桌子,俯下身子吻上他。
      
      旗木卡卡西只犹豫了一秒,便伸手揽上了他的脖子。
      
      他心里苦笑,那个时候才七八岁,不懂得这些复杂的感情,可兜兜转转了二十几年,也永远有一个人不被时间磨灭,在心底抽枝发芽,最终成了爱情。
      
      宇智波带土没让她拆开那信封,只把原来划得乱糟糟的手稿给她看,野原琳白了他一眼,心道:又不是写给我的,我稀得看。
      
      偏过头望了望他期待的眼神,还是认真的读了。
      
      “我只是一块顽石,独自忍受风雨交织。沧海桑田一轮回后我就消失。我想融进风里,我想浮游天地。可终了却蓦然戚戚,我最想要的只是你而已。”
      
      野原琳弯起眼睛笑了笑,“你这咬文嚼字的,和以前一样啊。怪不得就是不出名,只能给人家当枪手,还那么穷。”
      
      宇智波带土脸红了一下,不满道:“我以前是瞎写……看起来高大上的词全往里用,我现在可不了,我现在比较务实。”
      
      “对啊,务实,”野原琳撇嘴,“你一上来就‘打饱嗝’,人家肯定阵阵犯恶,呸。”
      
      “喂!琳,你能不能不要打击我!”
      
      野原琳冲他吐舌头:“后面写的那么文艺,可惜我估计人家都不会看到后面。”
      
      “怎么会!”宇智波带土自信满满地一挺胸:“我们俩都生米煮成熟饭了,他肯定盼天盼地的等着我的求婚——”
      
      野原琳惊了。
      
      “求婚?”
      
      宇智波带土得意:“没想到吧,我这么迅速!”
      
      “拉倒吧,”野原琳阴里怪气的挖苦他:“人家求婚都要先事业有成了,能买得起房买得起车买得起鸽子蛋了才求婚,你除了奶奶留给你的一套房子,一辆漆都掉秃的破自行车,还有啥吧。”
      
      “你以为他跟你一样吗!”宇智波带土不满道。
      
      “到底是谁啊?”野原琳蹙起眉头,“你小时候还说要娶我呢!”
      
      “我……我是为了气卡卡西嘛不是……”
      
      “喂!回答我第一个问题!”野原琳克制地眼冒精光。
      
      “就,就是……”
      
      “就是卡卡西嘛。”
      
      野原琳又震惊了。
      
      从野原琳那里出来,宇智波带土捏着信封回了趟家。
      
      耽误了太长时间,邮局都要下班了。
      
      宇智波带土把自己的公文包找出来,捏了捏有些松动的拉链头,愉快地和它聊了聊天,希望它再坚持坚持,等他把喜欢的人接回木叶,就给它换新。
      
      他从后门出去,绕到小区未名湖旁的绿色小车棚里推了自行车,吱吱呀呀的上了路。
      
      他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把信寄出去啊。”
      
      他徒劳地用下巴撑地往前挪,他迷蒙中看到面前白色的碎片,大概是他的门牙,他感到自己身上的骨头大概也和这牙碎成了一般模样,他头破血流地奋力前行,像是一个毛毛虫。
      
      他的前襟已经磨烂了。
      
      “早知道就听琳的,去修一修自行车闸了……”
      
      “你看这个地方,是不是特别好看!”
      
      “还行吧。”
      
      “笨卡卡!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不能笑一笑吗?”
      
      “没什么可笑的,就是你挺可笑的。”
      
      “喂喂——我特意找了这么个好地方来给你庆生,你居然这个态度!还、还嘲讽我!”
      
      “说的好像这里是你家的地一样,嗯?土地主?”
      
      “什么鬼土地主!”宇智波带土怒了。
      
      旗木卡卡西敷衍的哄了哄他,转移话题:“你看,今天的月亮很亮嘛,这里很适合看月亮啊。”
      
      宇智波带土立马拉着他躺下,两人肩并肩卧倒在散着馨香的草坪上。
      
      宇智波带土嘟囔道:“月亮有什么好看的,哪有星星好看……”
      
      旗木卡卡西突然觉得胸腔一闷,恍惚间好像有什么拂过他的脸颊。
      
      在中午头的烈日下他花了眼,模模糊糊看见前面好像趴着一个人,连忙刹车转向,他在这电光火石间觉得不对,这种鬼热的天气,又是午休时间,平时除了他这条路上一个人都看不见,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趴在热可煎鸡蛋的黑柏油路上的人呢。
      
      他的耳边传来嗡鸣声,他的手脱了把,小电车便左扭右扭,最终擦了地,旗木卡卡西伸手去抓,抓了个空,应声飞出去。
      
      他在地上趴了足足有二十分钟,觉得自己都快被这地烤焦了,眼睛才终于能看得清了,脑袋也不嗡嗡响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倒没有什么事,就是擦破些皮,磕的有些狠。
      
      他环顾了一圈,明明就一个人都没有。
      
      旗木卡卡西倒抽两口气,撑着地爬起来,去扶自己车筐子都磕成五边形的电动车,心里叹了口气。
      
      有些中暑吗刚才是?
      
      从那一天开始,旗木卡卡西再也没有联系到宇智波带土。
      
      兴许只是不想和我谈吧。旗木卡卡西耷拉着眼皮想。
      
      “打一个绵长的呵欠,我的眼睛会流泪。一粒沙子迷了我的眼,我的眼睛会流泪。想起你,我就忍不住眼眶发酸,因为你总是让我很难过。”
      
      旗木卡卡西闭着眼,脑海里便是二十二年前的那片夜空。
      
      那天晚上繁星点点,一个个卯着劲儿的发光发亮,衬得月亮黯淡又普通。
      
      明明它才是独一无二的。
      
      旗木卡卡西心里想。
      
      他叽叽歪歪挠着脑壳写了又划,最后却没来得及递上一封誊过一遍的认真却仍然青涩的情书。这份充盈着浓郁的爱意的遗憾,你永远不会知道。
      
      而你神情淡淡地用宽大的笔刷往厚实的水彩纸上铺上一层粼粼的清水,在夜里开着暖黄色的台灯,不说思念,只仔细临摹着窗外如水的月光。
      
      你画下了一幅幅或圆或缺的月亮,每晚的夜空是不一样的,可你的感情——我知道的,是亘古不变的。
      
      “在前天,神无毗桥拍卖会上,来自木叶的著名画师旗木卡卡西的作品《红月》以三千万高价被匿名拍下来,据现场工作人员称,买家是一个戴着橙色漩涡面具的神秘男子,疑似晓组织幕后把控人,有关消息‘木叶电台’明日将继续为您报道。”
      
      ———FIN———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