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闭眼就是你的轮廓

      
      “要睡了吗?”
      “是呢,”银发男人倚靠在床头上,冲他温和的笑了笑,“宿舍很小,只有一张单人床,要委屈带土睡在地上了。”
      宇智波带土却知道他的笑里没有任何情绪。
      他想起那天自己劫后余生,旗木卡卡西小心翼翼地抱着自己快要碎掉的身体痛哭,他在发抖,他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面罩紧紧遮住了他不断蠕动的唇瓣,那个时候带土呆呆地望着它,猜想他会不会是在默默念着他的名字。
      
      宇智波带土以战犯的身份活了下来,新继任的六代目是他的监管者,无数人不满、怨怼,可是也有许多人放下了仇恨和偏见……为旗木卡卡西高兴。
      宇智波带土的眼中露出些许迷茫。
      
      宇智波佐助抱着胳膊恶狠狠地瞪着他:“看在卡卡西的份上,我不动你。”
      
      “怎么了,带土?”
      “没什么,”宇智波带土摇摇头,“你方才叫我做什么?”
      旗木卡卡西又笑了:“麻烦你把灯关一下。”
      “哦,哦。”宇智波带土说不清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失去琳以后,他都没再有这种满心 空落落的感觉了。
      他伸手关上灯,旗木卡卡西就缩进被子里姿势板正的睡了,窗帘没拉,宇智波带土借着月光盯着他摘下了面罩的脸,虽然很模糊,但带土看了好一会儿,还是凭借记忆找到了他嘴边黑漆漆的一颗小痣。
      这时旗木卡卡西开了口:“怎么不睡,带土?”
      小痣也欢快的跃动。
      宇智波带土知道他没有睁眼,却还是一副被抓了包的小孩子样,窘迫的飞快移开视线,嗫嚅道:“我,我在想,需不需要拉上窗帘。”
      旗木卡卡西的声音里好像有些笑意,又好像什么也没有:“也好。”
      带土讪讪的闭上了嘴,绕过自己的地铺,伸手拉上了窗帘。
      因为设计的问题,两扇窗帘拉不紧,一道微弱的光就从缝隙中爬进屋子,宇智波带土此时的身体状态并不需要睡觉,于是他盯着那道渺小的月光看了许久。
      或许是眼睛瞪着的时间实在太久,他久违的感受到了一丝酸痛感,他屏着呼吸轻轻地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双手交叠在小腹上,摆出一个安详的姿势来。
      可是宇智波带土的表情实在不能用安详来形容,也许是那半张脸上的疤实在是太狰狞可怖,他的嘴角耷拉着,显出一丝颓废的感觉。宇智波带土那么躺了一会儿,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开始抠起自己指甲上黑色的甲油。
      闭上眼睛后看到的并不仅仅是黑暗,就像是你拉上了窗帘仍然能隐约看到些轮廓一样,宇智波带土看到很多或黑或深色的点点,其形状就像是坏掉的电视机屏幕上出现的雪花屏。
      他转了转两只特殊的眸子,于是那些斑点便渐渐的被一张年幼但已经足够精致的小脸代替了。
      
      他端正的带着木叶的护额,一头白毛竖的很高,有几撮柔软的头发被系得极紧的护额压住,乖顺地贴在了额头和太阳穴上。他的眉毛总是高高地扬着,意气风发、神采飞扬,他心高气傲地昂着下巴,冷冷的看着他。
      宇智波带土却知道,少年眸子中不屑一顾的冷淡里,存着一份独属于他的别扭的关切。
      
      他又睁开了眼。
      
      他带着一份探究扭过头去看床上正好歪着头冲着他的那个男人,黑暗中他看得模模糊糊,觉得旗木卡卡西似乎是睁着眼的,但再细细地看时,又是紧闭的了,左眼皮上长长的伤疤因为他合着眼连成了一条线,可宇智波带土却知道,那并不完整。
      当苦无狠狠地刺入他皮肤的时候,他就惊惶地瞪着眼睛,苦无快速地划过,在他漆黑的眼球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伤痕。
      
      带土仍然能清晰的记得当时的场景,旗木卡卡西摔到他脚边,他伸手扶住他,不可一世的小天才带着哭腔念了好几句“我的眼睛”,虽然没叫痛,可他本就白皙的脸更显惨白,他狠狠颤抖着,宇智波带土知道他是很疼的,他死死抱着他,六神无主的叫小天才的名字,他觉得自己也在跟着他颤抖,尤其是自己的心脏,一阵一阵的抽痛。
      他感到强大的查克拉汇聚在他的双眼,一股忍者格外敏感的危机感从背后袭来,他几乎是靠着本能抽出苦无转身,他看见了他看不见的敌人,他的苦无精准的刺入了敌人的心脏。
      
      他第一次开眼,就是双勾玉。宇智波带土想:旗木卡卡西,总把我当英雄……他也是英雄。
      我只是他一个人的英雄,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把我当罪人,我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而他不仅仅是我的英雄,他还是其他所有人的英雄,他才是真正的英雄。
      
      而双勾玉写轮眼,是特地为了英雄开的。
      
      宇智波带土偷偷摸摸的爬起来。
      
      旗木卡卡西的宿舍很小,客厅就是卧室,往里还有两间,一间是厨房,一间是洗手间,宇智波带土大气儿都不敢喘,轻手轻脚地拧开了房门。
      “去哪?”旗木卡卡西的声音很清醒。
      
      宇智波带土感到了一丝不被信任的忧郁感,但只有一丝,因为他知道旗木卡卡西对他是全身心的信任,比起卡卡西不信他,他甚至更愿意不要脸的相信卡卡西是怕再失去他。
      “睡不着,想出去走走。”
      “也好。”
      “……”
      “……”
      “卡——”
      “来,”卡卡西下了床,披上床尾挡板上挂着的火影袍,“我陪你。”
      
      凌晨的温度很低,宇智波带土迟钝的察觉到旗木卡卡西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紧紧裹着那薄薄的一层白袍,也禁不住凉风不断地往他因为面罩在脖子前挂着以至于拉出了一丝缝隙的脖子下面钻,他轻轻地哆嗦着,伸手拉上了面罩。
      宇智波带土这具身体已经不怕冷不怕热不怕雨不怕晒,看着卡卡西仍面无表情的侧脸,暗暗懊恼了一下,结巴道:“不如,回去吧?”
      “没事,再走一会儿吧。”
      “那我的衣服借你穿……”
      “不必,”旗木卡卡西偏过头来看着他笑,“你就这一件,我可不想有人大半夜的在木叶裸奔。”
      气氛轻松起来了,宇智波带土也终于松懈下来,步子也轻缓随意了,他沉沉地吐出一口气。
      虽然时隔十八年,他们已经找不回从前相处的感觉,也回不到从前了,可哪怕是这样不尴不尬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他们也依然满足。还能听见彼此的声音,已然幸运至极,哪还顾得上言语的内容呢。
      或许于旁人而言,这样的相处方式会让人如坐针毡,满脸僵硬,可是对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两人来说,好好活着已经是最值得庆幸的事了,故人在旁,无论气氛如何,总归是打心底享受的。
      
      “嗳,带土。”
      “嗯?”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起慢慢地走吧。”
      “……”
      “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一生哪。”
      “……”
      
      “好。”
      
      或许是因为夜里寒冷非常,两个男人越靠越近,旗木卡卡西把手从火影袍里拿出来,他戴着忍者半指手套,修长润白的手指露在外面,指尖微微发凉,他轻轻勾住了身边男人又硬又热的手指。
      
      宇智波带土下意识握紧了,他在冰冷的夜里头脑昏沉地往前走,他觉得双颊发烫,抬手一摸,果真如此,大概是冻发了烧。
      
      他轻轻闭上眼睛,他牵着他的喜悦、他的爱意、他的悲戚、他的酸涩、他的多愁善感、他的所有,他在脑海中,虔诚的,描摹出了他温柔深情的轮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晓)剧场:当晓组织又缺钱了。
    1.角段
    飞段:随便捅!
    角都:十块一次。
    2.绝+飞
    白绝:那一天我回到家,发现了一滩黑色的东西。
    阿飞:黑色的东西?
    白绝:又黑又软,就像是——
    阿飞:是什么呢?
    白绝:SHI!
    黑绝:……
    阿飞:哇哦——
    白绝:当时我就惨叫一声啊,然后您猜怎么着?
    阿飞:怎么呢?
    角都:群口相声,五块一次。
    黑绝:……我只是想救妈妈。
    3.鬼鼬
    鼬:)^^(喂鲨鱼哦。
    鬼鲛:……(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角都:鱼食五块一袋,表演五块一次。
    4.蝎迪
    蝎:(盯傀儡)不好意思这个不卖。
    游客:那什么卖?
    蝎:(略为难)他。
    迪达拉:旦那?!
    角都:五块……
    迪达拉::) C3
    5.佩南
    佩恩:我是佩恩,是神。
    小南:……
    角都:看神,五块一次。
    小南:……看神经病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