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星星(火影忍者带卡)

作者:留良_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喊着:“清醒,快清醒!”

      
      ——
      
      宇智波带土有一个梦想。
      
      ——
      
      旗木卡卡西是一个很不讲理的人。
      
      比如因为他的牙不齐,所以他爹拜托纲手大人帮他制了矫正器以后,他就戴上了面罩,说什么也不肯摘下来,吃饭都要背着别人吃。
      
      其实旗木卡卡西的牙那么白,呲出来的小虎牙也很好看,俏皮又阳光,完全没必要纠正。
      
      宇智波带土冲着镜子龇牙咧嘴,看着自己因为换牙期偷偷吃糖、吃红豆糕、吃团子而导致的坏虫牙愁眉苦脸。
      
      再比如旗木卡卡西总是原因不明的嘲讽他。
      
      作为一个男子汉,他各方面自然是比同班的琳要强的多的,怎么着也担不起“吊车尾”这个称号。然而可能是因为在小天才眼里,同龄的小朋友们全都是废物,所以谁更废一点也没关系了,统统全叫吊车尾。
      
      再加上旗木卡卡西是一个很虚伪的人,他对琳就很耐心。说不上温柔吧,反正绝对不会冲女孩子甩脸子、翻白眼。
      
      而且男孩子里他只跟我说话,所以只叫我吊车尾。
      
      宇智波带土这样想,心里稍稍平衡一点了。
      
      今天旗木卡卡西又骂他,因为他迟到了。
      
      宇智波带土瞪大了眼睛,瞪得眼角都要裂开,生疼;瞪得眼睛发酸,难受。于是渐渐注满了泪水。
      
      他说不过他,就只好瞪他,然而旗木卡卡西一双死鱼眼瞪人的威力也极大,宇智波带土自己狠厉的目光也被暖橙色的护目镜片削弱了大半,他瞪也瞪不过,便走了下策——哭了。
      
      旗木卡卡西慌了一下,随后把头扭到一边去:“爱哭鬼!你是男人么?琳都没你这么爱哭!”
      
      莫名被带上的野原琳只好加入进来,拿出干干净净香喷喷的小手帕来递给他。
      
      琳真温柔啊!
      
      宇智波带土酸溜溜的想,难怪卡卡西对她那么好,连骂我都想起了琳,还说琳比我好。
      
      但他不生琳的气,因为琳真的特别好。
      
      他就暗搓搓地卯起一股劲儿来——我三术不如你、贤值不如你,但我一定比你对琳更好!
      
      宇智波带土不服气道:“我哪里是在哭?我明明只是眼里进了沙子!”他全然忘了是沙子迷到眼睛里后他才摘下的护目镜。
      
      综上所述,旗木卡卡西,真的是一个很不讲理的人。
      
      而且他居然那么大声的管我叫爱哭鬼。
      
      宇智波带土恨恨地想:
      
      总有一天。
      
      我也要把你弄哭。
      
      ——
      
      自来也是一个极不靠谱的人。
      
      ——
      
      在他们十二三岁的时候,这个不靠谱的大人为了把正被絮絮叨叨嘱咐他们上了战场要如何如何的波风水门嘴下解救出来,带他们去喝“忍者酒”。
      
      宇智波带土仰着小脸问:“什么叫‘忍者酒’?”
      
      自来也不好说那是自己随口瞎编的,为了圆着一个谎他只好撒了更多谎:“这个‘忍者酒’呢,分好多种。”
      
      “多少种呢?”
      
      “好几种。”
      
      “那都有什么呢?”
      
      自来也略一思索:“木叶没有这些习俗,这是我……我从别处游历时听来的,”他怕这个一根筋的贤二再追着他问,又连忙补充道:“具体哪里的我已经记不清了,这些年去了太多地方了……”
      
      “你跑题啦!”宇智波带土嚷嚷道。
      
      旗木卡卡西抱着胳膊冷眼看着,但自来也莫名的看出了一丝好奇。
      
      野原琳抱着他一条胳膊,“自来也大人,‘忍者酒’究竟是什么呀?”
      
      自来也瞬间燃起了热情,滔滔不绝的瞎掰扯道:“第一种呢,就是‘毕业酒’,是忍者从忍者学院毕业时喝的,那个时候意味着他们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忍者了。”
      
      “第二种呢,就是我要带你们去喝的。这种并不平常,因为这种酒,是在忍者第一次上大战场为国战斗的时候才能喝的……我刚从前线回来,过后还要和你们一起去。”
      
      “第三种是……”
      
      自来也想不出来了,只好随便敷衍道:“是失去最重要的战友的时候喝的酒。”
      
      ——
      
      笨蛋卡卡西的酒量真不好。
      
      宇智波带土看着/面/色/绯/红/的同学,莫名其妙的也感到/脸/上/烧/了起来。
      
      自来也又咕嘟咕嘟喝下去一大盅,发出畅/快的一声喟/叹,得意的轻哼一声,道:“你们这两个男孩子不/行呀,这才喝/了/多/少。”
      
      野原琳只喝了一小口,并没觉得有什么反应,看着面/色/通/红的宇智波带土和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旗木卡卡西,抿着嘴巴偷偷笑了。
      
      宇智波带土嚎道:“我才没有!”
      
      自来也不信:“喝醉的人都说他没醉。”
      
      宇智波带土只好机智道:“那我醉了。”
      
      自来也得意洋洋:“你看我说了吧,都多大了,喝这两口就醉了。”
      
      宇智波带土:“……”
      
      ——
      
      宇智波带土后来想起,觉得自己应该是有些醉/的。
      
      因为他把/着/旗木卡卡西/仰/面/卧/着的榻/榻/米的边儿,在大/脑作出清/晰的指/令之前,他就已经/凑/上/去/了。
      
      他隔/着/黑/色/的/面/罩/细/细/地/舔/舐/着白团子的/唇/瓣,伸手轻轻把它/拉/下/来了,然后又/吻/上/去/了,舌/尖/碰/了碰他的/牙/齿,旗木卡卡西的牙/齿上有特制的矫正器,盘成花花状的小铁丝有些/揦/舌/头/,他就放/慢/了/速/度,耐心/的/舔/着,直到/舌/头/有/些/发/麻/。
      
      旗木卡卡西微微张着嘴巴,嘟/哝了两声,把头微微/昂/起/来。宇智波带土就一只手/捧/住/他/的/脸,/另/一/只/手/端/起/了他的下巴,仔细的看了一会儿,/吻/得/更/深,/缠/住/了他/散/着/酒/香/的/舌/尖。
      
      他张/皇/的清/醒过来,捂/着/嘴/巴/钻进了夜色里,在夜深人静的村庄中,他享受着属于少年忍者的静谧的战争前夜,无声地狂奔了不知多久,扑通一声扎进了冰/凉/凉的河水中。
      
      ——
      
      最终宇智波带土也没能达成这个心愿。
      
      宇智波带土睁开了空荡荡的左眼眶,这回真的有很多的沙石迷进了他的眼中,他想撒谎果然不好,这混起来足足有半个眼珠子大的沙子就是他十三年来“迷到眼里去”的所有沙子。
      
      他落了泪。
      
      卡卡西。
      
      我……
      
      到了我死我也没能让笨蛋卡卡西为我哭一鼻子!我这个人生过的太失败了!
      
      ……最失败的,是没有追到你啊。
      
      甚至你都不知道。
      
      ——
      
      好像做梦一样。
      
      宇智波带土歪/着/头/吻/着/他/的/面/庞,嘴/角/突/然被一滴滑/落的咸/涩/液/体/击中了。
      
      “奇怪……”
      
      那么讨厌甜的人,为什么他的每/一/寸/皮/肤/都是甜的呢?我这样讨厌咸/味/,可我想一滴不落的把他的泪全部/吻/到/嘴/里/去。
      
      他那/根/斗/志/昂/扬/的/东/西/被/温/热/的/肉/壁/包/裹/着,宇智波带土抬眼偷/偷/看/他/的表情。
      
      旗木卡卡西闭着那只漆黑的眸子,半睁着他给他的那只关不上的猩红色写轮眼,三只勾玉缓慢地转动着,他看出他有些/失/神/,旗木卡卡西的瞳孔微/微/颤/动着,泪从紧闭着的眼睛尾端落下来。
      
      宇智波带土凑过去/轻/轻/拭/去。
      
      不想要你哭了。
      
      ——
      
      我庆幸的是我活在梦里。
      
      ——
      
      宇智波带土不知道的是,在十八年前的某一个寒秋夜晚里,一个有一头柔顺发亮的银发的少年披着黑色的斗篷,几乎融进了黑夜里。他喝着“忍者酒”,他奔跑着,最后压抑/着/的/哭/声/沉/没在了冰冷刺骨的河水里。
      
      蛙声,虫鸣。
      
      还有眼泪和河水/融/合/的声音。
      
      ——
      
      宇智波带土坐在边境线上。
      
      那是一个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坑洼地,中心生出一颗粗壮高耸的大树,树上挂着白色的蚕蛹。
      
      他坐在毁灭和苟活的边境线上。
      
      或者说,那是现实和幻想的边境线。
      
      他穿着破破烂烂的紫袍子,突然跳起来了。发了疯似的往神树旁跑。
      
      他喊着:“清醒!快清醒!”
      
      ——
      
      我已分不清现实和梦。
      
      ——— END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