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锦鲤在七零

作者:一颗大葡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赶上大雪,杨秀的厂子给工人早放了假,回家的时候正赶上杨建臣说他要结婚,杨秀愣了愣才进了屋。
      
      “哪家的姑娘?”杨秀比马铭爵淡定多了,杨建臣要娶妻,那是好事情啊!
      
      “我嫂子,算是我哥的遗孀,关键是,似乎怀孕了,过些天我接她回来,先把结婚证领了。”他哥的事儿,落在他心上是个疙瘩。
      
      留下他的孩子,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这恐怕不大好吧!”伦理上来讲,这并不合适,可若真让这对母子到了外面,确实也不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实在太不公平。
      
      马铭爵一时间想到要是杨秀遇见这样的事儿,想必会很无助,晃了晃头,把脑子里的想法摇出去。
      
      “没什么好不好的,这里没人认识她,带回来,只说是我的媳妇儿就好了。”杨建臣之所以来马铭爵家,就是为了这事儿,他一定会去给它哥报仇的,所以他们娘俩还得靠马铭爵和杨秀照顾了。
      
      杨秀:“……”
      
      她通过石头看过杨建臣的一生,他为了哥哥当兵是有的,可娶了他嫂子这件事儿,真没发生过,到底要不要告诉他呢?
      
      这从哪里说起呢?杨秀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这都是命,人各有命,强求不来。
      
      晚上马铭爵觉得这事儿不妥,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倒是杨秀安心了,自己跟杨建臣没关系,这就是最好了,有了媳妇,他好好照顾媳妇儿吧!
      
      “睡吧,别想了,想也没用,那是别人家的事儿。”杨秀困倦的很,近来天冷,在厂子里面干点活就很累很倦。
      
      “你早点睡吧,明天我去送你上班,顺便送二宝、大宝上学,马上期末了,等着期末后,就到年关了,娘说让咱们回家过。”马铭爵说着,就感觉杨秀呼吸已经变了。
      
      等着她沉沉睡去,马铭爵还看着天花板,想着杨建臣,他觉得自己还是挺幸福的。
      
      虽然现在这个年代,他们也算是包办婚姻,但是他明显感觉到,他和杨秀不是那种凑合过日子的,他们在互相培养感情,这样的婚姻,很是幸福。
      
      杨建臣出去一趟,等着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年关了,他说是带着新媳妇,也就是之前提过的他嫂子,过来认认他家的门。
      
      马铭爵早就跟杨秀说过了,杨建臣他的新媳妇,对这里人生地不熟,让杨秀多帮衬。
      
      所以杨秀连着王兰香也一并请来了,之前王兰香的婚事,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总算是没让那姓刘的得逞,到底是王家的闺女,家里人也都心疼着。
      
      最后,也不知道咋地,姓刘的勾搭上一个不到三十的小寡妇,娶进家了。
      
      到了年关,食堂的菜越来越糊弄,知道来人,杨秀特意去集市上买,可是最近可能查得严,没什么人卖东西,她又去了供销社。
      
      说的是为了百姓谋福利,但是杨秀总觉得供销社的东西需要粮票,又卖得贵。
      
      但是该买还得买,家里有腊肉和腊肠,回去炖点粉条和酸菜,冬天家家户户都吃这个。
      
      杨秀买了鱼和豆腐,还去同事家买了肠,同事家用羊场灌米粉肉肠,又香又便宜。
      
      等着回家的时候,王兰香已经在路口等她了,看见她拿了那么多东西,赶紧接过来。
      
      “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站着干什么,傻呀!”杨秀看着她的脸,冻得通红,想必已经在外面冻了很久了。
      
      “没事儿,屋子里就你家二爷一个人,我不好意思进去。”王兰香顾忌着。
      
      “想啥呢?他不是那种人。”杨秀知道,自从刘老头那个恶心东西处了事儿,王兰香对男人厌恶已经到一定程度。
      
      可是自家的她非常清楚,被王兰香这么误会,她忍不住要说些好话。
      
      “算了,进去吧!”有她在,王兰香就敢进去了。
      
      三人一起抓紧忙活,马铭爵特别上心,杨秀忍不住揶揄道:“那是迎接你兄弟媳妇,你那么上心,怎么没见你对我这样。”
      
      马铭爵还是第一次见她吃醋,也不耍脾气,只是闷头干活,不看他,他凑过去,杨秀也不理他。
      
      “那时候不是不懂事么?你最好了!”又香又软又甜,拿个男人会不动心啊!
      
      呵呵,他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生气的时候,也不是这么讲她的!
      
      杨秀越想越气,更不想理会他,只顾着忙活自己手里的活儿。
      
      王兰香在旁边当着电灯泡,说实话她一直以来挺讨厌男人的,但是看着杨秀和马铭爵,她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两个字,幸福。
      
      小日子能过成他们这样,已经不容易了。
      
      之前徐红花来闹事儿的时候,杨秀家里空荡荡的,现在家里倒是什么都有了。
      
      三人忙上忙下了好久,杨建臣才到,在外面敲门,屋里面听不清,杨建臣扯着脖子喊了一声,杨秀听到,才喊话回道:“欸,来了,等会儿。”
      
      杨秀蹭了蹭满手都是面的手,然后才出去开门,马铭爵拿了鸡蛋过来,递给了王兰香,看见杨秀没了身影,也从长廊过去,便看见杨建臣带着他哥的媳妇儿,一前一后的进来。
      
      “来了,人都齐了,就等着你们到了!”马铭爵笑着迎上去,此时也算看清了脸。
      
      这姑娘人品谁都不知道,倒是这张脸长得娇媚,男人看了都忍不住多瞧几眼的那种。
      
      “呦,你媳妇长得可真是俊啊!”杨秀怪腔拿调的,马铭爵一愣拉了拉她胳膊,可是却被杨秀甩开了。
      
      呵呵,这女人,她可不是没见过!
      
      她曾经看过马铭爵的未来,这女人就是他的妻子,风水轮流转,被她截胡,结果她们调换了呗。
      
      她嫁给了马铭爵,而这女人又要嫁给杨建臣。
      
      这一切都能说的通了,但是杨秀心里不舒服。
      
      之所以不舒服,是因为这女的在马铭爵的记忆里面,背叛过马铭爵,甚至也算是害死马铭爵的仇人之一。
      
      前世马铭爵哮症死了,多亏这女人拿走了他的药。这样不安生的女人,杨秀一点也看不上!
      
      “快进来,快进来!”马铭爵笑脸相迎,揽着兄弟请人进来。
      
      等着送人进屋,才出来,看见杨秀还站在门口,连门也没锁,不知道在想什么。
      
      马铭爵过去锁上门,看着杨秀不对劲儿,赶紧凑过来哄媳妇儿。
      
      “我错了,真的错了,不过那是我兄弟媳妇儿,不得热情招待一下呀!”他好好哄着她,可杨秀只抬了眼看了他一眼,便没了下文。
      
      他现在才发现,小媳妇儿实在太爱吃醋了,连话都不跟他说。
      
      急得没办法,马铭爵觉得小媳妇对亲亲抱抱没什么抵抗力,直接就上了。
      
      杨秀猜不透他的脑回路,他亲过来的时候她都是蒙的,被他吻了许久她才反应过来,想推推不开。
      
      直到呼吸不顺,双腿发软,被马铭爵搂住,他才放开她。
      
      “小媳妇儿,你怎么这么笨,这么长时间接吻都不会。”马铭爵实在太喜欢她了,每次亲完,都回味无穷。
      
      杨秀呆着一张小脸,唇还没干,泛着水润润的红光,眼睛也亮晶晶圆溜溜的盯着他,又美又可爱。
      
      “咳咳,屋里还有人呢?你们收敛点!”出来叫人的王兰香极其尴尬。
      
      因为看着两个人情到浓时,不忍打断,所以她一直看着杨秀家的房梁,等着终于完事儿,马铭爵又开始说骚话。
      
      弄得她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出声打断了。
      
      现在杨秀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马铭爵倒是大方,还是揽着人过去的,杨秀却是抬不起头来,一边走着,他在她腰上掐了一把,埋怨的目光投过来,也总算是抬头了。
      
      杨秀进去的时候,屋内静的连一根针都听得见,气氛还有点尴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有点不舒服,就不吃了。”
      
      杨建臣把桌上的手放下了,面色很不好看,“行,我送你回家。”
      
      这一桌好酒好菜备着,人家却不给面子,杨秀撇了撇嘴,她实在看不惯这个女人。
      
      马铭爵一看这搞得这么不愉快,赶紧上去拦着,“兄弟,你这不是在难为我呢吗?一大桌子酒菜备好了,人都不介绍就走,不太好吧!”
      
      听了他的话,杨建臣的面色好了一点。
      
      “简单吃一下再走!”杨建臣说话,旁边的人乖巧的点头。
      
      装什么装!她可不是什么善茬,杨秀觉得自己生病了,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讨厌,比刘云英还让她讨厌。
      
      后来,那女人主动要求杨建臣开口,说要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杨建臣爱答不理的,“你要说就自己说呗!”
      
      之前杨建臣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不仅要将她接回来,还要介绍杨秀和杨秀的朋友跟她认识,就是怕她孤单。
      
      杨秀浅笑,怎么前后差异这么大,想必是这女人也让杨建臣头疼了吧!
      
      她叫郑灵巧,山东人,家里只疼爱弟弟,不管她,如今跟了杨建臣。至于杨建臣他哥哥杨建辉,她可是只字未提,那还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呢?
      
      马铭爵也感觉到不对劲儿,陪着笑,尴尬的吃完了这顿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