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睡得头猪一样

      
      钟鱼被扣住,动也动不了。她静静地趴在他身上,努力做一根无动于衷的木头。
      
      但她坚持没多久,感觉就不好了,因为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块冰抱着。
      
      被他抱着,感觉真的一点都不美妙。
      
      冷冷冷。
      
      蔺无阙察觉到她想离开的动静,眉头微皱,嗓音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怎么?”
      
      钟鱼头上要冒汗,她语气打着商量,说道:“师兄,我精神得很,能出去吗?我保证,绝对不吵。”
      
      “很精神?”蔺无阙忽然睁开了眼,凉凉地看向她。
      
      钟鱼用力点头。
      
      蔺无阙声音有点沉了,缓缓地扯出笑容,慢条斯理地说,“是么。那就做点精神的事。”
      
      钟鱼:?
      
      话音刚落,他翻身一压,不过一瞬的功夫,两人的位置一下就对调了过来。
      
      钟鱼傻眼了,意识到自己这是在什么危急处境的时候,顿时吓傻了,惊忙把他推开,“不不不,我困了我困,困死了。一点都不精神,什么都做不了。”
      
      她把衣领揪得死死的,僵硬地笑着,比鬼还难看。
      
      蔺无阙面无表情看她,清俊的眉间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阴影。
      
      钟鱼本能地感觉到危险,求生欲觉醒,道:“蔺师兄你睡你睡。我一点都不吵的。”
      
      魔鬼。别看了,我不过就是块无趣又沉默的木头抱枕罢了,什么都做不了。
      
      蔺无阙看她表情僵硬,动也不动了,大概也是没有了兴致,他便重新躺下了,在她身侧。
      
      不过他还是把钟鱼给搂住了,动作很顺手,感觉跟随手抱过来的枕头差不多。
      
      钟.抱枕.鱼是没有感情的。
      
      良久,她撇了撇嘴,就窝在他怀里安静不动了。不过她没忍住,似怨似哀,小声嘀咕:“蔺师兄,你有点冷。”
      
      太冷了。她是真的要很努力忍住,才不至于哆嗦。
      
      蔺无阙双眼阖着,没睁开。
      
      他听后,扯了扯唇角,那语气似有凉薄的嘲弄,又像并不在乎的漫不经心,“你觉得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瞧你这话说的,你发冷总不能是因为我吧。钟鱼把嘴闭严实,就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不过蔺无阙他好像是真的打算睡觉的。
      
      她靠得近,稍稍抬头,只见他冷漠俊美的脸上有些苍白,眼底有一抹淡淡的乌青。
      
      他的状态也并不好。
      
      至少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好。
      
      钟鱼看着看着,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的蔺无阙行事作风歪得厉害,可他再诡异也是个人啊。
      
      她悠悠地想着,可能他最近是真的干什么大事去了吧。唉,九重宗的掌门也不是那么好当的,这艰难的境况下,第一仙门的威名要保住本来就难,外面虎视眈眈的竞争对手屁事还多……
      
      主角的人生也不容易呢。
      
      钟鱼找到了心理平衡点,心情诡异地轻松了。
      
      外面下着雨,窗外飘进来的雨声淅淅沥沥,莫名的闲适,清静。
      
      钟鱼开始很清醒,后来脑子就变得昏昏沉沉的,不知怎么的,稀里糊涂就睡了过去。
      
      蔺无阙睁开眼醒来的时候,钟鱼已经趴在他身上睡死过去了,开始满脸的抗拒不情愿,现在跟头猪一样,倒是浑然忘我了。
      
      他也没动,就这么神色淡然地看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钟鱼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事,活蹦乱跳的很有活力,但实际上,她心魂不安,睡不好觉,内在的游离魂识是疲惫不堪的。
      
      不过她自己或许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当真是不知者无谓,所以她看上去也就不那么惨了。
      
      蔺无阙看着她那头柔软乌黑的长发,眼底的眸光浮浮沉沉,最终他还是将她推开,自己起来了。
      
      蔺无阙坐起来,垂下眼,看着自己的手臂。被烈火灼伤的痕迹已经不见了,彻底恢复了。
      
      钟鱼的眉头还是皱着的,睡是睡死了,但看上去不怎么踏实。
      
      蔺无阙手肘懒懒地撑在雕花木栏上,手背抵住自己的侧额,一如他在深夜时,静默地看她的睡容。
      
      “别过来。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干的。”钟鱼又在喃喃自语地梦呓,唇色又开始微微发紫了。
      
      蔺无阙默了默,熟稔而自然地伸出手,便将她眉心散出来的寒气,漠然地抹去了。
      
      如此危险的阴寒体质是没办法清魂修炼进阶的,若不根除,她活不了多久。
      
      太弱,果然还是太麻烦了。
      
      蔺无阙揉了揉额角,闭上眼,瞬间就掩去了眼里的冰冷和晦暗阴沉。
      
      他把被钟鱼压着的衣袍抽出来。
      
      蔺无阙把钟鱼睡歪的脑袋重新放回枕头,他附身做这些事的时候,就被推门进来的秦子茗看见了。
      
      秦子茗看到蔺无阙就在熟睡的师姐身边,惊讶不已,顿时连湿哒哒的伞都不知道往哪放。
      
      他是不是来得不凑巧?
      
      秦表弟结巴了,“掌、掌门师兄。”
      
      今天大家都找掌门师兄都疯了,都不见人,却没料到不见踪影的掌门师兄人在这里。居然还和师姐……
      
      单纯的秦表弟无措又无辜的眼神无处安放。蔺无阙却没有半点不自在,面上淡定自若,递给他一个噤声的眼神。
      
      秦子茗领会,忙点头,便轻轻地把托盘上的东西放到桌子上。
      
      蔺无阙起身,随手把一张薄被扔到钟鱼身上,顺便给她掐了个清心诀,她就睡得更沉了。
      
      他走出去后,拘谨的秦子茗还在那里等着。
      
      蔺无阙也没拐弯抹角,直接问他:“说吧。出什么事了?”
      
      秦子茗神色瞬间一敛,说起了正事,道:“掌门师兄。外宗传来求援急令,南岭地界出现魔族踪迹,镇压麒麟妖兽所在的断洪崖百名驻守弟子,无一幸免。”
      
      蔺无阙皱眉微拧,神色冰冷而沉默。
      
      他继而问:“除此之外呢?”
      
      秦子茗一愣,他还以为掌门师兄会问别的,却没想到掌门已经料到了事情更严重,道:“除此之外,那妖兽被放了出来……去了圣炎山。”
      
      圣炎山是仙门万宗供奉的圣山,那里供着的是支撑修界灵脉的圣灵元种。
      
      如今的圣灵元种正处于衰竭后恢复阶段,虽说圣物在千机重阵之内不能被夺走,但也万万不能被妖魔瘴气所污染。
      
      否则,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所以短短两日之内,九重宗就接到了千里之外南岭的三封急令。偏偏蔺无阙这时候不见人影了,裴顷云就急成热锅上面的蚂蚁了。
      
      蔺无阙听秦子茗说完之后,面上没有特别大的波动,只是冷静道:“嗯。知道了。”
      
      秦子茗本来还等着接听调遣命令的,不料掌门师兄听完后什么都不吩咐,就让他走了。
      
      他心里还有点焦虑的疑惑,于是就大着胆子,上前问:“掌门师兄,此事置之不理吗?”
      
      蔺无阙幽寒的目光扫了一眼过去,秦子茗背脊莫名一寒,不敢说话,忙低下了头。
      
      蔺无阙默了半晌,微微眯起眼,看着外面连绵的雨天。他心情似乎有点不好。
      
      “不急。”蔺无阙淡淡地回道,随后,他又兀自冷笑了一声,幽幽道:“你师姐应该不喜欢这种阴暗雨天出远门。”
      
      他也不喜欢。
      
      秦子茗一时间没听懂。
      
      蔺无阙也没有再解释,冷淡又随意地理了下被钟鱼压皱的衣袖,就走了。
      
      很快,阴沉沉的雨帘中就不见了他的身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蔺:烦躁,失眠。
    -
    -感谢在2019-12-26 21:06:26~2019-12-27 23:50: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好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节操君哭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