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哦 他说爱死我了

      
      这位玛丽不是别人,正是那柔弱小白花洛卿卿。
      
      钟鱼整个人都凌乱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这个时间,她不该是待在云莱岛上治病,疗情伤吗?
      
      洛卿卿看到钟鱼,脸色一白,那神情简直比看到蜈魔母还要恐惧及怨恨,“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钟鱼一时无言以对,我怎么在这里?乖乖,这话我还想问你呢。你又是怎么来的?
      
      剧本呢剧本呢,你们都不走剧本的吗。
      
      洛卿卿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然后就看到了蔺无阙在黑雾中那抹利落的身影。
      
      她睁大双眼,眼圈蓦地一红,不知是激动还是悲伤,她那瘦削的肩膀颤抖得可厉害。
      
      可现在不是让该缠绵悱恻,一起颤抖的时候。
      
      蜈魔母已经到了狂暴的阶段,一个不慎,被卷进去那可是要命的。到时候闯个祸,拖蔺无阙后腿那还得了?
      
      钟鱼看她惨白似鬼的样子很不妙,忙将她拉了回来,咬牙道:“别靠过去!待在这里别动。”
      
      下一刻,洛卿卿却是扭头看向她,眼神似怨似恨,冷不防地问,“你做了什么?”
      
      这把钟鱼给问住了,这让她从何说起?她做的可太多了。
      
      此时洛卿卿的眼睛里已经有了红血丝,颤声道:“你这样逼迫他,要到什么时候?钟鱼,你不要欺人太甚!”
      
      钟鱼的手臂被她死死抓住,又是疾言厉色,又是声泪俱下的,头都大了。恋爱脑真是害死人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算这个账?先逃出去再说吧妹子。
      
      偏偏这深陷于爱恨情痴当中无法自拔的女主角,还不肯撒手,她眼神带恨,“……你说,如今你还想怎么样?还想怎么样?”
      
      钟鱼看她露出这种锐利的眼神,微微一怔。但与之相比,她现在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妈蛋她被抓得痛死了。
      
      她的情绪跟着就暴躁了,本来她就是个伤号,这么折腾她胳膊铁定又要流血了。她就气急威胁道:“闭嘴!你再嚷嚷下去,我就掐了你!”
      
      你没看到现在是什么紧急情况吗?
      
      洛卿卿被吼得整个人顿住,她一下没了声音,有些木然地盯着钟鱼看,那神情静得有些诡异。
      
      蔺无阙全神贯注杀怪,分不了心到这边来,也不能分心。
      
      钟鱼趁机出去查看出去到外面的缺口,这会儿,她也没空搭理沉浸于悲伤之中声嘶力竭的洛卿卿了。
      
      钟鱼把那些飞快聚拢、团团围困起来的水蛭黑虫砍死,试图从中开出一条道路。
      
      但她也很快就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些东西显然比他们刚进来的时候更难缠了,她根本杀不出活路缺口出去。
      
      看来不除掉蜈魔母,是没办法了。
      
      钟鱼不甘不愿地收回剑,有些丧气,却没想到,她一回头就看到了洛卿卿红着眼,摇摇晃晃地撞了过来,“卧槽?”
      
      她惊声出口,双眼睁大,她震惊的不是洛卿卿突然跑过来,而是洛卿卿突然跑过来居然拿着剑,是对准自己的!
      
      日了。说好的性格柔弱娇软,可怜楚楚,为爱委曲求全受尽折磨的洛白花呢?居然一言不合就捅死情敌?
      
      钟鱼震惊不已,好在她是发现及时,在那剑尖碰到她的前一刻,惊险地躲开了。
      
      “你疯了吗?”
      
      洛卿卿却像是失了智那样,她煞白的脸上都是眼泪,明明是全身都在颤抖着,却也要提剑指向钟鱼。
      
      她就像是一具失控的提线木偶。
      
      钟鱼顿时火冒三丈,这时候也幸亏她的武器够给力,对方冷不丁后背袭击,让她全都挡了下来。
      
      眼见洛卿卿还是要乱来,剑光缭乱,刀刃相接,她心里那股子的怒意也被激了上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地方不对劲,心里怒意一生起,情绪就像被魔障控住了。
      
      这种阴暗负面的情绪,一下就被放大了好几倍一样,恨意滋生,恨不得见点血才好。
      
      真要命。钟鱼的手也微微颤动了起来。
      
      但她控制住了,狠狠咬牙,横剑抵挡住了洛卿卿不管不顾的凶狠攻势。
      
      趁着对方暂时不能有所动作,她毫不犹豫,抬腿一脚就狠狠踹了过去!
      
      钟鱼这一脚可不轻,柔弱的洛卿卿一下被踹到在地,滚了两圈直接撞碎了一颗骷髅头骨,估计是痛得窒息,当场就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看洛卿卿没了动静,钟鱼这才深深地松了口郁气,卸下力来。
      
      她抬手擦去额头上的汗,心力交瘁的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再这么下去,她肯定也活不长命。
      
      太累了不想玩了。
      
      满肚子委屈的钟鱼还在这边喘气,久久缓不过神来。而另一边,黑暗中炸开巨大的光影,蜈魔母的妖心被炸碎,庞大的身躯瞬间爆了,煞气四溢,周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
      
      蔺无阙把蜈魔母解决了,碎了那颗妖心。
      
      只见凌厉的清光再度闪过,化作巨大的化煞阵法,霎时横扫黑暗瘴气。
      
      不过在一瞬之间,黑暗漩涡消失,境中重见光明。画面看起来虚幻,眼前一切却又是无比真实。
      
      钟鱼有片刻的愣怔,也没留意什么时候自己的手也不抖了。她就坐在那里,看着在阴暗之处的蔺无阙走出,缓缓向她走过来。
      
      他手上好像是拿着什么东西,黑乎乎的。
      
      蔺无阙看她仰着头看自己,便随意地一手把她拉了起来。他笑了下,冰凉的语气却似有点宠溺,“让你在旁边看着,怎么也害怕?”
      
      钟鱼看到他手里的东西,有点头皮发麻,只能强作镇定地问:“师兄,你拿的是什么?”
      
      蔺无阙把手里那条蠕动着,淌着黑色血液的水蛭抬了起来,眼神淡漠。
      
      他正经又平静地说道:“补品。”
      
      如此熟悉的场景,钟鱼突然就不想再问了。
      
      可现在蔺无阙这人不是你拒绝听就会放过你的君子。
      
      他下一刻,就扯出懒散而温凉的笑来,不容抗拒地问了一句:“给你的。喜欢吗?”
      
      “……”
      
      我他妈可太喜欢了。但您能送点正常的补品吗?弄个水蛭雪莲炖汤,是个人都会吐的啊啊啊。
      
      钟鱼一点都不想去想象那个味道,就换了个话题,有气无力地问他:“师兄,那现在事情是解决了吗?”
      
      蔺无阙点头,有点漫不经心,道:“大概吧。”
      
      他没有善后的打算,把想要的东西拿到手,化入了她的乾坤袋。
      
      就像这才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一样。
      
      蔺无阙接着就证实了她的怀疑,他看都没看周围一眼,也懒得去问柳寒移,就直接对她说,“走了。”
      
      钟鱼被他漠不关心的语气惊到了。
      
      “这,这就走了?”她迟疑不定。
      
      蔺无阙目光静静地看向她,等她说下一句。
      
      钟鱼看着他清冷如画的眉眼,他依旧优雅清贵,依旧冷静自持,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他一点都不记得洛卿卿了?也丝毫不关心命定女主的死活,这太离谱了。
      
      默了两秒,她慎重地开口,道:“师兄,那个,洛姑娘重伤昏迷了。你看见了吗?”
      
      为什么是这毫无波动的反应?你看不见?居然看不见?你不关心吗?
      
      蔺无阙漆黑的眸眼幽暗而深邃,又仿若是漾着薄薄的寒光,倒映着钟鱼的脸庞。
      
      他把她拉近,低低沉沉的笑带着一股诡秘莫测的执着,深情地对她说:“师妹又忘了。我说了,除了你,我谁都看不见。”
      
      说话的时候,他是贴着她的耳边说的,那冰凉的唇故意碰到了她的耳朵,瞬间掠起了一阵奇异的颤栗。
      
      钟鱼的耳朵像是着了火,瞬间烫了起来。
      
      “师兄!”
      
      蔺无阙没放开她,那缠绵的声音隐着危险,“记着,你若再忘。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钟鱼顿时失色,“怎,怎么?”
      
      蔺无阙微微眯眼,语气阴狠又冷血地说道:“便是将这对没用的耳朵,都摘了。”
      
      钟鱼被他给吓得耳朵都要掉了,惊急道:“不不不,我记得住记得住!”
      
      蔺无阙眼神幽幽:“记住什么?”
      
      ……钟鱼心里流着两行面条泪,没有灵魂没有感情地总结:“师兄眼里只有我,心里只有我。除了我,谁都看不见,爱死我了。”
      
      我无法让你清醒,你开心就好。
      l'm fine
      
      蔺无阙一愣,神色晦暗不明。
      
      随后他把她拉进怀里,抱着抱着,忽然笑出了声。
      
      她懵逼而僵硬地在他微微震动起伏的胸膛靠着,一点都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我不懂他,真的看不透。迷茫无助又弱小。
      
      须臾,蔺无阙收敛了笑意,他只说:“你担心的事,永远不用担心。我不会让它发生。”
      
      这么温柔莫名地说完后,蔺无阙就带着她离开了,十分的冷漠果断。
      
      说走就走,他是真的没有回头看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的洛卿卿。
      
      被拖来拖去的钟鱼根本没觉得安心,只觉得她担心的事,一下子又多了好多件。
      
      因为她发现了一件事,蔺无阙好像过于上头了,对天命之女……他内心没有撕心裂肺的触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蔺:对,甚至有点想笑。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