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师妹可真听话

      
      钟鱼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但他既然说了主持公道,那就是吧。
      
      被强制地靠他身上,她身体有点发虚发软。没过多久,境内风和日丽的景象不复存在,小秘境世界内仿佛是要天崩地裂。
      
      钟鱼心中顿时不安起来,问他:“蔺师兄,秘境里面怎么了吗?”
      
      蔺无阙‘嗯’了一声,平静地说道:“出了点意外。有人放进了些不大干净的东西,境内成了屠杀场。”
      
      钟鱼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所以刚刚从二重境爬出来的食骨兽,有可能不是意外。他从外面进来,那恐怕真的是四方境出大事故了。
      
      蔺无阙语调淡然,“走吧。”
      
      钟鱼也打起了精神,道:“出去吗?等等,这里还有个人。”
      
      她想起来这里还有个难兄难弟,正想回头找人时,只见那全身是伤的少年从远处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他走都走不稳路了,但还是硬撑住走了过来,他勉强地见了礼,语气十分谦卑:“蔺掌门。”
      
      蔺无阙面色不变,他目光淡淡的,只是漠然地扫了一眼。他的视线落到钟鱼脸上,表情有些清冷寡淡,问她:“你跟他一起?”
      
      钟鱼刚想说话,结果察觉出蔺无阙语气冷漠的少年就很聪明很识趣地抢答了。
      
      他想了想,用沙哑的嗓音慎重地说道:“是钟前辈大义,危难之际救了晚辈。九重宗救命之恩,晚辈来日当涌泉相报。”
      
      蔺无阙没说话。
      
      钟鱼就在旁边小声解释,道:“那个,血珠草……他也有份摘的。”
      
      沉默的蔺无阙倏地唇角勾起,掀出一抹深邃的笑容,声音低沉沉的,“很好。你找的帮手,不错。”
      
      不知为何,钟鱼莫名地感到一阵冷意,顿时像条带鱼一样靠在他身上柔弱闭嘴,不敢再说话了。
      
      说完,蔺无阙就随手丢了一样东西给少年。
      
      “你有办法的话,便自己出去吧。”他只是不冷不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也没再做什么。
      
      蔺无阙也不管瘸腿少年什么反应,再没后话,就面上没什么表情地带着云里雾里的钟鱼离开了。
      
      两人离开。
      
      眼看他是进入古林的深处,钟鱼心中讶然,忙问:“蔺师兄,我们不出去吗?”
      
      蔺无阙眼角余光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问,“你也想跟着出去?”
      
      钟鱼又感觉到他的语气不对了,急忙摇头,当即表忠心,“没有。师兄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说白了,她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蔺无阙听她这么说后笑了,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师妹真听话。”
      
      钟鱼扯扯嘴角,露出一个义无反顾而又无比辛酸的笑容。罢了罢了,都是为了苟生活。
      
      四方秘境在崩塌。
      
      他们越往古林深处走,就清楚地发现从古林开始,秘境的边缘正在被一股黑暗吞噬,灵气被染,秘境遭受侵略,正要动荡崩裂。
      
      钟鱼大惊,“师兄,这是怎么了?”
      
      蔺无阙语气很平静,道:“正如你所见,有人想将进来的人,全都杀光。”
      
      全杀光?从各地前赴的仙家子弟,加起来少说也有上千人,居然想要一下子杀完,幕后黑手这已经不是用丧心病狂能形容的了。
      
      钟鱼急道:“那现在怎么办?这里出事了,就师兄你一人进来吗?”
      
      “斩妖除魔。”蔺无阙说话时表情没什么温度,他微微眯眼,淡淡道:“已经有人在下面了。”
      
      “什么?”
      
      她反应不及,神情默然的蔺无阙就立刻带着她,在黑色漩涡的中央上方,御剑而下。
      
      被暗黑破坏的秘境千疮百孔,灵气白雾缭绕的山川深林不复存在。他们穿入黑雾中,不断地往下沉,就仿佛是进了另外一个地下窑洞。
      
      钟鱼看着周围怪异的石壁,被黑气笼罩,没有一丝灵气。她看着,觉得这地方有点类似于二重境那样的地方。
      
      事实上也差不多了。
      
      毕竟被黑暗吞噬后,这里已经是被侵蚀过后的异次元小空间了。要是这股黑色漩涡继续扩大,只怕是传承万年神迹的四方秘境都彻底毁了。
      
      钟鱼小心谨慎地往里面走,没走几步,忽然感觉到一阵剑光在黑暗中乍现,带着一股血肉的腥味,在周围蔓延开来。
      
      果然有人。
      
      她看清楚了,就发现在那里竭力厮杀的那位仙侠道友,是天音宫的首席弟子,柳寒移。
      
      为什么她会认识?
      
      那当然是因为在猎宝的途中,低调的她听从八卦花痴的女修嘴里听说的。期间,她不巧远远撞见了一回落花流水无情的戏码。
      
      就记住了此人。
      
      钟鱼当时觉得此人相貌绝佳,功力一流,实力不差,他应该很快赶超第一名,最后取胜。
      
      偏偏他开局强势,后来没了动静。却不想这人竟是被困在这里面了,难怪后面不见了踪迹。
      
      碰到这要命的意外而无人知会,怕是他死在这里,也不会有几个人发现。
      
      柳寒移打出杀招后,似乎已经快要不行了,疲累地杵剑喘息,一腿膝盖已跪地。
      
      而在他停下的那一刻,周围黑色的不明物从旁边爬了过来,重新攻击他,爬到他腿上、后背。试图慢慢将他耗死。
      
      钟鱼看得头皮发麻,她忙看向在自己身旁看着这一切,而无动于衷的蔺无阙。
      
      她都搞不懂这是个什么情况了。
      
      蔺无阙看向她,然而这种时候,他居然还能心平气和地笑着问,“师妹觉得要不要救人?”
      
      钟鱼都震惊了。不然呢?你来不是救人的吗?再说了,开始不是你说的主持公道吗?蔺大佬,你想做什么,我觉得我觉得不了。
      
      “我……什么都听师兄的。”她被他的反复无常坑怕了,回答得可以说是非常谨慎了。
      
      蔺无阙像是听懂了她心中所想一样,没由来的来说了一句,道:“那便随你。”
      
      钟鱼都不知道,到底又随她什么了?
      
      而在下一刻,只见身侧一道寒光劈斩过去,黑色的物体从柳寒移身上掉了下去,剩下的黑虫半丈之内都靠近不了。
      
      蔺无阙一旦出手,就是这直白而残暴的结果。
      
      柳寒移猛地回头。
      
      然而他在看到蔺无阙的那一刻,面色却有片刻的凝滞,俊脸上那脸色甚至是难看的。
      
      倒是像有什么过节。
      
      但柳寒移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稍稍作揖,艰难道:“蔺……掌门。多谢两位相救。”
      
      他伤势很重了,手里的剑沾满了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来自己混着一丝丝黑气的血。
      
      蔺无阙半句废话都没有,直击要害,冷声问柳寒移,“蜈魔母何处?”
      
      柳寒移微怔,随后他的语气变得急切起来,赤红着眼道:“那妖物行动不便,暂时不得出来。师妹,小师妹在里面,求蔺掌门救她出来!师妹她柔弱胆小,一定快撑不住了……”
      
      他几欲激动得吐血,然而蔺无阙根本就没听他把后面的话说完,就带着钟鱼越过他。
      
      只见蔺无阙挥剑一落下,光刃从在那群长得像水蛭一样黑色的魔虫堆里,生生劈开一条道。
      
      数不清的黑色魔虫被斩,从中杀出一条路,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钟鱼进去后,终于是见到了那条暂时行动不便的‘巨大水蛭’,也就是蔺无阙方才说的蜈魔母。
      
      想必这庞然大物就是制造黑色漩涡的罪魁祸首了。它融入黑暗之中,可半睁开的眼睛都是绿幽幽的,黏糊糊的,这看上去不是吓人,而是恶心了。
      
      这蜈魔母散发出黑色毒气,使人神智混乱。而它繁衍出来的黑色水蛭,就是刚刚缠着柳寒移不得脱不开身,吸食人血肉的虫子。
      
      有人把这种东西放进来,岂止是居心险恶,那分明是要把这里弄成尸骨不留的屠杀场!
      
      钟鱼心中激愤,这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混蛋想的阴谋?握紧了拳头,看向蠢蠢欲动的蜈魔母。
      
      她发现了它还没来得及吞下的东西。
      
      钟鱼大声道:“师兄,它身上有活人!”
      
      蔺无阙没说话,很直接干脆地挥剑砍了过去。他动作是很突然很随意简单的,没别的,就是冲着蜈魔母的要害去的。
      
      钟鱼觉得他出手时压根就没顾及,他这么乱砍,会不会不小心把上面那个昏迷不醒的弱女子一通波及了。
      
      反正蔺无阙对付正苏醒的蜈魔母,出手十分狠,他面无表情,一剑砍得比一剑重。
      
      要阻止魔气外泄,秘境崩塌,也不让滞留在这里的上千号人死在这里,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条吃人吞骨贪婪无厌的大水蛭杀死。
      
      钟鱼看得眼花缭乱,蔺无阙这回直接就从蜈魔母的绿眼刺了进去,砍中要害,那一瞬间听到了什么破裂的声音。
      
      但她还没听得真切,就感觉到一阵天崩地塌的震动晕眩。适时,蜈魔母身上的东西通通都‘掉’了下来。
      
      那是两个活人,都是纤弱的女子。
      
      钟鱼飞快躲到一旁,她就顺便把摔到肉泥堆里的两个人,咬牙都拖到了不碍事的角落。
      
      结果她把人拖了之后,凑近才发现,那个身穿白衣染满血渍的女子,仿佛有了意识,缓缓睁开了眼——
      
      钟鱼对上她的视线,那张清纯柔弱的清丽容颜,就深深映入了眼帘。
      
      她的内心卧了个大槽。
      
      洛玛丽,你怎么在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鱼:刚刚你差点砍死你的天使,知道吗?
    蔺:呵。
    -
    -感谢在2019-12-16 23:07:02~2019-12-19 00:38: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做我的猫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