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把第一宝物拿回来

      
      这事已经定了,被寄予厚望的钟鱼再怎么心存疑惑,这时候满脸懵,也只能镇定自若地接受了。
      
      其实对于猎宝升级这事,她虽不想操之过急,但若有机会发育也不是完全抗拒的。再说四方秘境那个地方藏尽天材地宝,非得去的话,她还是想去看一眼的。
      
      更别说,她现在也没得选。
      
      船到桥头,它自然直嘛。
      
      四方秘境地处苍山派地界之内,按分量等级算,它属于大秘境。修者千千万,秘境就那么几个,僧多粥少,被宗门送进来的,必然是门派中备受青睐的弟子。
      
      九重宗一致同意把钟鱼送来,从某个角度来说,同门同辈对她那可真是爱得深沉了。
      
      至少钟鱼一开始是这么觉得的。
      
      临行前,蔺无阙特意百忙抽空来送她。他在诸人面前,风姿绰约,望着她眉眼带笑。
      
      蔺无阙目光温柔深情,然而对她说的第一句,却是,“四方秘境里第一秘宝,是凤凰血珠草。”
      
      ?
      
      “一共三株。有点难,望师妹多费点劲。”他微顿了下,还是平静说道。
      
      ??
      
      您不了解我的实力排哪个咖位吗?说好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呢?上来就要求我拿第一秘宝?这跟原来说的根本不一样!
      
      钟鱼抽着嘴角:“蔺师兄,我办得到吗?”
      
      蔺无阙面带微笑,仿佛没看到她的眼神暗示,风轻云淡地说道:“我觉得可以。你觉得呢?”
      
      钟鱼:“……”
      
      意思就是我觉得不重要,重要是你觉得。好的,我已经明白了老板: )
      
      “也不必那么紧张。如果办不到——”沉稳的裴顷云出来宽慰她。
      
      钟鱼的眼睛亮起来,然后就听到他话锋急转,冷酷地说:“你死也要拔一株回来。”
      
      这个无情的宗门,好胜心顶上天了,莫得感情。
      
      钟鱼被噎得自闭了,转身就走了。
      
      四方秘境申时大开,钟鸣声霍然四起,钟鱼默默站在兴致高亢的人潮中,一时静默无声。
      
      她有压力了。
      
      这回要不搞个像样的东西回去,她感觉蔺无阙笑里藏刀会要她好看。而且别算他不动手,凶巴巴的程师兄会就会二话不说,上来提剑就砍。
      
      想做一条快乐的咸鱼?不存在的。
      
      钟鱼在心里忧桑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就拎着她的配剑,一鼓作气地进了秘境。
      
      四方秘境灵气充沛,她才进去,就明显就能感觉到体内一阵轻松舒缓。
      
      真不愧是修炼绝佳之地,在这里面多待一个月,那效果绝对比在外苦修几年甚至十年还要更好。
      
      当然了,万物万事有利必有弊。
      
      譬如这滋养天地灵物的地方,仙花仙草不少,凶猛恶兽也不会少,修炼猎宝过程中死在凶兽的人也不少。
      
      所以,秘境开启到关闭的时间是固定死的,惊喜或刺激,人在十日之内必须出来,限时体验。
      
      简单的说,万一有人被迷惑住还是被缠住出不来,那不是掉线几百年就了事的,那是干脆就挂了。
      
      所以背熟秘境历险指南的钟鱼,进来之后,决定走哪条路都是挑有人走过的,谨慎又小心。
      
      她也不贪心,一路走一路捡长得不错的仙花灵草。别人都是争分夺秒取的灵玉宝器,猎杀凶兽血心,就她晃了两日,背上一大把花草树枝。
      
      别说,在别人在泥堆猛兽里打滚厮杀,狼狈不堪。乍一看她,就会发现这缺心眼的姑娘,猛兽横行的老林晃了三两日,居然还挺精致体面。
      
      有人发现了她。在有三五人收获颇为可观的队伍中,为首那人看向钟鱼的方向,冷笑讽刺道。
      
      “看来九重宗如今也没落了。居然让这么个没用的来四方镜,你们看那废物都弄了什么破玩意?”
      
      旁边有人惊讶:“钟鱼?她可不弱的吧?那次大战她也在其列。”
      
      “浑水摸鱼罢了,你也信。九重宗不是向来热衷于抢风头扬名立万么?再说这女人耍什么手段进来的,谁知道呢,呵。”为首那人正是杨元异,目前猎宝名列第一位,风头最盛。
      
      无人知为何他对钟鱼的印象十分恶劣,恶意更是满满。
      
      跟随的人自然都是附庸他的,有男有女,认不认同都跟着冷讽冷笑。
      
      其实这些人都是小门派子弟,他们不见得真的对钟鱼有什么冲突。他们唯杨元异马首是瞻,除了同行捡漏占便宜,也无非是看局势站队罢了。
      
      原来的天下第一仙门九重宗,自大战过后,元气大伤。门派支柱岐天尊者身死殉道,轰然倒塌,座下高修为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实力大不如前。
      
      这要不是九重宗现在还有个蔺无阙撑着,还有封印大阵出自九重宗这旧时余威在,只怕青彦苍山派早就将其取而代之了。
      
      所以身为青彦苍山掌门之子的杨元异,实力不差,高傲自大,言语间针对九重宗,漠视敌对九重宗门中弟子,一点都不难理解。
      
      前面有人肆无忌惮地瞎他妈嚷嚷,钟鱼自然听到了,十八线恶毒透明不配拥有眼神。
      
      所以她没打算理。
      
      谁知,这姓杨的戏还挺多,偏偏还不肯罢休,非要跳到她面前发神经。
      
      杨元异满脸恶意地笑道:“九重宗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派,怎么派了你来?钟鱼,如今也沦落到到处捡别人不要的垃圾了?哈哈哈,你废了,拿不动剑早说嘛,求哥哥两句,哥哥还是能漏点东西给你的。”
      
      钟鱼面无表情:“多谢。让开。”
      
      好狗不挡道懂不懂,还有你脑门就差写我下一场就死了,爸爸会理你?
      
      她看都懒得看杨元异一眼,高冷地越过挡路的路人甲乙丙。
      
      还别说,钟鱼冷着脸的时候,面上冷艳如冰霜。毕竟是去过魔界厮杀过妖魔的人,她这样作出一股高冷的气势,对于那些稍小辈一些的人来说,还是挺唬人的。
      
      杨元异愣了一下,眼看钟鱼比从前更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嚣张态度,一下子就被激怒了,“站住!”
      
      钟鱼岂会听他的?
      
      可杨元异这傻逼竟然上手了,冷不防把她后背的东西弄散了,掉了一地。
      
      钟鱼回头,就看到他把她刚挖出来的一株长相奇葩却有七种颜色的灯笼花,一脚踩得稀巴烂。
      
      她一下气炸了,脸色变得难看。
      
      杨元异大概也察觉到了,非但没有道歉,反而用脚把剩下的花草都踩了用力碾碎。
      
      他口气恶劣道:“你不是挺能耐的吗?当初你耍老子玩的时候可是厉害得很,现在这种东西都心疼?你现在要是肯求……”
      
      他话还没说完,忍无可忍的钟鱼突然就给他劈了一掌过来,嘴里好像还骂了一他从来没听说过的脏句。
      
      忍不了了!
      
      “你……你!”杨元异被暴躁的掌风扇得嘴角出血,一时诧异。他在跟班面前丢了脸,顿时恼羞成怒,狰狞骂道:“贱人,你找死!”
      
      他不管不顾,提剑就冲了上去。钟鱼一咬牙,也不跟他废话了,抽出自己的剑,迎面砍了过去。
      
      说什么招式,什么剑术,她可能一知半解干不过这姓杨的,但说她这么趁其不备冲过去暴力单砍,蔺哥给她改装过的剑不会吃亏。
      
      杨元异被一阵猛烈的剑风震住,而在他反应不及的时候,钟鱼已经把他的剑给劈飞了。
      
      简单粗暴,一招制敌。
      
      他面色大变,但很快他就被剑压给控住,惊怒之余也忘了刚开始要说什么,只道:“你,你竟然可以……”
      
      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
      
      不是说九重宗的弟子都伤残差不多了吗?这个恶毒女人更是废了,现在是怎么回事?
      
      钟鱼可没空去猜他想什么,冷笑了一声,“我还可以把你捅个对穿,要试试吗?”
      
      这会儿放狠话,就很有宗门大师姐的风范了。
      
      杨元异面部表情可谓无比精彩,愤怒地瞪向周围的人,暴躁骂道:“你们都是死的吗?还不快给我拿下她!”
      
      周围果然有人蠢蠢欲动。
      
      杨元异的命令是其次,重要的是钟鱼手里的剑是件厉害的法器,若能趁机占为己有,岂不两全其美?
      
      毕竟在被封闭起来的恶劣环境中,杀人夺宝,也是常见之事。
      
      钟鱼岂会不知道面色不善的那两个人,此时浆糊脑袋里在想什么?
      
      她现在只知道她只能勉强单控一个杨元异,要是这几个狗东西都围攻过来,自己肯定是要完蛋。
      
      所以她要保持冷静,面上岿然不动,冷笑道:“行。你们非要找我们九重宗麻烦,那就放马过来。可笑,难道秘境就他青彦苍山派一脉只手遮天了?你们若想在秘境内杀人灭口,也休想全身而退。”
      
      话落,那两个头脑发昏的路人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不敢动了。
      
      青彦苍山派当然没法只手遮天,不然如今地处腹地内的这四方秘境,也不会被迫作出容纳百川的大方姿态,向仙门百家大开门了。
      
      杨元异气得干瞪眼,他旧怨成病,就是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个教训,杀个屁。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被钟鱼这么一挑衅,就不能控制得住自己,心底生出一丝戾气,怒道:“我就是杀了你又能如何?!”
      
      碰到对手了,好厉害的作死恶毒配角。
      
      所以钟鱼也配合地作出作死举动,把剑戳到他喉咙,直接见血,狠毒道:“你试试?九重宗大战后虽死伤惨重,却也不是没人了!”
      
      那两人见状不妙,怕钟鱼来真的,急忙道歉:“不敢不敢。误会,都是误会。九重宗第一正派,乃天下大义,岂敢不敬?”
      
      钟鱼神情冷然而蔑视,在鼻子里冷哼出一声。
      
      把剑放了下来,杨元异的脖子不知不觉流了一大片血。
      
      周围的狗腿打圆场,“杨兄,你何苦跟女子过不去?实在有失风度。凤凰血珠草还没见影子,别耽搁时间了,走了走了。”
      
      说着,就扶起面色铁青的杨元异,一行人簇拥着走了。
      
      钟鱼冷着脸,等那群人身影消失了才缓下脸色。她蹲下身子,满脸的心疼看着自己被踩坏的花花草草小宝贝们。
      
      刚刚就该多放点那狗王八蛋的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蔺:天凉了,最适合……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