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他不按剧本走!

作者:类似瓜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怎么又来了?

      
      魔界探险一夜游回来后,钟鱼明显感觉自己身体好了不少。不说其他,就说她先前半夜总做那种自己不是被手撕就是被冻死的噩梦,至少是没有了。
      
      蔺无阙搞来的月冥花是真很有用。
      
      他又让人把她那把自伤属性的飞霜剑改造了之后,给她送来了。这剑的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据说用了什么玄石淬炼,杀伤力绝对不会反弹。
      
      钟鱼拿到不扎手的武器,心里有点兴奋。一天晚上,她就偷偷去空无一人的练武场试了一下,然后就碰上了程易师兄。
      
      也是奇怪。
      
      本来以为对她抱有成见的程师兄是视而不见的,但是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搭理她了。
      
      程易在丛林中走出来,神色阴晴不定,问:“蔺无阙去圣炎山给你弄的?”
      
      钟鱼其实也不知道蔺无阙是去哪里给他弄的,听他这么一说,想着多半是了,所以就只能木木地点头。
      
      程易面色微沉,也不知他是讽刺还是不肯相信,自言道:“真见鬼了。他竟如此用心。”
      
      他低声嘀咕,钟鱼没听清楚。
      
      接着,只见他又变得面色沉沉,神情颇有几分并不愉快的严厉,话锋一转,冷笑道:“正好。那就让我来帮你试试!”
      
      刚说完,他也不管钟鱼这弱鸡能不能一下子反应过来,直接就提剑攻了过来。
      
      !
      
      钟鱼吓了一大跳,朋友你们切磋都不给人提个醒的吗?日了,提剑就砍啊!
      
      对面剑光闪过来,她下意识一挡,其实她挡剑的时候心里没底的,强劲的剑风扫到她脸上,甚至感觉要凉要凉。
      
      然而她没想到,自己非但没凉,这么一挡还接住了招。
      
      她很意外,感觉到身体一股充沛灵力涌出,顺着她的手,凝聚在剑上。那仿佛是在引领着她动手一样,所以她凭着感觉,打了回去……
      
      程易被剑意一震,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他是有点惊讶的。他虽然只用了五成功力,原是想试剑而已多少有些大意,但钟鱼乱七八糟一打,他就感受到那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了。
      
      蔺无阙果然是全然换了性子,竟是真的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弄来了。
      
      看来他认命娶曾经心生厌恶的师妹,继任掌门之位,不全是做戏。
      
      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她终究是如愿了。
      
      程易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死死盯着钟鱼的脸看了,仿佛是想要看她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注定是要失望的,钟鱼身上没有任何异样的邪祟鬼气,真真实实的倒霉蛋一个。
      
      程易手里被压制住的剑,发出阵阵低鸣,她的剑重炼过后的确强了很多。这要是换了蔺无阙来用,说不定他被挡住招的那一刻,就已经要半条命了。
      
      这又是一个他跟蔺无阙那厮相比,无法逾越的差距。
      
      他咬了咬牙,像是稍稍动了真格,猛地用灵力一劈过去,冷风肆虐,隐隐可见的风刃震落了钟鱼的剑。
      
      高下立见。
      
      钟鱼手腕有点麻,毫无心理压力地承认自己输了,她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知道测试的结果。她脸上堆起笑,忙问:“程师兄,怎么样怎么样?还可以吗?”
      
      程易面色有点难看。
      
      他说话也毫不客气,冷冷道:“好武器。可惜主人太废。”
      
      钟鱼浑然不觉,还很高兴,忙不迭点头,“哦哦哦,那就行。那我回去再翻翻剑谱心法,程师兄辛苦了。不过下次要打,我们白天再约吧。刚刚我一着急,眼看是要戳到你眼睛了,差点把我吓死。”
      
      “……”
      
      程易气急地瞪了她一眼,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当事人不曾发现,此时在阁楼高处,身姿如玉的蔺无阙将方才斗武场发生的事,尽收眼底。
      
      他看到什么大概是觉得有意思,嘴角轻含淡漠的笑,冷冷淡淡的,却又像是饶有兴味。
      
      裴顷云在旁边也看到了,顿了顿,委声道:“掌门师兄,程师弟就是争强好胜了一些。他心直,还是好的。”
      
      蔺无阙点了点头,语气淡淡地说道:“是块好料子。可惜眼光不好。”
      
      温凉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温度。
      
      裴顷云一时间也没有听懂,不过他关心的点也不在这上面。他转而问了另外一件事,犹豫问道:“师兄,名额定下来了,不过师兄确定让师妹进秘境修炼吗?”
      
      进几百年一开秘境可不是小打小闹去玩的,那里面可真的是危机四伏。
      
      钟鱼要是进去了,他都怕她出不来。
      
      而且……裴顷云默默看向蔺无阙,动了动嘴还想继续说什么,但又止住了,只好就等着他答复。
      
      “嗯。就按规矩来,不必再更换。”蔺无阙漠然而平静的语气没有一丝迟疑,“她拖不得。”
      
      裴顷云一怔,随后他就明白了。
      
      也是,毕竟几百年才可能碰得上的机缘,错过岂不可惜?钟鱼情况特殊,想要成为一峰之主,她这点修为远远不行的,更别提以后还要做掌门夫人了。为长久计,现在冒点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既然如此,那裴顷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他很快就离开了。
      
      而独自一人的蔺无阙静默地站着,眼看了在黑夜中,渐渐消失的身影,目光晦暗而深幽。
      
      他身影一化,消失在高叠阁楼。他漫不经心地跟上了欣欣然离开的钟鱼。
      
      钟鱼总觉得在回去的路上有人在跟着自己,但她屡屡回头,却什么都看不见。
      
      想多了吧。她浑身疲惫,也不去想乱七八糟的事,飞奔回自己的清云小筑了。
      
      钟鱼这一趟折腾下来很累,回来脱了鞋子,一躺下,倒头就睡着了。
      
      夜色沉沉,蔺无阙坐在床边,静静看她那不甚安静淑女的睡相,他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他似乎没兴趣了,面色神情寡淡,随意地将她踢到地下的半条被子丢回去。
      
      他的动作不大,但睡得死死的钟鱼不知道为什么半睁开了眼,她声音闷闷的,“蔺无阙?”
      
      蔺无阙微顿,静静地直视着她的眼睛,不语。
      
      平时乖乖巧巧恭恭敬敬喊蔺师兄,是假的。
      
      “怎么又来了……”她的眼皮又阖上了,嘴里嘀嘀咕咕说着越来越小声的梦话。再然后,她就没声儿了,抱着枕头重新呼呼大睡。
      
      蔺无阙始终是不发一言,垂眼看她那白里透红的脸蛋,半晌,勾唇浅笑。
      
      他温柔地替她凌乱的头发顺好,动作很轻盈,却也无比的细致,仿佛是看护着他最最爱不释手的东西。
      
      钟鱼在睡梦中打了冷颤。
      
      蔺无阙发现了她无意间的小动作,心情莫名愉悦起来,他笑着,幽幽地凑近了她一些,道:“暂时放过你。”
      
      钟鱼在睡梦中,又打了一个冷颤。
      
      蔺无阙仿佛心情更好了,甚至替她捻了捻被角,才施施然离开。
      …
      
      钟鱼那晚做了什么梦第二天就忘光了,她睡得很好,就是可能夜里睡太死了,醒来身体有点沉有点累。
      
      她起身,出门就看到了秦子茗在屋檐下卖力地搬弄花草。
      
      钟鱼惊讶,问:“这是什么?”顺便上去搭了一把手。
      
      “掌门师兄给师姐的啊。”秦子茗高兴地说道,“师兄说师姐总是精神不济,失眠多梦,这这安神花可让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
      
      钟鱼突然就不想搬了。
      
      日有所思个鬼,夜有所梦个鬼!拒收。
      
      不管怎么样,这花还是在她窗口外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了。
      
      秦子茗不忘作最后总结,“掌门师兄对师姐真好。天下第一好。”
      
      钟鱼扯扯嘴角,无言以对。
      
      蔺无阙对她好吗?那是真的好到离谱。
      
      事实上,他中了邪后这么毫无保留、摘星星摘月亮地宠着爱着,她心里其实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可钟鱼也没法子了。
      
      她雁定殿也翻了,但凡是有印象的破盅方法都试了,没用,屁用没有,一丁点效果都没有。
      
      钟鱼简直怀疑人生,渐渐的她就放弃挣扎了。她感觉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隐形变数无限加大,什么任务难度都自动升级了3.0版本。
      
      她太难了。
      
      秦子茗见她唉声叹气,道:“师姐在担心秘境大猎吗?不必担心,师姐那么厉害,一定会夺得头筹的。”
      
      又是一通蒙蔽双眼乱吹的彩虹屁,钟鱼对秦表弟的盲目已经免疫了。
      
      此前封印地重新布阵,金水台的事已顺利解决了,秦子茗这小不点跟着严苛的程易师兄办事,没想到小表弟居然还挺争气,没出什么差错。
      
      解决金家祸事后,便毫发无损地回来了。秦子茗回来的时候,还兴奋激动地对她说了当时几大门派尊者大佬们联手重布封印的盛况。
      
      总而言之……钟鱼从中得到重要的消息就是——两界次元大门被堵死了。
      
      反正仙魔两界开战的剧情是被死死摁住了。
      
      钟鱼收回思绪,摆摆手,略感沧桑地叹气道:“还有一个月呢,到时再说吧。”
      
      一个月的时间,说不定会发生点什么大事呢。反正什么秘境副本又没有她的戏,她该吃吃该喝喝,该练剑强身健体就强身健体……
      
      然而……一个月过去,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没有戏的钟鱼被塞进了猎宝队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露出坚强的围笑:)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