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是女魔头

作者:文渣朦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是谁

      没有,没有,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
      
      在一大片白桦树林里,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娇小女子蹲在一棵白桦树下,双手抓着一根枯枝不停的挖。树下的泥土被少女挖了一个半米深的大坑,隐隐看见白桦树的树根盘根错节的扎在土里。
      
      宁知嫚十分焦躁,她明明记得竹笛是被她藏在这里,难道是记错位置了?
      
      她又确认了一遍标记,是这个标记没错。但是此处也确实没有,难道是她记错了?其实不在这里?
      
      这么想着,她看到远处一棵白桦树似是有一个相似的标记,起身要过去,双腿由脚底传来一阵酸麻,直至大腿。
      
      她一时没站稳,身子往后倒。
      
      此时身后伸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揽住她的腰间,头上传来一道有些嘶哑的少年音。
      
      温润沙哑的声音带有一丝关切,“师尊,当心,蹲太久脚会麻。”
      
      宁知嫚却没有注意到少年的关心,她本就腿脚无力支撑,眼看整个人就要滑了下去。
      
      揽住她的那只手更用力把她往怀里抱,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肩膀。
      
      霎时她感受到背后紧贴着温热,男性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
      
      宁知嫚面色一沉,声音略带不悦,“放开我。”
      
      感觉到那人身体一僵,随后身上一松,她堪堪稳住身形。
      
      宁知嫚转身面向眼前这个面上挂着得体微笑的俊俏少年,摆出一副长辈的模样。
      
      小小年纪行为就如此大胆?还穿着方云正派的衣冠跑到这荒山野岭来,是方云哪个不正经教你的?
      
      宁知嫚心里念叨,嘴上却不说。今日不同往日,她已经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了,魔教前些日子被那群江湖大盟赶尽杀绝,如今自身难保。万一得罪了这个少年,她又多一个敌人。
      
      两人沉默片刻,她忍住腿脚的酸麻就要往那棵树走去,少年叫住了她。
      
      “师尊,你可是在找此物?”
      
      少年白皙的手正拿着一只墨青色的竹笛,正是她在找的那只竹笛!
      
      那只竹笛是她用来联系师兄的信物,鲜少人知,怎么会在这个少年的手上?
      
      刚刚她仅仅是有些不悦,此时却是真的面色阴沉。
      
      宁知嫚本该是银铃般动听的声音,这时却带着令人恐惧的威严与压迫。
      
      “给我。”
      
      少年不慌不忙过来将手伸到宁知嫚面前,竹笛稳稳当当地静立在他手上。
      
      宁知嫚半信半疑地接过竹笛,见少年确实没耍什么心机,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少年究竟是想干什么?
      
      竹笛放到唇下吹响,娓娓动人的笛声传遍墨云山每个角落,传出山外。
      
      许久,除了笛声,别无它音。
      
      那少年眼中闪过一道意义不明的暗光,仅仅只是一瞬,他又挂上恰到好处的微笑。
      
      他道:“萧师伯与宁师伯外出云游去了,师尊暂时应是见不着他们。”
      
      笛声戛然而止,宁知嫚默默把竹笛插进腰间。
      
      竹笛吹响后,萧师兄必定到场,如果不到那便是有事到不了。少年竟是连竹笛的事情跟萧师兄的行踪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少年又道:“师尊还是不相信徒儿吗?”
      
      宁知嫚无奈,道:“换做是你,睡一觉起来有与你年龄相仿的人同你说,现在是十年后了,我是你徒弟,你会信吗?”
      
      少年沉思了会儿,道:“大概是不信的。”
      
      宁知嫚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刚才在永灵洞醒来的时候,这少年就趴在她的石床旁边。两眼汪汪看着她,一口一个师尊的叫。
      
      天地可鉴!她虽然欣赏美少年,但也不会因为美貌乱认徒弟,她只有一个七岁的小徒弟。想起她那软萌的徒弟小苏煜内心就有些不安,与江湖大盟决战前将小苏煜一个人留在密室,她方才去密实看过了,人不在。而且那地方看起来不大对劲,似是有什么不一样。
      
      也不知苏煜怎么样了,有没有等到师兄来找他。
      
      想到此处她又有些焦急,身上那股子烦闷导致她焦躁不已,她感觉自己似是忘记了什么。
      
      “师尊。”
      
      有些嘶哑的少年音拉回她的心神,那少年道:“请随我来一个地方。”
      
      宁知嫚正想让少年不要叫她师尊了,少年却先行一步在前面带路,她又把话憋了回去。
      
      宁知嫚随着少年路过许多弯弯绕绕的道路,最终到达山顶。
      
      这不就是她居住的地方吗?
      
      少年道:“师尊曾与我一起种过一株木棉花,可还记得?”
      
      宁知嫚点头,自然记得,大战前不久才种的。
      
      少年又道:“那时只有我与师尊二人,师尊说,树上只要刻了我的字,树就是属于我的了。然后同我在树干上刻了一个苏字,就算他人知道树是师尊跟徒儿种的,却不知字是谁刻的,你说是吗?师尊。”
      
      宁知嫚还没开口,就见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指向前面一处,他道:“师尊请看。”
      
      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一看,一棵长满鲜红木棉花的树孤傲的立在那处,地上还散落了许多掉在地上的木棉花,一片鲜红,极其惹眼。
      
      宁知嫚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块石雕,裂开了。
      
      宁知嫚“噌噌噌”跑到木棉花树下,在将近一米高的地方看到一个歪歪扭扭的”苏“字,许是因为树长开了,字也放大了一倍。
      
      这绝对不是人为可以做出来的!
      
      我靠!!!真的过了十年!?
      
      正巧一阵风吹过,宁知嫚在风中凌乱,几朵木棉花飘落,一朵掉在她散落在肩上的青丝,一朵毫不给面子的“pia”一下,直接砸在她脸上。
      
      宁知嫚惊得抖了一下。
      
      “噗嗤!”
      
      不知何时来到宁知嫚身后地少年笑了出声,拿掉她肩上地木棉花,似笑非笑用很缓慢的语速道:“师尊,如何?现在可信我了?”
      
      低沉嘶哑的声音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听的宁知嫚心中一颤。
      
      宁知嫚抬头,她此时才发现,这个少年很高,自己才刚到他的肩膀。微风吹得少年绑起的青丝轻轻飘扬,一双璨若星河的眼眸隐隐带着笑意。眼珠中映着她怔愣的模样,她的心脏不由得心跳加快,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小苏煜?”
      
      少年轻轻点头。
      
      虽然她还是无法相信,可一次是巧合?那两次?三次呢?正如少年所说,种树这件事只有她跟小苏煜才知道,那只竹笛所在之处她也只告诉了小苏煜。但一想到这个俊俏少年是她的徒弟小苏煜,内心就像是一团毛线,一根线被猫主子猛地拽出,又把拽出的线胡乱一卷,纷乱如麻。
      
      萧师兄,你还记得当年在大明湖畔捡回来的小苏煜吗?
      
      木棉花不合时宜的又掉下来一朵,直接砸宁知嫚头上,突如其来的碰撞感惊得宁知嫚又是一抖。
      
      妈蛋你这棵破树就是跟我过不去!?
      
      苏煜忍住笑意,十分体贴道:“师尊,此处风大,我们进去说。”
      
      宁知嫚心烦意乱得跟着苏煜进了墨云阁,坐在熟悉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苏煜拿了水壶出去,一会儿又进来。沏了茶,给宁知嫚倒上,才缓缓道:“师尊自那一战之后,就被宁师伯封印在永灵洞,这一封就是十年。”
      
      宁知嫚挑眉,“封印?”
      
      一点都不科学的词怎么会出现在这?她记得这不是修仙的世界。
      
      苏煜对着宁知嫚轻轻点头,随后把手伸进木柜里不知拿什么东西,他道:“这是方云对付魔修的一种道法,虽不致死,但若不解开封印就会一直沉睡。”
      
      宁知嫚猛然想起,她昏迷前被宁知妤刺中一剑,锋利的剑刃刺穿了她的腹部,那种痛感她现在回忆起来仍然清晰。
      
      宁知嫚低头想解开衣服查看腹部,突然想起苏煜还在,举起的手又放下了。抬头一看,不知何时桌子上已经摆了好几盒糕点,都是她平日里爱吃的。
      
      苏煜见宁知嫚抬起又放下去的手,问道:“师尊可是想要沐浴?”
      
      宁知嫚一愣,确实感觉身体有一股霉味,应了一声嗯。
      
      苏煜道:“师尊先吃糕点填填肚子,徒儿去给您烧水。”
      
      不等宁知嫚回应,苏煜径直出了门烧水去了。
      
      苏煜走得快,顿时房间静悄悄的,她无意间撇到梳妆台上的铜镜,诧异地盯着铜镜里的人。
      
      那张容颜丝毫未变!仍是十八九岁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
      
      十年前的事情如今还历历在目,现今只有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年前,连容颜也丝毫未变,这种被时间遗弃的感觉……就好似只有她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话说回来,至今她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挨千刀的把她坑的那么惨。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真相是否已经不得而知了?当初一心应付那些上山讨伐的人,以为自己死劫难逃,就没再去追究躲在背后暗中操纵的那个人是谁。
      
      她现在倒也不是想寻仇,只是若是不清楚自己被害的原因,那个害她的人知道她还活着会不会再次下手?万一哪天又被坑害一次,她又要睡个十年?还是真真正正丢掉性命?
      
      胡乱的在脑子里搜索一通,可还是想不出任何线索。
      
      “师尊,水备好了。”
      
      苏煜的少年音将她的思绪拉回,她应了一声往里面走去。
      
      她的卧室里面还隔了一个小房间,专门用来沐浴,此时一阵白雾隐隐透出,苏煜在里边道:“师尊,要热一点还是冷一点?”
      
      宁知嫚想也不想,直道:“热一点。”
      
      话毕就翻开古色古香的衣柜,刚要打开的那一瞬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愚蠢,自己都睡了十年了衣服肯定早就不能穿了。却没想到衣柜里面满满当当的挂着各式各样的衣裙。
      
      她随便抽出一件襦裙,往自己身上比了比,还挺合身的。当即就问:“小苏煜,这些衣裳你什么时候买的?”
      
      此时苏煜已经调好水温,出走内室的门,正好向宁知嫚看去。
      
      他道:“不是买的,是徒儿前些日子做的。”
      
      宁知嫚:???
      
      他又道:“师尊,穿这套绿色的荷花襦裙吧。”
      
      宁知嫚:???
      
      他还道:“师尊,总穿黑色显得老气,绿色比较符合你的气质。”
      
      宁知嫚:“你给我出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