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息]只若初见

作者:迷之玉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山匪首领抽出佩剑,御剑飞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他飞行的方向与山匪们出场和逃逸的方向正好相反,是南方。
      这片密林内伸手不见五指,大约山匪们进入密林之后也会借助地利悄悄绕回南边去吧。
      进入密林后,御剑飞行就没有了速度和高度上的优势,于是山匪首领收起佩剑,步法轻盈,穿梭于枝叶间,最终停在一棵歪脖树下。
      他将右掌贴在树干上,一道蓝光闪过,彻底消失在芷汋的神识中。
      芷汋看得一脸惊奇:掌纹识别?这么高科技的吗?说好的古代仙侠设定呢?
      她将一张灵符以灵力点燃,合上双眼,将手中灰烬涂于眼皮之上。再睁眼时,眼中事物皆化作黑白灰三色,仅歪脖树裸露的根部上还有一点蓝光,格外显眼。
      芷汋露出释然的笑容。看来布下这阵法的人最多不过是炼器宗师,毕竟只有在炼器等级高于对方的时候才能看到对方的符文。
      芷汋以灵力轻触蓝点,就见无数蓝色符文在面前展开,浮在空中,随芷汋意念上下滚动。
      一行一行读下去,芷汋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掌纹识别,而是采用游戏中传统的验血。
      手掌贴在树干上,树干就会生出一枚小刺,扎破手掌,取一滴血液进行验证。
      小刺很细,扎破皮肤并不疼,愈合起来也很快。如果没有读过这段符文,或许都不知道自己被抽了血。
      棘手的是,要想将新的血液记录在阵法内,则需已经被记录在案的一人与新人同时将手掌覆于树干上。
      如果只是临时进入,则需要在另一人验血入阵的瞬间与那人肢体相触。
      山匪都已经回了山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来。难道只能在这里干等着吗?
      炼器等级比对方高一阶时可以查看对方符文,高两阶或以上的时候才可以对符文进行篡改。芷汋能够阅读却无法修改符文,说明在这棵歪脖树上绘下符文的人是炼器宗师。
      她失望地叹口气,靠着歪脖树坐下,守株待兔。隐匿丹的时效还没有过去,因此芷汋也不怕被山匪看见。
      想着还要等上几天时间,芷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本看过无数遍的狗血言情小说,从头读起。
      前四章就已经槽点无数:男主在人魔战场上对身为魔族的女主一见钟情,把民族大义和心中的白月光忘得一干二净,直接倒戈,背叛全人类投奔魔族......
      密林深处似乎有些动静,芷汋立即收起小说,站起身来,朝声源望去。只见先前从如意村中逃窜出去的山匪们互相搀扶着向歪脖树走来。
      芷汋挑眉,比自己的首领提前出发那么久,就是需要绕道也太慢了些吧?她还以为这群山匪早就回到山寨里了呢。
      这样也好,倒是方便她潜入。
      第一个山匪对歪脖树伸手的同时,芷汋也将手掌贴在树干上。两道蓝光同时闪起,有些刺眼。
      就算山匪们发现不对也已经晚了,因为芷汋已经获得了阵法的肯定,随时可以进出,只要符文没有被修改。
      显然芷汋高估了这群山匪。或者说,他们对阵法这样神乎其神的概念抱有太高的敬畏之心,即使发现不妥也只认为是自己无法理解的正常现象。
      进入阵法后,芷汋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狭小的洞穴。与芷汋在竹林居所附近设下的阵法不同,这处阵法主要作为通往地下的大门。
      两处阵法倒是同样包含看不见的结界,但芷汋设下的是地上地下各包含一半的球形结界,而这里则是仅包含地下建筑的多边形结界。
      除此之外,作为大门的歪脖树本身也被绘下了防御符文,能够抵御元婴修士的全力一击。
      四面黑土壁上泛着点点荧光,细看之下竟然长满了银光草。草叶柔软,像是一层毛茸茸的地毯,走在上面很是惬意。
      初入洞穴甚是狭窄,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洞顶高约有数十丈,土地面积与如意村不相上下,建筑风格与布局亦如出一辙。
      洞顶也绘有符文,呈半透明状,能够直接看到蓝天白云,想来还有探查敌情的作用。芷汋庆幸自己早早服下隐匿丹,不然肯定会被发现。
      从狭小走廊到山寨之间还有道大门,和如意村南门一模一样,只是没有题名。
      芷汋不禁感慨,好在朝廷还没找到这山匪窝,不然一看就知道岐山匪患和如意村脱不开关系。
      让芷汋为难的是,这些木屋看不出阶级差距。究竟哪栋木屋才是山匪首领的住所呢?
      迟迟归来的山匪们再次派上用场。
      “老大~~” 一个有些面熟的山匪喊道。
      他长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年纪不大,略带撒娇的语气在他口中并不惹人厌烦。
      他脚步轻快地向距离走廊最近的木屋跑去,这让芷汋很顺利地找到了山匪首领的居所。
      山匪首领走出木屋,向归家的山匪们迎来。
      他没有笑,但精致而凌厉的五官却柔和下来。芷汋在如意村中看见的狠戾与恨意不在,一双黑眸透着浓浓的悲伤和些许庆幸。
      他的皮肤有些苍白,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的人。可是山寨虽在地下,阳光却因洞顶的符文能够穿过土壤,洒在山寨中。就连其他山匪的皮肤也多是健康的小麦色。
      优雅的姿态,威严的气场,一举一动都显示出他并不平凡的出身。
      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成为山匪呢?芷汋不明白。
      其实芷汋并不在意他的身份,也不在乎立场对错。这毕竟只是一个网游。
      她喜欢看着他,想要跟随他,因为他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
      她想要将乾坤袋中所有的宝贝都送给他,为他寻来天下任何奇珍异宝,只为讨到他的一个微笑。她还没有见他笑过呢,一定会比现在更加好看。
      她想要留在他身边。
      芷汋决定,她要开始追求这个男人。
      她在乾坤袋中挑挑拣拣,选出自己缝得最精致的、一个宝蓝色的乾坤袋---- 她的乾坤袋都是她自己缝出来的,当然上面关于空间与整理的符文也出自她之手。
      她将自己平时惯用的粉色乾坤袋中所有物品转移至宝蓝色乾坤袋中,解除和法器之间的主仆契约,仅给自己留下一枚九品隐匿丹,一枚九品显形丹,和那尊银鼎。
      怎么交给他比较好呢?芷汋认真地思考。
      “如意村情况如何?”
      耳边传来山匪首领低沉的嗓音,芷汋大脑顿时死机。
      娃娃脸山匪收起笑容,严肃回道:“卫忻脸上受了些轻伤,已经止血了,但可能会留疤。其余村民无事。”
      山匪首领又问:“兄弟们呢?”
      娃娃脸山匪顿了顿,悲伤之色再也无法遮掩:“二十三个兄弟当场丧命,三个兄弟重伤,其余兄弟们都或多或少受了些轻伤,意识还清醒着。”
      迟钝如芷汋也发现周围气氛沉重起来。
      “都回来了?”山匪首领语气不变,但紧握的双拳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
      娃娃脸少年微微低头,视线下移,试图掩饰眼眶中即将溢出的泪水。
      泪水还是滴落下来,他发泄般用胳膊狠狠抹了一把,大声答道:
      “回来了!都回来了!五十二个兄弟都回来了!”
      芷汋一眼望去,知道他们把那些尸体也算了进去。受到气氛感染,一时竟有些不忍...
      她来到尸体附近,将二十三枚镇魂木悄悄塞入二十三具尸体衣物中,将还未投胎的魂魄一一拽回来,封印在尸体中。
      等她炼出圣丹,就可以复活这些人了。
      山匪首领道: “四喜继续注意官兵的动向。待官兵下山,我们为兄弟们送别。”
      名为四喜的娃娃脸少年答应一声,从走廊离开,不一会儿出现在歪脖树下。众人透过半透明的洞顶目送他离开。
      山寨正中央,对应如意村一块空地的位置,是一口青石砌成的水井。
      芷汋眼见几个山匪跳进水井又带着丹药出来,这才意识到,那里也布有阵法,应该是仓库。
      阵法可以屏蔽神识窥探,所以芷汋不清楚山寨中还有多少丹药。但看着他们取出的二十九枚九品回春丹,芷汋突然觉得自己的价值直线降低......
      一名先前进入水井取药的山匪走到首领面前,轻声道:“回春丹只剩下最后一盒,三十枚。诚言丹五枚。隐匿丹、显形丹各余一枚。”
      这名山匪应是读过书的。面容清秀,身形瘦弱,有些儒雅气质,大约是军师一类的人物。
      丹药不足?芷汋双眼一亮,看来自己还是会有用的。手中筹码多了,追求到对方的可能性应该也会有相应提升。
      山匪首领对疑似军师的山匪道:“子喻,进来说话。”
      两人在茶案两旁落座。
      芷汋也跟进了山匪首领的木屋,坐在自己漂浮的佩剑上。
      子瑜眉头紧锁,首先开口道:“村民反击后,官兵没有还手。”
      山匪首领接口道:“赶到时,官兵已经开始撤退。”
      两人沉默下来。
      或许这只是误会一场,可牺牲的兄弟们却已经回不来了。
      半晌,山匪首领道:“就不用让四喜知道了。以他那个性格,估计余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芷汋终于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四喜了。他就是那个带着官兵绕远路的领路人。
      听起来,这些山匪是为了从官兵手中保护村民才攻击官兵的......是好人!芷汋得出结论。
      子喻道:“无论如何,已经对官兵发动进攻,村民是否会被牵连?是否需要疏散村民?”
      山匪首领沉吟片刻,道:“先前村民□□都没有伤害村民,应当不至于为了与村民‘毫不相干’的山匪进攻而迁怒。暂且先等四喜的消息吧。”
      子喻又道:“丹药即将耗尽。”
      山匪首领叹息,道:“也罢,不能总依赖独孤兄留下的丹药。是时候去寻一名医师了。”
      寻一名医师!芷汋直觉这是自己出场的好时机。她生怕自己慢了一步,让话题被略过去,于是还未组织好语言,立即收起佩剑,吞下显形丹,出现在茶案前。
      未待芷汋开口,两人先一步站起身来,怒视芷汋。
      “阁下是如何进入山寨的?” 山匪首领冷冷道。
      两人忌惮芷汋的修为和手段,并未动手,只是警惕地与芷汋对峙。
      芷汋大脑一片空白,僵硬且面无表情地对视回去。
      子喻将山匪首领的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抱歉打扰了。” 芷汋的声音很小,还有些发颤。“我可以做你们的医师吗?我是九品炼丹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