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人爱你很久

作者:Destructio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忆九

      2007.
      
      伏城愣愣的站在原地,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那堆撕碎的纸,直到周围有人大笑着揽上他的肩膀后,他才懵懵懂懂的回过神。
      
      纸张撕碎的边缘起伏不定,周围堆叠的褶皱足以看出撕纸的人用了多大力气。
      
      A4纸上是女生娟秀漂亮的字迹,可以看出这是一封很用心的检讨。
      字迹零零洒洒的写满了好几张纸,把相近的几张纸拼接起来才发现这是上次班主任要求的5000字检讨。
      
      “这是什么?城哥你抱着一堆废纸在怀里干嘛?”
      周围有人好奇的凑过了脑袋,还有人竟伸出手来抓这堆纸拿去偷看。
      
      “都他妈别动!”
      
      一声怒斥成功震慑住了所有人,伏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几张碎小纸片,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这堆纸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他...是怎么了?”
      
      良久,才有人轻声发问。
      
      “可能是表白了被拒绝了吧,你没看情书都被撕了吗。”
      
      旁边有人恶劣的笑,声音里是满满的不怀好意。
      
      贝染只觉得自己这一路就像是在逃难一样。
      
      背着书包快步走出校门,贝染坐在学校门口的街边小摊上只觉得满心后悔。
      这5000字的检讨一出,任由对方再傻也知道自己暗恋他了吧,关键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算不上是暗恋了,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明恋啊。
      
      隔着袅袅的牛肉面雾气,远远有一堆男生朝着她的方向走来,有几个熟悉的面孔,贝染下意识低下了头,不出片刻,那帮男生便迈着懒洋洋的步伐坐进了小吃摊里。
      
      有个穿着红色T戴帽子的男生这边才坐下,便发出了一句难听的脏话。
      “伏城今天是有病吧,抱着一堆废纸到处晃悠,见人就耍脾气,那阴沉沉的眼神看得人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旁边有人应和。
      
      “可不是,你看我刚才才想动一下那沓废纸他就开口骂人了,指不定是在谁那受气了。”
      “谁能给他伏城气受啊,真有意思。”
      “这倒是,就他那看人鼻孔朝天的样子也不像是有人敢惹的。”
      “呵。”
      
      贝染一直闷着头吃牛肉面,周围的议论声仿佛与她毫无关系一般,她此刻只想快点吃完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吃完了,她站起身把钱付给老板,扭头要走的同时却和静静站在身后的人打了个照面。
      
      女生今天穿着一条黑色短裙,两条笔直的腿又细又长。
      明曳不愧是学跳舞的特长生,浑身上下的打扮都很精致,看着就有一种明艳夺人的气质。
      
      她一直站在贝染身后,还用着那种莫名的眼神盯着她看。
      贝染猝不及防抬头跟她打了个照面,下意识就躲闪了目光。
      
      “让一下。”
      
      面前人没让,反而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也真的是没眼光,竟然喜欢你这样的。”
      
      这句话就像是火苗,顷刻之间便点燃了贝染心里的干柴。
      她抬头,眼睛里满满的质疑和讽刺毫不掩饰。
      
      “不然呢?喜欢你这样的?”
      “你觉得自己配吗?”
      “——你也没比我好到哪去。”
      
      留下这三句话,再不管面前人瞠目结舌的丑陋模样,她毫不恋战的大步走出去。
      
      她自认不是什么温柔的人,一直以来展示给大家的形象不过是自己精心塑造的形象,她所做的不过是贝母希望成为的自己。
      善良,无害,最重要的就是听话。
      
      可是她遇见了伏城。
      活的如此肆意嚣张的男孩子。
      
      他很自由,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高兴时就可以对惹恼他的人说滚,高兴时也可以展开微笑。
      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为未来发愁,不会为了交不起学费而挨家挨户登门拜访,更不会为了躲避床底下的老鼠而彻夜辗转难眠。
      
      他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拥有了很多人一出生便不具备的家庭和长相。
      这样的人,活该被嫉妒,更活该被喜欢。
      
      可是今天的事毫无预料的给了她当头一棒。
      
      她能懂他毫不掩饰的张狂和肆意,可是她不懂为什么会有人一次又一次的把别人的真心当笑话般揉捏玩笑。
      那个听说女孩子都喜欢抹茶味的消息,大概是明曳说的吧。
      他不是心存愧疚,他只是记错了人。
      
      贝染也只是一个对他有好感的女生,甚至拥有一颗比常人更加脆弱且敏感的心、
      她终于宣告投降。
      
      回教室上晚自习之前,贝染先去了一趟科任老师的办公室。
      今天晚上大多数学生都不会认真学习,所以她需要提前把□□抄在黑板上让他们对,然后再向老师反馈考试情况。
      
      拿着手里满满一沓的各科答案,她在上课前两分钟走进了教室。
      
      教室里人声鼎沸,大多数学生都在谈天说地,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在学习。
      伏城一直浑浑噩噩的坐在最后一排,直到看见女孩子熟悉的身影迈入教室他才恍然惊回神。
      
      说不内心现在是什么感觉,但是他近乎惊喜的发现——他可以完整的看清贝染的脸。
      
      眼睛,鼻子,嘴巴乃至眼下的一颗泪痣。
      
      这种熟悉的感觉除了父母以外再也没在其他人身上出现过。
      他甚至激动地想落泪。
      
      转头一看,周围人的脸还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
      只有贝染的脸是清晰的。
      
      讲台上的贝染看着依旧嘈杂的班上同学,不得不轻咳一声开口。
      
      “...大家,安静一下。”
      
      没人回应,教室里依旧很吵。
      
      声音放大了一倍。
      
      “...大家,安静!”
      
      已经尽量放大的声音对于整个教室里的其他人来说犹如蚊蝇。
      
      “都说安静了难道没听到吗?!”
      
      教室后方忽的爆发出了一声怒吼,男生的声音虽然沙哑却饱含力量。
      伏城终于一改松垮的坐姿,整个人坐姿笔挺的直叫人侧目。
      
      教室里的吵闹声戛然而止。
      
      大家一时间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该把注意力放到谁的身上。
      
      贝染手拿数学答案站在讲台上,右手从粉笔盒里掏出一根白色粉笔,放大声音道,“我会把各科答案抄在黑板上,大家到时候记得核对一下然后我会按类别询问你们的各科情况。”
      
      教室里那些真没听见还有装没听见的人纷纷低头掏出笔和纸,闷不吭声的开始抄答案。
      
      女孩子握紧手里的答案,抿了抿唇,看向最后一排正用格外炙热目光看自己的男孩子,须臾,她什么也没说的转过了头。
      
      伏城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跟主人讨赏的金毛,身后无形的尾巴无奈的甩了甩便闷不吭声的低下了头抄起了答案。
      周围人只觉得大跌眼镜。
      
      把八卦的眼神望向黑板上的女孩子,大家只觉得自己无形之间参透了一些事。
      一些关于班霸和班花之间不得不提的二三隐秘事。
      
      贝染抄完答案后便走下讲台了。
      刚刚坐下,旁边人便一脸求知欲爆棚的凑近。
      
      “啥意思,你俩好了?”
      
      贝染僵硬的扯动了一下嘴角,反问道。
      “你觉得呢?”
      
      这回轮到旁边人沉默了。
      
      “自作孽,不可活。”
      莫皖栀回头看看一脸颓丧的男生,咂咂嘴感叹道。
      
      秋季运动会举办五天。
      十七中高一高二高三加起来足足有8000多人,所以这个运动会办起来可谓是轰轰烈烈盛大非凡。
      
      贝染坐在自班帐篷下,看着之前被自己委派签到的同学款款一笑,道:“林平,要不还是我来管签到吧,你负责给运动员送水就行。”
      
      送水是个轻松活,大多数人经常送着送着就消失在了操场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而签到就不一样了,管签到的人需要一天坐在帐篷下顶着烈日炎炎到处数人数,所以在贝染这话刚说出口,林平几乎是连蹦带跳的的消失在了帐篷底下。
      
      今天是主要是4×100米的团队接力赛,所以班上的学生到得很齐,大家为了看传说中的“十七野狗”跑步也真的是拼尽了全力。
      
      “十七野狗”不是一个人,是孟子俞和伏城二人的全称。
      伏城自然觉得他是十七,而孟子俞打心底里觉得他是野狗。
      
      不是骂他,而是当伏城拿到接力棒的那一瞬间的爆发力和冲击力几乎无人能比,他一般是最后一棒的常驻客,大多数跟他在一个跑道的人都会在此刻选择放弃保命。
      
      今天的安排也是这样,孟子俞被安排在第三棒,伏城依旧是最后一棒。
      
      距离喇叭里通知的4×100米选手去检录的声音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其他人看着坐在七班帐篷底下小媳妇样对脚的伏城只觉得一阵恶寒。
      
      伏城脚底下的新款跑鞋呈内八字型对在一起,双手规规矩矩的摆在膝盖上,眼神飘上飘下的在背对着他的女孩自身上来回打转。
      
      伏城:“贝贝贝...贝染...”
      
      周围人:....你结巴啥?
      
      贝染:“怎么?”
      
      周围人:啧啧啧真冷淡啊。
      
      伏城颤颤巍巍开口道:“那个,那个检录要开始了,你能帮我粘一下这个号码牌吗?”
      
      贝染扭过了头,“你要不叫别人帮你吧,我还要签到。”
      
      周围人:头一个拒绝伏城的人?
      
      原本以为对方会发火,却没想到男生只是灰心的点点头应了一句,然后就站起身朝着帐篷外走去。
      
      背影竟然还略显......萧瑟?
      
      周围人:哦呦呵哦呦呵~
      
      伏城最后还是被其他人拉去了检录台,从始至终那个坐在观众台上埋头写加油稿的女生都没有抬过头。
      
      4×100米接力赛现场。
      
      发令枪的指示声吓了周围翘首以盼的同学们一大跳,七班被安排在第三赛道,伏城努力将自己的心情从被拒绝后的失落感中快速调整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接力棒已经传到了孟子俞的手里。
      
      不愧是十七野狗,接力棒到他的手里之前他就已经开始了一段助跑,双腿仿若安上了超高速马达一般的迅速往前冲,伏城站在原地活动了一下双腿,看着前方人逐渐靠近自己,他的脚下也开始往前助跑。
      
      越来越近。
      
      周围同学们的呼喊声和浪潮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大,在伏城接到棒后,现场又再次掀起了一幕高潮!
      
      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和不断入耳的欢呼声,周围女生尖叫的力度一次高过一次,恍惚间仿佛看到由一张熟悉的脸站在终点线等他一般。
      
      围观的人只见到男生迅猛朝前跑去的身影,宛若草原上拼命追逐食物的猎豹。
      
      毫无疑问,他拿到了第一。
      
      “啊啊啊啊啊——第一你看到了吗!!!第一!!!”
      
      七班的人平日里再怎么闹腾不休,可是到了这种集体凝聚力格外突出的时刻总是会紧紧拥抱在一起。
      
      贝染也很激动,她紧紧的攥住身旁莫皖栀的手,直到伏城以一种绝对优先的速度冲过了红线时才敢松手。
      
      莫皖栀刚想拉着她越过重重人群前往庆贺,却被女孩子逆着人流往外走的身影弄蒙了圈。
      “诶诶诶你去哪儿啊——你不去庆祝一下?”
      
      没人回应。
      伏城这边才被身后的三个接力赛同学扑了个满怀,就看到面前举起来的一堆水和毛巾。
      总归是没有自己想要的。
      
      他笑着摆摆手,眼神若有似无的瞟向帐篷处。
      女孩干净纤细的背影看起来格外亲近,可总是多了些看不见的隔阂感。
      
      跑步时的那匆匆一瞥,到底是自己看晃了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