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6号灭雪猿

      “族长。”李乔就要站起来。
      
      “不用,”脩随意摆了摆手,找了一处位置兀自坐下来,“坐着吧。”
      
      夙转身进屋,睢也跟了上来。
      
      “乔,族长和睢给你送药来了,我现在就把它捣碎给你敷上。”她边高兴地说着,边拿出捣碎要用的工具。
      
      睢看她慌慌忙忙的样子,拿过她手里的东西:“我来,你过去陪着乔。”
      
      “哦,好。”夙抿着嘴笑,然后跑到李乔身边坐下。可眼神却是一刻都移不开那正在捣着草药的兽人身上。李乔看在眼里,没有说话。
      
      “天生神力?”
      
      脩打破屋子里的寂静。
      
      李乔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是啊,族长,乔真的天生神力呢。”夙回过神,仿佛有神力的是自己一样,开心地说,“要不是乔天生神力,今天媃把她推出去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我还是觉得太便宜她了,要不是巫师的话,才没那么容易就放过她呢。”她又撇着嘴说,刚说完,突然又双眼一亮,看向李乔,“啊,不过啊,我想起来了。”
      
      李乔以眼神询问。
      
      “媃不是喜欢族长吗?”她盯着脩,“之前就听说她要在这次篝火晚会上向族长表明心意呢,这次巫师禁她的足,恐怕她的希望是要落空了,哈哈哈.....”
      
      被她提起的另外一个当事人仿佛事不关己,还盯着李乔。
      
      “篝火晚会我需要参加吗?”她在这里还是未成年,应该不要需要参加吧。李乔心里想着。
      
      “当然需要啊,”夙坏笑着,“今天的篝火晚会可是部落里一年一度的哟,所有兽人和亚兽都会参加的,你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是可以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嘛。”她还装模做样的撞了撞李乔的肩膀。
      
      李乔满头黑线:“我就不需要了吧。”她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哪里。
      
      “需要的,需要的。”夙煞有其事地点头。
      
      李乔不想就这个问题和她争论,只好说:“我长成这个样子,不会有兽人喜欢我,你想多了。”
      
      夙看一眼她的脸,话到嘴边噎住。
      
      “确实丑。”一个声音却突然道。
      
      李乔无言。事实而已,就当他放屁。不过,她真的很想告诉他,他长得也不咋地,她脸上有胎记,他脸上还有疤呢。
      
      但想到他的身份,还是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亚兽的样貌可能是兽人选择的一个标准,但是兽人的相貌却没来得那么重要,反而是越强悍的兽人越受亚兽的喜爱。当然,这也和各个亚兽的喜好有关。
      
      就像夙对睢。
      
      夙两眼控诉看向脩:“族长,你太过分了。”她心疼看一眼不说话的乔,笃定她被伤到了,“你干嘛这么说话呀。”
      
      睢手上的动作不停,看一眼似乎脸色毫不在意的脩,摇摇头不说话。
      
      “明天一早的打猎去吗?”脩又问。
      
      他看的人是李乔。
      
      所有人却都看向他。
      
      李乔:“打猎?”
      
      夙:“族长!乔是亚兽。”
      
      睢:“......”越来越搞不懂他的脑回路。
      
      脩坐在木椅上,腿大张着,单手手臂搁在膝盖上,他看向李乔:“既然是天生神力,食草兽都能对付,打个猎怎么了?”
      
      “族长,乔就算天生神力,但是她毕竟还是个未成年亚兽!”夙见他居然还在问,更加不满了,立马拦在李乔身前挡住他打量的视线。
      
      “这样啊。”脩歪了歪头,身体在木椅上坐正。
      
      “你也快要成年了,等你成年,你必须选择一个人作为你的保护人居住。”
      
      李乔:“保护人?”
      
      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把这事都给忘了。”她回头看向李乔,“这个是各个部落的规定,未成年亚兽如果没有亲人在世上的话,在她成年后,必须选择一个保护人一起居住。”
      
      “没错。”脩点头,随手自顾自地倒了杯水。
      
      “不对呀!”夙看向脩,“族长,乔可以和我住啊,反正她现在就是和我一起住。”
      
      “等等,”李乔疑惑了,“夙,可是你不就是一个人居住的吗?”
      
      夙不自在地摸了摸头,脸也红了红:“这个啊,我一个月前就已经成年了,那个时候,我就跟族长说想把这个选择放到篝火晚会上,”她偷摸看一眼正在倒捣碎了的草药的兽人,见他似有所觉般也正看过来,仿佛被烫到般,她慌忙移开视线,“所以是一个人住。”
      
      “嗯。”脩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话。
      
      李乔看了看正走过来的兽人,随口问夙:“那这个篝火晚会后,我不能再和你一起住了吗?”如果她篝火晚会后,和这个睢在一起了,那么她继续住在夙家里就没那么合适了,会妨碍别人谈情说爱、早日结成伴侣。
      
      睢将捣碎的草药递给夙,一股清香的气味萦绕在每个人鼻尖。
      
      夙头都没抬,接过草药,一边给李乔敷,一边低声道:“我也不知道。”
      
      李乔和脩同时看向睢。
      
      睢笑而不语。
      
      晚,月明星稀。
      
      部落最中心的空地上,已经烧起一堆高越两米的篝火,围于篝火一圈,是一圈木桌木椅,木桌上放着瓜果熟食,更是有果酒佳酿。此时,兽人和亚兽陆陆续续开始落座。
      
      篝火圈以中轴为线,一边为兽人,一边为亚兽。
      
      李乔被夙拉着占到了一个位置。两人边吃边看着,已经有亚兽靠近篝火开始唱着不知名的歌谣并且手舞足蹈,她们腰间都用藤蔓别着一枝花;舞蹈动作简单,却看着姿态潇洒。兽人们两眼放光地看着场中央,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一颗凶兽的牙齿,只是形状各不相同。
      
      夙跟着亚兽们唱着歌,唱了会儿,又问:“乔,有看到喜欢的兽人吗?”
      
      “没有。”李乔闻了闻竹杯里的味道,“这是什么?”
      
      闻起来很像现实世界里葡萄酒的味道,不过又好像多了点不一样的气味。
      
      夙拿起竹杯喝了一口:“这个啊,这个是果酒,是用塔塔木的果实酿成的。”
      
      塔塔木,无叶,茎干能长至百米以上,它的果实通常长在顶端,形似葡萄,颗粒大小却是葡萄的数倍之大。
      
      “部落里族长和睢的攀爬本领最强,好多塔塔木果都是他们摘来的。”她笑得甜蜜,眼神开始四处寻人。
      
      “睢好像还没来。”李乔看了一圈。
      
      “乔!你说什么呢。”夙小心看了周围一圈,捂着自己发热的双耳,看向李乔,“你你你胡说什么呢。”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李乔失笑,没再说什么,端起果酒默默喝起来。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一个人影。
      
      夙也看到了。
      
      “她怎么来了!”夙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那人鬼鬼祟祟的模样,“媃不是被巫师禁足了吗?”见她偷摸摸的往人群里走,似乎是在找什么人一样。
      
      “不用管她。”李乔将她拉下来坐好,“我们玩我们自己的。”
      
      “可恶,她肯定是偷偷跑出来的!”夙紧盯着那个身影,“不行,我得去看看,她跑出来是要干什么?你看她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她拉过李乔就往媃的方向走。
      
      李乔刚放下竹杯,差点被她拉得一个趔趄。
      
      “这边。”夙小心绕开人群。此时篝火晚会气氛正高涨,已经好几对兽人和亚兽成功表明心意,他们坐在一起悄悄说着话,兽人脖子上的凶兽牙齿制成的项链此时也戴在了坐在他们对面的亚兽的脖子上。
      
      夙只是看一眼便不再看,她眼神划过一瞬间的落寞。那个人没来,看了也是白看。
      
      在她们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后,从不远处又走来一个兽人,他步伐略显急促,浅棕色的眼眸此刻满是担忧,一进入篝火晚会的现场,便四处查看着,仿佛是在找人一般。
      
      离部落不远的小竹林外。
      
      “族长。”媃在离他三米外站定,左手不安地摸了摸系在腰间的一枝花,那是鸳尾花,花瓣红黄相间,形似鸳鸟的尾翼,花香四溢,
      
      除了外形绮丽,功效是......
      
      催情。
      
      “走开。”脩回身,将手里的竹节扔掉。
      
      媃不禁往前一步,期待地看着他:“族长,我、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脩收起石刀,准备往部落里走。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媃脸色难堪,却依旧坚持要问个明白,她见他脚步不停,又急急道,“我的阿姆是巫师,我是部落里最好看的亚兽,你凭什么不喜欢我?这个部落里,只有我配得上你。”
      
      部落与部落之间不允许兽人和亚兽结成伴侣,自然而然地,她理所应当地认为,以她的条件,是唯一一个能配得上他族长之位的亚兽。
      
      夜色中,脩发出一声笑。不远处部落中载歌载舞的声响衬得这里更加寂静异常。
      
      “我为什么要喜欢你?”他回身,环着双臂问。
      
      媃却一眼看到他空空如也的脖颈。
      
      “你怎么没有戴凶兽的牙齿?”
      
      脩看一眼她急切的神色,却没做解释,直接继续往前走。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丑八怪!”她在他身后怒吼着再度问,见他脚步停了下来,她气得眼眶发红,“那天你抱着她回来,我就知道有问题!你是族长,根本不需要亲自抱着来历不明的亚兽,明明那么多其他的兽人都在。而且那个亚兽还长得那么丑,不仅黑,脸上还有胎记。我想不明白,你凭什么对她不一样。”
      
      脩回身看她,嘴角讽刺:“本族长,”他故意停顿片刻,才接着说,“想抱就抱,哪有那么多理由。”
      
      “我刚刚可是看到她在篝火晚会故意勾引其他兽人,她根本不值得你喜欢!”她愈加气愤。
      
      “连你都说了,她长得那么丑,”脩笑了笑,粗犷的眉眼张扬,那道疤痕在夜色下愈加显得可怖异常,他接着问,“有哪个兽人会喜欢她?”
      
      “可是,”媃眼神快速闪过恐惧,但更多的是无助,她迫切想说更多的话来说服他,“可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才是最适合你的,我的阿姆是部落的巫师,我以后是要继承她的衣钵,你和我在一起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威胁他?
      
      脩脸色冷下来,转身就走。
      
      “我就知道你喜欢那个丑八怪!”她在他身后尖叫,情绪也逐渐失控,匆忙跟上他的脚步,“我白天看到你去我阿姆那里给她拿草药了,她是你什么人?!你竟然这么关心她!你不该喜欢她的,她长得那么丑,又来历不明,你......”
      
      她嘴倏地停住。
      
      因为她的喉咙被一直往前走的人突然回身遏制住。
      
      “闭嘴。”他语气淡淡。
      
      手下却没放松。
      
      “我、我......”她吓得话不成句。
      
      “听懂没有?”他语气未变。
      
      气势却一丝一毫未减,双眼中兽瞳竖立,在黑夜中泛着凌冽的光。
      
      “听、听懂了。”媃双腿打着颤。
      
      得到满意的答案,脩收手便离开。只落下个摔倒在地上的亚兽,看着腰间色彩绮丽的花,眼中后怕不已。
      
      不远的暗处。
      
      夙手捂着嘴,凑到李乔耳边:“我说呢,她来这里干嘛呢,原来是想偷偷跟族长要凶兽的牙齿啊。”
      
      李乔只站起身:“我们回去吧。”
      
      夙随着她走:“乔,媃真的太过分了,她自己跟族长表明心意就算了,居然还一直诋毁你,幸亏族长不喜欢她。”
      
      “不过,我一直想不明白,她怎么会喜欢族长呢,族长虽然厉害,但一直都没对哪个亚兽有过半分特别的对待,她长得漂亮也没用啊,阿姆是巫师也没用啊。”她手抵着下巴自言自语。
      
      “而且族长刚刚真得看起来好吓人啊,就那么抓着她的脖子,要是我,都快要吓死了,哪里还有心思喜欢他啊。”
      
      “难道......”媃恍然大悟般看向李乔,“难道族长真的喜欢你?”
      
      李乔皱眉看她:“什么?”
      
      “族长是不是喜欢你啊?”夙捂着嘴,不敢相信。
      
      李乔淡定:“不是。”
      
      “你怎么知道?”她反问,眼珠转了转,“那你喜欢我们族长吗?”
      
      “不喜欢。”回答的果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