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6号灭雪猿

      到了部落门口,与正好出去打猎返回的兽人碰了个正着。
      
      “怎么回事?”脩扫视亚兽们一圈。见各个衣服上都沾着灌木丛的叶片,有的脸上还有污迹,每个人背后的篓子里也没有多少野菜。
      
      最重要的是,陪同前去保护的兽人腿受了伤。
      
      站在李乔身旁的兽人立马站出来,脸色惭愧:“对不起,族长,我没有保护好亚兽。”今天是他第一次轮岗保护亚兽,却没有真正地做到保护好她们,要不是那个未成年亚兽,后果不堪设想。
      
      “发生了什么事?”睢看了眼偷偷看他的夙,见她脸上也是灰扑扑的。
      
      “我们碰到了食草兽。”
      
      “食草兽!”兽人们惊讶,“你们怎么会碰到食草兽?食草兽一般都在亚特之森里面,从来不会往外围的方向走。”
      
      “因为我们采摘野菜的位置刚好长了一簇烛腥草,而且,”他犹豫着,看一眼站在人群最后的亚兽。
      
      夙跟着他的视线看着,看到还惨白着一张脸的媃,心中早就愤愤不平:“还不是因为媃非要进亚特之森去,拦都拦不住,肯定是她在那里大呼小叫,才引来了食草兽。”
      
      大呼小叫的时候倒是精气神十足,危险来了,就只顾着自己跑,还.....
      
      她越想越生气,指着媃骂道:“为什么巫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巫师为我们部落预言灾难,为我们逢凶化吉,还为我们治病救人,而你呢?”她心疼地拦住李乔的肩膀,“要不是乔天生神力,她就要被你害死了!”
      
      众人云里雾里,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爱慕媃的兽人维护道:“夙,你不要这么说,媃也被吓到了。”
      
      “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乔天生神力,又什么叫乔差点被媃害死了?”另一个兽人问。
      
      媃白着脸,不敢看向貌似咄咄逼人的夙。平时一向得理不饶人的嘴,此刻也似做贼心虚般紧紧咬着。
      
      脩却没关注她,他看向一至沉默不语的小亚兽,见她似乎不舒服般,皱着眉双腿不安地动着。
      
      他再次开口:“你们是怎么安全回来的?”
      
      简单一个问题便问到了关键。所有亚兽的视线都看向了李乔。
      
      兽人们更好奇了。
      
      夙又开口:“是乔救了大家。”
      
      众兽人:“???”
      
      “没错,是乔救了我们。”受伤的兽人敬佩的目光看向站在身旁的李乔,肯定道,“如果不是她,恐怕我们这次会凶多吉少。”至少他自己就有很大的可能性会死,他清楚地记得,他逐渐力竭的身体,食草兽的攻击却越来越凶猛。
      
      “多亏了乔天生神力。”夙一脸劫后余生,其他亚兽纷纷赞同她的说法。
      
      在她们你一眼我一语的诉说中,兽人们才明白是李乔将食草兽制服并徒手扔回了亚特之森。他们一个个都紧盯着李乔,实在是难以置信。
      
      李乔不动如钟,只安静地站着,任由夙搂着。
      
      “你们别这么盯着她看,乔还小,会吓到她的。”夙护犊子般对着众兽人警告道。
      
      兽人们不得不挪开视线,只除了脩。他的视线大剌剌的,毫不遮掩,带着一丝探究。
      
      一个亚兽却在这时候问:“可是,夙,你刚刚说要不是乔天生神力,就被媃害死了,这是什么意思?”她们之前四散躲在周围,食草兽扑过去的时候,只看得到食草兽的背影,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夙哼一声:“幸好你提醒我。”
      
      “媃!你站住!”她眼尖见被提到的人转身要离开,忙高声制止。
      
      “你出来,我们当面对质。”夙看一眼怀里一直沉默不语的亚兽,心中笃定她肯定是伤心了,更是想要为她出一口恶气。
      
      被众人发现,揉不得不站住。
      
      “我、我......要回家了。”她低着头,不敢回视众人看过来的视线,“我好累,我想回家。”她又说。
      
      “你先把你做了什么说出来。”夙催促。
      
      “我、我什么都没做。”她语气又急又快。
      
      李乔却在这时嘴角无声勾了勾。
      
      “食草兽扑过来的时候,推我当挡箭牌的不是你吗?”
      
      她当时毫无防备,硬生生被她推到食草兽的血盆大嘴下当了挡箭牌。原来在这原始部落,人心也还是有险恶的存在。
      
      “什么!”
      “真的吗?!”
      ......
      
      众人变得气愤以及惊讶,你一言我一语,看着面色慌乱的媃,心下越来越相信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害怕了......呜呜呜......”她狡辩着,开始伤心的哭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脸上本来就有尘土,现在眼泪肆意地流,一张脸立马便花了,看着实在是悲惨。
      
      “你有什么好哭的,我们还没哭呢,你一个害人的哭得这么惨。”夙对她简直厌恶到心眼里了,“你做了坏事,我一定要找巫师评评理。”
      
      “出了什么事?”
      
      木棍一声声敲击地面的声音在这时响起,伴随着略带沙哑的嗓音。来人穿着一身暗紫色的衣袍,胸前挂着一块形状奇异的暗红色石头。
      
      “怎么都聚在这里?”她又问。
      
      “阿姆......呜呜呜......”媃见来人是谁后,大哭着跑到她面前抱住她的胳膊。
      
      巫师静静看着自己不停哭泣的女儿,缓缓视线看向站在一旁的脩:“族长,出了什么事?”
      
      还没等脩开口,夙就已经倒豆子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遍,末了,还面露不忿地小心加上一句:“我知道巫师一直很公平,所以才敢这么说的,这次媃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直静静看着事态发展的睢无奈看一眼她,好笑地摇了摇头。
      
      脩脸上依旧是那般漫不经心,只在她说完后,加了一句:“嗯,就是这样。”
      
      听到他肯定的声音,媃哭泣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即爆发更大音量的哭泣声。
      
      “够了。”巫师脸色没什么变化,她微微转头看向哭泣的女儿,“你对他们说的有什么话说?”
      
      她能有什么话说?夙撇了撇嘴。
      
      媃却在听到巫师这么说以后,慢慢停下哭声。巫师是她的阿姆,她和巫师一直生活在一起,巫师的语气变化,她再清楚不过了。
      
      “阿姆,”她低着头,哽咽着,“我、我错了。”
      
      “错在哪里?”巫师问。
      
      “我不应该推乔,害她差点被食草兽咬到。”她咬着牙如实回答。
      
      巫师看向李乔。
      
      李乔也正看着巫师。这时她来到这个部落之后第一次看到巫师,她总觉得这个巫师知道什么一般,因为她看向她的眼神让人捉摸不透。
      
      “你身俱神力,大难不死,是个有福之人。”巫师眼眸沉沉,又看着自己的女儿,叹息道,“媃是我没管教好,我替她向你道歉,今晚的篝火晚会我会禁她的足。”
      
      “阿姆!”媃惊叫。
      
      巫师没理会她,还是看着李乔:“你觉得怎么样?”
      
      篝火晚会?李乔搜索着脑中的世界背景。
      
      篝火晚会其实就是部落内部的相亲大会,在晚会上,兽人们会向心仪的亚兽们表达心意,通常是通过给亚兽们一颗凶兽的牙齿作为信物,如果亚兽接受,则表示他们确认了彼此的亲密关系,可以进一步正式发展为伴侣。
      
      而对于亚兽,也是差不多的程序,如果有自己心里有心仪的兽人,也可以直接向他讨要凶兽的牙齿,如果他给了,便成了,如果他不给,那就是不成。
      
      不过一般情况下,多是兽人主动表达心意的多,鲜少有亚兽会主动。
      
      “可以。”李乔点了点头。巫师在部落德高望重,她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太过大动干戈得好。
      
      夙扯了扯她的手,小声道:“乔,她那么过分,这样太便宜她了。”
      
      李乔对着她暗暗摇了摇头。
      
      争议有了结果,当事人也都没有异议,众人慢慢散开,回了部落。
      
      刚到家,李乔便一屁股坐在木椅上“嘶”了一口气。
      
      “乔,你怎么了?”夙刚将门关好,回身就看她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急急忙忙问,“你是不是伤到哪里了?”
      
      李乔将裤管慢慢卷起:“就是膝盖磕到了。”
      
      只见她两个膝盖都是青紫一片,严重的部位还破了皮。她肤色本来就黑,青紫的部分看着就更加可怖,破皮那处露出来的嫩肉就愈发明显。
      
      “你怎么不早说啊。”夙蹲下身小心看向她的膝盖,察看一番后立马站起来就往,门口走,“我去给你拿药敷敷。”
      
      “你去哪儿?”李乔问。
      
      “我去巫师那里给你拿药,你放心,巫师虽然疼爱媃,今天对你有些不公平,但是部落里的人受伤,巫师都很尽心的。”夙打开门,“你就坐在那里,乖乖等我回来。”她就要往外走,门口却站了两个人。
      
      “睢!”夙惊喜道。她看着浅棕色眼眸的兽人。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族长吗?”脩挑眉,越过她正好看到正在好奇往外看的李乔,视线往下,果然就看到她膝盖部位的伤处。
      
      夙耳根羞得发红,忙垂下视线。
      
      睢:“我们是来看乔。”
      
      “看乔?”夙抬头,纯粹疑问。
      
      “脩说......”
      
      “睢。”脩皱眉。
      
      睢无奈看他一眼,问夙:“乔怎么样了?”
      
      夙这才记起来自己本来出门是要什么:“啊,对了,我正要去巫师那里给乔拿药呢,她的膝盖受伤了。”
      
      睢笑着将手上的东西递给她。
      
      “咦?”夙接过,好奇看向他,“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个?”
      
      睢看一眼脩,道:“巫师给的。”
      
      “巫师好厉害。”夙开心地笑,手捧着药。
      
      “是啊,厉害。”睢也跟着笑,可话里却似乎带着点别的意思。
      
      脩没理他,直接越过夙进了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