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一处密林中,烟雾缭绕。
      
      “李乔,你醒醒......”
      
      骆之坐于满是暗黄枯叶的草面上,失魂般抱着李乔不停呼唤,他手颤抖着抹去自李乔口、鼻、眼、耳流出的鲜血。
      
      鲜血的颜色在密林偏暗的色调下显得十分刺眼,骆之手不停抖着,脑中不断闪现她被击中的画面,她就如一个破布玩偶一般瞬间便仿佛毫无声息。
      
      林中除了鸟兽虫鸣,只剩骆之带着颤音呼唤的声音,可任凭他怎么呼唤,李乔却仍然毫无反应,依旧昏迷着,脸色煞白。
      
      看着自家妹妹的凄惨模样,耳边又是骆之凄厉的呼唤,李戮不耐:“喊有什么用,我们现在应该想想怎么救她!”
      
      李乔如今凡人之躯,承此一击,怕是、怕是......
      
      他眼眶发热。他只她这一个妹妹。
      
      “对、对,救她......”仿佛才回过神,骆之无神的眼眸看向李戮,竭力克制自己冷静下来,“没错,救她。”他边喃喃着,边将李乔抱紧。
      
      “回魂丹!”
      
      “你说什么?”李戮蹲下身抓着他的衣襟。
      
      骆之看向他,双眼希冀:“回魂丹!回魂丹可以救她!我先前给你的锦囊里就有一颗回魂丹。”他仿若溺水的人终于潜出水面,大口喘息着,“没错,回魂丹一定可以救她。
      
      回魂丹乃世间奇药,凡是尚有余息濒死之人,它皆能起死回生。
      
      “她去找你前,锦囊我给她了,丹药应当还在她那里。”李戮也赶紧说道。
      
      骆之准备伸手去李乔怀里拿,却突然停住,手僵在那里,面如死灰。
      
      “怎么了?”
      
      “没了。”
      
      李戮唇颤了下:“什么......你说什么没了?”
      
      骆之低头看着李乔沉睡的侧脸,声音破碎:“回魂丹.......没了。”
      
      林中微风吹拂,带来丝丝凉意。
      
      李戮却在这时终于忍不住怒吼:“怎么会没了?!我先前将所有丹药都给她了,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
      
      他眼神不断变幻,盯着骆之:“我要自己亲眼看看,是不是真的没了。”
      
      骆之将李乔怀里金色锦囊缓缓取出,无言递给他。
      
      李戮打开锦囊,将丹药全数倒在地上,他跪在地上一个一个仔细查看着,却始终没找到想要的那一颗。最终,心彻底凉透。
      
      微风忽而变大,卷起被随意扔在地上的金色锦囊,三人的衣袍被吹得发出簌簌的声响,天色渐暗,似乎更凉了。
      
      骆之低声道:“回魂丹世间仅三颗。”
      
      李戮立即起身,就要走:“那我便去寻其他两颗。”
      
      “其他两颗也没了。”一滴血自他唇角流下。
      
      李戮猛地回身:“你说没了就没了,你还想不想救我妹妹!”
      
      “三颗原本都在我这里,当初李乔在无极天入口处被重伤,我给她用了两颗。”骆之苦笑道,“今日她来寻我,我正自毁圣气,她给我用了仅剩下的一颗。”当时他还在暗自神伤,根本没有在意她给他吃的是何种丹药。
      
      李戮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所以三颗现在真的是一颗都不剩了。
      
      他妹妹是真的要死了。
      
      ......
      
      意识渐渐清醒,李乔悠悠转醒,她眯着眼睛适应了会儿突如其来的光亮,才撑着手臂缓缓坐起身。
      
      入目便是一块暗灰色的石壁,不远处有水滴叮咚、叮咚落下,刚好落入一个淡青色的瓷盆里,看着很是清透。再往四周看了看,李乔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处山洞,虽然看着简陋,却也布置的井井有条。她身下的床褥柔软舒适至极,摸着便是极好的料子,倒看起来像是唯一与这个山洞格格不入的东西了。
      
      记忆慢慢回笼,她方才想起来先前发生的事。
      
      她替李戮挡了致命一击。
      
      李乔抬起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动了动四肢。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没死?还是现在是下一个平行世界?不过,没完成任务,不是要被抹杀吗。
      
      刚疑惑着,洞口便传来声响。似乎是一个人的脚步声,那声音停顿一瞬,伴随着什么东西砸落到地上的声响,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很快便来到李乔面前。
      
      骆之站在石床前,紧盯着面色茫然的李乔,他伸出手缓缓摸向李乔的脸颊。
      
      手指触到她温热的脸颊,他才轻声开口:“你终于醒了。”
      
      “终于?我睡了很久吗?”太好了,她没死,还在这个世界。
      
      任务还有希望完成,李乔放下心来。
      
      “你睡了快整整一个月。”骆之再开口,说到一个月时,他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情绪也消沉了下来。
      
      他看向山洞内的一处石壁,那上面有很多斑驳痕迹,那是他在一日又一日焦躁的等待中留下的。每一日,都要比前一日煎熬。
      
      李乔抬手握住他摸着她脸颊的手,蹭了蹭,道:“骆之,我没事了,你别担心。”
      
      谁知却整个人被他拉入怀里,脖颈处似有湿意。
      
      “乔乔......”他的嗓音破碎不堪,压抑着某种十分强烈的情绪。
      
      李乔拍着他的后背,以为他是因为之前她的昏迷不醒才会如此难过。
      
      “骆之,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她也用力回抱他。
      
      “乔乔,你别离开我。”骆之低哑着嗓音。
      
      “乔乔!”洞口却在这时传来一声呼喊,接着石床前便又站了一个人。他左手手里捏着一只灰扑扑的野兔,看着像是已经死了还是晕了,右手是一暗绿色带金色条纹的包袱。
      
      他面色激动:“乔乔,你终于醒......”
      
      可他这句话没说完,便也如先前骆之的反应一般,一下子情绪便沉了下去。李戮紧抿着唇,沉默地将抓来的野兔放在一处角落,然后回到床前,将包袱递给骆之。
      
      “看看有什么能用得上的。”
      
      李乔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她抢先一步伸手接过包袱,包袱入了手,还有些沉。李乔提着它掂了掂:“这里面是什么?”她边说着话边将包袱解开,“你们怎么回事?我醒了你们不应该高兴吗,怎么看着奇奇怪怪的?”包袱解开后,入目的便是至少几十个白玉小瓷瓶。
      
      听了她的问话,一坐一立两人沉默着,洞内因着这静谧的氛围顿时变得压抑起来。
      
      “是丹药啊。”李乔左手手里拿着一支瓷瓶,右手掌心躺着一粒暗红色、圆滚滚的丹药,“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两人还是沉默着。骆之盯着她手心的丹药,李戮靠在一旁的石壁上,头却朝着洞口的方向。洞口处阳光明媚,光线将洞内照得十分亮。
      
      李乔也朝那处看了一眼,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丹药。
      
      “我想成亲。”她突然说,“现在就想成亲。”
      
      “都什么时候了!”李戮倏地回头,直起身快步走向李乔,“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都没剩几天可......”
      
      他嘴张着,最后一个字在唇边打着转,却无论如何再也吐不出来。
      
      “可什么?”李乔问。
      
      李戮身侧掌心紧握,看着她因为沉睡太久而消瘦的脸颊,从前整个人看着便是小小的一团,如今经此一祸,看着似乎更小了,此时就这么仰着脸等着他的答案。
      
      他说不出口。
      
      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李乔将丹药重新放入瓷瓶,再将瓷瓶放回到包袱里,最后伸手抓住坐在一旁骆之的手。她将他紧握的手掌轻轻掰开,摸了摸他掌心的纹路,然后将自己的手扣了上去,两人十指相扣。
      
      她看着他难掩痛苦的发红眼眸,轻轻道:“骆之,我要你娶我。”
      
      骆之没有说话,他嘴唇颤抖,似是想说却说不出口。
      
      “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情况,先前受了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说好就好。”李乔微微朝他笑了笑,又看向李戮,“哥哥,你知道我向来顽劣不堪,想要的总要想尽法子去得到。如今,”她顿了顿。
      
      他们这个反应,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现在这样可能就和回光返照差不多了,一条命估摸着也全靠这些丹药吊着。此时若再不完成任务,怕是再也没机会完成。
      
      “如今,我都没几天可活了,脑子里就更是这些了。”她转头凝视骆之,“我喜欢你,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真的喜欢你,我想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
      
      骆之脸上早已被泪水无声占满,无力以及浓烈的情意充斥着他整个心脏。
      
      “不会是我就要死了,所以你不愿意娶我了吧?”李乔故作轻松道,说着还要将自己的手抽回来。
      
      却被人更紧的握在手心,贴在胸口上。
      
      “娶,我娶。”骆之终于开口,“我们今晚便成亲,我此生只愿娶你一人,绝无虚言。”他想剖尽肚里对她的爱意,可是每每想到当下是何种情形,便再也说不下去,只能再度将她抱紧怀里,感受着来自她身体的暖意。
      
      至少,至少此刻,她还是活着的。骆之紧闭双眼,更加用力地将她揽入怀里,恨不得将她就此融入自己的身体,这样或许他们就不会分开了。
      
      李戮不忍再看,转身出了洞口。
      
      洞里角落处的野兔缓缓动了动,两只耳朵轻轻抖了抖,磕磕绊绊地开始蹦跶,不一会儿便移到了床前,它红通通的两只小眼睛盯着床上相拥的两人,没再动弹。
      
      李乔眼尖,一眼便看到它,看了一会儿后。
      
      “骆之,我想吃东西。”
      
      “想吃什么?”他手爱恋地抚摸着她的长发。长久的拥抱让他逐渐平静了下来,此时听她说话,只教人想倾尽温柔。
      
      “你觉得,”李乔故作停顿,接着坏笑道,“兔肉怎么样?”
      
      床边还蹲着的小野兔双耳一个颤栗,操起小短腿便开始往洞口的方向蹦跶。
      
      这动静不小,骆之闻声看过去。
      
      “它到化形期了。”
      
      原来是一只兔精。
      
      “骆之,你将它捉来。”
      
      “你,”骆之起身,脚步又停了停,回头看她,“你真想吃?”
      
      他话音刚落,磕磕绊绊的小短腿蹦跶地更艰难了。
      
      李乔瞧着它笨拙的小模样,一顿失笑:“没呢,逗它玩呢,你将它放了吧。”说着又笑看向骆之。
      
      “今日有喜,不宜杀生。”
      
      “嗯。”骆之眼含宠溺。
      
      是夜。
      
      洞内石桌、石凳满是红烛,已燃了大半,满洞皆是烛液香气;红绸铺地,花生莲子洒于其上,红白交映成趣;几面石壁皆都贴上大红“囍”字,就连那一直留着山泉水的瓷盘,水面上也放了一个“囍”字,山泉水滴落于其上,很快它便沉入盘底。
      
      “乔乔?”骆之露出疑惑的眼神。
      
      两人正坐在重新布置过的石床上,皆都喜袍加身。
      
      “嗯?”李乔回神看他,施过脂粉的脸颊更是娇艳万分,眉目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十分柔和。
      
      骆之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一丝沉溺:“你在想什么?”他伸手将她耳边掉落的一缕发丝替她绕于耳后,专注地看着她今夜的模样。
      
      良辰美景,皆是此刻。
      
      “没没、想什么。”李乔与他目光相撞,慌忙移开视线。
      
      她在想的是,为什么001还没有通知她这个平行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由李戮主持,她和骆之已经拜堂成亲,天地可鉴,他们现在就是夫妻关系,照理说,她已经成功嫁给圣子,现在的身份应该已经是圣女才对。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不禁皱眉。
      
      “你,”骆之本就专注地盯着她,她神情间一丝一毫的变化当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你后悔了?”
      
      “后悔?”李乔再度回神,“怎么会后悔?没有没有!”她两手放在身前挥着。
      
      “那你方才在想什么?”骆之又问。
      
      “我、我只是,”李乔两只手放在膝上绞着,她低下头,就看到地面红绸上的花生莲子,眼神又是一晃,一颗心开始狂跳,“我只是有些紧张,你你你、你让我缓缓。”
      
      婚已经成了,可她却还没被传送,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似乎不言而喻。
      
      她她她她她她慌!
      
      一声轻笑从对面传来。
      
      骆之笑问:“从前看你行径放浪,总与我那般说话,我还以为你确是那般,没想到,”看她头越来越低,脸红得胭脂都要盖不住,他叹一声抬手将她脸轻轻捧起,看着她闪躲的双眼道,“倒也是个知羞的。”
      
      “你!”
      
      李乔不愿意了,张嘴就要怼。
      
      唇上却突然传来一股温热,视线也突然变暗了起来。
      
      骆之在吻她。
      
      她瞪大眼,不敢相信从前被她撩几句就仿佛要炸开的骆之既然也会如此行事。
      
      “我心悦你。”他在亲吻间隙这么说,呼吸间尽是沉重。
      
      捧在脸颊两侧的双手是如此温暖,传入耳边的话语是那般惹人心生荡漾。李乔放在膝上的手动了动,最终抬起环住那人的腰。
      
      在他愈来愈激烈的亲吻下,她挣扎着道:“我...我也心悦.....于你.”
      
      骆之动作猛地顿住,下一瞬是更猛烈的亲吻。
      
      衣衫褪尽,烛火摇曳,此时便是洞房花烛夜。
      
      洞外,李戮靠着石壁的身体站直,看了眼天际一直静挂着的圆月,不禁叹息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
      
      余音随着寂寥的夜风而去,很快便消失不见,石壁处早已空无一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