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入了四重天,骆之惊讶地看着眼前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翠绿遍野,花香四溢,处处都是鸟兽虫鸣。跨过一条碧绿色带着流动荧光的梯带,梯带的尽头便是通体碧绿的碧玺石,和周围的无双景色比起来,它显得很是普通,只安安静静地卧在那里。
      
      骆之眼露欢喜,就要抬脚往梯带上走。
      
      “等等。”骆闻站定,沉声开口,“你果真想好了?撰文去除了,可没有第二次。”
      
      骆之回头,面对他时头一次脸上露出释然放松的神情:“我想好了,”他停顿片刻,仿佛给自己打气一般,又重重重复道,“爹,我真的想好了,我们过去吧。”他指着碧玺石的方向,期待地看着骆闻。
      
      只要去除了这撰文,他的妻子便能自己做主,也算是......也算是圆了那总是缠着他的女子的心愿。他耳根又开始发热,不禁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耳垂,暗暗对自己总是受不住这些女儿家小心思的下意识反应深深唾弃。
      
      有几只扇着翅膀的小虫在他身边盘旋,就像一颗颗调皮晃动着的绿色宝石。
      
      “走吧。”骆闻一手背于身后,一手放在身前,越过他往前走去。
      
      骆之跟了上去。很快两人便到了碧玺石的下方。骆之不再等骆闻吩咐,直接抬手准备去除撰文,金色圣光从他掌心缓缓溢出......
      
      “骆之!”
      
      耳边突然传来李乔的惊呼,是千里传音。李乔用了他给的法器。
      
      “骆之!是调虎离山!骆......”声音很快便断掉,接着再也没了声响传来,耳边寂静如初。
      
      “李乔?李乔?李乔!”
      
      骆之收回手,瞪大双眼,不敢相信般转头看向身旁站着的人:“您骗我!”他狠狠看一眼未显现任何文字的碧玺石,又看一眼神色平静地骆闻,愤怒的大吼,“你骗我离开!你还是要杀她!”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骆闻语气平淡,转身要往回走。飞在空中的绿色小虫猝不及防擦到他的衣摆,纷纷慌忙扑闪着羽翅避让开,越飞越远,很快小小的身体便掩进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中。
      
      “我以为......我以为......”骆之目眦尽裂,双眼中尽是鲜红的血丝,仿佛是第一次看清这个人一般,喉咙嘶哑,血腥味不断从喉头冒出。
      
      他看着骆闻的背影,眼眶越来越湿润,“明明我们是父子,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要这样对我......这次又是这样......”他脸上慢慢露出一个痛苦的表情,无助地晃着脑袋,低声自言自语着,“既然已经答应我不杀她,答应我要来去除撰文,为什么要反悔?为什么......”
      
      停顿片刻,又突然眼神带刺般直射向骆闻的后背,“碧玺石对我的圣气也毫无反应,是不是也是你?”如果不是有人暗中作梗,它不可能毫无反应。
      
      骆之握紧双拳闭眼。这个人到底要让自己对他失望多少次,他才肯罢休?
      
      “是我又如何?我是你爹。”骆闻面色不虞,对他的质问明显不是很满意,回头对他呵斥,“不过区区一个女人,你居然三番两次为了她对我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凭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做?!”骆之朝他的方向走着,脚步跌跌撞撞,好几次都险些被衣袍的下摆绊住。他抬起一只手颤抖着指向自己,“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什么?”
      
      骆闻:“你是圣子。”
      
      “圣子!圣子!又是圣子!我从来都不想当什么圣子!”他剧烈喘着气,身体不断有金光溢出,金光色泽虚虚实实,几经变幻后洒在梯段下方的花草上,花草颜色立马更鲜嫩了些。然而骆之显然情绪已经接近崩溃,“你把李乔还给我,你把她还给我!她不能死,你不能杀她!”
      
      这个女人如此胆大包天,一次又一次言语调戏他,他绝不会轻易让她就这么离开,任何人,都不行!
      
      “我可以不杀她,”
      
      骆闻脸上在此刻居然露出一个笑容,眼角的皱纹显得更深了些。他始终对骆之歇斯底里的情绪仿若闻所未闻,继续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周遭的小兽发出可爱至极的叫声,鼻尖萦绕着奇异好闻的花草香气,明明一切都那么美好,眼前的人却还如从前一般——
      
      铁石心肠。
      
      骆之看着他再无一丝孺慕之情,眉宇间最后一丝稚气终于消失殆尽,他抬手随意抹了一把脸,冷着脸问:“做什么?”
      
      “与司家长女司莹成亲,我便答应你放了那人界女子。”
      
      话音刚落,骆之没有丝毫犹豫:“我答应你。”
      
      见他前后情绪变化如此快,回答得也是如此果断,骆闻眯着一双眼眸:“你若胆敢......”他没说完,只接着道,“我即使不杀了那人界女子,也会让你再也寻不到她。你好自为之,仔细考虑为父说的话。”
      
      ......
      
      “司莹,你居然和骆闻狼狈为奸。”李乔看着下方某个正在愉悦哼着歌的人说道。
      
      她现在正处在一个四周封闭的石房里,光线很昏暗,此时她整个人被吊了起来。双手被紧紧束缚住,整个身体被吊在一座水池的上方,水池里的水很清,清可见底。李乔看着池水的底部,却觉得浑身的汗毛都争相竖立了起来,直起鸡皮疙瘩。
      
      只因为池底散布着不知是一群什么东西。
      
      好像是某种生物,一个个圆头圆脑、浑身上下都黑乎乎的,正安静地趴伏在池底。但是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它们虽然圆,但是并不光滑,表面反而四处散布着长约成人小指长度的尖刺,尖刺泛着冷冽的银色光芒,和它们身体的颜色完全不一样。
      
      “你倒是知道得不少。”司莹从身旁木桶形状的玉质容器中拿出一支玉瓶,将玉瓶的塞口打开,然后径直倒入池水中,轻笑一声,“但是呢,难道你不知道,知道得越多就死得越快吗?”
      
      玉瓶中的淡蓝色粘稠液体一进入池水中,便立马四散分开,不过片刻,便彻底融入了整座池水,池水不复之前的清澈,成了幽幽的淡蓝色。
      
      李乔分明看到下方扒浮着的东西动了起来,并且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你在干什么?池底的那些是什么东西?”
      
      司莹将手中的玉瓶随手扔到一边,扇了扇鼻尖,笑着说:“闻到了吗?”
      
      一股类似什么水果腐烂的味道在封闭的空间里越来越浓,李乔不适地屏了屏呼吸:“你到底在干什么?”
      
      “这些可是我费了很大一番功夫弄来的好东西,穿心兽,听说它们身上的尖刺带有剧毒,凡人沾了必死无疑,而且听说,它们最喜欢吃得就是人的心脏呢。”司莹又从玉桶中又拿出一支玉瓶,这支和先前的不同,瓶身两侧绘着细小的花纹。
      
      她将瓶中的东西再次倒入池水中,黑色的液体倾泻而下落入池中,一瞬,池水又恢复成最开始清澈的样子,连空气中腐臭的味道也消失不见。看得李乔啧啧称奇。
      
      做完这些,司莹才抬头看向李乔,手摸向自己的脸颊,眼神怨恨:“明明我就长得比你好看,你这个人界女子一副狐媚相,体内如今也毫无圣气,根本配不上圣子,也不知圣子到底是看上了你什么......”
      
      “你嫉妒我。”
      
      手腕传来钻心的疼,李乔尽量让身体不要乱晃。
      
      “我嫉妒你?”司莹猛地放下手,“我堂堂神界司氏一族长女,会嫉妒你?”
      
      李乔语气欠扁,居高临下对她不不屑道:“你当然嫉妒我,你嫉妒骆之喜欢我呀。要不然你和骆闻串通抓我过来干什么?不就是想拆散我和骆之。”
      
      “哼!圣子被你蛊惑,我这是在替□□道!”她指着李乔脚底下的池水,“等我和圣子成亲,便立马将你喂了这穿心兽!”穿心兽此时皆都又安静了下来。
      
      李乔死死皱着眉。成亲?
      
      “我父亲已经答应骆闻,只要圣子答应与我成亲,我父亲便将司氏一族高等法器全数赠送,并且......”司莹眼波流转,脸色微红,“以后我和圣子的孩子,将会是下一代圣子。”
      
      李乔:“......”滚你马的,骆之才不会跟你生孩子!
      
      神界前两大家族要强强联合,而且还是司家主动要求合作,骆闻不可能不动心。如今自己被司莹囚禁,想必......
      
      “所以,你们这次调虎离山,就是为了用我要挟骆之答应和你成亲?”真是老谋深算。
      
      司莹一愣,恼羞成怒:“你未免太自信了些!圣子怎么会将你看得如此重?”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李乔幽幽说道。
      
      “我看你是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就算如你所说又如何?”司莹面色冷厉,突然抬手,从宽大的袖口中立马飞出一物,直往李乔头顶的绳索而去。
      
      一圈淡粉色火焰便笼罩于绳索四周。
      
      李乔努力伸长脖子看了看,见那颜色诡异的火焰竟正在慢慢燃烧绑着她双手的绳索,心头一重,暗道不好。
      
      “本来还想多留你些时日,谁让你非要和我作对,”司莹挽了挽衣袖,随手勾了勾脸颊边的发丝,笑得荡漾又畅快,“不出三日,这火便会燃尽,到时你就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也不灵,希望你嘴还能像现在一样这么硬。”
      
      “而三日后,圣子便会和我成婚。”她又笑着道,言语间尽是得意。然后又从怀中拿出一物,对着李乔晃了晃,“这东西我就拿走了,给你也是浪费。”仔细一看,她手上的东西正是先前骆之临走之时留给李乔的项链。
      
      李乔看了眼,先前她在匆忙之中传信给骆之,但是也不知道骆之听到了没有。她还没说完,东西就被司莹抢了去。事到如今,似乎陷入一盘死局,她在这里,似乎就是求生无门。
      
      她闭上眼,仔细思索,不想再理会底下这个烦人的神经病。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跟你说话呢!”
      
      “好啊,不理我?”司莹气得柳眉倒竖,“我告诉你,我方才先后倒了两次丹液到这个池水里,你可知道那丹液是作何用?”
      
      李乔无奈睁眼,无言看她。
      
      见她睁眼,司莹越发有一吐为快的冲动,面容狰狞:“那可是助穿心兽消化的药剂,你知道吗?现在池子里的穿心兽可是已经饿得不行了,再过三日,等你头顶绳索燃尽,”她伸出食指指了指李乔,又指了指池水,语气诡秘,“然后你就会立马从上面掉下来,我保证,你的身体瞬间就能被它们啃个精光!连渣都不剩!”
      
      李乔暗暗翻了个白眼。
      
      “哦。”
      
      “你!”司莹气结,“你就在这儿等死吧!哼!”说罢便在墙上一处按了按,墙壁上赫然出现一个出口,石门翻装,她快步走了出去,随着石门再度被关上,石房里终于归于寂静。
      
      只有绳索被静静燃烧时发出的“滋滋”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