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朝圣大典?什么是朝圣大典?”李乔疑惑。
      
      她这话一出,骆之更郁闷了,直接站起身,边往床榻走边说:“说要嫁给我,既然连朝圣大典都不知道。”
      
      “你告诉我呗。”李乔跟在他后面。
      
      骆之给她的回应是直接脱下外袍,掀开软被,躺了下去。他侧躺着,整个身体对着床内,闭着眼睛:“我要睡了,你莫要再烦我。”
      
      李乔摸了摸下巴,看着窗外夜色确实不早了,便没再追着他问,回了软塌,也同样躺下睡了。过了片刻,骆之转过来,看着不远处软榻上睡得香甜的人,气得牙都要咬断。他双手将被褥一拉,盖过头顶,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可恶的女人,净知道扰人清梦,自己倒好,拍拍屁股便走了。
      
      简直可恶至极!
      
      次日早,
      
      “阿布,朝圣大典是什么?”李乔边和着面团边问。
      
      阿布左手成拳,片刻后,手背上便出现一个橙黄色的小火球,他将火球扔进炉内,见火苗立刻燃了起来,方才抬头:“朝圣大典,也就是我们圣子的选妻大典。”
      
      “什么?!”李乔动作停住,“选妻?”
      
      阿布拍了拍手背上的灰站起来,面露犹豫,“李乔,我知道你喜欢我们圣子,但是......”
      
      “但是什么?”李乔熟练地和起面团,发现干了,又舀了一瓢水,两只手甚至手腕上都是白色面粉糊状的东西。
      
      阿布将她动作看在眼里,而且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干。他与李乔已经相处一月有余,知她是真心实意对圣子好,但是他们这种小人物要是肖想了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后果往往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他真诚劝道:“但是圣子地位尊崇,你是没有机会的,神界内对圣子倾心的女子众多,多是高等种族,你体内圣气早已消失殆尽,现在已经跟凡人没有两样,你若有什么动作,恐怕会凶多吉少。”
      
      圣气消失殆尽是骆之给出来的说法,说她是因为先前伤势过重,导致后期复原时留不住体内的圣气。这也让阿布对她生出无限同情之心,眼看她越陷越深,这才不得不出言相劝。
      
      “可是骆之又不喜欢她们。”李乔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并不害怕,“在一起也不会幸福。”
      
      听她直接喊圣子的名讳不是一次两次,阿布已经习以为常,况且圣子从未因此责怪过她。
      
      “......大人是不会同意的。”他低着头。
      
      “骆之的父亲?”
      
      “对。”
      
      李乔将和好的面团切成段,开始捏形状,边捏边问,“可是他这样,他儿子会不开心啊,做父亲的怎么能这......”
      
      “李乔!慎言!”阿布急得立马打断她,“你这话不要说出来,要是被人听见告诉了大人,你就完了!”
      
      李乔稍稍回忆了会儿。骆之的父亲,名骆闻,现年七百多岁,乃是神界中三大高等贵族之一的现任家主,三大高等贵族指的是骆家、司家以及师家,以司家为首,骆家居后,师家存在感最为薄弱。骆家近几百年,因为骆之的诞生,隐隐有超越司家之势。
      
      骆闻其人,自私自利,对待骆之甚为苛刻,常将其禁锢在二重天内,不让其多加接触外面的神界众人,为的就是能更好的控制骆之,利用他天降圣子的身份将利益最大化。不是如此的话,骆之也不会是如今这样略带有些孩子气的性格,还时常想要偷偷跑出去。
      
      此次朝圣大典,看来也不会如表面那么简单,圣子骆之妻子的位子倒是可以作一番文章。
      
      “反正我不管,我只想要骆之开心,至于朝圣大典,”李乔将捏好的精致小巧的糕点放入蒸笼中,盖上,继续自信道,“骆之喜欢我,他不会选其他人。”
      
      “圣子......”阿布本想反驳她,却发现自己说不出口。这些时日,圣子的对她的表现,他当然也看在眼里。可是,他们这样,实在是让他担心!
      
      “阿布,帮我再添一把火。”李乔仿若没事人一样,看了眼炉子里的火,“火候小了,待会儿出来味道都不对了。”她此刻只关心自己亲手做的糕点。
      
      阿布无奈,只好再一次变出一个火球扔进了炉内。
      
      门外,骆之沉默半响,转身离开。
      
      *
      
      “骆之!出来!”自二重天外传来一声爆喝。
      
      李乔正陪骆之在书房作画,耳内立马便是一阵尖锐的耳鸣,接着双耳就被一双手盖住,耳鸣声也渐渐消失。
      
      “骆之,是谁?”李乔将他的手拿下来。
      
      “我爹。”他回答,脸上略有些落寞,然后将李乔推到座椅上坐好,低头道,“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出去一趟。”说着就要往外走。
      
      李乔抓住他的手:“是因为我吗?”那是一股强烈的直觉,他身上的气息变得沉重了很多。
      
      “和你没关系,在这里等我。”骆之避开她的视线,抽回手,出了门。李乔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偷偷跟了上去......
      
      大殿内。
      
      “逆子!还不给我过来!”骆闻一见他进来,胡须乱翘,猛拍一掌桌面,整个桌子立马四分五裂,满地尽是它的断壁残桓。
      
      “爹今日是为何事而来?”骆之行至离他一米处,规规矩矩地站好,平静地问,“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贵为圣子又如何,平常人拥有的父子温情他却永远感受不到。永远都是这也不该,那也不该,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处处都是限制。
      
      骆闻站起身,手背在身后,瞪他一眼,不断来回踱步:“你在此处是不是藏了一人界女子。”他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口气。
      
      如此开诚布公,话已至此,想必定是十分断定。骆之没有回答,低着头,倔强般盯着地面,不肯看他。
      
      “带她出来!”骆闻怒吼,“把她给我带出来!堂堂圣子,岂能与人界女子为伍,你若是贪恋美色,我自有法子任你逍遥,你藏着掖着是做什么?”
      
      “爹是从何处得知?”骆之双手紧握,对他的话仿若未闻。
      
      “你勿需管我从何处得知,你只需立马将那女子带来便可。”骆闻冷静了些,手顺了一把胡须,语重心长,“朝圣大典在即,你这里可不能出任何异端。”
      
      骆之抬头,双眼赤红,压着声音:“这次您又要做什么?又要将她一掌打死吗?”
      
      从前,他养过一只飞兽,那飞兽活泼可爱,很是粘他,总喜欢站在他的左肩上对着他的耳朵细啄;还有它的叫声,婉转动听,总能带给他带着自由的音调。这偌大的二重天,它曾经带给他许多欢乐,也冲破过许多寂寥。
      
      可是有一天它却死了,被眼前这人给活生生打死了。
      
      他还记得它死时凄惨的叫声,不复婉转,更何论动听,他也还记得它染了血的羽毛,一片黏腻,尽是腥味。他始终不明白,只是一只小兽罢了,为什么要遭到如此残忍的对待。
      
      “你连我的话也不听了?”骆闻眯眼,语含威胁。
      
      骆之深深看他一眼:“如若我不听您的话,便不会几百年如一日待在这里。”
      
      “那你现在又是为何,难道真迷恋上那女子了?”骆闻挑眉,似是也察觉到这一点,继续道,“人界女子寿命不过一百年,你就是再喜欢,也应懂得取舍,我会帮你挑一品貌上佳的神界女子,朝圣大典时......”
      
      “我不要。”
      
      “......你说什么?”骆闻皱眉,又有发怒的迹象。
      
      骆之板着脸重复:“我说,我不要。”并强调道,“朝圣大典取消。”
      
      “骆之,把话收回去。”骆闻沉声,“不要胡闹。”
      
      “朝圣大典并不是神界传统,只是您利用我圣子的身份宣扬出来的而已,我并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挑选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只需......只需我见到她便开心就好。”他一鼓作气说完想说的话。
      
      啪!
      
      紧接着脸上便挨了一巴掌.....
      
      骆之被打得歪着头,眼眶越发地红,紧咬着唇,不发一语。
      
      “骆之!”
      
      躲在暗处观望的李乔再也忍不住冲出来,捧过他的脸,看着他脸上鲜红的巴掌印,心疼不已,手指想碰又不敢碰。骆之见她出来,连忙将她拦在身后。
      
      骆闻不怒反笑,端详她一番后,道:“你就是那勾引我儿的人界女子?”他缓缓抬起右手,手心之上便是一团靛蓝色的火焰,肉眼可见地越烧越旺。
      
      “你自己出来也好,也省的我多费工夫。”他话一说完,便立马扬手要将火焰扔向李乔的方向,那速度快如破竹。
      
      “你敢动她!我便自毁圣气!”骆之将李乔牢牢拦在身后,大吼着将手放在心口处,那里便是圣子体内圣气的来源之处,若毁了圣气,他便命也没了。
      
      也意味着,骆氏一族的依仗也没了。
      
      李乔见他动作,惊骇不已,连忙去扯他的手。
      
      骆闻扔出去的火焰慢慢消失,他放下手,面目狰狞,似是思量一番后,才道:“好,我答应你,你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我骆氏一族还要你发扬光大。”他还好商好量道,“不过,朝圣大典轻易不能取消,你需得跟我去一趟四重天,将那碧玺石上的撰文去掉。”
      
      四重天相比于二重天还要往上,直上云天,那里无人居住,地域虽广,但却只存了一块几乎占了半个空间的碧绿颜色的石头,名唤碧玺石。从表面上看去,石头只是体型大了些,颜色奇特了些,并无其他异处,但是生在神界,用处自然没那么简单。
      
      它的用处相当于一个媒介,告知众人当下有何大事要发生。
      
      但凡神界有何大事,神界众人皆会有感应,然后来此地查看,输入圣气,碧玺石表面便会以字迹显现出来。早在几月前,骆闻便已开始着手准备朝圣大典的事,自然也很早便上过四重天,将此事撰刻在了石身上,此时神界众人早就知晓了此事。
      
      想要取消,自然又得去一趟四重天,将那撰文去掉。
      
      写上撰文或是去掉撰文,都会消耗大量圣气,通常不会有人会胡乱拿自身的圣气开玩笑。这次骆闻要带上骆之,可能是不想再消耗自身的圣气,也算在情理之中。
      
      骆之心中也是如是想,于是点头同意了他爹的要求。
      
      李乔心中却越发觉得不安。骆闻妥协得实在太快了。
      
      见骆闻先出了门,李乔右眼皮子不停乱跳,抓住骆之的手:“骆之......”
      
      骆之犹豫片刻,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发顶,对她笑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将碧玺石上的撰文去掉,很快就回来。”然后变出一个透明方块样式的项链,挂在她的脖子上,“这个给你,你可通过这个和我说话。”
      
      他出了门,看脚步还透着迫不及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