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乔乔!”
      
      “嘘!”李乔食指放在唇边,猫手猫脚走过去,然后蹲下身。
      
      眼前的男人四肢皆被粗如人手臂的铁链捆绑住,上笼罩着淡淡金光,一看便知非凡品。看上去,他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衣服也端正地穿着,还是临走时那套骚包的亮紫衣袍,只是整个人看上去毫无气力,正虚弱的靠在墙上。
      
      这个人便是原身的兄长李戮,被神界抓了的那位。而李乔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一脉塔。
      
      离她来到神界的时间已经一月有余,她一直都待在二重天,每天都围着骆之转。知道他喜欢吃刺激性强的食物后,便跟阿布学着每天都给他换着花样做,只希望能在他面前多涨点好感度,让他能快点答应娶自己,然后完成任务。
      
      时间一天天的过,骆之对她的态度也开始变得不一样,她都好几次看到他看着自己发呆了,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兆头啊。
      
      可就在前几天,来了几个送法器的仆人,她不经意间偷听到他们谈话,居然是在谈论被关在一脉塔中的魔界人士,说他似乎已经快要撑不下去,时日无多了。听完她心便禁不住的狂跳,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说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李戮。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次进入世界的方式出了问题,原身迫切想要救助兄长的心情,居然在她脑海中频频出现,扰得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连骆之也看出来了她的心不在焉。
      
      因为她做糕点时,放错了调料,做了一份甜品出来......
      
      一番思想挣扎过后,她在骆之书房里翻阅了有关一脉塔的资料,然后就在今天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趁着骆之睡下后,偷偷孤身一人来了这一脉塔。
      
      这一个月的调养,让她身上已经再无一丝魔气以及......圣气,也能理解,魔气被原身自毁,终归是要消失殆尽的,而圣气本就是原身服了丹药强行灌入身体中的,这么长的时间才消散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
      
      骆之应该发现了,但他却没有说什么。
      
      一脉塔能困住妖兽或是身含魔气的人,也能阻挡神界众人乱闯,可她两边都不是,恰恰钻了这个空子,以凡人之躯进了来。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凡人居然能上得了无极天,更别说一脉塔了。
      
      “乔乔,你怎么进来的?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快走!”李戮虽然身体虚弱,却在看到李乔时,挣扎着坐了起来,他英俊邪肆的脸庞此刻十分苍白,说话的声音虽然没有虚弱得断断续续,但是却带着很重的气音。
      
      他挣扎间带动了束缚着四肢的铁链,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周围阴暗潮湿,隐隐还能听到有水滴落下来的声音。
      
      李乔心生不忍,她知道是原身的感情在作祟。犹豫片刻,还是上前扶住他:“我没事,有事的是你,你别乱动。”这困缚他的铁链在他挣扎时肉眼可见的收缩了一寸,尖锐的连接处便刺进他的身体里,他明显就是正在强忍。
      
      见他咬着唇说不出话,李乔赶紧从怀里掏出一瓶丹药,抬起他的脑袋就全数倒进他的嘴里,然后猛力合上他的嘴巴,迫使他咽下去。
      
      虽然这李戮作恶多端,带着原身干了不少天怒人怨的坏事,但是,他确实真拿原身当妹妹看的,对原身十分宠溺。现下她占了他妹妹的身体,她还真做不到对他置之不理。
      
      “你给我......吃了什么?”身体在回暖,也没那么无力了,李戮喘着气看向李乔,只觉得今日的妹妹有些不同,看着沉静了很多,“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赶紧离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脑子开始混沌。
      
      这是丹药的副作用,会让人慢慢陷入沉睡,以尽快修复身体。
      
      李乔扶着他的身体让他靠在墙上,没理会他说的话,只道:“我会想办法救出你。”然后就准备起身离开。
      
      李戮却在此时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厉声问::“你身上的魔气呢?!你是不是被他们抓进来的?!我感觉不到你身上的魔气......乔乔,你身上的魔气呢......”他满眼痛苦,脑中似乎已经上演了一场李乔被抓住然后被严刑拷打的场景。
      
      对于一个魔来说,失去了魔气这件事,绝对非同小可。
      
      没想到他都这么虚弱了,居然还这么警觉,李乔只好又蹲下来:“哥哥,”见他闭了嘴,眼皮子打着架,依旧坚持等着她的解释,她继续道,“接下来的话,我是认真的,希望你能支持我。”
      
      “什么......”他下意识接话,再一次撑起眼皮。
      
      李乔凑近他,以便让他听得更加清楚:“我爱上神界的圣子了,我想嫁给他留在这里。等我把你救出来,你就回去,别再来找我了。”任务她必须完成,但是眼前这个人,她希望他也平安返回魔界,还有最重要的是,不要再来找她,给她添麻烦。
      
      李戮精神瞬间警醒,强撑着:“乔乔,你在说什么胡话?!”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李乔将手盖在他的双眼上,柔声道,“睡吧。”手心下他的睫毛没再动弹,李乔松一口气,收回手站起来,按着原路返回。
      
      刚进二重天,轻手轻脚推开房门。
      
      “你去了哪里?”本来睡下的人正坐在她平时睡觉的软榻上。
      
      李乔脚步停了一瞬,然后若无其事地进来,关上房门。见他只穿着一层里衣就坐在那里,又去给他拿了一件外袍披上,才回答他的话。
      
      “我睡不着,出去走走,你怎么起来了?”她顺势坐到他身旁,晃动着双脚。白色丝绸制的裤管在空中晃着,似是不经意般擦到他的裤管。
      
      骆之僵住,却没移开。
      
      桌上还放着一盘今天两人吃剩的糕点,通体雪白,是一种他未曾见识过得小兽,只长长耳部内侧是鲜嫩的粉色,看着十分娇憨可爱。这一个月,她仿佛毫不知疲倦,每天都想尽办法给他做各式各样芥末口味的糕点。
      
      他走到哪里,她跟到哪里。
      
      他去书房,她也要去,不停歇地研磨也好;他去二重天门口看外面,她也要去,只安静地陪着他坐在地上几个时辰也好;他要歇息,她也要去,耍赖硬是要替他更衣也好......不知不觉,一天又一天,本该寂寞的日子里,她萦绕在他整个空间里,由不得他逃避。
      
      可是即使她插手他的生活,他却从来没想过要将她赶走。
      
      “你真想嫁予我?”他听见自己问。
      
      二重天的夜里,从来没有任何声音会出现,从来都是宁静、寂寥,这样的夜晚,他度过了无数个,从一开始的不解,到愤恨,再到如今的习以为常,他统统都不在放在眼里。直到卧房里出现她绵软的呼吸声,那声响骤然闯进他的世界,明明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声响,可是他却像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一般,舍不得它离去。
      
      多么可笑,贵为圣子,却稀罕别人睡着时的呼吸声。
      
      所以今晚,声音一消失,他便醒了过来。
      
      跟着她去了一脉塔,看着她同那魔族说话,听着她还是大言不惭的说着那些轻易让人脸红的话......
      
      李乔跳下软塌,看着他:“当然啦,我早就跟你说过了。”
      
      “为什么?”他再问。
      
      “因为......”
      
      骆之立即打断:“别再说是因为我摸了你,看了你!”说完便又立马别过头,耳根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李乔笑了笑,伸手捧过他的脸:“因为我喜欢你呀,你还看不出来吗?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天天缠着你,天天烦着你,想要和你成亲......我都这样了,你还看不出来吗?”
      
      她向来不愿拘束自己,死了便死了,做任务便做任务,当下的想法是什么就去做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爱就是不爱,感情的事情她也从来不愿多想。
      
      可是,谁让有那么一个男人呢,一而再再而三的硬要往她脑子里塞各种各种的东西,硬要逼着她去回想、去怀疑。好了,现在如他所愿,她承认,她确实是喜欢他的,每次想到他时,心中那股冲动从来没有消逝过,面对眼前的任务对象,她也很清楚的能感觉到他们是同一个人。
      
      既然是同一个人,她又何必去压抑自己?
      
      “你......为什么会喜欢我?”骆之没有拉开她的手,任凭她手心的温度贴脸侧。他垂下眼,“是因为我是圣子吗?”
      
      那些女人,嘴里说着喜欢他,他却是知道的,为的不过也是他的这个位置而已。
      
      “也有这个原因......”李乔想了想,这是事实,她的任务就是嫁给圣子,不过圣子只会是他,其实和想嫁给他也没有区别。
      
      没成想得到她如此肯定的回答,骆之气得立马拂开她的手:“你!”居然和其他的女人一样!一样只是为了他的身份地位而已!
      
      “嗳,我还没说完呢。”李乔直接抓住他的一只手,放在手心里看着。
      
      骆之被她孟浪的举止惊得愣住,看着她两只要比他小上一些的软嫩双手,还在描绘着他掌心中的纹路,瞬间感到头晕目眩:“你......”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他要抽手的动作停下,看着她真挚的双眼,那双眼此刻全是他。被她握着的那只手好像开始发烫,那股烫意顺着手臂一直延伸到胸口,胸口渐渐发涨。骆之嘴角嗫喏,眼神躲闪:“什么......”
      
      “就是刚刚我说的第一个字。”
      
      是“你”。
      
      他一边肩膀猛地耸起,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像是收到了惊吓。
      
      李乔松开他的手,弯腰绕过他的肩膀,双臂环抱着他,将脑袋搁在他的右肩上,和他耳朵蹭着耳朵:“我真的喜欢你。”听到了吗?一直努力唤醒我记忆的那个人,你听到了吗?我也喜欢你,谢谢你在一直坚持。
      
      “......知道了。”耳边传来他尤如蚊蝇般的声响。李乔侧头看了看,发现他的整只耳朵红得都快要滴血,一直蔓延到脸侧,愈演愈烈。
      
      骆之垂在身侧的双手抬起又放下,抬起又放下,不断重复......
      
      那是一个想要拥抱的姿势。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成亲?”李乔又问。
      
      “你!”骆之双手猛地一鼓作气放下,身体就像又被打开某个羞耻的开关,一把推开李乔,看也不看她,“想嫁给我哪有那么容易,过几日便有朝圣大典,你还不如想想如何夺得头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