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无极天入口。
      
      “你还看?!”
      
      “姐姐,看看有何妨?既然你不愿送我,我也不强人所难,”李乔看着原身勾唇一笑,看着她笑过后,又在那女子气急败坏的脸色下继续口吐芬芳,“况且你那项链上羽毛的颜色,我瞧着,倒是有些落于俗套,和我也不是那么相配,我便不夺人所爱了,你且留着,衬你颜色正好呢。”
      
      李乔捂了捂脸。这原身嘴巴实在欠抽。
      
      下一刻,果然就见那女子面色大怒,愤然抬手,掌心之上,立马凭空出现一圆环样式的法器,通体金色,花纹奇异。她手掌翻转,握住环上镂空部分,对准原身斥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偏偏要吃罚酒,我好声好气和你说话,好心引你入门,你倒好,不但觊觎我的法器,还对我出言侮辱!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哪里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我倒是不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只知道你哪里是什么好心,你引我入门,”原身对她手中所持法器看也不看,面色冷淡,一手指向先前女子指过的那处屏障,“那你倒是和我说说,这门有什么用处?”
      
      女子脸色变了又变:“你什么意思?我看你刚刚飞升,不愿与你计较,不然以我的修为,一旦出手,你必死无疑,我劝你识相的话,赶紧入了这门。”
      
      极其轻微的声响传来,还在对峙中的两人未曾察觉。李乔看向入口内侧一扇门处,那里隐隐露出一人白色的衣角。
      
      “入了这门,便是入了畜生道,”原身说完,便见那女子震惊不已,她恍然未见般,“你真当我好糊弄,你如此用心险恶,心机之深,看着倒一点都不像神界中人。”
      
      神界中人往往自命清高,口口声声皆是不愿生灵涂炭。
      
      “神界中人?”女子看了眼手中的法器,神色不再多加掩饰,“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神界中人?你一个圣气如此稀薄的凡人,我没让你对着我叩拜,已经是大发慈悲了,你还竟敢在这里大发厥词!”
      
      她眼眸一厉,扬起手中法器就朝原身而去......
      
      李乔浮在上空,为原身默默点了根蜡。她看着原身动作敏捷朝腰间摸去,却只摸了个空,脸上立刻便是一瞬间的茫然。
      
      为什么会摸空?
      
      那是因为原身在被她爹关进窑洞时,便被没收了所有的法器,只给她余了些丹药。原身作为魔界高等种族的小公主,理所应当的,供奉给她的法器必然是极好的,但是现下也抵不住没有带在身上的事实。
      
      她出来后忘了跟她爹要,她爹也没还给她,然后就造就了现在这个局面。
      
      等原身错愕抬头,她浑身就已被那圆环法器困住,动弹不得了。
      
      “你敢动我?!”
      
      李乔看着原身神色巨变,却动弹无法,仍嘴炮万丈。
      
      “你要敢动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这个老妖婆!快放开我!”
      
      那女子见她被轻易困住,听她说的话,不屑一笑:“瓮中之鳖。”然后直接伸手抽出环在腰上的一截暗红色软鞭。
      
      那软鞭一经抽出,鞭身便立马燃起熊熊火焰。女子接着迅速甩出一鞭,鞭尾大力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巨响,同时留下一道深刻的黑色似烧焦般的印记,可见威力之大。
      
      原身现下无护身法宝,也无魔气护体。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李乔连连叹气。原身将身上的魔界印记强行消除,致使体内魔气消逝,后用一颗丹药向体内强行灌输了些许圣气,这才勉强通过无极天的入口。这软鞭要是打在她身上,她必定非死即残!
      
      “现在知道怕了?”女子拖着软鞭一步步走近,面目狰狞。
      
      “我怕你这个丑八怪?嗤~”原身嚣张惯了,即使死到临头,嘴门也不带关的,说出来的话更加恼人了。
      
      “你!”女子果然再次被她激到,扬手就要给她一火鞭尝尝......
      
      李乔不忍直视,正要闭眼,却突然发现整个魂体似是被什么拉扯着一般直冲向下方的原身,再睁眼,便是眼睁睁看着一道火鞭落了下来!
      
      啪!
      
      “啊!”李乔疼得大叫,直接摔倒在地。
      
      早不附身,晚不附身,偏偏这个时候附身!她真是比窦娥还冤!
      
      这一鞭子果真快要了她半条命,被抽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李乔迷迷糊糊低头看一眼,便见左肩至前胸处有一道长约二十公分的口子,伤口处血淋淋的,还残留有少许火星,看一眼她便不敢再看,着实形容恐怖。
      
      太疼了,实在是太疼了。李乔紧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意识散去,散去她就要晕了呀!她要是晕了,这心肠歹毒的女子将她身体扔进了畜生道怎么办??
      
      她此次来到这个平行世界的任务便是成为神界的圣女,任务对象是神界圣子骆之,完成任务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嫁给骆之,因为只有圣子的妻子才能被称作是圣女,会同圣子一般,受世人敬仰供奉。
      
      原身好不容易来了无极天,这就意味着她离圣子又近了一步,她可不能在这里功亏一篑!
      
      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李乔无比确定,这绝对不是她的第一个任务世界,她脑海中存在的画面和对话都在提醒她这个事实。最让她在意的,是那个男人,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着她的男人,他说这些任务对象都是他。
      
      缺失的记忆她会弄清楚,这个男人,她也会查清楚。
      
      零碎的记忆中,这个男人只有在她完成任务时才会短暂的出现,那么,她一定要完成这次任务。因为......因为她想见他,她想问清楚。 
      
      可是意识流失太快,浑身开始发冷,李乔再怎么振作精神,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就此睡去......
      
      看着她费力挣扎,女子面露满意,道:“我早和你说了,你偏偏不听,我当你有几分实力,没成想居然这么脆弱,一鞭子而已,便要断了气一般。”
      
      李乔没有力气与她口舌,想开口求救,嘴唇却只是艰难地张了张,并没吐出一个音节。
      
      不!不能死!她脑中天人交战,却硬是挤不出一丝气力......
      
      “好了,”女子抬手收回两样法器,李乔没了圆环法器的禁锢,立即就瘫软在了地上。那女子无所谓道,“我可从来没想置你于死地,是你偏偏要与我作对,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嗜焰鞭的威力可不是你能承受的,我看你定是抗不过去了。”
      
      她又看了眼那扇灰暗矮门,笑得不怀好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就这么死去,你可以以另一种样子活着,也算是我对你的仁慈,你说可好啊?”
      
      尾音是刻意的绵软,谁能想到神界也不完全是一方净土,心思恶毒的大有人在。这事不知该怪原身,还是该怪眼前这女子,两人作恶一半一半,最后受罪的却是李乔。
      
      李乔继续嘴角蠕动。
      
      “你说什么?”女子见李乔嘴不停动着,却没听清她说的话。
      
      另一扇门后,听清她说的是什么内容时,白色衣角的主人不禁探出头看向李乔的方向。
      
      “骆......骆之......”
      
      女子大惊,随即气愤不已:“你大胆!圣子名讳岂是你能喊的!”
      
      李乔意识已经散了大半,哪里还听得进她说的话。
      
      依旧气若游丝:“骆之......救我......救......救我......”嘴角也不停有鲜血溢出,擦过唇角落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滩血水,越来越多......
      
      “你、你、你!”女子气得反复踱步,“你简直岂有此理!你给我闭嘴!你这种人怎么配得上喊圣子的名讳!你闭嘴啊!”
      
      神界中多少女子都盼着能够嫁给圣子成为圣女,同享荣光。她当然也幻想过,可是幻想归幻想,所有人都知道想要嫁给圣子并没有那么容易,而且圣子在她们心里是神圣的,是不可侵犯的。可是现在,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子居然用如此依恋地口气喊着圣子的名讳!
      
      她怎么可以?!
      
      “我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
      
      “骆之......”生命在流逝,那是无比清晰的感觉,尤如沙漏般,原本满着的那一端开始变得空白。
      
      这次任务要失败了吗?她是不是见不到那个男人了,就这么魂飞魄散吗?不断强打起精神,又不断被身体遭受的痛楚冲散,眼泪自紧闭的双眼缓缓流出.....
      
      李乔已然绝望。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住手!”
      
      “......”怒火中烧就要将李乔扔入畜生道的女子顿住,猛地转头看去,便见迎面走来一人,那人穿着不染纤尘的洁白长袍,走着走着,速度越来越来,不过一瞬,便到了她面前。
      
      “圣子?”她愣住,盯着他额间朱红菱形印记。
      
      骆之没有回应,只轻手轻脚抱起还躺在地上的李乔。此时李乔已完全没了意识,彻底晕厥。骆之试了试她鼻尖,鼻息微薄,恰恰就剩一口气勉强吊着在。他迅速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丹药通体莹亮,色泽诱人,香气四溢,闻着便让人精神一振。
      
      丹药被果断喂进李乔的嘴里。
      
      可李乔双唇紧闭,丹药只碰到她的牙齿,却进不去。
      
      骆之食指抬起李乔下颚,拇指按在她上唇,一团金色的光团自他的拇指缓缓进入李乔嘴中,而后她的嘴便张了开来,丹药也顺利进了去。
      
      “圣子,真的是您吗?”一旁紧盯着他的女子再次开口,一瞬变得手足无措,“我是司家的司莹,您、您......”她两只手在身前不断绞着,磕磕绊绊地想再说几句,却又一时词穷,做了自我介绍后,更是毫无头绪。
      
      骆之抬眼,终于看向她:“你心思未免太过歹毒,她圣气微弱,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一时逞口舌之快,你却要置她于死地,甚至还要将她扔进畜生道。”
      
      “我、我......”司莹面色涨红,慌忙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他又低头看向李乔,却看到她左肩蔓延至前胸处的伤口。骆之撇开眼,耳根微红,双眼看着别处将身上的外袍脱下,然后准确无误地披在李乔身上。做完这个动作,他才又将视线放回,见她本来发白的脸色、唇色渐渐变粉,又从怀里掏出和先前一模一样的丹药,如法炮制,再次给李乔喂了一颗。
      
      “圣子,她一个刚刚飞升的凡人,不值得......”声音在骆之不赞同的视线下渐渐消去。
      
      骆之将李乔一把抱起,直接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