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5号嫁圣子

      这姑娘为什么这么傻?
      
      这是李乔观察到此刻内心的第一感受。不知什么原因,她来到这个世界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融入原身的身体中,反而是一种类似于浮魂的形态飘在半空中。而且迄今为止,她已经以这种形态跟着原身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这个平行世界里,世界背景分神、魔、鬼、人四界,鬼界在三百年前便已宣誓效忠魔界,人界因为没有法力始终受神界的庇护。当今,神魔两界当道,但又历来水火不容,矛盾冲突频频滋生,却也堪堪维持住这微妙的平衡。
      
      原身的身份是魔界高等种族的小公主,现年三百多岁,相当于现实世界中十七八岁的年纪,自小便受尽宠爱,跟着魔界各路妖魔鬼怪烧杀夺掠、四处野火,养成了个飞扬跋扈、受不得一点儿委屈的性子。
      
      她还有一同母所生的兄长,名李戮,与她同岁,性子更是乖张难训,平日里与她关系极好,两人一起做过的人神共愤的事尤如发缕,数也数不清。半月前,李戮又起了玩闹的性子,提出要闯一闯那无极天。
      
      无极天是哪里?
      
      那可是神界老本营,神界高等种族皆都栖息在此处,并不是他这一乳臭未干的小儿说闯就能闯的。可他这一想法提出来,原身竟拍着双手赞成,两人本约定好要一起行动,不幸的是,原身却在要行动的前一晚被她爹关进了窑洞。
      
      窑洞是魔界用来关禁闭的地方,地处魔气最为强盛的寒渊山山顶,每个魔界高等贵族家里在此处都拥有一处窑洞,用来惩罚不服管教的子孙后代。
      
      而原身这次被关,便是因为她几天前施法烧了另一高等贵族的后院,只因那后院中一妖女见她时说她长相狐媚,一通好夸。照理说,“狐媚”二字在魔界算是好词,可她听着,却不入耳,只因为她曾经去过人界,在那里,“妖媚”可不是什么好话,这才有了她一把邪火烧了他人后院的事。
      
      然而,她去不了无极天,李戮却坚持去了。一去便没了消息,半月后,无极天传来消息,说是抓到了一魔界乱党,正关在一脉塔中。一脉塔乃是神界关锁妖兽的地方,圣气尤为馥郁,妖兽一旦被关便毫无反击之力,魔界人士进入,便更是反噬极大,逃出无法。
      
      原身一听兄长被关,便坐不住了。今天一被放出来就请求她爹派人将人救回来,可她爹却不同意,一再强调不能因小失大,眼前正是绝佳时机,决不能由着神界再抢了先机,于是坚持按兵不动。
      
      李乔从思索中回神,往下方又看了看,显得不太清晰的眉皱得更紧了。
      
      只见一面容妖艳、身姿窈窕的女子正趴在地上哭泣,训斥她的人摇了摇头便抬脚离开,她依旧兀自伤心着,啜泣声越来越大,可那离开的人却没有回头看她一眼,直到最后消失不见。
      
      这女子便是她要附身的原身。
      
      她扒着的地方是一处锈迹斑斑的墨色桥梁,桥梁下方缀着无数雪白头颅,头颅无风自动,相互碰撞,仿若谱着一曲索命歌谣,绿色魔气萦绕下,更显得此处骇人异常。训斥的人一走,原身便立马停止了哭泣,她满脸泪痕,眼中却无哭意,抬头透过李乔魂魄漂浮的方向看向遥远的天际,白皙柔嫩、染有朱红蔻丹的双手缓缓握紧。
      
      李乔顺着她看的方向往后看,便看到与此处相对的雪白天际处,正霞光四溢。
      
      那里正是无极天的入口。
      
      “既然如此,本公主便亲自去救!”轻软惑人的声线自樱桃般的小嘴中溢出。
      
      只见她伸手拉开左肩处的紫色衣襟,露出一黑色花纹,花纹自左肩一直向左胸口处蔓延,白皙如玉的肌肤上赫然是一株摇曳生姿的黑色曼陀罗花。她右手掌心向下,毅然往那花纹处直接就拍上了那么一掌!
      
      一口鲜血便立马自口中喷出,洒在了桥面上。
      
      做完这些,她面色镇定,合好衣襟,一手撑在桥面上稳住虚脱的身形,一手伸进怀里拿出一粒黄绿色的丹药迅速喂入口中。然后原地打坐,调息片刻后就站了起来。
      
      李乔却惊讶地发现她此刻体内竟然魔气全无!
      
      原身飞了起来,直冲向天际那边的无极天。李乔魂魄自动跟了上去。
      
      离无极天入口越近,那霞光便更旺,直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李乔发现原身除了这一点不适外,却没有其他任何异常之处,那充满圣气的霞光居然对她毫无影响。
      
      最终原身毫发无损地站在了无极天入口处,一处由气流形成的巨大的圆拱形大门前。大门是一道透明浮动着的屏障,她先是伸出右手,试探般朝屏障摸去,很轻易便穿了过去。见此情形,她脸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意。
      
      接着,整个人便直接跨了过去,竟是安然无恙地进入了无极天,神界的大本营!
      
      李乔跟着她往前飘,静观事态发展。
      
      见她走了几步,突然停下,纤细手指轻轻绕了个圈,身上紫色的纱裙便立马化为一件粉色娇嫩的罗群,虽说她长相妖媚,但因为年纪尚轻,妖媚中难免带了一丝稚气,瞧着勉强能算娇憨。
      
      笑着的样子,显得十分无害。
      
      “你是谁?”一声质问从不远处传来。
      
      她转头,见一着白色纹梅、金色镶边长裙的貌美女子朝她款款而来,浑身打扮,看着便不同一般。原身微微蹙着两弯形状姣好的眉,软软道:“我也不知道,姐姐,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你喊谁姐姐?”那女子立马皱眉,走到她身前,上下打量她一番后,轻佻一笑道,“看你这装扮莫不是刚飞升的凡人?圣气如此浅薄,也不知你是怎么熬过那飞升雷,那一道道雷打在你这身子骨上,怎么没把你挫骨扬灰?”
      
      她边说笑着,边摸了摸胸前不知是用什么凶兽的绚丽羽毛作成的装饰品。
      
      再三打量一番后,她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指着不远处不太显眼的一道门,门矮且圣气稀薄,屏障颜色略微发黑,稍显破败,和此处格格不入。
      
      “你,去那里,出了那个门,自有人引导你。”女子摸了摸散落在胸前的一缕碎发,笑着说,“别呆在这里碍人眼,要知道,这里可是神界入口,向来不允许任何人久待,何况还是你这种......”她没说完,只将手掩在唇边,又发出一声轻笑。
      
      李乔眼见着原身神态变化,便知她这是动气了。
      
      也是,以原身的性子,不可能忍得下去。
      
      “姐姐,”原身叫得更甜了,“姐姐,那个门是干什么的呀?”
      
      女子一怔,狐疑看她一眼。
      
      厉声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叫你去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还有,谁让你叫我姐姐了?别乱认亲,我可没你这么穷酸的妹妹!”
      
      “可是那道门好丑,我不想去。”原身笑得越发无害,紧盯着女子胸前的羽毛装饰物,“你这项链倒是好看,能否赠予我呀?”
      
      女子下意识随着她的视线随着胸口看,见她说的是什么后,瞬间气得脸发红:“你这无耻的凡人,居然敢肖想我的法器,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二重天,云烟缭绕。
      
      “圣子,您要去哪里?”仆人装扮的面色憨厚男子匆匆拦住还在不停往前走的人。
      
      那人停下回头,露出一张白净如玉的脸庞,额间有一朱红菱形印记,眼眸纯净,却分明还还带着点控诉,他气得胡乱甩着袖口:“阿布,你为何总是拦着我,这也不让去,那也不让去,爹分明说过今日我可以出去走走。”
      
      被唤做阿布的仆人面露无奈,微佝着背,隐含敬畏又夹杂同情的视线看向他,为难说道:“可是,大人说的是圣子可以出了房走走,您看这......”他指了指二人身前金光闪闪的屏障。
      
      果然就见圣子露出向往的神情。
      
      透过屏障能看到在天际中不断飞舞的仙鹤,姿态优美,徐徐攀升,边翩翩起舞,边尖声鸣叫,四处是圣气滋养下盛开的花蕊,香气怡然,入了鼻,便只觉神清气爽,五脉轻松,还有神界众人在此处说话玩闹,处处是一派繁荣热闹之象。
      
      再看这二重天殿内。阿布回头,看着虽富丽堂皇却廖无人气的地方,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大人们的决断,不是他这种身份的人能参透的。
      
      “您现在到了这道门,不是分明要出了这二重天吗?要是大人知道了,您......”他犹疑着没说完,担忧的看着圣子。
      
      圣子面露失望:“我知道,爹若知晓我又偷偷跑了出去,他定要关我好几日禁闭。”越说越丧气,所幸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
      
      圣洁光亮的白色长袍就这么拖曳在地面,长袍的主人浑然不觉有何不妥,兀自用手肘撑住膝盖,下颚搁在掌心之上。
      
      阿布见他动作,只皱眉,并未开口阻拦。
      
      这动作他不是第一次见了,拦也拦不住。
      
      “可是阿布,我不是圣子吗,地位不是很尊贵吗,为什么爹总是要将我关在这里,我也想像他们一样,”圣子透过金色屏障再次看向二重天外,眼含艳羡,“想看飞兽起舞,想嗅花香,想有三两知己说说话,不想成天都呆在这个,”他头埋了下去,掩在膝盖下,瓮声瓮气,“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圣子!慎言!”阿布慌忙看向周围,又蹲下身看向他,低声劝道,“圣子,这样的话您还是不要说了,这般不文雅,要是被大人听到了,又要责罚您了,到时候说不定您连房门也出不去了。”
      
      虽说这话他说了太大逆不道,但是他和圣子一同长大,从小便侍候在他左右,对圣子一直以来受到的限制,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慎言,慎行,以至于近乎于要求不要说话,不要乱动,这都是他看在眼里的。
      
      圣子又如何,地位尊贵又如何,过得也不比普通人轻松。
      
      “行了,我知道了。”圣子头依旧埋着,传出来的声音有气无力。
      
      阿布看不下去,想了想,笑着安慰:“您看今天要吃什么颜色、什么形状的糕点?我去给您做,昨天您说那紫荆花样式的糕点味道不错,我又新学了几道新样式,要不做给您尝尝?”
      
      没有回应。
      
      但是阿布知道他必定是听到了。
      
      “圣子?”他又轻轻喊了一声。
      
      这才有声音传来,慢吞吞的:“我要吃金腰燕样式的糕点,但是不要它身上的黑色,给我换成白色,还有它腰上的金色我不喜欢,给我换成紫色。”金腰燕是一种小型兽宠,不过人的手掌一半大小,筒体黑色,脸颊处雪白,因燕尾上方有一金色腰带纹路从而得名为金腰燕。
      
      听他总算开了口,阿布才放下心来,连连答应:“好好好!我这就去给您做,您在这儿坐会儿,我马上就给您做好了端过来。”
      
      “嗯。”
      
      听他再次应声,阿布赶紧步履匆匆往殿内走。圣子一直都特别好说话,从来都不为难他们这些做仆人的,既然他松了口,他理应赶紧把事情办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圣子这么可爱,作者君可能要开始明目张胆地甜了吧......是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