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那人立马喜出望外:“Ola, Nao esperava que falasse minha lngua.”
      
      李乔看向众人:“我跟他说了‘你好’,他也跟我说了‘你好’,他还说没想到我会说他的语言。”
      
      那人见她不理会自己,连忙继续用着众人听不懂的语言继续说道:“你能帮我离开吗?我被这个人抓了过来,我不懂你们的语言。”他指了指站在一边的阿古拉。
      
      李乔安抚他:“现在还不行,你是怎么被他抓到的?”
      
      “我跟随父亲乘船,中间遇上海啸,我被卷到了岸上,是这个人救了我,但是,上帝!他实在是太粗鲁了!”他仿佛十分抓狂,语气显得有些激动。
      
      李乔了然:“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待会能配合我帮我一个小忙吗?”
      
      他立马点了点头:“当然可以,我叫菲德尔,很高兴认识你,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说着他脑袋就朝李乔的脸凑了过去,看上去是想亲吻她的脸颊。
      
      李乔赶紧推开他,急急解释道,“菲德尔,停住!我们这边没有这样的礼仪,如果让别人看见了,会觉得很没有礼貌。”
      
      见他退开,李乔松一口气:“我叫李乔,也很高兴认识你。”
      
      菲德尔苦着脸退开,就发觉有一道难以忽视的视线正投射在自己的身上。他看过去,就看到了百里墨的脸。
      
      “他是你的谁?他好像生气了,他是你的伴侣吗?他长得很像我们那边的人,五官很像,他有我们那边的基因吗?”他满脸纯粹的疑问。
      
      李乔被他问得差点被口水噎到。她看了看百里墨,见他脸色确实有些不虞,她对菲德尔说道:“他是这里的原住民,准确来说,他是我的上司,我现在还没办好事,他不太高兴了,所以能请你尽快帮我一个小忙吗?”
      
      菲德尔夸张地拍拍胸脯:“乔,当然可以,说吧,怎么帮你?”
      
      李乔笑着对他说了一遍,说完看向众人,见他们都盯着他们这个方向一脸茫然。
      
      “对不住各位,这位来自海外的公子实在是太热情了。”
      
      众人本就听不懂,见她这么说,也只能纷纷点头表示理解,怎么着也不能不挺自家的人,让旁人看了笑话。而且他们亲眼所见,李樵确实用着和这个奇特男子类似的语言交流着,听起来似乎也确实是在沟通。
      
      阿古拉双臂环胸,道:“小公子,你真的是在跟他说话吗?”
      
      “当然。”李乔看向菲德尔。菲德尔双眼立马亮了起来。
      
      “我现在让他朝他的左边走三步。”她先是用大周的语言说着,然后又对着菲德尔说道,“菲德尔,请你朝你的左边走三步。”
      
      菲德尔比了个没问题的姿势,然后果断按照李乔的指示走了三步。
      
      “现在朝前走五步。”李乔又用两种语言说着。
      
      菲德尔照做不误。
      
      李乔朝他友好笑了笑:“好了,菲德尔,谢谢你的帮助。”
      
      “你是我的朋友,我很乐意帮助你。”菲德尔笑着摸向自己的头,才发现自己的头顶早就空无一物,他无奈笑了笑:“乔,我忘了,我的帽子遗失在海里了。”
      
      两人相视一笑。李乔看向阿古拉,挑衅一笑:“阿古拉,这下你总该相信了?”
      
      “甘拜下风。”阿古拉朝她低头,眼中却乍现一股诡异的兴奋。
      
      众人纷纷笑开,一扫先前被恶意为难的阴霾。百里赤坐于上首,慢悠悠鼓起掌:“好,我大周果然人才辈出。”话锋一转,又说,“阿古拉,朕看你也是煞费苦心,才寻得这一闻所未闻之人,让朕大殿之上的文武百官开了眼界,着实辛苦。”
      
      话里有话,各人心知肚明。
      
      “臣能得皇上欢心,臣愿肝脑涂地。”阿古拉依旧淡定表忠心。
      
      “行了,今日就到这儿,朕也乏了。”百里赤扶了扶额,在太监的搀扶下离开。殿中文武百官也慢慢离开,回了府去。
      
      李乔没理会阿古拉的视线,径自带着菲德尔来到百里墨面前:“王爷,今日可否将他带回府?”
      
      “否。”
      
      李乔正想再争取一下,就听他接着说:“今日需在宫中住下,至于他,”百里墨看了眼菲德尔一头绚烂的橙色毛发,神色未变,道,“本王自有安排。”
      
      阿古拉就在一旁,自然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想必李樵已经知道这人是自己抓来的。他并未出言反驳,而是喊了一声:“阿当罕,我们走。”那比他还要粗犷很多一直坐在原处没说话的男人便随着他一道走了,他们前方有一宫人引路,看着像是朝宫内走。
      
      见他们已经离开,李乔问:“王爷,他们不离开吗?”
      
      “明日还有一宴。”
      
      李乔了然,看来这阿古拉是有备而来,还不止准备了今天这一个“助兴节目”。
      
      跟着宫人到了住处,李乔躺在软榻上,看着床顶发了会儿呆,她起身脱掉外衣,正准备去洗漱,却听窗口传来一声细小的声响。她小心翼翼地四处探看着,在屋内烛光照耀下,在地面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正鬼鬼祟祟站在窗边。
      
      看着影子腰的位置上不断小幅度摇晃的东西,李乔默了默。
      
      “阿古拉,不知深夜造访,有何贵干?”
      
      影子顿了顿,然后从窗口处堂而皇之跳进了内厅。
      
      “李小公子,我来看看你。”熟悉的声音果然随之传来,他走到内厅的朱红色柱子处,斜着身子靠在上面,勾起唇笑得邪肆。
      
      李乔将床上刚刚脱下的外衣拿起,不紧不慢地穿起来。
      
      一道视线毫不避讳地在她全身上下打量着。李乔系好最后一处,出言嘲讽:“莫不是阿古拉你是断袖?喜欢男人?”
      
      “不,我当然不喜欢男人,但像你这样这么可爱的男人,我想,倒是可以试一试。”说着这话,他还恬不知耻地舔了舔下唇,姿态十足下流。
      
      “而且,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他拇指放在下巴处,轻微摩搓着,像是思索,片刻后,他继续笑着说道,“像你这样这么如此像女人的男人,浑身上下生得如此小巧,要是穿上女子的衣裳,旁人怕也是分不出来你到底是男是女,只叫嚣着让人好生欺负一番。”
      
      这话说的,似是已经将李乔浑身上下透视了一番。
      
      李乔不怒反笑,笑声清脆悦耳:“是吗?别这么小看你爷爷,爷爷掏出来比你还大。”她眼神放在阿古拉脐下三寸。
      
      阿古拉被她这粗俗言语惊得半响没说话。
      
      门外正欲推开门的人下意识往自己下半身看去,又猛地抬头,面色略显懊恼。
      
      “怎么?吓着了?”李乔不在怕的,继续道,“爷爷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顿了顿,突然想到他们这儿可能没这个玩意,“你还在喝奶呢。”
      
      “看着温文尔雅,不成想你这嘴倒是不饶人,倒有些像是草原上那些难驯服的小野马。”阿古拉终于回过神来,直起身,开始朝她走近,边走边笑着,“我劝你闭上嘴,留着待会儿再叫。”
      
      李乔暗自镇定,纹丝未动:“我劝你立刻离开,不然东窗事发,可没有你好果子吃。况且我可是逍遥王的人,你敢动我,我告诉你,”她放轻了声音,“死路一条。”
      
      阿古拉停了下来,似有忌惮:“逍遥王?”
      
      “当然,你难道忘了今天我是同谁一起来的,又是同谁坐在一起?”
      
      阿古拉看了李乔半响,欲伸手去摸李乔的脸,被李乔躲过,他却并未生气,哼笑一声:“你倒是能言善辩,明天设宴,我希望你还能笑得出来。”
      
      “舍命奉陪。”李乔仰头。
      
      眼见他最后又哼一声,外加狠狠看她一眼后才翻窗离开,李乔才由着身体瘫软下来。要是他要硬来,还真有些不好弄,就算她高声呼救,被人看了,名声也毁了,还谈什么完成任务。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李乔犹如受惊的雏鸟,连忙抬眼去看,确定来人是谁后,又是一个瘫软。
      
      “王爷,您怎么来了?”
      
      百里墨信步走入内厅,看一眼一侧的窗台,寻了桌椅坐下。
      
      “可有人来过?”
      
      “阿古拉来过,他威胁了草民一番,不过还好今日在宫宴上,王爷与草民坐在一起,草民吓唬他几句,他便走了。”李乔坐在床上,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没有向他行礼,但见他似乎也未察觉到,想了想,她打算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听见她的回答,百里墨眼色更显温和:“今日本王与你同寝。”
      
      李乔惊得一下子站起来。
      
      “今日本王与你同寝,你勿需忧心。”百里墨边说边解腰带,往床榻边走来。他解衣裳的姿势十分熟练,想来应该是自己动手惯了的,很快便解得只剩一身白色的亵衣亵裤。薄薄的一层面料贴在他的胸膛上,隐约能看到他腹部肌肉的纹理。
      
      意识到自己在看哪里,李乔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迎也不是,推也不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可见眼前这人毫无心理负担,已经坐到了她的床榻上,还微微仰头看着她,轻声问道:“如何?嫌弃本王?”
      
      李乔:“......”容她仔细回想回想......
      
      “你睡内侧,本王睡外侧。”百里墨却皱眉看向李乔,无声催促。
      
      李乔悄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还是平的。她狠了狠心,咬了咬牙,手一扬,腿一抬,就这么上了床榻从百里墨身旁爬过,去了床内侧,然后躺好,双手规矩地放在腹部,双眼也规矩地盯着上方的床顶。
      
      身上被人盖上被褥,柔软又舒适。
      
      紧接着身旁靠过来一个温暖的身体,他的肩膀擦着她的肩膀,触感在这安静如鸡的夜里放大了无数倍,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他们两人相触的部位蹦蹦跳跳。
      
      不知过去多久,李乔整个人都要躺僵硬了。她鼓起勇气缓缓侧过头朝身旁看去——
      
      睡着了!
      
      只见百里墨紧闭双眼,呼吸轻缓。
      
      李乔一手撑在床上,扬起上半身,轻轻松了松筋骨,感觉好点了准备再次躺下,眼角余光却见百里墨熟睡的脸庞,脑中突然闪过一抹虚影,快得让人根本捉不住。
      
      “怎么回事?”她低声自语。
      
      想不出所以然,李乔只好重新躺下,渐渐地,她也终于陷入熟睡。
      
      007:[怎么了?]
      李乔斟酌道:[我总觉得任务对象有些熟悉,一看到他我就有些难受。]
      好一会儿,007才问:[还有吗?]
      李乔试探着:[我想起来了,我没有死。]其实她并没有想起来,只是有一些隐隐约约的意识,就像是被人印刻在脑海中一样,让她无法忽视。
        007:[005,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无法告诉你任何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以下作者君话痨时刻。
    突然想起以前看过一个国外的新闻。一个男的因为某种疾病需要做手术,醒来时出现了短暂的失忆,当他从病床上醒来,一眼就看到了守在床边的一个女人,然后就对她一见钟情了,然而.....
    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妻子。
    所以说,一个人失忆到底会不会影响他对一个人的喜爱呢?哈哈,感觉好甜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