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又是三日舟车劳顿,方才到达武都。
      
      马车在闹市中行过,外界纷纷扰扰,叫卖声不绝于耳,孩童跑闹声声声不断,李乔却突然间想起一件事,她先前从百里墨那里借来的玉佩还没有归还。这段时日,她忘了还,那人居然也忘了朝她要。
      
      她边伸手进怀里去拿玉佩,边开口:“王......”
      
      “王爷,到了。”马车在这时停下,柳志的声音同时也传了来。
      
      李乔嘴巴闭上,想了想决定还是先放着,等再找个合适的时机还应该也没关系。她站起身准备下马车,却发现百里墨坐着没动,反而是看着自己。
      
      李乔疑惑地看向他。
      
      “何事?”他脸色虽然冷硬,但语气还算温和。
      
      见他居然主动问起,李乔干脆直接挑明:“上回您借我的......”
      
      可话还没说完,就见他仿佛是被触到什么逆鳞般,挥了挥衣袖率先下了车。这状况倒是把李乔弄得像丈二的和尚,不明白他怎地性情变化如此快。她皱了皱眉,最终还是将快要拿出来的玉佩放回怀里,然后也跟着他下了马车。
      
      一下马车,便见眼前是一府邸的大门口,牌匾上写着“逍遥王府”四个烫金大字,一看便知是百里墨的住处,也是先前她曾来过的地方。不过......
      
      李乔站在百里墨身后,看了眼他的后背,令她疑惑的是他的安排,难道他准备让她住在他的府里?先前皇帝传书说是让他们即刻返程,但是却并未言明回来后她的去处。
      
      “李公子,这边。”
      
      李乔回神,才发现百里墨已经不见了踪影,门口也只剩她和柳志二人。
      
      “王爷呢?”她看向柳志问,脚下却是不停地跟着他往府里走,越往里走,越觉得空旷,和上次的情况一样,看不到一个人。直到跟着柳志七拐八拐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李乔忍不住提出心中的疑惑:“怎么这府里一个下人都没有?”
      
      柳志替她推开门,笑了笑,道:“下人都在各自的房内待着,平时府内琐碎事做完,她们就不会出来了,除非王爷传唤。”
      
      李乔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怪不得先前明明见过有丫鬟的衣裳在外面晒着,却总是看不到一个人,原来确实是有人的,只是没出来而已。
      
      “那请问稍后怎么安排?还有面圣的事呢?”
      
      “稍后我会安排人送晚膳过来,至于面圣,那是明天的事了,明日一早,你只需跟随王爷即可,李公子这次立得大功,八成是少不了赏赐。”柳志边说边将她引入房内。李乔看了眼窗外,见天色已经渐暗,柳志将红烛点了起来,屋内顿时明亮许多。
      
      李乔看了看屋内装饰,比先前昏迷时住的那间房看上去要好上许多。
      
      “多谢。”李乔在桌边坐下。
      
      柳志摇了摇头,告了一声辞,往门口走。李乔脑中却突然想到马车中发生的事情,灵光一闪,她开口叫住了即将离开的人。
      
      “柳大人,可否劳烦你一件事?”
      
      “何事?”柳志回身看她。
      
      李乔从怀中掏出一团锦帕,打开锦帕,里面正躺着一块精致的玉佩。
      
      “这块玉佩,你能帮我还给王爷吗?上次我借他的玉佩用了用,却一直忘了还他。”
      
      柳志面色呆滞了些许,半响才说道:“既然是王爷借予你,理当公子亲自还才好。”
      
      李乔当然也懂他的意思,但是一想到马车内的场景,他似乎是负气下车的感觉,她一想到需再次当着他的面还玉佩,她就觉得她想放弃。
      
      “可我瞧着王爷似乎今日心情似乎不佳。”李乔将马车内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柳志拿着佩剑的手不安地动了动,他小心看了又看李乔的脸,越发觉得她的脸雌雄难辨,再加上她身量较一般男子娇小,便更显得有了几分女子般的娇弱,说不准王爷对她......他思量番后,在心里暗自唾弃自己居然在揣测主子的心思。
      
      “王爷心事,不敢妄自揣测,公子还是亲自归还罢。”他说到这里,犹豫片刻,看了眼房内燃着的明亮烛火,想到这房间从未有人居住过,眼前这人便是第一人。又想到总是透着寂寞的那道身影,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他忍不住又开了口。
      
      “不过,李公子,王爷借予你的玉佩并非一般的玉佩,这玉佩是已故的太后传给王爷,嘱咐王爷找到、找到喜......合心意的人时,便要将玉佩赠予那女......”他嘴打了个结,慌忙改口,带着几分气性,红着脸继续道,“那个人!”
      
      合心意的人?
      
      李乔还没来得及细问,便见他直接转身飞奔离开。
      
      她看了眼手中的玉佩,抬手摸了摸玉佩光滑的表面,不期然想到当时在马车上,她向百里墨借它的时候,百里墨也做了这个动作。
      
      脸倏地就是一红。
      
      慌忙就将玉佩拿锦帕盖住了,砰砰乱跳的心才平静些许。
      
      用过晚膳后,看时辰还早,李乔踱步来到房前的园中,见石桌椅旁就是一小片竹林,信步过去便掐了一片竹叶下来,放到嘴边。
      
      一墙之隔。
      
      “王......”
      
      百里墨抬手,制止了柳志的出声。
      
      紧接着就传来一阵不雅的声响,一声比一声响。
      
      空气是死一般的寂静。柳志低着头不敢说话,他不用想也知道这声音是谁弄出来的,只是不知道这李公子大晚上的弄什么幺蛾子,居然弄出这般不文雅的声响,还恰恰被王爷听到。
      
      “哈哈哈哈......”
      
      他还尴尬着,又突然听到一阵巨大的笑声。清脆,但不怎么悦耳,然却透出一股由衷单纯地开心。
      
      柳志悄悄抬眼看了看身旁的人,果然便见他脸色变得柔和。
      
      “这吹的什么玩意,像放屁一样。”李乔失笑,拿着手中的叶片左右瞧了瞧,才发现这叶片表面发黄,看着略显干涸。她随手扔掉,仔细往竹林边又看了看,挑了一片新鲜、柔软、厚薄适中的叶片后,当机立断就将它掐了下来。
      
      她边仔细看了看,边撇嘴自言自语道:“这下总没问题了吧。”
      
      柳志被她的自说自话弄得无语,却见百里墨脸上并无异色。
      
      看来,这李公子在王爷心里确实是不同的。他心下稍定,虽然当今男风并不盛行,甚至会遭世人唾骂,但若是王爷的话,他一定誓死捍卫王爷这份来之不易的缘分。柳志咬牙,紧了紧拿着配剑的手,却在一阵悦耳奇异的曲调中,不自觉松开。
      
      这是什么曲子?他从未听过。他看向百里墨,见他已经合上眼,似乎是在仔细聆听。
      
      曲调十分欢快,曲调悠扬。
      
      下一刻,李乔脑中却骤然出现那日妇人哭天抢地为了救自己孩子的场景。
      
      她曲调猛地就是一转。
      
      百里墨皱眉,睁开眼,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才意识到面前还挡着一堵墙。柳志也察觉到曲调的不对,先前明明听着让人十分舒心,怎么突然急转,现下听着直让人觉得揪心。
      
      李乔眉皱得死紧,因为她突然想到很多不愿去回想的事情。
      
      这首曲子曾经支撑她走过人生最艰难的那段时光,那年她十二岁,孤身一人,整天吃不饱上一顿的同时,还要紧接着担心下一顿。有一次她实在饿得受不了,去一家面包店偷了一块面包,却当场被抓住,一条腿差点被店主打断。
      
      还记得,那店主拿一桶污水泼了她全身,将她掩在杂乱发丝下的脸露了出来。他说了一句令她终身难忘的话。
      
      “有这张脸,还不如去卖。”
      
      他声线粗噶,边说边点根烟嗤笑着,周围全是指指点点的人群。
      
      她趴在地上,浑身湿透,但还是咬着牙坚持吃着那块偷来的面包......
      
      一曲终,李乔丢掉嘴角的叶片,看一眼夜色中悬在天上的皎月,回了房。
      
      那些被抛弃的时光,那些被辜负的人,那些过去,和现在的她没有关系,永远也不会再有关系,她早已前行十万八千里。
      
      周围陷于一片寂静。
      
      “安神香,取一份,送去。”百里墨眉依旧皱着,他看着面前的墙壁,久久未动。
      
      “是。”柳志听了吩咐退下。
      
      次日早,李乔跟随百里墨一同出发去往皇宫中。宫宴早已设好,就等他们两个人到达,便可正式开宴。马车在宫门口停下,两人下了马车,步行前往宴席。
      
      “逍遥王到!”太监一人接着一人高声通报。
      
      李乔随着百里墨踏入宴会厅,接受着满朝文武百官的眼神洗礼。她姿态从容,态度不卑不亢,即使是站在逍遥王百里墨身后,也丝毫不显得落了下乘,倒是一派君子风流。
      
      “原来这就是传闻中所向披靡的铁骑将军逍遥王啊,久仰久仰啊。”一人举着酒盏朝他们的方向扬了扬,高声说道。他眼神迷离,看着像是喝多了。
      
      李乔暗自打量,发现这人和这里的其他人不太一。他五官张扬,鼻尖似鹰钩,胸前露出大片肌肤,还能看到黑漆漆的胸毛,脖间挂着一白色貌似某种动物骨头的装饰品,腰间也挂了一些,不过不是白色,各种颜色都有。他头发也是特立独行,直接编成一束盘绕于脑后,不似这里的人会束冠。单看这一身行头和此人行为,着实放浪形骸。
      
      他身旁还坐着另外两人。左手边是一和他相似打扮的男子,不过体型上比他要粗犷更多,看着十分凶悍。而右手边的那位就更加奇特了,那人有着绿如祖母绿的眼珠,肤色极白,和现场所有人对比形成了两个色号,他的头发、眉毛、胡须的颜色都是橙黄色,而且还十分卷曲,身上所穿的服饰有些类似于现实世界中的黑色燕尾服,只是做工看起来要粗糙很多,他此时正好奇地四处张望着。
      
      李乔跟随百里墨向上首的百里赤行礼,并仔细讲述了此次治理饥荒的整个过程。
      
      百里赤龙颜大悦,当即大手一挥,给二人赐座。
      
      李乔正要跟随太监去往她的位置,却被百里墨拉住手臂。
      
      “退下,此人与本王一起。”
      
      太监听逍遥王都发话了,赶紧唯唯诺诺道了声“是”便退下。
      
      李乔抬眼看百里墨。
      
      “怎么,你不愿?”百里墨松开她的手臂,径直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丝毫不担心李乔会不会跟上来。
      
      李乔对此表示并不在意,于是立马跟了上去。太监见来的人多了一人,立马又拿出一柔软舒适的坐垫放置于桌前,本是一人坐的位置就显得拥挤了些许,太监面露难色,不敢说话。
      
      “退下。”
      
      百里墨淡淡两字出口,太监才舒一口气退下。他率先坐下,事已至此,李乔没得挑,也在他身旁坐下。果然,两人坐一人的位置确实要稍稍挤一点,盘着的腿一侧就这么挨到了一起。
      
      李乔半边身体都僵了。
      
      文武百官明里暗里观察着他们,见李乔居然被带去直接坐在了逍遥王身旁,个个惊得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
      
      百里赤看在眼里,却并未多说什么,看眼神好像还十分欣慰。
      
      “开宴!”他身后的太监收到他的吩咐,尖锐的声音高声喊道。
      
      “皇上,臣有一助兴之人,不知皇上可有兴趣一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