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3号争女主

      “可以。”
      
      “嗯,那就找个替身......你说什么?”冯少古抬头看向他,粗粗黑黑的眉毛皱着,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路邱笑了笑:“我说可以啊。”
      
      冯少古板着脸:“行,别变卦。”
      
      他自然是乐见其成,没有什么比演员配合,更能抚慰一个导演的心。
      
      “嗯。”路邱依旧肯定的答复着。
      
      ......
      
      “你决定好了吗?”郁子曜从怀里掏出一根香烟,含在嘴上,又拿出打火机点燃,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手不停按着,却一直没火,空旷的画室内,就只有他手上的动作发出来的声响。
      
      一声又一声,无端地增添了几分烦躁。
      
      他眉皱了起来,吐出香烟,将打火机扔到一边的桌上,站了起来,又看向站在一边的女生。她已经换好了衣服,还是初见时那条洗得发白的裙子,腰细的有些过分,两只手规矩的放在腹部,拘谨的姿态一点都没变过,还是用那双小鹿般纯稚的眼神看着他。
      
      就像一张白纸,等着他去上面描摹。
      
      “怎么不说话?”
      
      牧言心压下心里的不舍,轻声说:“郁先生,谢谢你提供给我这份工作,我现在快要毕业了,可以正式出去找工作了,”她顿了顿,又说了一句,“谢谢你。”
      
      巨大的落地窗前白色的窗帘被风吹得鼓了起来,窗外的阳光也直射向室内,透过窗帘,在上面留下一块巨大的光斑,然后是室内地板上的一块不停舞动的阴影。
      
      仿佛平静,又仿若躁动。
      
      “工作......”他哽了哽,看了眼刚刚画好的画作,那是一个体态诱人的女人,胸部以下、膝盖以上罩着一条酒红色的绒布长毯,她的脸上红成一片,是他从画她开始,就有的表情。
      
      那是一种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对她来说,那是害羞,但是对他来说,好像不仅仅如此,它意味着更多。
      
      “工作也可以来我这里兼职,我不介意。”他接着说,然后又坐了下来。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他说不出口,至少不应该由他先开口。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他一直以来的骄傲。
      
      那令他骄傲的骄傲,以及有时候,特别是面对她时那令人厌烦的骄傲。
      
      他又掏出一根香烟,试图点上。
      
      “郁先生,还是,”牧言心顿了顿,“还是少抽一些吧,这个伤身体。”以往每次见他吸烟,她常常想说这句话,刚开始是不好说,后来是因为自己对他有了不可告人的心思,更加不敢说了。不过,他在画她的第二次开始,他也正好没再抽了。
      
      可现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今天看起来格外浮躁,就像是心中有什么难以排解的困扰。
      
      郁子曜的手停住,看向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他的眼神似乎含着什么期待,但是牧言心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像她这样的人,哪里值得他对她有什么期待。和他相处的这段时间,虽然每时每刻都充斥着羞耻感,每时每刻她都害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她已经很满足了。
      
      在她明白爱上他的那一刻,她觉得这一切已经值得了。况且,他们从始至终就是一场交易,她已经得到了她所得的,不能再要求更多,不然,连她自己都要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贪心了,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就像他父母说的那样。
      
      她是为了钱,为了他的身份,才这样刻意接近他。
      
      她想说不是,但是爱上他后,这样隐秘的心思,让她有了怯懦感。
      
      “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可能......可能会比较忙,刚开始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恐怕不能来你这里了。抱歉。”
      
      这样的话,他应该会另外再找一份模特吧,他会画着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体,会用他温暖的手碰触她的手臂、脚踝给她摆姿势吗?应该会的,他是画家,这些他肯定会做的。
      
      曾经,她将这件事当做是他们两人之间最亲密的互动,可惜以后再也不会属于她了,她确实该停止自欺欺人了。
      
      牧言心心中涌起一阵酸涩感,面上微微笑了笑:“郁先生,我该走了,再见。”
      
      再见迟早会来,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原本就不应该生出这样荒唐的心思,他那样执着的人,对美,对艺术那样执着的人,他的生活多一个她,少一个她,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她自己如果再不及早抽身,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她转身看向门口。这扇门,她走了五十九次,进来是三十次,出去是二十九次,现在出去,刚好达到平衡,是第三十次。从这里踏出去,就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窗边的风停了下来,之前舞动的窗帘柔顺的紧贴着墙壁,安静着。
      
      牧言心踏出了第一步。
      
      “牧言心,我还没有说话,你当我是死的吗?”男人的声音中饱含着咬牙切齿,他几步走到她面前。
      
      “你要是再敢往前走一步,你知道后果。”他轻声威胁着。
      
      就像从前每次她一有退缩的举动,他就会恶意的捏着她身上仅剩衣物的一角,然后说的话。他在警告她不准害羞,他在画她,她不能乱动,如果她敢乱动,他就不再会遵守他们之间唯一的约定。
      
      他可以接受她在身上盖一点东西,一条浴巾,一张毯子,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只要能稍稍遮住她的羞耻心。
      
      可是,难道他看不到吗?她现在身上穿的是自己的衣服,他的威胁好像没有用。她感觉得到,他生气了,但是,他有什么理由生气呢?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模特罢了,她走了,他可以再换一个。
      
      心里虽然这么想,牧言心却还是听他的话,站着没再动,因为她并不想两人的最后一次分别,是以不愉快结束,这样她会遗憾,以后回忆起来,也会变成一种缺憾。
      
      “怎么了吗?”她轻声问,眼神真诚的看向他。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他的一切,她都在意,即使以后不会有交集,可是在这最后一刻,她还是在乎。
      
      面前的女生,明明眼眶都红了,却还是云淡风轻的说着话。明明在他睡着后,偷亲过他的不是吗?明明总是在他低头画画的时候,一直盯着他看的不是吗?明明偷偷拿过他的名片不是吗?明明在他每次碰她时,都害羞得说不出一句话不是吗?明明......
      
      明明表现出来的一切,就是喜欢他的不是吗?为什么现在可以这样毫不留恋的告别。
      
      “你如果现在想走,那就走。”他心中有一百个想法,但是他偏偏选了那第一百零一个说了出来。他面上强势,可是心中却十分懊恼。
      
      这样的情况,他没有经历过,他想让她留下来,但是却并不想是因为自己的强迫,他想要的是她自己心甘情愿。
      
      原来是这句话。牧言心心中一松,却立马又变得更加沉重起来。
      
      她笑了笑,故作轻松道:“我是要走呀,郁先生,再见啦。”
      
      她伸手拉开了门。
      
      为什么要这样笑?!对着他,她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牧言心准备离开,可从她背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倏地将门拉上,然后她整个人就被人抱入了怀中,后背的温度很暖,他的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耳畔同时响起他又气愤又急的声音。
      
      “你不能走,我不允许。”
      
      “为什么?”她轻声问。
      
      背后的人没有说话,呼吸声响在耳侧,时间慢慢过去,牧言心的心慢慢变得冰凉。她手抬起,慢慢放在环在她腰上的那双手手背上,正准备说话,却又突然被人强行翻了个身。
      
      突然变成面对着他,她只来得及看清他通红的脸颊,以及闪躲的眼神。
      
      那是她第一次见他这种表情。
      
      他一直都是强势冷淡的。
      
      然后唇上就被某人吻了上来。那是一种很软的触感,她还能感觉到他的牙齿在她唇瓣上轻轻啃噬着,好像在克制。
      
      他......为什么要吻她?牧言心呆呆地看着眼前人紧闭的双眼,他的睫毛很长,正在不安地抖动。
      
      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个表情。心中有个答案马上要呼之欲出,但是她却又不敢确定。
      
      最终,牧言心鼓起勇气,伸出双手,环上他的腰,垫了垫脚,回吻了过去。
      
      只是唇齿之间的简单较量,她便节节败退,好在,最后郁子曜良心发现松开了她。刚松开,又将她紧紧抱入怀中。
      
      郁子曜不让她看向自己,将她的头按在胸口,声音低哑:“以后只做我一个人的模特好不好?别离开,好不好?”
      
      “为什么?”胸口处,她还是重复问着这句话,仿佛不得到答案就不罢休。
      
      郁子曜面色挣扎,迟迟没有回答。
      
      没有得到答案,牧言心挣了挣,郁子曜马上一脸紧张地将她重新抱在怀里。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骄傲不骄傲了,闭着眼怒吼道:
      
      “我爱你,你别离开我。”
      
      这句话说得又快又急,牧言心却听清了。
      
      眼泪马上就流了下来,其实她早就有感觉到,他对她的感觉和她好像有些像,但是他太骄傲,她知道的,可是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她不想在感情的事上,而且还是在这么特殊的情况下,主动的还是她。
      
      她想要被呵护,她真的怕极了周围人的闲言碎语。
      
      只要他说出来,只要他爱她,她可以不在乎那些,她愿意为了他,变得更加坚强。
      
      “你别哭,我错了,应该早些说出来。”说出口后,郁子曜才发现,这样的事情做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先前的骄傲就是一场笑话。
      
      “我也是,郁先生,我也是。”牧言心抱住他。
      
      我也爱着你,早就爱着你。
      
      “别怕,我会保护你。”她担心的他知道,他现在才领悟到,他先前沉默的保护似乎是一种错误的方式。爱一个人,如果沉默,最终可能会导致遗憾错过;爱一个人,主动说出口,也和骄傲没有任何关系。
      
      他抱着她的手用着力,剖析着自己的内心:“是我错了,明明你就在我面前,可是我却总是不敢主动说出我爱你,想要你留在我身边。我以前以为,不管其他人怎么说,只要我不承认就好了,结果害你更加难过。”
      
      “以后我不会了,你相信我。”
      
      牧言心只在他怀里轻轻点了点头,她脸上带着泪,嘴角却带着笑。
      
      画面最终定格在两人相拥的背影下,窗边的风又轻轻吹了起来,隐隐能听到两人低低的说话声,透着满满的平淡以及温馨。
      
      “Cut!”
      
      冯少古拿着喇叭喊了一声,全场回神,李乔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从路邱怀里退了出来,抬起手背擦了擦眼睛。
      
      路邱只看着她,没有说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