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3号争女主

      “当裸模。”女人声音更低了,似乎说出这样的字眼,都是耗费了她极大的勇气。
      
      “没错,你过来,是给我当裸模,但是你不愿意脱光,我已经允许你穿着浴巾,所以,为什么还要摆出这么一幅委屈的表情?”
      
      “我、我......”似乎是被他说得十分不堪,她鼓起勇气迎上了他的双眼,他的双眼一直都定格在她的脸上,似乎是饶有兴味,她又被他看得想低头,坚持吞吞吐吐道,“我没有,我、我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会好好做的。”
      
      她说完这句话,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却再也没低过头,眼神也没再躲闪过。
      
      但是,男人却看到她小巧的脚趾正在扣着地板面。那里,可能是唯一泄露了主人情绪的地方,不安,无措,却又选择屈服。
      
      男人站了起来,看着她的头顶:“那就脱光。”
      
      女人......不,李乔听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脑袋一懵。她装作茫然的看向站着的路邱,见他脸色认真,看着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可是,她不可能按照他说的做,浴巾之下,她只穿了贴身的内衣而已,只是试演而已,不用做得那么逼真吧。
      
      男人话落,女人又是沉默着,没动。
      
      “也不过如此,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似乎是在使用着技巧拙劣的激将法,明显得很容易就能让人听出来,可坐在木椅上的女人嘴唇却微微泛着白,似乎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煎熬。
      
      即使如此,她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沉默在蔓延着。
      
      她不愿意放弃这份工作,可同时,她又无法忽视自身的保守程度,造成的就是这样僵持的局面。
      
      男人的脚动了,女人眼神开始慌乱,她也站了起来,看着男人转身的背影,她咬了咬牙,闭眼说:“我脱。”
      
      “好,”男人勾唇笑了笑,然后转身看向她,“就现在,”他看了看手表,“离你工作结束还有两个小时,请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女人将手伸向胸口,手颤抖着,她解开了第一颗暗扣,一侧春光泄出,她不敢低头看,脸色羞愤得仿佛马上就能晕过去。
      
      那里是一抹与锁骨处决然不同的弧度,即使只是露出了一点点面貌,但也格外刺激着人的眼球,更别提它的主人脸上的神色,简直用慷慨就义来形容也不为过。
      
      男人喉咙动了动:“算了,就这样。”
      
      他又回身,走向画架,坐下来,看向她。这回眼神已经变了,坐着的已经是路邱,而不是先前执着追求艺术的年轻画家。
      
      路邱看着李乔,见她依旧陷在戏中,他视线在她胸口停留,又狼狈的转移视线:“李乔,试演结束。”
      
      李乔回神,迅速扣上暗扣,看到的就是路邱匆匆离去的身影,不知道他是要去哪里。
      
      想了想,她去试衣间将浴巾换了下来,然后将自己的衣服换上。其实刚刚她自己心里也是有算计的,路邱让她脱,她会脱,但是最多她只会解开两粒扣子,至少她里面穿了内衣。但是如果,路邱还继续坚持,那么,她肯定也会打破局面,表示不想再演下去了。
      
      出了试衣间,就见路邱已经坐在了先前她做过的木椅上,不知在想什么,他额角的头发是湿着的,看起来就像是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路老师,既然试演结束了,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我就先回去了。”她走到他面前。
      
      路邱抬头,眯着眼笑:“这么迫不及待?”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他一次又一次无法自控。
      
      他站起来,微低着头看她,脸上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不见一点笑意,可是嘴上又说着:“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李乔赶紧拒绝,“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谢谢。”让他送还得了,她总觉得这个男人对她有所图,或者说,他是不是真的如大家所说得那样,做派风流。
      
      路邱对她所说的话仿若未闻,他还穿着先前试演时候的衣服,径直往门口走,然后在开门的时候回头看一眼李乔:“送你,走吧。”
      
      他好像被自己的下意识打败了,他想靠近这个女人,该死的,他居然想和这个女人亲近,越亲近越好。
      
      长得比她美的比比皆是,为什么他会对她如此不同?是因为只有碰触她,他才没有异样的感觉,还是,因为对她有异样的感觉,所以碰触她,他才不会觉得厌恶?
      
      他分不清,但分不清却好像也没那么重要。
      
      “跟上来,我送你回去。”
      
      李乔见他脸色在门口变来变去,暗暗称奇,听他一连几遍的重复要送她回去,她也不好再拒绝。他是她的任务对象,任务和他密切相关,和他将关系处好一些,总不会有坏处,除了自己的心里会偶尔有些不适外。
      
      当然,那也是因为他放浪形骸的行为。
      
      估计,在他心里,她可能是他的有一个猎物吧。真是让人心累。
      
      “那就谢谢路老师了。”李乔笑了笑,跟了上去。
      
      坐到车上后。
      
      路邱准备直接前往李乔的住处,突然想到,她并不知道被她带回家的醉鬼是他,他顿了顿,问:“你住哪儿?”
      
      李乔坐在副驾,告诉他位置。
      
      途中,李乔坐立难安,几次三番想开口问,但是又觉得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才会觉得他在偷看自己,还不止一次。
      
      路邱眼角余光看到她在那里苦恼,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没说话。
      
      车的隔音效果极好,车外的声音几乎一点都听不到,视野里,只能看到路上车来车往,人在人行横道、街边走着,路边的霓虹灯在不停闪烁着。
      
      “路老师?”
      
      “嗯?”
      
      “您怎么......一直往这边看?”忍了又忍,被他的视线扰乱得仿佛屁股底下坐的全是钉子,李乔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不管是不是厚脸皮,至少先解决了目前的窘境再说。
      
      路邱露出了然的笑意,转头看了一眼李乔:“你是想说我看你?”
      
      李乔没说话,她再自恋,这种话也不可能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开过车吗?”路邱问。
      
      李乔不明白他问这句话的用意,但还是老实回答:“没有。”
      
      “你不知道开车要注意看后视镜吗?”路邱问。
      
      李乔下意识看向她这侧的后视镜,脸瞬间涨得通红。
      
      尴尬在空气中发酵,一路上,两人没再说话。
      
      回到租住的公寓楼下,刚下车,还没来得及和路邱道别,李乔就被突然冲到面前的人抓住了手臂,不,是再一次抓住了手臂。
      
      因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人,是丁航,原主的前男友,白天在三洋大厦碰到的那个。
      
      “李乔!你竟然让我等你这么久?!”他穿着黑色夹克,脸上带着个墨镜,嘴里咆哮着,不满十分明显。
      
      李乔使了力挣开他的手:“你烦不烦,又不是我让你等的,你自己要等管我什么事?”
      
      被她轻易挣开手,丁航愣了愣,他没再试图抓住她,气愤地说:“你把锁换了,我进不去。”莫名的还带了点委屈的语气。
      
      “我想换就换,这是我的房子。”
      
      还委屈上了。李乔只觉得自己真是长见识了,明明就是他自己渣在前。
      
      还是先跟路邱说一声吧,眼前这个家伙她等会儿收拾。想罢,李乔凑到路邱窗前,见他正看着他们俩,面无表情。她先开口:“路老师,要不您先回去吧,谢谢您送我回来。”
      
      丁航又是一愣:“路老师?”他也朝车里看去,这才发现里面坐着的是路邱,本来心中慌乱,但是想了想,他和李乔才是亲密关系,路邱再怎么也不会管别人的私事吧。
      
      但是......为什么路邱会送李乔回来?难道.......
      
      他强忍着心中的疑虑没说话,路邱他惹不起,但是他可以等他走了之后,再问问李乔,如果她不给自己一个解释,他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她。
      
      路邱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不是说要邀我上去喝杯茶?”他看了眼李乔,又看了眼楼上。
      
      李乔眼微微睁大:???
      
      他现在这样不请自来是要做什么,还嫌眼前的局面不够乱吗。瞧瞧,这丁航的眼神看她就像在看一个始乱终弃的负心汉了。
      
      “路老师,那个......”怎么一个两个让人不省心啊。李乔无奈。
      
      路邱笑了笑,神情闲适,他长腿一迈,就站在了李乔身边与她并排站着,然后他看向丁航:“你是她前男友?”
      
      “我、我......”不知怎么,丁航就从他云淡风轻的脸上,看出了一种肃杀之气,这使得他说不出肯定或是否定的话。如果肯定,总觉得他气势上会矮上路邱一头,如果否定,那不是在打自己先前主动说分手的脸么。
      
      于是,他脸色犹疑,没有立马说出回答的话。
      
      李乔仔细想了想眼前的状况,她觉得,比较起来,似乎是“前男友”这个生物更好应付,这样的话,那还是先把他弄走,至于路邱,权当让他看一场戏。
      
      “你走吧,”她看向丁航,脸色严肃,“既然是你主动提的分手,而且这件事也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其实我早就想通了,也已经不爱你了,你别再来找我了。”
      
      丁航急得取下脸上的墨镜,盯着李乔:“你在说什么?玩闹也要有个限度!”事关尊严,现在这种场面就像是自己死扒着不放,而李乔却变成了没有过错的一方,一下子就把他放在了不利的局面。
      
      他撇一眼路邱,更加难堪了。
      
      路邱还在这里,李乔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以往,只要自己稍稍示弱一点,她都会不计前嫌的朝他奔来,明明她爱自己爱得紧。只是几个月而已,就将她的感情消磨掉了吗?明明以前时间更长的也有。
      
      “我没有玩闹,是你在玩闹,你最好不要再对我纠缠不清,当初是谁说对着我硬不起来的?像你这种男人,我为什么要吃回头草?性无能,有什么用?哼。”李乔毫不在意地说出他曾经说过的话,原主承受了他的侮辱,而自己现在还要承受他的骚扰,简直就是渣男中的战斗机。
      
      好啊,既然他这么想搞事情,那就一起搞。
      
      路邱听她说的话,脸色瞬间变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