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3号争女主

      “是的。”是原主的,不是她的。
      
      “他找你复合?”
      
      “额,也没有,他经常这样,不用管。”经常这样和原主分了复合,复合了又分,分了又复合......反复循环。
      
      路邱眉毛一挑,嘴角是平的,薄唇抿着:“你很了解他?”顿了顿,又笑一声,“也对,你们也才分手没多久,几个月而已。”
      
      这要怎么回答,李乔想了想,点了点头:“是的。”
      
      谁知这两个字刚说完,就见他脸色肉眼可见地变得不好看了,平时总是带着笑的桃花眼,都散发出冰冷的光芒,仿佛下一刻,就能把她变成冰条,倒挂在墙沿下。
      
      “你难道......”他说了三个字,骤然闭嘴,又突然开始往回走,他和李乔错身而过,衣角擦过李乔的手臂。
      
      怪痒的触觉,李乔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手臂。
      
      可她这动作,却让错身而过的人,想到先前她被人抓住的就是这只手臂,现在,她似乎看起来是“不舍”的表情在摸着那个所谓的前男友碰过的地方。
      
      怎么想,都更加令人不爽了。
      
      路邱又停下,转了回来,站在李乔面前。
      
      李乔本来见他又突然往回走,想追上去问正事,之前还说找自己是因为试镜有问题需要处理,可是却又一直没提。结果就看到本来走了的人,又长腿一迈,回来了。
      
      “路老师,您不是说,找我是试镜有问题需要处理吗?是什么问题呀?”
      
      路邱刚想张嘴,闭上,看了李乔的手臂一眼,才又开口:“是的,确实有问题,为了进一步判断你是否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我们决定,你需要和我配合演一段。”
      
      “演一段?”
      
      看着李乔疑惑的表情,路邱眼中的冷色褪去,转而又恢复成平常一般风流不羁的姿态,他笑着道,“没错,地点我会在今晚六点通知你。”
      
      晚六点。
      
      现在来我工作室,半小时内。
      
      以上这句话来自于路邱给她发的短信,这句话后面写了一个地址,应该是他的工作室地址。李乔拿着包从公寓往外走,边走边觉得奇怪,为什么是去他的工作室?
      
      晚六点半,路邱工作室。
      
      李乔刚准备敲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然后露出路邱的脸,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不错,很准时。”
      
      他换了一套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衬衫,很宽松,领口敞得很开,下身是一条黑色西装裤,同样很宽松,裤脚拖在地板上,整个人给人一种极其随意的感觉。
      
      李乔看了看室内,一个人都没有,可以看到很多办公桌,可想而知白天应该有很多人在这里工作,但是现在,室内却很安静,双眼所及,只有她和路邱两个人。
      
      “服装在试衣间,自己去试,试好出来。”路邱看着她忐忑不安的样子,只伸出手指指了指一侧较为隐蔽的试衣间。
      
      “路老师,我想问一下,为什么我要去换衣服?我们现在是要做什么?您不是说是试镜有问题,所以才......”
      
      “不是说了,是要演一段才能确定,现在去换。”路邱转身,十分随意的坐在了一处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乔,“看那儿,机器已经架好了,待会儿你换好衣服出来,我会告诉你需要演什么,演出来的效果,我会发给冯导。懂了吗?”
      
      原来是这样。李乔点了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她按照他指的方向去了试衣间。看着试衣间里的衣服,李乔觉得自己可能是看错了,这难道不是一条浴巾吗??是她的眼睛有问题,还是她走错了试衣间,还是这件衣服被人放错了??
      
      “怎么没换?”路邱正垂眸静默的看着地面,就听到李乔走动出来的声响,但却见她还穿着原来的衣服。
      
      “路老师,我看到试衣间里好像只有一条浴巾,是不是放错了,还是.......”
      
      “不是。”
      
      “啊?”李乔愣住了。
      
      “你要换的就是一条浴巾。”他再次肯定道,黑眸浓得化不开。
      
      他......不会真的是个大色鬼吧?李乔咽了口口水。那晚被摸不是她的错觉,刚刚看到的浴巾不是她的错觉,还有现在他的亲口承认也绝对不是她的错觉!
      
      “路老师,我想......”
      
      “怎么?”路邱下了桌,走到李乔面前,“想当演员,却连服装的问题都克服不了?那如果要拍尺度更大的戏,你要怎么办呢?嗯?也像现在一样,直接拒绝?”
      
      她脸上的不乐意,他看得很清楚。
      
      “不是,不是这个问题,是......”李乔吞吞吐吐,但是却说不出口。难道他不觉得,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要穿上那么一件令人遐想的东西,真的合适吗?怎么想也不合适。
      
      “放心,我对你没想法,”路邱上下打量李乔,嗤笑一声,“只是试演片段的要求而已,做参考用,我浪费时间陪你演,你不想就算了。”
      
      这话说的,仿佛给了多大的恩惠一般。
      
      可是,现实总能让人低头,李乔又灰溜溜的回了试衣间。
      
      将身上的衣服褪下,将放在凳子上的白色浴巾拿起来,李乔才发现,这条浴巾挺长的,她将它围在胸口上,下摆能一直垂到她的膝盖处。而且,胸口的位置有三个并排的暗扣,刚好可以用来作进一步的固定,也让她担心浴巾会不会不小心掉下来的心情缓和了一些。
      
      她踩着试衣间里早就准备好的拖鞋走了出去。
      
      路邱就在试衣间门口,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换好装的李乔,看着她光裸的肩膀,他的手在身侧跃跃欲试,却强忍着没动。而李乔则是被他吓了一跳,高高大大的一个人,就斜倚在试衣间门边的墙壁,半条命都快被他吓没了。
      
      “路老师?”而且他就这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李乔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身上裹着的浴巾。
      
      路邱回神:“嗯,换好了,跟我来。”
      
      他在前面走,李乔就跟着他,然后他们两人又回到了她一开始进来的地方。拍摄仪器已经打开,室内中间摆了一个四四方方大概半米高的木椅,在离木椅大概两米左右的位置,摆了一幅画架。
      
      李乔看向路邱:“路老师,是要怎么演?”
      
      路邱看着她肩膀上划落的长发,迅速移了视线,指着木椅:“你过去,坐在那儿。”
      
      李乔走过去坐了下来,浴巾因为她身体的弯曲,上移到了她的大腿中处,透着一股她不自知的性感。
      
      无意识的诱惑最为致命。
      
      路邱走了过去,低头看着她:“现在,我演画家,你演人体模特,你是第一次当裸模,所以你要表现出情绪来,至于是什么情绪,你自己把控。”
      
      “嗯。”还好,不是脱光,她还做不到为了艺术献身,还是当着路邱的面。还有难怪他穿成那样子,原来是要饰演一位画家。
      
      路邱又说:“接下来的对戏,是自由发挥,明白?”
      
      李乔点头。
      
      路邱面色满意,转身,一边嘴角勾起,眸中是时隐时现的侵略感。他去了画架的位置,坐好,拿起一支画笔,然后看向李乔:“开始。” 
      
      李乔迅速进入状态。
      
      只见坐在木椅上的女人,如玉的白皙脸庞上微微泛着红,她侧着头,修长的脖颈就这样展露着,那是一抹脆弱的弧度。她似乎是不敢和正对着自己的男人对视,一直保持着这样纠结的一个姿势,脆弱却又迷人。
      
      “抬头。”画架前的男人手中的画笔在缓缓动着,他抬眸、低眸的每一个瞬间,都仿佛是一个时间点的延长,那是对艺术每一个细节的执着追求。
      
      “嗯。”女人小小答应了一声,然后抬起满是红晕的脸颊,眼神却还是躲闪着。
      
      男人看一眼她的脸颊,又瞥到她无意中紧攥着的手指。
      
      他手中的画笔停了下来,然后背搁到一旁的颜料架上。
      
      “我说,头抬起来。”男人眼神盯着不远处的女人,重新说着自己的要求,“我需要的是坦诚的美,不是你现在的状态。”
      
      女人沉默着没说话,但是耳廓也红了起来,似乎是十分难以启齿。
      
      男人脸上带了点愠色,他站起来开始朝她走去,绕过画架时,画笔笔刷的那一头,刚好擦到他白色的衬衫,白色的衬衫上便立马沾染上了颜料的痕迹。他却一点也不在意,径直走到女人面前。
      
      他蹲下,手指伸向她的脸,强硬地将她的脸抬了起来,更准确的说,是将她的视线强行对焦到了自己身上。他需要的模特视线是看向他,看向他的画架,四处躲藏、游移不定的视线无法实现他对画作的要求。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种缺憾。
      
      指下的肌肤十分滑腻,面前的女人,巴掌大的脸上,似是涂了一层胭脂,又像是日落后,染在天边的晚霞。
      
      “怎么?哪里不适应?”他语气不自觉软了下来,好像是刚刚才想起来,她是第一次做人体模特,第一次这样穿着浴巾,展示在一个男人面前。
      
      “我、我......还好。”女人咬了咬唇,低声回复着。
      
      柔弱胆怯的姿态,足以勾起任何一个男人的保护欲。
      
      她的下巴还在男人的手指上,可她不敢动,只紧张的坐在木椅上,任由他动作着,好像是牢记着进来之前,工作人员的提醒:不要反抗任何画家的要求,我们可是付了你钱。
      
      空气中响起一声嗤笑声,没有不屑,似乎是愉悦。
      
      女人的肩膀上落下一只手,手刚触碰到她肩膀肌肤的瞬间,她身体猛地瑟缩了一下,可瑟缩过后,却依旧没作出任何反抗,只是沉默。
      
      还有就是,眼圈开始发红。
      
      男人颜色倏地变深,手指在她肩上轻轻动着,她肩部的线条十分优美,每一处似乎都在暗示着让人停留。
      
      “什么感觉?害羞?”
      
      女人身体忍不住想瑟缩,又生生忍住,摇头回答道:“没有、没有......”
      
      “是吗?”
      
      “嗯。”
      
      这样的对话毫无意义,她的每个神情、每个动作,都在显示着她内心的不安,但是,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却一直都在倔强的反驳着身体真实的反应。
      
      简直让人.......可怜又可爱。
      
      “你知道你过来是来做什么的吗?”男人又问,他的手已经拿了下来,垂在身体一侧。另一只放在她下巴的手也拿了下来,自然地搁在弯曲的膝盖上。他微仰着头看她,嘴角带着一丝几不可察觉的笑意。
      
      似乎是,她引起了他的兴趣。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