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2号成霸总

      刺头男人摔倒在地上去的那一刻,大家听到声响,停下动作往身后看。之前和李乔他们有过言语冲突的女人脸色骤变,担心的上前扶起刺头男人:“二哥,你没事吧?”
      
      “没事。”他脸色沉了下来,盯着李乔。
      
      李乔还坐着,对他看过来的视线无动于衷,神情漠然。
      
      刺头男人站起来,摸了摸自己嘴角,刺疼明显:“看来是我对你太客气了。”
      
      眼见事态不妙,朱珠立马放下酒杯,冲到李乔身前挡着,然后才看着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舞池的音乐在此时变了调,变成了非常震耳欲聋的重金属乐,鲜明强烈的节奏感,似乎正在刺激着人内心藏着的暴力因子,有不少人像狼一样在嚎叫着,荒唐又不停有人效仿。
      
      “问问你的好姐妹,我是看她一个人坐着不说话也不喝酒,所以才找她聊聊天,她上来就是一拳头,我还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刺头男人眼神不善。
      
      “什么?你敢打我二哥?”黄毛看向李乔,一脸惊讶。
      
      “打了又怎么样,女人的力气能有多大,你大哥也太弱不禁风了吧?”朱珠双手叉腰,看了眼低头男人的健壮身材,一脸不屑。
      
      黄毛仰了仰头,一脸倨傲,“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吧?知道我大哥是谁吗?”
      
      李乔暗地掰了掰十个手指,笑着问:“谁?”
      
      “厉成礼知道吗?”
      
      李乔动作一顿:“你说谁?”
      
      “哼,厉成礼,C城第一房企的总裁,我二哥可是他堂弟。”
      
      朱珠脸色变了变,但又立马镇定地嗤笑道:“你说是就是啊,我可不相信,我还要说我是厉成礼的表姐呢。”
      
      一道带着调侃的声音突然响起:“谁是我大哥的表姐?我瞧瞧。”来人穿着骚包,看了看朱珠,上下打量一番,笑道,“美女,好像没见过你呀。”
      
      刺头男人看向他,脸色一变,上前恭敬喊道:“成义哥。”
      
      厉成义没理他,又笑眯眯的看向坐着的李乔:“没想到李总裁也喜欢来这种地方,早说啊,我们可以一起玩玩。”他最后两个字声音压得格外低。
      
      总裁?众人疑惑的看向李乔。
      
      李乔站了起来:“不劳你费心,我正想走呢。”这家伙应该是背地里调查过她了,她可不想惹上这块牛皮糖。李乔拉了拉还在愣着的朱珠,“朱珠,我们回去吧。”
      
      “乔乔,总裁?你怎么变成总裁了?”被李乔拉着要往外走,她又突然想到一件事,又急急说道,“不行啊,乔乔,我刚叫的头牌没来呢,现在走不是白来了吗?”
      
      “不......”李乔正想说话,放在包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看,是钟硫,厉成礼的助理。这个时候找她有什么事?
      
      她带着疑问接了电话。
      
      “李总,您好,我打电话给您,是想告知您,您明天的预约,”他看一眼旁边还在专心致志看着楼下的厉成礼,接着道,“不好意思,需要取消。”
      
      “取消?”
      
      “是的,请您理解。”
      
      “是厉总工作太忙了吗?怎么突然说要取消。”
      
      手机是开着扬声器。见厉成礼没什么指示,钟硫斟酌一番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要不您亲自和我们总裁联系一下?”话落,他敏锐的发现他们总裁突然坐直了。
      
      “我知道了,谢谢。”
      
      李乔皱着眉挂断电话,拉着朱珠就要往外走,可身后的人却不愿意善罢甘休。
      
      “李总,就这么走了?”厉成义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刺头男人立马上前拦住她们。他才接着说,“刚刚你身边这位美女,不是说了吗?你们叫的头牌还没来,就这么走了?”
      
      就算是再贪玩,朱珠也感觉到了来者不善,她挽着李乔,硬着头皮道:“今天没兴致了,我们决定改天再来。”
      
      李乔看着眼前还拦着的人,淡淡道:“让开。”
      
      刺头男人本就对她有意见,这会儿更加不可能听她的话,他笑一声:“我成义哥要留你,那是抬举你,我劝你还是听话的好。”他背后可是厉家,她是什么总裁又有什么要紧。
      
      “是吗?我劝你让开。”李乔再度重复。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最好给我乖乖地呆在这里。”刺头男人的眼神令人生厌,他的手也朝李乔的胳膊伸去......
      
      厉成义笑看着眼前的局面,悠悠然看一眼沙发,沙发上的人便立马起身给他让座,眼神恭敬。
      
      李乔垂眸看了看快要挨到自己手臂的手,轻笑一声:“我都说了劝你让开。”话落,直接伸出右手,抓住男人的手掌。
      
      美人在前,巧笑倩兮,玉手纤纤,触感滑嫩,刺头男人一度以为自己的威压起了效果,正要得意一笑,下一秒,手就差点被那只女人柔嫩的手掌扭断。
      
      她的手还没松开,他不由地恐惧:“松手!你松手!”一个女人,怎么力气那么大!
      
      “让开吗?”李乔脸上还是带着笑,恬静不减。
      
      “让开让开!我让开!”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刺头男人慌不迭的表明态度,身体急匆匆地要往旁边走。
      
      李乔随之松开他的手,看他狼狈地逃走,才看向厉成义,微微一笑,道:“你还真是比不得你哥哥呢。”仗势欺人,手段幼稚。
      
      听她说的什么话,厉成义脸色大变,瞬间站起来,径直走向李乔,怒喝道:“你再说一遍!”
      
      李乔却不想在和他们在这里纠缠,拉上还愣着的朱珠:“我们走。”两人还没走一步,李乔就察觉到又有人不死心的想拉住她,她直接一个回身,力量聚集在右拳,看着面色嚣张的厉成义,然后直接朝他的脸挥了过去!
      
      砰!
      
      是厉成义撞上沙发背的声音。
      
      众人惊呼,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李乔,先前刺头男人那样,都已经让他们很惊讶,现在又被她这一手弄得更加惊诧万分。这个女人,不说强壮,用看起来柔弱形容可能会更加适合一些,可是就是这种看起来好欺负的人,却轻而易举地将两个大男人制服,且没有还手的能力。
      
      众人齐齐后退一步,面上惊骇。
      
      厉成义头发晕,眼前一片发黑,好一会儿才恢复清明,他脚步摇晃地站起来,手伸向左侧脸颊,嘶~痛!
      
      “给我拦住她!”
      
      没人应话,刺头男人小心上前,低声忐忑地说道:“成义哥,她已经走了。”
      
      “什么?!你们这些废物!”心里的火下不去,看着面前的人,厉成义更是火冒三丈,。物!一个女人都拦不住!于是直接抬腿将刺头男人揣了个大马趴。虽是如此,却也没人敢再说什么,舞池中的音乐还在持续欢欣鼓舞,仿佛是一首胜利的凯旋曲。
      
      出了四方大门。
      
      朱珠呆愣愣的眼神看着李乔:“乔乔?”
      
      李乔刚打完司机电话,让他来接,听朱珠喊她,她放下手机:“嗯?”
      
      “你什么时候打人这么厉害了?”以前都是她在前面打前锋,而李乔却害怕得不敢上前。但是今天,她不仅将恶意挑衅的女人挡了回去,而且还出手教训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比她要强壮,而且身份地位也不是那么好惹,可是她却好像一点都不害怕。
      
      “这个啊,”李乔想了想,“我学了跆拳道啊。”现实世界靠这个她可是挡了不少对她图谋不轨的男人。
      
      “学跆拳道?”朱珠看着她,眼里充满不敢相信的光芒,“你居然学这个?你不是最讨厌这些打打杀杀的吗?”
      
      “突然想学就学了。难道不好吗?”
      
      朱珠:“......也挺好的。”想到什么,她又突然哭丧着脸,大喊出声,“可是,不对呀,我们这么早出来,叫的1号怎么办?头牌还没见到呢,今天不是白来了吗?”
      
      这妞就这个记得可真牢,李乔无奈:“朱珠,不行,我明天还要上班,不能在这边待太晚。还有你,不要经常来这种地方,找个正经事做一下,你再继续这样,叔叔阿姨又要把你送出国了。”
      
      听李乔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话,朱珠嘴角抽了抽,然后一脸正色:“不是啊,乔乔,我也是为了你啊。”
      
      李乔疑惑:“为了我?”
      
      朱珠拍手,笑呵呵道:“对呀,你忘了,你自己以前说的呀,要和1号共度良宵,感受一下性、生活,要不是我突然出国,说不定你的愿望早就实现了,现在我回来了,当然要帮你啦!”又打量几眼李乔,啧啧几声,“我随便闻闻你身上的味,就知道你肯定还是个处!”
      
      门口正要走出来的男人脚步一顿,退了回去。他身旁跟着的人也跟着他退了回去。
      
      车到了,停在两人面前。
      
      李乔脸微微发红:“你胡说什么,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好了好了,我送你回去,上车。”真是哪壶不好提哪壶。
      
      朱珠看了眼四方的大门,不甘心:“可是,乔乔......”
      
      李乔:“朱珠。”她压低了声音喊。
      
      朱珠看一眼她的脸色,脸上的表情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但是碍于李乔先前施展的几手,她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跟着李乔上了车。两人上车坐好,车就开了出去。
      
      从四方门内这才走出来两个人,钟硫小心地看了眼厉成礼的脸色:“厉总,我们现在是回去?”
      
      “嗯,”厉成礼点头,又想到什么,“我们隔壁包厢是1号?”
      
      他们进包厢前,隔壁包厢的门没关好,传来两个男人的说话声响,其中一个男人倨傲的说着:1号是吧?今晚好好陪我,这些钱是就你的了。然后传来另一个男人笑着说“好”的声音。
      
      钟硫也想到了,回答:“是的,看来这里的头牌1号是男女通吃。”
      
      厉成礼脸色黑了黑,因为他想到刚刚听到的门口两个女人的对话。共度良宵?还是个......不知怎么,耳廓传来一股发热感,没来由得烦躁。
      
      “回去。”声音也哑了几分。
      
      钟硫心里疑惑。怎么厉总嗓子哑了?这天气也不冷啊。
      
      晚十一点半,李家。
      
      李乔正坐在床上,耳边放着手机。
      
      “厉先生?”怎么通了不说话,奇怪。
      
      厉成礼单手将外套脱下,坐下,听着她礼貌柔软的声音,又想到在四方看到的她盛气凌人的那一面,他起身将窗户拉开,室外确实比室内要稍稍通气一些,才回道:“嗯,什么事?”
      
      “今天钟助理打电话告诉我,明天我们的预约取消,我能问问是什么原因吗?”
      
      “你觉得呢?”厉成礼看向外面乌黑的天空,星星并不多。
      
      我觉得?李乔皱眉,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有哪里做得不好,惹到他了?
      
      “我不知道。”她干脆回答。
      
      她的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无辜,无辜地都快让他觉得今天晚上看到的都是幻觉,他语气冷了几分:“今晚,你去了哪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厉成礼心里:她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那种地方是她该去的吗?
    朱珠:啊啊啊!李乔!动起来!让我们一起精彩!
    厉成礼心里:狐朋狗友,趁早分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