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2号成霸总

      当晚,四方大门口。
      
      李乔掐着点到了和朱珠约定的地点,高跟鞋在地上踩得蹬蹬作响,她也是没办法,公司里实在是太忙了,她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埋头苦干怎么行。现在时间刚刚好,幸好没过约好的时间,不然,就以那丫头的脾气,还指不定又要作啥妖了。
      
      “乔乔,你怎么才来?”朱珠站在门口,两条细长的手臂环在胸前,噘着嘴,嘴上是一层亮闪闪的淡粉色口红。
      
      李乔先是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装扮,眼睛微微瞪圆。果然作风大胆,只见她穿着一条鲜红色的抹胸裙,裙子的长度堪堪遮住她的臀部,胸前是深深的沟壑,很是饱满。脚上也踩着一双十几厘米的火红色细高跟,脚踝上还可以看到一个蝴蝶形状的纹身。
      
      看向她的脸,好歹还能看,至少比记忆中的妆容要淡了一些。当然,那也是相对而言,如果是和自己相比,她脸上的粉底还是有些厚,实在是太太太“精致”了。幸好她底子还算不错,这么打扮也没有太丑。
      
      “乔乔,你这是穿得什么鬼东西??”朱珠盯着她,又绕着她走了一圈,看着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稀奇的怪物,“裹得这么严实,你胸也不小啊,屁股也挺翘啊,”最后看向李乔的脸,更加不能理解了,扶着额,“你脸上又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拒绝大地色眼影的吗?怎么能这么素就出门?我们是出来玩,又不是要给学生上课。”
      
      李乔:“......”不就是很正常的职业装扮吗,哪有她说的那么夸张。
      
      “哎呀,算啦算啦,我们先进去吧。”她摇了摇头,挽着李乔,又笑眯眯的,“我都等好久了,今天我一定要拿下1号。”
      
      李乔跟着她走,嘴角抽了抽:“希望你成功。”
      
      朱珠侧头看她,皱着眉毛:“乔乔,你变了,你应该跟我说,你也要拿下1号,你要跟我争啊,你不跟我争,我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嘛?”
      
      李乔:“......”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现在只想视而不见,对不起哟。
      
      两人一同踏入了四方的大门,门口的侍应生领着他们进了前厅。
      
      前厅里很热闹,音乐很动感,中间是个舞台,上面正在有人表演钢管舞,并不艳俗,看着还挺撩人。围着舞台的一圈是舞池,有很多人正在跟着音乐跳舞,男男女女,肢体摩擦,难免透露出一股暧昧的气息。再往外一圈,是零散分布的聚会区,喝酒聊天的人居多。
      
      往上看的二楼,则是开放式的包厢区,单面玻璃阻隔着,人在里面坐着,就能看到外面的人的一举一动,但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坐着的是谁,或者正在发生什么事。
      
      一见里面的情形,朱珠双眼放亮:“我的天哪,我真是好久没来了,”她看向一旁的侍应生,说,“去,把你们头牌叫过来。”
      
      侍应生应了声好,然后离开。
      
      他一走,朱珠拉着李乔就往聚会区跑,哪儿热闹就往哪儿跑,一会儿就冲进了一个正拼酒拼得疯狂的聚会区,里面有男有女,正热闹非凡。她扭着小蛮腰,笑意盈盈,挥着小手:“嗨,有没有兴趣拼桌啊?”
      
      二楼包厢。
      
      “厉总?厉总?”钟硫轻轻喊了两声。
      
      厉成礼收回视线。
      
      “那边说临时有事不来了,您看?”南边那块地,还需要和政/府那边再沟通沟通,对方指定这里见面,可是到了点,人又没来,刚刚来了个电话,说是来不了了。
      
      厉成礼想到刚刚看到的人,面色淡了淡:“去问问,这边几点歇业?”
      
      钟硫:“???”
      
      楼下。
      
      李乔站在朱珠身旁,勉强维持住脸上快要崩掉的表情,只想立马掉头就走,这出国一趟,她真是越来越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围在桌前的人都一愣,然后看着李乔和朱珠笑了。
      
      “两位美女,就两个人吗?”男人刺头,打扮得光鲜亮丽,穿着皮夹克,说话的时候眼神隐晦地打量着两人,最后又笑道,“既然你们这么主动,我们当然是欢迎啊,来,三儿,腾个位置。”
      
      “好嘞,二哥,我站着就行,”被叫作“三儿”的男人染着一头黄毛,一边耳朵上戴着个十字架耳钉,肤色极白,弯腰做了“请”的姿势,笑道,“两位美女,这边请。”
      
      李乔想拒绝,就被朱珠直接一个蛮力带了过去。刚坐稳,两人手上就被各塞了一杯酒,淡黄色的液体,在灯光下闪着光,微微荡漾。
      
      “来来,既然来了,就是朋友,来喝酒!”刺头男人起着话头,率先举起手中的酒,其他人也大喊着跟着起哄,“喝喝喝!”
      
      身边的朱珠直接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也大笑着喊道:“不醉不归!”喝完她撞了撞李乔的肩膀,小声催促,“乔乔,喝呀,你不是最喜欢喝酒了,今天我做东,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我......”
      
      “美女,我看你这身打扮,倒像是......”刺头男人放下酒杯,看了眼李乔被丝袜包裹着的腿,纤细修长,穿得很正经,气质干净,但越是这样,通常就越让人想要破坏,他舌尖顶了顶下颚,说出下一句,“走错了地方。”
      
      李乔心中无语,面上却还是淡淡笑了笑:“我刚从公司里出来。”
      
      她本就相貌姣好,不笑还好,一笑更显得干净了,那是一种清纯和稳重糅合在一起的感觉,很矛盾,但却异常吸引人。现场的男士看着她,已经蠢蠢欲动。女士们眼神明显也变了,她们可不想被人抢走风头。
      
      “没没呢,她最近就爱这样打扮,你看看,放眼望去,就我们家乔乔独一家啊。”朱珠搂了搂李乔的肩膀,笑得没心没肺。
      
      “乔乔?你叫乔乔?”
      
      他刻意温柔的嗓音,让李乔十分不适,她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没关系,她身边还有个咋呼精,朱珠边喝着酒边代替李乔应道:“对对对,她叫乔乔,我叫朱珠。”
      
      “猪猪?”一声女人的调笑响了起来。
      
      朱珠脸立刻沉了下来:“谁?”
      
      她自小就讨厌别人取笑她的姓名,这个人就是在触她的逆鳞。
      
      她们位置对面,一个女人慢慢站了起来,上身穿着黑色露脐装,肚脐上镶了一颗粉钻,下身穿着一条极短的黑色牛仔短裤,耳上戴着两串巨大的圆形镶钻耳环。她先是看了一眼李乔,然后才看向朱珠,手掩在嘴边笑了笑:“你的名字真特别,还是你朋友的名字比较好听。”
      
      李乔暗暗挑眉。挑拨离间?
      
      “不好意思啊,我也是实话实说。”她又加了一句,手微微盖着嘴唇,虚伪得明显。
      
      朱珠立马被她激怒,就要揭竿而起现场开怼。这时李乔放下酒杯,慢慢开口:“你这张嘴也真特别,特别......”李乔顿了顿,见她露出疑惑的表情,歪了歪头,然后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宽。”
      
      朱珠回头诧异地看着李乔。
      
      “你!”女人脸色骤变,指着李乔,“你什么意思?”她旁边的姐姐妹妹也站起来,看着她们两人的视线都异常不满。
      
      刺头男人看了看两边,转了转手中的酒杯,沉默着,没管。
      
      人多势众,但她们也不是好欺负的,朱珠将酒杯“砰”的一声放在桌上,一下子站起来,神情张扬:“什么意思?我还想问问你什么意思呢?明里暗里的当姑奶奶听不出来吗?老娘是过来交朋友,可不是来受你的气!”她抓起李乔的手,“乔乔,我们走!”
      
      李乔痛快地站了起来,她压根就不想待。
      
      刺头男人却突然笑了出来,开始留人:“别呀,都是朋友,别闹得这么不愉快嘛,”他看向那女人,拉着她坐下,手搂在她肩膀上,略显亲昵,“五妹,给我个面子?”
      
      女人被他搂着,脸微微发红,脸侧着,话里透着一股娇嗔:“哼,我是给你面子。”
      
      “是是是,二哥明白。”他又看向李乔和朱珠二人,笑得和善,“二位不好意思啊,我这妹妹性子直,没少得罪人,你们可别和她一般见识。”
      
      女人想反驳,他的手在她肩膀上轻轻点了点,她便咬着唇没再说话。
      
      “早这样说不就好了,”朱珠要走的脚停住,又一屁股坐下来,拿眼横他,“我最讨厌别人拿我名字开玩笑,再有下次,我可没那么好说话。”
      
      李乔:“......”
      你这也太好说话了好吗,大姐!
      
      “别站着,乔乔,坐。”她自己留下来还不够,又伸手把李乔也拽了回去。
      
      然后,李乔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和他们一起围在桌前,开始在拼酒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姿势豪迈,简直是女中豪杰,她是想劝,不好劝,也劝不住。
      
      正想着,身边就坐下来一个人,他身上带着一股刺鼻的香水味。
      
      “怎么不一起?”刺头男人看着她的侧脸,她脸颊白皙柔软,看着就很想让人很想在上面留下一点痕迹,他眸光暗了暗,笑,“也不喝酒?”
      
      李乔只感觉自己这一片的空气都受到了污染,屏了屏呼吸:“我不爱喝。”她当然不是不爱喝,只是不想和他们喝。这局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她真的很想早点回家休息,今天她已经和厉成礼约好了,明天还要去找他讨教工作上的事。
      
      “那很多乐趣你就体验不到了。”刺头男人眼眸深了深,带着点别的意味。
      
      酒精能够麻痹人的神经,很多人来到这里,其实是为了一场艳遇,或者说一次美好的邂逅,往往,在酒精的催动下,反而更容易让双方进行到更深层次的下一步。
      
      可惜李乔在这方面,可能是个榆木疙瘩,她看向他,单纯表达疑问:“什么乐趣?”
      
      男人却以为她懂了他的意思,笑得暧昧,侧着脸,唇突然就朝着李乔的唇而去。李乔被他突然靠近的动作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伸出了拳头,然后刺头男人就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脸色还透着茫然。
      
      二楼包厢。
      
      “厉总?厉总?”
      
      “什么?”仿佛含着冰渣。
      
      钟硫摸了摸胳膊,疑惑:“这边是通宵营业,我们现在不回去吗?”该来的人没来,他们应该走了吧,怎么他还要一直坐在这里。
      
      厉万礼视线盯着楼下某一处,没回答他的话。
      
      钟硫知道,他大概是又陷入沉思了,结果没过多久,他又说话了。
      
      “明天李乔的预约,取消。”
      
      “啊?”钟硫疑惑,但也守着本分没多问,只问,“那用通知李小姐一声吗?”
      
      “不......”说了一个字,厉成礼改口,“通知她。”又强调道,“就现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厉成礼: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通知她!!!
    钟硫:好嘞!收到!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