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2号成霸总

      见厉成礼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李乔搓了搓手臂,再度喊话:“我没死,这里怪冷的,麻烦您帮一忙。”刚刚躺着还不觉得,站起来她才觉得冷,然后才发现原主身上穿的是一件吊带裙。原主母亲实在是太宠原主了,连原主死了之后穿的衣服也挑的是原主平时爱穿的衣服,很轻佻。
      
      怪冷、冷、冷的?已经有人直接被吓晕了,倒在地上的声响十分明显。李乔往那边看了一眼,又无所谓地收回视线,坚持盯着厉成礼,可怜兮兮道:“我看这里就您不怕我了,他们都怕得要命,您真的不考虑帮一下我吗?”
      
      厉成礼还是没回答她的话,不过脚却动了起来,正是李乔所在的方向,身后众人看着他的视线,就像是认定他被勾魂了一般,而李乔却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过来了,他再不来,她就要被冻死了,他们倒好,一个个穿得严严实实,她胳膊腿露在外面,已经要打寒颤了,而且这里又是追悼会,总觉得阴气十分重,想一想都觉得冷。
      
      厉成礼走到李乔的棺材旁,直接朝她伸出双臂:“过来。”
      
      他的嗓音是那种年轻的小女生会迷恋的音色,带着成熟男人的韵味,在名利场上又是大家公认的冷漠禁欲形象,此时这样仰着头要抱她下来的这个姿势,极大的满足了李乔那一丁点的少女心。
      
      李乔将手放到他手上,他的手很暖,那种温度正是她现在所需要的。她朝他的方向凑了凑,方便他能将她抱下来。被他抱到怀里的那一刻,紧紧挨着他温暖的身体时,李乔有一种自己被救赎了的错觉。
      
      刚要被他放到地上,脚尖触碰到地面,她又被冻得瑟缩了一下,因为她的脚上没有穿鞋,是光着的。她可怜巴巴得再次看向厉成礼:“要不,您把我抱到那边的椅子上,地上太冰了。”她伸出一只手,指向大厅另外一侧的座椅。
      
      “乔、乔乔......你真的没死?”李母在这时颤巍巍朝他们走近。
      
      李乔在厉成礼怀里看向李母:“没有,我没死。”
      
      厉成礼看了怀里的人一眼,眼神疑惑。她微微笑着,嘴角的笑意很柔和,不像从前他和他父亲谈论公事、她无意间闯进来的那一次,披头散发,大呼小叫,教养这两个字在她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可现在,这种笑容却出现在了她脸上,她说出的话里,也奇异的带着一种安慰人的意味。
      
      李母又害怕又惊喜的摸向李乔的脸,是热的,不是她从夜店里接回女儿时那冰冷的触感,她突然收回手捂着嘴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压抑中透着庆幸。李乔正想安慰她几句,就听见有人喊她。
      
      “乔乔?”
      
      “大伯。”李乔看向一脸犹豫的李强,想了想,问,“看到我活了是不是很惊讶?知道我为什么复活了吗?”
      
      李强眼神忐忑,没有说话。
      
      李乔恶意一笑:“因为我和我爸在下面听着您说话了,我爸不放心我妈,硬是又把我给送上来了,所以我就活了,他还说......”
      
      “胡说八道!”李强慌忙制止她,整个人不断往后退着,直到撞到围观的其他人,又吓得慌忙转身,发现是自己想多了,又猛地转头看李乔,眼球充血,狠声道,“弟妹,我看乔乔怕是被什么邪物附了身,不能留!千万不能留!我们要赶紧找个道士驱邪!”
      
      “你住嘴!”李母满脸泪,站到厉成礼和李乔前面,瘦弱的身子气得直发抖,“你这个白眼狼,你大哥以前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这样对他的女儿,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她看了看周围,看到一把扫帚,是之前打扫场地的人留下来的,她一把冲过去就拿起来,朝李强胡乱挥舞,“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我女儿好不容易活了,你还敢咒她,你给我滚!”
      
      李强心神大乱,被李母打得节节败退。但是李母这癫狂的状态,却让李乔担心了起来。她也顾不得地上凉不凉了,腿往地上伸,就想去拦她。
      
      一条腿刚放下去,腿弯又被人捞了回去,身体也被他抱紧了几分,同时厉成礼出声:“钟硫。”
      
      被他叫到的人年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可能大一些。就见他从人群中走出来,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准确的说,是和厉成礼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去将李母拦了下来。
      
      他扶着李母走了回来,李母看到担心的看着她的李乔,正柔弱(?)地躺在厉成礼的怀里,顿时悲从心来,想扑过去抱住她,又忌惮厉成礼,所以只站在他们面前。
      
      “乔乔啊,是妈妈没用,以后我们娘俩该怎么办哟......”
      
      李乔探出身,握住李母的手,眼神坚毅:“妈,有我呢,公司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乔乔,你......”李母疑惑的看着她。
      
      李乔笑了笑:“我想通了,死了一次之后就想通了,以前太混账了。”
      
      周围的人围观到现在,基本也已经确定李乔没有死,她现在确实是活了过来,不管是医生诊断失误还是怎么样,她现在确实是活生生的人。
      
      李乔抬头看向一直默默抱着她的男人,真心感激道:“厉先生,谢谢您,麻烦您把我抱到那边的椅子上就可以了。”这男人看着面冷,心肠还不错,居然抱着她站了这么久。
      
      厉成礼看一眼怀里仰着脸的人,她眼中的真诚让他瞬间收回视线:“嗯。”然后将她抱到了大厅另一侧的椅子上。
      
      追悼会草草结束,众人纷纷告辞离开。
      
      路上,车内。
      
      “厉总,我看那个李小姐就算活了过来,她们家那个情况也悬。”钟硫坐在前排副驾,憋不住想找人唠嗑的心,“不过,这个李小姐死而复生以后,变化倒是很大,以前总是打扮得跟个不良少女一样的,今天这样看起来,我发现还挺漂亮的。”
      
      厉成礼正在电脑上敲打的指尖顿了顿,脑海中突然想到她站在冰冷的棺材内,满眼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好像对自己很信任。古怪的猜测,他嘴角微哂。
      
      钟硫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自言自语,他转头看向专心致志办公的厉成礼:“不过,那个李小姐胆子变大了不少,以前见到厉总您,都是绕道走的,今天倒好,点着名要您抱她出来。”
      
      “厉总您之前那样抱着她,我看她在您怀里还挺听话的,都快要以为......”
      
      “钟硫。”
      
      钟硫马上正经起来:“是,厉总。”
      
      厉成礼头也没抬,问:“南边的地块现在怎么样?”
      
      两人开始就这个问题展开了讨论,大部分时候是钟硫汇报,而厉成礼只负责听,时不时点头或“嗯”一声,而先前谈论的李乔,或许都被两人遗忘在了脑后。
      
      两天后,李家。
      
      “乔乔,你真要去公司?”李母站在一旁,忧心的看着她。
      
      李乔身上穿着黑色西装套裙,腿上是肉色的丝袜,头发盘了起来,脸上也化了一个清淡的妆容,这一身打扮一看就是标准的职场OL打扮。
      
      她对着房间内巨大的穿衣镜照了照,又补了点唇彩,才道:“妈,我当然要去了,要不然爸爸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不就要没了吗?而且,大伯又虎视眈眈的,我作为爸爸的女儿,当然要去公司出面主持大局了。”
      
      “可是,可是你......”李母想说又说不出来。
      
      李乔知道原主之前的形象太深入人心,叹一口气:“妈,你别担心,我总要试试吧,试都不试,爸爸在天有灵,也不会原谅我的,我真的是认真的。”
      
      李母想到李父,眼眶发红,将沙发上李乔的包拿起来,递给她:“妈妈相信你,如果......如果公司还是不行的话,你就回来吧,妈妈这些年也存了一些钱,还是够我们娘俩生活的,现在你爸爸不在了,妈妈只有你了。”
      
      李乔接过包,跨在肩上,走到玄关处穿上高跟鞋,才回头认真道:“会好的。”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公司里,会议室。
      
      会议桌上的文件堆得乱七八糟,两边都坐满了人,只最上首的位置上空无一人。
      
      “公司已经要不行了,我们现在还傻等着干什么,还不如将公司变卖了,趁早分一分,还能挽回一些损失。”说话的人五十上下,秃头,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一脸激忿的拍了拍桌子。
      
      “老章,话不能这么说,当初李总带着我们一起打拼,他嫌我们了吗?”说话的人名叫吕石,担任的是公司副总的位置,他一只眼浑浊不清,明显就是瞎的。
      
      他在会议室里看了一圈,只把很多人都看得低下了头,才语气严肃地接着说,“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的公司,现在李总走了,你说卖就卖,还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是,公司现在财务上是严重亏空,但是我们当初刚起步的时候,难道不比现在更难吗?”
      
      被他喊作老章的人,全名章金宏,是最早一批跟着李父一起创业的人,现在在公司里也是副总的位置。不过,吕石和章金宏虽然都是副总,但是他们两人却经常意见相悖,在公司里都有着各自的拥护者。本来这种状态在李父在世时,其实是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但是李父一走,平衡点就被打破,争吵自然而然就发生,更何况是现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
      
      章金宏:“是,我老章谁都不服,就服李总。但是,吕石,你要搞清楚,现在公司是什么情况,我们群龙无首,这里迟早要跨!”
      
      有人出声附和:“没错。而且当初公司要转型,我们很多人都不愿意,但是李总一意孤行,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本来我们在房地产这一块已经做得越来越好了。现在公司资金链基本断裂,我们就算想要重新做房地产,都没有足够的钱去维系。”
      
      吕石理解他们,但是却无法接受,他拍着自己的胸膛:“大家说的我都理解,但是现在,请你们想想,李总才刚入土,我们就在这里计划着卖掉他的公司,你们不会觉得良心上有亏吗?而且,李总有后人,他的后人可以继承公司......”
      
      “吕石,你这可就说笑了,李总的女儿,我们这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章金宏说着看了一圈,大家脸上都带着不屑的笑意,接着说,“公司要是给她,只会完蛋得更彻底。”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脸上都是嫌弃的表情。
      
      吕石想到李乔平时的样子,也泄了气,靠在椅子上,没再说话。
      
      “是吗?交给我就完蛋了吗?”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