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篡位了逼我做皇后

作者:透明草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因为我长得好看。”

      石昊内心的矛盾难以言喻,他想为母报仇,想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可是多年上阵父子兵的感情浓郁至极,忠于君父的想法流淌在他的血液里,纵然有许多次在深夜梦醒后突然泪流满面,觉得父亲不公,却总是不忍心去拂逆父亲的意愿,正如他当初无奈迎娶袁佳灵。
      
      胡晓光看着他就像看着溪水里的鱼,没法解释为什么,她一眼见底地看透了他的心,最终无奈地笑骂了一句:“混球,我就知道你靠不住,最后还是只能我自己。”
      
      可能是因为昨天没睡足的关系,胡晓光今天看起来十分慵懒,她软软地靠在车厢上,眼神迷离地看着虚空,慢慢思索着说:“我当时躲在树上第一眼见你的时候,心想这家伙长得真好看,死在这里挺可惜的。”
      
      顿了顿,她平静地看向石昊,目光如湖水般从他脸上抚过,从额头到唇角每一处都细致巡娑了一遍,仿佛要记住他的样子:“你高鼻薄唇,剑眉压眸,这么凉薄的容貌,偏偏生了一双眼角斜飞的桃花眼,当时我就觉得你一定又多情又薄情。”
      
      “……”,石昊喉结动了动,没有出声。
      
      “这是我第一次帮人相面,恭喜你果然被我说中了。”胡晓光又笑,仿佛丝毫不在意石昊的沉默。
      
      “这就你救我的原因。”
      “什么?”
      
      “因为我长得好看。”
      “哈,还真不是,当时我救你,只是觉得你可能对我有用而已。”胡晓光今天特别想笑,几乎说完每一句话都在笑。
      
      石昊再次陷入静默。
      
      胡晓光看着他这副模样,渐渐收起笑容叹了口气,她想,牛不喝水强按头会淹死的,还是算了吧,不难为他了,再找别的出路好了,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今天我从王府出来,有人一路跟踪我,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要是有一天我被人害死了,你能替我收敛遗骨入土为安,万一被野兽啃光了就帮我立个衣冠冢也算你报恩了,我实在不想做孤魂野鬼。”
      
      “有人跟踪你!可看清是什么人?”这句话终于让石昊方寸大乱,脸色惨白,五官都惊诧得变形。
      “不要怕!”他顾不上许多,一把抓起胡晓光的手紧紧握住,又贴着肉按在自己胸前,“我一定会保护你。”
      
      “咳,这有什么稀奇的,连你这样堂堂亲王都会被人跟踪追杀,何况是我这种升斗小民。”
      胡晓光被他拽在怀里的手,隔着夏季薄薄的丝绸衣料感应到他有力的心跳,那本该是没有声音的,她却清晰地听到他的心脏就像在她耳边一样,一声连着一声急促的响。
      
      “我不害怕,你用不着保护我。坏人也是很忙的,像我这种跟任何人都没有利害关系的小老百姓,根本不值得人家花心思,只是我突然出现在你身边让人生了疑心,只要我走就没事了。倒是你自己以后要处处小心。”
      石昊的心跳让胡晓光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地紧张起来,但是石昊完全没有察觉她的异样。
      
      “你是要走?”
      石昊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瞬间像被一个大铁锤迎面砸中了脑门儿,有种眼冒金星的错觉,他痛苦而恍惚地摇晃了一下身体,看着胡晓光的眼神满是茫然无措,他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听到了这句话。
      
      胡晓光垂下眼睑,缓慢却坚定地从他怀中抽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是,我得走了,感谢你这些日子的招待,燕窝粥虽然很好喝,但我必须要走了,时间不多了。”
      
      她抬手拽了车铃,马车停住,起身弯腰探出车门的刹那,她又忍不住回过头对他道:“石昊,我真的是,很高兴能认识你。”
      
      这个动作忽然让胡晓光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片刻她便想起来那天就是这样,被他突如其来的吻撞得嘴都肿了。
      
      于是她笑了,再次望着石昊的眼睛,认真地重复了一遍:“很高兴认识你,救你下山可真不容易,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石昊脸色苍白得像雪,眼睛却像是墨画一般的浓黑,灰白的嘴唇对着胡晓光开阖了几下,这一刻他冲动地想把自己的一生都说给她听,偏偏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她轻巧地跳下了马车。
      
      “哎,你怎么……”王柏见她跳下来有些纳闷。
      “走吧老王。”胡晓光笑着对他挥挥手,指着王府的方向,做了个快走吧的手势。
      
      王柏见车里没有动静,以为是王爷安排她去做事,就挠挠头指挥马车继续走了。
      
      石昊僵直得坐在车厢里,面无表情宛如一尊泥塑,眼中悲喜不明的光随着马车辘辘远去越来越暗。
      
      明明是盛夏的七月,他却觉得一股又一股森寒的凉意,顺着血脉逆流而上,把五脏六腑都冻成冰块,陡峭嶙峋似乎要从内而外把他寸寸割裂,痛彻心扉的感觉从每一根细微的血管汇聚而起,如同一把重剑带着血沫一路轰鸣着冲开了天灵盖,石昊眼前一黑几乎要失去意识,他一把扶住了窗棂重重地喘息起来,才堪堪稳住心神,没有摔倒在车厢里。
      “多情又薄情的人,明明是你……。”
      
      胡晓光目送石昊的马车走远,心里有些难过和沮丧,“你现在可没有时间矫情哦。”她把这些莫名的情绪都强行压平了藏进心里,轻快地穿过人群和阳光走回客栈。
      
      目前的状况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胡晓光决定往南去浑水河边找第三个设备箱,先解决简单的,干成一个是一个,等她把那两台望远镜都架设完毕,再回京城解决这个难题,说不定到时候会有新的天时地利人和。
      
      这就好比考试,如果第一道题就不会,一直跟它死磕,任由宝贵的考试时间流逝,就算死磕到底赢了,只做对一道题也没法及格。
      
      她花了两天时间为长途跋涉做准备,换银票,干粮、水囊、雨伞、常用的药品……,有条不紊做完这一切,她束起头发换了男装。
      心里的感觉有点奇怪,明明把所有东西都收拾齐了,可总觉得自己什么也带不走。
      
      百无聊奈又拿起镜子照了照,她心里暗暗感慨指挥官果然有水平,在这个时代四处走动确实男装更方便,她这样可男可女可塑性强的胸部线条果然比第一名的那位老战友更适合执行这次任务。
      
      为了大比武在一起集训过几个月,想起冠军宝贝火辣的身材,胡晓光忍不住笑了,真要是派她来,这一路不知道被推倒多少回了,说不定现在孩子都怀上了。
      
      但是那个特种部队选送参赛的小姐姐真的特别聪明能干天赋异禀,体能凶悍反应敏捷,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对比她这种普通陆军部队出身每天玩命训练的选手,人家真是轻松夺冠。如果真是她来执行这次任务的话,说不定已经完成任务回去了,这样一想,胡晓光又生出些学霸仰望学神的羞愧与不甘。
      
      但是她骨子里不服输的性格几秒钟就占了上风,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呼出一口气,“加油,你可以的,盘它!”
      
      胡晓光去了账房,告诉掌柜的:“如果有一位蒙公子来找我的话,告诉他一声,我半年之内不一定能回来,但是我一定会回来的,希望他可以留下地址,我回来想当面谢谢他。”
      
      “胡小姐要出远门啊?”掌柜的这才反应了过来。
      
      见胡晓光点头,掌柜道:“最近进京赶考的读书人越来越多了,家家客栈都爆满,胡小姐要是不介意的话,在下先把你那间房给别人住,至于您剩下的房期,跟你往后延,你看成吗?”
      
      “当然成啊,”胡晓光一乐,“我觉得完全没问题,这叫双赢,你很会做生意。”
      
      “胡小姐过奖了,”掌柜的笑眯眯拱手,毕竟人人都喜欢被夸奖,“那日付钱的公子有句话让在下转答,他说若是胡小姐要原路返回,来时沿途住过的每一间客栈,他都留下了一日房钱,胡小姐报名字便可入住。”
      
      胡晓光的笑容渐渐凝固,“竟有这种事,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呢?”
      “这个,”掌柜的为难道:“那位公子再三叮嘱,一定要在您离开京城的时候再说,他多付了许多银子,所以……。”
      
      “好,我知道了,告辞。”
      胡晓光面色如常离开了,牵着骡子车一路向南出了城,心里嘀咕着这件事实在太奇怪了,她和蒙九隆不过见过数面而已,虽然还算投缘吧,却实在当不得他如此厚待,虽然他家里确实有矿,也架不住对陌生人出手这么大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