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篡位了逼我做皇后

作者:透明草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信任的人

      胡晓光极其配合的举起了双手投降,脸上写满能屈能伸:“别多想,我只不过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你一点而已。”
      
      石昊听她这么说,神情有些古怪起来,似乎强行想把一种愉悦的心情压制回去,终究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无论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当面问我。”
      说完就有些懊恼起来,好容易营造出的冷酷无情氛围,就这样破功了。
      
      胡晓光不动声色地伸出一根指头将裂云剑尖压了下去:“别拿它指着我,我跟裂云剑有同生共死的交情,它舍不得杀我。”
      
      石昊干净利落地将裂云收回剑鞘,唇角勾起一抹无可奈何的笑意:“想想你过去对裂云剑干过的那些事情,我敢打赌,如果它剑灵成精的话,第一个想杀的人就是你!”
      傻丫头,难道你真不知道,舍不得杀你的人,明明是我。
      
      “说吧,你看了一夜,关于我都了解到什么?”
      
      胡晓光耸耸肩:“没什么特别的,我就只看了第一年的邸报,大概的事情就是皇帝登基大典,举国来朝,分封功臣,划分行政区域,整肃行政机关,制定法度,丈量土地,议定赋税标准,都是些开国之后按部就班的事情嘛。”
      
      石昊听她轻描淡写地说完,眼底有一丝惊异,朝廷邸报其实就是个文件存档,都是旨意政令奏折之类的东西誊抄在一起,除了时间线并没有特意做整理分类,但是她随口就给总结归纳出来了。
      
      “看来我们之间确实需要更深入的互相了解。”
      石昊缓缓说道,有这般见识的女子,他最初竟然以为她只是个无知村妇,悍勇杀手,真的令人汗颜。
      
      “真巧,我也这样想。”
      
      “那关于我呢,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或者想问的,你不是说想了解我才看这些文书。”
      
      “没什么想说的,你这一年的存在感太弱了,要说想问的话,我倒想问问袁华俊是谁,这个人出现的次数太密集了。”
      
      其实对你倒也不是一无所知,胡晓光暗暗想,大概就是原来以为你是不过是个正处级市区警察局长,后来发现原来是手握实权的正部级首都军区总司令,官更大起点更高,对我而言这是一件好事,不过不能说出来,怕你骄傲。
      
      “袁华俊”这个名字从胡晓光嘴里说出来,让石昊感觉呼吸一窒,他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不带感情色彩道:“他是皇后的兄长,也是,我的岳父。”
      
      “哦,那可不错。”胡晓光微笑着由衷赞叹,心说你有个位高权重的岳父,对我来说也算一件好事。
      
      这个笑容却轻而易举的激怒了石昊。
      
      “你到底想做什么!”石昊猛地将胡晓光推到了墙角,一手扳着她的肩膀,一手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抬头看他。
      
      胡晓光有些吃痛地看着他漆黑的眼珠,纳闷这家伙为何如此喜怒无常,她好像并没有挑衅的举动啊。
      
      “我早都告诉过你了,我想要那个金立方,放手,你捏得很痛。”
      
      石昊听她说痛,立刻松了手,越过她的肩膀,一掌按在她脑袋边上的墙壁上,仍然将她困在那个角落,不许她脱身,两人的脸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呼出来的气息。
      
      “我也早都告诉过你,不可能!那是国之瑰宝,礼部已经在选址建塔藏宝了。”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两人距离太近,胡晓光总觉得石昊说出来的话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仿佛在极力压抑某种情绪。
      
      “我当然知道皇帝当然不可能给我,我只是想问,如果有这种可能,你愿意给我吗?”
      胡晓光用黑白分明的眼睛凝视着石昊,长而卷翘的睫毛随着面前石昊的呼吸轻轻颤动,她需要一个肯定的答案。
      
      胡晓光不知道,她这个认真而探究的眼神,让石昊心脏失速般狂跳起来。他按在墙上的手猛然发力,将自己从她身边推离,转身走了两步喘息起来,再这样下去就要发狂了。
      “我愿意,可是你必须得知道,这不是我能支配的事情。”
      
      “所以说命运对我有些残忍,你愿意你却没有支配它的权利,我只是希望你能做一个言而有信的男人,当有一天你拥有这种权利的时候,依然能记得今天,你对我说过你愿意。”
      
      胡晓光微微叹了口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紫禁城外红旗乱。
      
      “走吧,你该上朝了。”
      “不急,你把粥喝了再走。”
      石昊指着桌上的早饭,胡晓光摇头,拿了两块点心想路上随便对付一下,石昊却把她拽回来,挽起袖子做出一副,你不喝我就硬灌的表情来。
      
      胡晓光只好无奈地喝了粥,然后对石昊举起了大拇指:“味道很不错。”
      石昊这才满意地带着她出了书房。
      
      马车在清晨的街道上稳稳行驶着,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石昊忽然试探着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的救命恩人?或者一个女人?你可以随便选一个答案。”胡晓光面无表情。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跟我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我真的叫胡晓光,我真的想要金立方,我可能有所隐瞒但是绝对没有骗你。”
      
      “那你为什么要隐瞒?”
      
      “我隐瞒的那一部分,因为与你无关,而且你不知道会更好。”
      
      石昊被堵得说不出话,周身被一种虚弱感深深压迫着,只能定定地看着她,墨黑的星眸仿佛熄灭的流星一样黯淡下来,过了很久才低声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相信我,我真的想做这世上最值得你信赖的那个人。”
      
      他偏过脸不再看她,默默地想,该如何告诉你,每次面对你的时候,我总是会不知所措,明明你离我很近,伸手就能触摸,我却总觉得这都是假象,我知道你其实离我很远很远。
      
      胡晓光看了看沉默不语的石昊,心里忽然钝钝得疼了一下,她想了想,斟酌着道:“我信任你。甚至可以说,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信任的人,我也希望你能同样信任我。如果有一天,我的所作所为,可以有两种不一样的解释,而其中一种对你不利的话,你一定要相信,我绝对是另一种意思。”
      
      石昊抬头看她,眼神有些茫然,一时间没太懂她的意思,胡晓光苦笑了一下:“前面快到宫门了,我该下车了。”
      她心里轻轻对自己说:你看,事情就是这样,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你总要自己心里有数才行。
      
      马车停下了,胡晓光从座位上起来,打开车门,躬身准备出去,她的头刚探出车门,石昊忽然伸手从背后狠狠地拽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
      车厢里站不直身子,胡晓光只好弯着腰转身回去看他,两人一个弯腰站着,一个上身前倾,呈现出脸对脸的姿势。
      
      竟然离得如此近,石昊看着胡晓光根根分明的睫毛,慢慢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刚才书房里,我说我愿意的时候,你说希望我做什么样的男人来着?”
      
      胡晓光狐疑地看看他,不明所以答道:“我说希望你做一个言而有信的男人。”
      
      话音未落,石昊另一只手立刻攀上了她的后脑勺,按压着她的头,狠狠地在她唇上印下了一个吻,他的力道很重,胡晓光立刻觉得牙齿撞破了嘴唇,剧痛让她的脑子有短暂的空白,淡淡的血腥味从口腔一直蔓延到心脏,随之弥散到全身每一处毛孔。
      
      也不知是过了几秒还是过了几分钟或者几小时,时间仿佛都停滞了。
      石昊终于把她推开,故意做出恶狠狠的模样道:“我告诉你了,你再打我,我就亲你,这是我作为一个言而有信的男人,对你早上那一拳的回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日天,你到底是想挨打还是不想挨打呢?
    PS:言而有信的大大表示,又到了周二放飞自我的日子了,周三再约哦,么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