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盛世美颜

作者:红酥手没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遭遇暴击的王夫人

      赵家三人是没办法跟荣国府抗衡的,即便眼前的只是下人。
      
      赵一年手收了回去,既然不是丫头也不是姨娘,那自己没必要冒那个风险。
      
      别看贾家如今衰弱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要是把人解决了再往外逃,人家对付自己三人还是可行的。
      
      除非有足够的时间往那深山老林子里面躲个三五年不出来。
      
      人被周瑞家的直接带到了王夫人住处,先使两个小丫鬟在偏房看着,然后她抿了抿头发,打算去禀了王夫人。
      
      只没想到王夫人这会儿被老太太叫去了荣禧堂,也只能带着小丫头们走了过去。
      
      “周妈妈来了。”因周瑞家的是王夫人心腹,这头人刚进院子,早就得到消息的玻璃快步迎了出来。
      
      “姑娘辛苦了。”周瑞家的笑眯眯的,“劳烦姑娘给通传一声,这头有关于咱家大姑娘的事儿要禀报。”
      
      玻璃给她唬了一跳,也不敢多说,急急走了进去,而后在鸳鸯耳边说了。
      
      鸳鸯脸色一变,正待向贾母禀报,那边便开口了,“你这丫头,屋子里都是自家人,弄这些鬼作甚?”
      
      鸳鸯脸色有些难看,使了个眼色,而后屋里伺候的尽都下去,只留下主子们各自的心腹:“回禀老太太,方才玻璃说外头周瑞家的求见,说是……说是有关咱家大姑娘的事儿要禀报……”
      
      “还不快快传她进来!”王夫人心急道。
      
      贾母嘴角有些往下,而后说道:“传吧。”又转头看向王夫人:“我仿佛记得宫中并没有什么信儿递出来?”
      
      “老太太说得是,我元儿已经月余不曾有消息递出来了。”王夫人手下佛珠转得越发的快,待周瑞家的进门,便急迫道:“大姑娘怎的了?”
      
      周瑞家的跪下磕了个头,然后把今儿这事给说了一遍。
      
      屋里沉默了半晌,贾母叹道:“倒是个可怜的人儿,只这般,鸳鸯,将我后院的小佛堂给收拾两间屋子,也好叫那赵家姑娘住下,比咱家姑娘减点儿份例便是了。”
      
      又说道:“咱家也是那积善的人家,那赵氏夫妇就叫他们去寻琏儿,便是跑个腿什么的也能撑起家。”
      
      王熙凤嘴角僵了僵,什么脏的臭的都给自家二爷塞过来?
      
      便也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呢?凭咱们元春妹妹的品貌,自然是有大福气的,那赵姑娘既是沾了点子元春妹妹的颜色,那也合该是与咱家有缘,只是……”
      
      “只是人家也是有兄有嫂,须得问一问他们才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老太太整日里都记着库房这个放着霉了,那个放着坏了,怎不知这些年过去了,账面上连个万两银子都挪不出来?
      
      自家这起子人且养不过来,还得养一个外来的?
      
      贾母点头,“也罢,叫进来吧。”
      
      可真等人进来了,屋子里却是倒抽了好几口气。
      
      如今要是再说什么沾不沾颜色之类的就惹人笑话了,这赵姑娘虽与自家大姑娘有两分相似,但容色却绝对在大姑娘之上,任是谁也张不了口说人家比不上你贾元春。
      
      王夫人打量着底下的人,见对方真就容色在自己的元儿之上,心中不由恼怒非常。
      
      她的元儿是独一无二的,将来更是有大富贵的,这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下贱坯子,也敢沾她元儿的光?
      
      正待开口,谁知邢夫人惊叫出声,“赵氏?”
      
      她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底下的三人,“你们……”
      
      鸳鸯眼神闪了闪,看到老太太不渝的神色后,忙过去把邢夫人扶到位置上坐好:“大太太请当心些,奴婢使人给您换了这张椅子。”
      
      又朝旁边等着的玻璃挥挥手,后者悄声退了出去,不多会儿就进来给邢夫人重新换了张椅子。
      
      邢夫人无暇他顾,只盯着赵一年的脸看。
      
      赵一年心里咯噔一声,这一路上都在贾家下人的眼皮子底下,她就是想给脸做个手脚都没空隙。
      
      赵鲜和姚黄身子有些发抖,即便一开始想着将妹妹送进来好像挺镇定,可那接触的都是府里的下人。如今上头坐的都是尊贵人,那心里的压力不可谓不重。
      
      邢夫人不理王善保家的给她使眼色,只一个劲儿的盯着赵一年的脸看,“你可是姓赵?”
      
      赵一年正要硬着头皮回答,赵鲜抢道:“回禀太太,小子一家确实是姓赵……”
      
      “果然是那赵氏!”
      
      邢夫人咬牙站了起来,身后王善保家的连忙拉住了她,“大太太!”屋子里的主子们可都在看着,您这会儿就别胡闹了。
      
      “赵氏?”
      
      门外一人走了进来,贾赦看向邢夫人,“什么赵氏?”
      
      邢夫人撇过头不去看他,倒是贾母好似想起什么似的,怒道:“进来也不跟你母亲问安?”
      
      贾赦没什么诚意的行了个礼,然后看着中间的三人。
      
      只一眼,这眼睛就落在了赵一年的脸上。
      
      赵一年心都快提了起来,心说这可不是亲爹,这目光着实叫人受不住。
      
      谁知贾赦愣了一会儿,而后嗷的一声哭了出来:“卿卿!”
      
      赵一年见对面的糟老头子要扑过来,吓得提起裙子就跳到了旁边。
      
      “大老爷!”
      “赦儿!”
      
      屋里一叠声的叫了起来,毕竟这老头子当着家里人的面追一小姑娘着实不好看。
      
      “小妹!”赵鲜急的脸通红,一个闪身挡住了小妹,而后被贾赦抱了个满怀。
      
      “卿卿!”贾赦跟着了魔似的,见抱错了人,嫌弃的把赵鲜撇开。
      
      毕竟他打小儿也是跟着老国公练过武的,赵鲜这小身板在他眼里可不够看。
      
      见自己好似吓着了人,贾赦抹了一把泪,而后哄道:“你是卿卿的孩子?好孩子,来爹这边,你是不是叫一年?”
      
      然后他也不管屋里人被自己雷成了什么样儿,自顾自的哀叹自己逝去的爱情:“当年你娘知道怀了你之后高兴地不行,孩子,就看着这一张脸,我就知道你是卿卿的女儿!当年我与你娘承诺过,待你出生之后便将她抬为二房,你也就是我的女儿……”
      
      赵一年都惊呆了,您这四舍五入用得可真好!
      
      贾母脸黑如锅底,便是王夫人面色也很不好看。
      
      这赵姑娘既然与元春有些相似,那么赵氏的女儿能叫大老爷一眼认出,想必母女俩也很是相像……这么一想,王夫人几欲晕厥,求助似的看向贾母。
      
      贾母想过来后也愣了一下,随即哼了一声,“行了,像什么样子!既是一家子骨血,先叫孩子去休整一番,什么时候不能说话了?”
      
      王夫人脚下不稳,几欲跌倒在彩云的身上。
      
      “老太太……”在宫里受苦的可是她的元儿!
      
      贾母摆摆手,冲周瑞家的说道:“送你们太太回去。”
      
      然后使人把赵家三人带下去,又单独把贾赦叫了进去。
      
      “大老爷今儿可真威风!”贾母哼了一声。
      
      “老太太,我这辈子什么都不求了,就求个心里舒坦。”贾赦依旧是那副混不吝的模样,“还请老太太心疼心疼儿子,好叫我养一养女儿。”
      
      贾母的脸又黑了下来,“二丫头不是你女儿?”
      
      “二丫头难道算是我女儿?”贾赦反问。
      
      都叫养成二房那小崽子的丫头了,那是他大房的姑娘吗?
      
      便是他这当爹的想看一看孩子,还得被自己那二弟阴阳怪气的,谁觉得二丫头是自己女儿了?
      
      “你还想胡闹到什么时候!”贾母怒的摔了杯子,“你是觉得我这当母亲的抢了你孩子?”
      
      “难道不是?”
      
      “你!”
      
      一旁的鸳鸯连忙过去给贾母扶了扶胸口,而后说道:“大老爷,按说这里没有奴婢说话的份儿,但是老太太年纪大了……”
      
      “那你闭嘴不就完了?”贾赦直接堵了回去,“或者我给你堵上?”
      
      鸳鸯涨红了脸不再说话,贾母似是灰心般的挥了挥手,“你想要怎么办。”
      
      “老太太心里不是有数了吗?”
      
      “……”贾母就知道,自己这大儿子打小儿被婆婆给养坏了!
      
      “这孩子不懂事儿,爹娘是谁,不得长辈说了算?”她虽然原本是想着叫那丫头守着小佛堂的,可既然老大还惦记赵氏……
      
      “是谁的不是谁的,她又如何知道?”若不是那张脸,她许是不会想到这一茬,“元儿在宫里也孤单些,且她打小儿学的就是如何当那主位娘娘,这些年也着实是弯不下腰……”
      
      既然老大自己肯认,那么一个两个养女的也就不算什么,更何况那丫头跟元儿也有相似,说不是贾家的血脉都没人信。
      
      “改姓,上族谱。”贾赦说道。
      
      “不成!”贾母下意识的否决。
      
      她打着过几年送进去给元儿当帮手的算盘,自然也是要走宫女的路子的。
      
      若是改姓上族谱,那假的也就是真的了,到时候元儿的身份岂不是低了那假姑娘一头?
      
      “那母亲可得给那丫头选一个好的院子,叫二丫头去作伴,我大房的姑娘可不是给人当丫鬟使的。”贾赦难得硬气了一回。
      
      毕竟是真爱,护着爱着可真是舍不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贾赦:渣!真渣!我是头号渣男!
    大家好,存稿箱今天有点想加更,要是今儿收藏到一百,明儿就还有加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