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药丸

作者:金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9

      *****以下是未来采访,可忽略*****

      “我反倒觉得,我们的开始才更像是个误会。”程伊说到这里自我调侃了一番,刚想吐舌头,便想起昨晚和祁深洲的被窝话。她自述那一刻的细节,想夸他厉害,没想他一副了然,并无意外的样子,“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她漾起梨涡,下巴磕他肩上,好奇是有什么身体信号吗?
      “你会吐舌头。”

      一句话把程伊对“那一刻”的美感扫空。
      幸好这会镜头捕捉不到她的大脑,不然估计全是马赛克画面。

      “你觉得一见钟情是误会?”

      “一见钟情是误会?”程伊重复了一遍,嚼过味来,冲镜头笑,“我不确定,毕竟这是个数据时代,非科学刊物的专家发现,一见钟情到最终步入婚姻的成功率约10%。而这百分之十里又有百分之多少以一见钟情为结果导向,这有待商榷。反正我们没有。”

      她顿了顿,将视频的高///潮点掐了个准:“你现在让我跟20岁的他在一起,我大概会想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是未来采访,可忽略*****

      学生时代,程伊努力完成一份感情成绩单,全情投入,是好是歹填写点经历。但工作后,感情于她只是空闲生活的调味剂,可有可无,无关紧要。

      新媒体发展势态极其猛烈,相较于传统媒体的低速与低容,“第五媒体”拥有超高速度与惊人容量,信息载体与传播形式层出不穷。
      作为自媒体从业人,程伊不算敏锐,她只是幸运地搭乘上了一辆华丽的摩登快车。

      她很清楚,如果不努力,自己很快被甩下。这一行没法对原地踏步的人施以同情,大家都在致力于自己的内容产出。
      好在程伊人缘从小就好,即便在这个光怪陆离、遍地新新人类的圈子,她也靠着讨喜的长相和谦逊的姿态混得一席之地。

      这不,那天参加了白梦轩的“离婚派对”,没几天便意外收到一个日本护肤品牌的PR私信。
      与之前接的导入期、成长期的品牌推广不一样,这是处于全盛期的国际知名品牌,程伊不免自恋,就她的流量而言,品牌方有太多更好的选择,听白梦轩说,她只是建议了自己,没想到对方很满意。

      她出门前摩挲着化妆台上使用量过半的该品牌化妆水,心头喜滋滋。

      PR下周给她寄一套新出的产品,涂鸦包装,让她想想拍摄方案。程伊哪儿等得及下周,恨不得当即就拿到产品,于是找白梦轩先拿她手头的套装。

      程伊到达创意园,在停车位就瞧见喷水池那边有拍摄。
      行至拍摄圈三米处,她看清了坐在镜头前的人,错愕在眸中一闪即过,脚下加速,飞快与那群人错开。

      “程伊来了!”商务小白正在前台唠嗑,见程伊来,揽过她的肩亲密讲述她们是如何推荐她,对方又是如何满意,嘴甜得将她夸到天上。
      “以前我们只给价,他们挑符合心理价位和粉丝受众的博主,这次我们提了你,人家直接说fo过你的微博,就你了。程伊!你看!你要红了!”

      程伊几斤几两心里有数,但对于好话还是很受用,一顿大餐马上吹了出去。

      她随小白取了品牌套装样品,在一楼落地窗前找了张椅子坐下,与他们闲聊,“所以外面是在干嘛?在拍什么?”
      “这里不天天有人取景拍摄嘛。这么好奇?”
      程伊手攥着窗帘下摆的流苏,“我也不是天天来,不知道这里一直有拍摄。”

      小白往外瞟了一眼,给她递了杯水:“就是清珏那个视频,应该是其中一个嘉宾。”
      “什么?”程伊嚯地站起,转椅猛滑向玻璃窗,磕壁后晃了半圈停了下来。

      “怎么了?”小白问。
      程伊抚了抚A字裙的褶,复坐了回去,自我调侃道:“没想到请的人外貌这般出色,我以为我会拔头筹呢。”

      旁人附和:“谁都比不上你,人都是素人,你算网红,出场吸睛度就不一样。”
      她不屑:“现在动辄百万大V起步,我这么点粉丝算哪门子网红,就一个网友吧。”

      他们贫嘴时,王清珏夹着文件夹由旋转楼梯下楼,见着程伊面露讶异,“你来了?”
      程伊表情一沉,扯了扯嘴角,“很巧是不是。”
      王清珏拨了拨齐肩的利落:“本来明天也要见,今天算提前了。”

      “清珏,你怎么没跟我说......”程伊双手搁胸.前抄至一半,便见一穿白衣戴鸭舌的工作人员委身将门一推,“这里这里,祁先生。”门缝间的铜铃铛清脆作响,顺着他伸出的手臂,祁深洲轻声一句“谢谢”,长腿一迈,杵到了眼前。

      程伊推了推银边眼镜,避开目光,王清珏对祁深洲说:“洗手间在一楼拐角,”转头问程伊,“你刚说什么?”
      祁深洲脚步似有停顿,又很快在余光里消失,程伊深吸一口气,冷冽抬眸:“我要问的你不知道吗?”

      空气有短促的尴尬闪过。

      “你没问,所以我不确定要不要说。”王清珏没有装傻,冷静平和地回视她。

      程伊她确实不在乎别的受访者都有谁,可若是祁深洲,那便另当别论了。对于王清珏的自说自话,她气血倒涌至无话可说,索性背过身深呼吸去了。

      王清珏的助理在旁闻见□□味,脚尖跃跃上前几回,见两人不说话了,开始打圆场,“程伊别气,成片剪出来之前肯定会给你过目,保证尊重当事人意愿,你不愿意我们不会剪进去。”他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拍摄和后期会尽力配合你。”

      “重点是这个吗?”程伊不敢置信祁深洲会配合这种事,也无法接受王清珏的先斩未奏。

      “你也知道,清珏对自己想做的东西......”王清珏打断助理,平日有些前倾的肩在严肃的对话里渐渐抻平,面上仍是淡定模样,接茬道:“其实你们什么时候谈、谈了多久,中间到底分没分,我是不清楚的,邀请的时候我只是单纯想拍一个职业相关生活的主题视频而已。”

      王清珏对那段感情了解不多,程伊从来不乏追求者,也断续地投入过精彩的个人生活,这让她无比羡慕。她起初找程伊,以为她是个对前任洒脱的人,毕竟她见过数次她与前任谈笑风生,结今天倒是颠覆了设定。
      那个瞬间,王清珏一股拧巴的气倏然戳破。原来春风得意的程伊,你也有意难平。

      旋转楼梯的发财树后覆了片阴影。

      程伊陷入短暂的失语,助理讨好地朝她作揖,四下全是合作公司的同事,配合僵滞的对话静谧无声,面面相觑。

      王清珏行事果决,说不来场面话。气氛尴尬了几秒,程伊很快梳理好情绪,朝她点点头,扯开嘴角,挤出笑意,“行啊,到时候如果我们在视频里隔空打起来,你可得把我剪得好看些。”

      “你没有不开心就好,那......我们明天见?”王清珏不着痕迹地往洗手间方向瞧了眼。
      “好。”

      门口的铃铛随着开关门清脆响起,高而柴的王清珏与助理走了出去。
      小白也松了口气,往椅子上一坐,撞出不小的响动,下一秒更大的声音从她嘴里蹦出:“程伊,你可真是个火炉子,都这会了屁垫子还是温的。”

      程伊刚要说话,发财树旁逗留许久的暗影走了出来,他慢条斯理地卷着袖子,嗤笑了一声。
      他的笑很轻,淹没在办公间的哄堂中,然,依旧没逃脱余光延展至180度的程伊的耳朵。

      他们两都是火炉子。冬日只需盖一条中被,还得是后半夜,前半夜两人火烧火燎,抱在一起周围能升温好几度。
      常半程便热得受不了,又停不下来。间或喊着好热,空气皆是咸湿的味道。

      她会把自己送到窗户口凉快会,他或温情环她,或出言调侃她是他碰见过最烫最燥的姑娘。
      她是一点即燃的醋坛子,配合陷入“你还碰过哪个姑娘”的酸戏里。

      两副身体摩擦生火的画面在脑海一触即发,她无措地咽了咽口水,许是想到了火热的过去,猝不及防扭头,迎上了他波澜无惊的目光。

      都是人精,方才程伊与王清珏□□味的对话,一圈人都咂摸除了奸//情的味道。
      小白见状立马起身,招呼道:“嗨,外景挺辛苦的吧,说今天室外温度三十度呢。我给您倒杯水?”瞧这瞎殷勤的,程伊来这么会了也没喝上一滴。

      祁深洲朝她礼貌点头:“那......麻烦了。”

      小白刚转身,程伊便冷笑:“我没想到你这么闲,居然会参加这种。”
      当时他每日忙得许久不见人,时常醉成泥,都说搞金融恨不得脚下踩上风火轮,天天空中飞人,时间都是按秒计算,他此刻的闲适程度属实可疑。

      祁深洲低下眉眼:“老同学说帮个忙,正好空。”

      程伊抄起手,朝他昂昂下巴,“我也接受了采访,你还继续吗?”他们要被剪进一个视频里?这太突然太奇怪了。

      祁深洲稍作停顿,两手抄进兜里理所当然道:“君子一诺千金。”
      “你的千金并不值钱。”你算狗屁君子。

      程伊站在那里,迎接祁深洲冰冷的注视,她感受到他渐起的愤怒,又不知他凭什么愤怒,该愤怒的是她不是吗?

      就在气氛走向诡异的时刻,白梦轩的声音从天而降解救了程伊。
      只见她两只肉手搁于扶手,俯眼娇声问:“美人儿!上来喝一杯吗?”

      程伊顺势上了节台阶,“咖啡还是酒?”
      白梦轩抛了个媚眼,“爱尔兰咖啡[1]!”

      程伊逃一样地冲到了二楼。
      白梦轩朝下张望,一脸八卦样压声问:“是他吗是他吗?”

      *
      烈日炎炎,眼见这大太阳把喷泉水都快给烫沸了。
      预计三十分钟到一小时的采访被拉长至一个小时二十分钟。

      王清珏是采访小白,问问题水平不见多高端,祁深洲又善于商场太极术,没多久她的自然颊红越出腮红,浮上了表面,营业笑容肉眼可见地坍塌了。

      祁深洲失笑:“这就气了?”

      “虽然有一对前任隔空对话这很妙,但这并不是我的初衷。”王清珏被这大太阳和对面油盐不进的男人气晕了头,说完这话倒是有点后悔,见他面色一凛,气场骤变,屏气扯开话题道:“还剩两个问题,我们继续?”

      “你事先告诉我我未必有多么不爽,但现在我挺不爽的。”祁深洲起身,目光恰落在远处银边镜框反射的一星刺目上,下颌陡然一紧,沉声道:“不是还有两个问题吗?”

      程伊准备离开时采访在进行,喷泉水声的响动刚好屏蔽了他们的对话。

      她好奇心作祟,猫着身子走到摄像助理旁边——
      “都说投行男多情,这话当真吗?”
      “看人。”
      “那你呢?”
      “也看人。”

      一个字都不肯多说,却每个字都能让人浮想联翩。王清珏有一刻忿忿,不知是帅哥效应还是祁深洲效应。

      “那有什么特别的人吗?”
      在这个问题上,王清珏几乎每一问都抱着被他冷脸的赴死之心。没办法,为了视频的节奏效果,她咽下尴尬,拼命试探。在写脚本的时候,他们讨论过采访的侧重,大基数网友对职场身份下的情感圈更为好奇,她并不是做一个真正的科普视频,俊男靓女和暧昧职场是她掩在“职场生活”二字之下的吸睛点。

      祁深洲闪过犹疑,下一秒在特殊催化剂下利索道:“有。”
      “前任?”
      他牵起唇角,没作答。
      “透露一点嘛。”王清珏这种清冷美人一笑,谁都拒绝不了。

      果然,不知是给镜头面子还是王清珏面子,他没有再拒绝,“我和她最后一次见面201X年2月14日,情人节。”

      灼日下,程伊因暑气微蹙的眉头在祁深洲抛出答案后两秒索性轧出座小山峰。

      “那天是?”

      微风掀起波澜,波澜将阳光打碎,碎成点点片片的金子拂落在祁深洲俊挺的面庞。

      问题落下四下鸦雀无声。

      花瓣形粉红裙摆错落绽放,长的垂及脚踵,短的恰及骨感膝盖。竹藤咖啡桌对面,黑色西装裤露出一角。
      祁深洲侧对程伊前方的摄影机,画面中,他下颌绷紧,似有烦躁之意,就在王清珏想换一个问题表述时,他忽地沉了口气,往侧方机位一扫,嘴角自嘲地撇起,声音里的冷气将暑气全数驱散:“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最后一次见面的日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爱尔兰咖啡(Irish Coffee)是以爱尔兰威士忌为基酒,配以咖啡为辅料,调制而成的一款鸡尾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