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将军的追妻之路

作者:阁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0 章

      温素伊辗转一夜并未睡好,早上很早就让桂夏给她梳妆好,呆坐在窗前任自己放空,什么也不想。
      
      窗前的秋菊开的正艳,黄灿灿的引人注目,温素伊的眸子也被吸引了去,看到开的正好的黄秋菊,温素伊忽然想到前几日林娘说等菊花开了后给她做菊花淋蜜糖酥尝尝。
      
      温素伊想闲着也是闲着,出去散散心,去院子里采采花放松下心情,便领着桂夏往自己在京城中的一处园子而去。
      
      这处园子是她的陪嫁之一,里面种植着各种时鲜蔬菜水果,还有各式各样的花。
      
      裴彦君看着小姑娘的裙子下摆浸着一圈水渍,再看看桂夏手里的花,明白了,小姑娘这是踏着清早秋露采花去了。
      
      本来还心急想要立刻跟小姑娘解释一番的裴彦君此刻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说了,就在门口干杵着,心里焦急又慌惴。
      
      温素伊看着在自己不远处的男人一言不发,神情隐忍,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也不去搭理那男人,拐了个弯,打算趁着新鲜,把花去交给林娘。
      
      裴彦君本来还想不论小姑娘是责怪也好,怨愤也罢,只要她开了个询问的头,他就顺势好好辩解一番,可没想到小姑娘直接对自己不理不睬,直接转身往小厨房去了。
      
      之前在边关打仗时,日子凄苦,将士们许久不得回家,也偶尔会思念家中的妻孩,他记得,当时有一名副将怀念起家中哪位被自己伤了心的妻子来,脸上竟落了泪,喝了几口酒,语重心长颇有体会的对他说道,这女人啊,要是跟你大吵大闹说明她还在乎你,若对你不管不问就说明她是彻底的心灰意冷了,这时候,是如何也挽回不来女人那硬起来的心的。
      
      这下裴彦君即便不知该如何开口,也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了。
      
      连忙几个大踏步赶上去。
      
      温素伊突然被人从背后拉住胳膊,一个不稳,往后踉跄了下。
      
      后背贴上了一个冰凉的胸膛,然后顺势被人揽到了怀里。
      
      接着一句低沉冷厚的嗓音从头顶传下来,“回屋。”
      
      虽然平时的裴彦君大多都是面无表情,令人敬畏的,但温素伊还是头一次见裴彦君面色这么凝重,还不由分说的硬要将自己拥促回房,皱了皱眉,眼里蕴出一汪秋水。
      
      这人下手不知轻重,刚才就捏的自己胳膊疼,现在还硬将自己箍在他怀里,箍的她呼吸都有些困难,温素伊头次被人这样对待,突然鼻子一酸,有些委屈。
      
      裴彦君心里急着进屋跟她好好解释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带着一身酒气和脂粉气快至夜半才归家,小姑娘肯定心有不虞,他想快点澄清,也想趁着这个档口顺势跟小姑娘讲明自己的心思。
      
      步子不由得急了些,脑子里一团乱麻的裴彦君自是未顾忌到小姑娘能不能跟上,也并未照料的小姑娘的神色。
      
      等进了屋,裴彦君冲着桂夏说了句“任何人不准进来。”说罢直接将房门关上,将心急如焚桂夏隔在了门外。
      
      温素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贴身婢女被关在了门外,对阴晴不定的裴彦君突然生出了一股惧意。
      
      裴彦君试探开口“你对昨晚就没什么要问的吗?”
      
      仍是保持着将温素伊揽在怀里的姿势,低下头期待的看着小姑娘的……头顶。
      
      温素伊低着头,不想看他,听到这话微怔,他不仅去逛青楼楚馆,逛完了还问她有没有什么想问的,他是想让她问那些楼馆里女人好不好看,还是那些个女人身上香不香。
      
      温素伊气急,伸手想要拥开他,可男人的力量那么大,他若存了心思箍着她她一个女子就算是使上吃奶的劲儿也是挣脱不开的。
      
      温素伊见他不放开自己,索性也不挣扎了,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妾身并无甚想问的,对将军在外面做了何时也不感兴趣,还请将军放开妾身。”
      
      这话要是其他的男人听了,必定觉得自己的妻子贤惠得体,熨帖心意。可裴彦君听到这话,心却凉了大半。
      
      “你,你当真不打算问一问我昨天干什么去了吗?”裴彦君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温素伊看他大有她不问他就不放开自己的架势,不欲与他在这个无谓的问题上纠缠,清了清小嗓子,在出声,话自是尖锐了不少。
      
      “将军在外面花天酒地了一夜,回来便逼着臣妾问将军在外面与姑娘喝的尽不尽兴吗,将军大可不必如此,若不喜妾身,妾自不会赶着去碍将军的眼,将军想要什么样的女子自可放开了去便是。”
      
      此话说完,温素伊这一路来强忍着的眼泪,便如断了线般,泪珠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裴彦君看到小姑娘被自己逼哭了,心里慌得不行,脑子还未思考出如何哄小姑娘,未打腹稿的话却先一步脱口而出。
      
      “阿伊别哭,是我错了,我不对,不该让你问我,你若不痛快,便打我几下,你一哭我心都疼了。”这话说的毫无章法,却也顺溜。
      
      说完还攥着温素伊的手往自己身上打。
      
      这番举动整的温素伊一愣一愣,连哭都忘了。
      
      他,他刚刚说的什么,温素伊对刚才那番话有些不可置信。
      
      接着就听见那男人自己招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我并未去那什么劳什子的秦楼楚馆,阿伊你误会我了,是皇上,硬要跟我喝酒,还非得叫了几个舞姬助兴,我并未让那些舞姬近身的。”
      
      裴彦君自认为自己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便不再继续说道这件事,反而是开始哄自己的小姑娘。
      
      温素伊整个人还处于震惊中,这位爷说他阴晴不定可真不是污蔑他,他这变脸的功夫大概是无人能及。
      
      正在消化刚刚男人说得话的温素伊突然感到脸上被人用指腹轻轻地撷去了她挂在脸上的泪珠。
      
      抬眼看他,想要确认一下这到底还是不是她的哪位夫君。
      
      裴彦君看着那双秋水般的眸子,心里蠢蠢欲动。
      
      突然感到自己的脸被压在极为柔软的布料上,还未搞明裴彦君的意图,便听见一声温柔却也急迫的嗓音“阿伊,我心悦你。”
      
      听着面前胸腔里的砰砰声,温素伊艰难的眨了眨眼,难以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那句话。
      
      似感觉到了她的不信,裴彦君二话不说,准备直接给她上证据。
      
      三步并两步直奔温素伊的梳妆台去,翻弄了一会儿,却并未找到自己想找的东西。
      
      气恼的折了回去,站在温素伊面前,预期期待的问道“那个镯子呢,就是那个翠玉镯子,前几日还在你梳妆台上看到过呢,怎么没了呢。”
      
      温素伊看男人懊恼的样子,抿唇轻笑了一声,“被我摔了。”
      
      男人眼睛一瞪,重复了她说的话“摔了?”
      
      有小声的嘟囔了句“摔了便摔了吧。”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惋惜。
      
      “阿伊,那镯子内侧你看见了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了吗?”
      
      温素伊看男人一脸殷切的看着自己的样子,竟觉得他这副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的快相信他的模样有些可爱。
      
      温素伊没回应他,径直走到美人榻上,从小毯子底下拿出一个物件,抬手在裴彦君的面前晃了晃。
      
      “你说的,是这个吗。”温素伊气消了,对裴彦君的话也信了五六分,声音不自觉的也掺了些柔和软糯。
      
      裴彦君自然认出了眼前的物件,是他亲手打磨出来的镯子,看向温素伊的眼神亮亮的。
      
      “里面的刻的字我看见了。”温素伊存了心思想逗一逗他。
      
      裴彦君的耳朵自是也不失她所望的红了起来。
      
      嗫喏开口“你,你看见了啊。”裴彦君突然觉得有些害臊,不敢看温素伊的眼睛,脸朝向窗户那一边,整个人有些不自然。
      
      “那你可信我了。”又听见男人这样问道。
      
      温素伊慢慢悠悠的走到美人榻上坐下,盯着裴彦君染上红霞的耳朵,压着笑意问道“你既说你心悦我,可是你为何对我爱答不理的。”
      
      裴彦君听到这话,认真的想自己何时对她爱答不理,她她可真是会冤枉人呢。
      
      不过裴彦君也知道小姑娘为何会问出此话,之前鼓起勇气,跟小姑娘表明了心迹,此时裴彦君开了窍般,话也充实了起来。
      
      “我怎么会不理你,我想亲近你还来不及呢,只是,每次到了你面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让你能对我有个好印象而已。”
      
      其实温素伊看平素寡言少语的男人性情大变,在她面前小心的讨好哄诱,她就已经信了裴彦君的说辞。
      
      昨天夜里,温素伊睡不着,鬼使神差的便又重新把镯子翻了出来,对着月色观摩了好久,越看越气恼,还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甘心。
      
      她想,其实那次青山寺他救了自己时,他就已经在自己心上留下足迹了。
      
      “我喜欢你心悦我。”温素伊轻声说道,面上变得通红。
      
      ……
      
      许多年后……
      
      世人每每提起那位裴家将军来,都艳羡不已,将军与其夫人恩爱无双,多年来一直如胶似漆,成了京城中流传不休的一段佳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两个人表明了心迹,唔,生娃啥的裴彦君自会自行安排,就不需要作者掺和了。
    很感谢陪伴小阁完结这本小说的看官,话不多说,鞠躬撒。
    另外,新人一枚,还请多多关照呀,求收留,求收藏呀~
    求预收
    文名:重得卿心
    城墙遥望,落日孤雁伴着他孤冷坚肃的身姿齐齐映入楚尤嫤的眼,那时,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因此郎而惨耗一生。
    上一世楚尤嫤以病躯卧榻多年,以府中一位身怀六甲的姬妾强灌的鸠酒了结残生。死前已是许久未能见到自己的夫君,那个称霸四方的安北侯,最后含恨而终。
    重生后的楚尤嫤只想在荆州寻一安分儿郎,过一过上辈子不曾有过的舒心日子,不想再去招惹那个狼虎之心的人。
    却不想,重生到了与他成婚之后,楚尤嫤哀叹一声,天不怜她。
    可谁知上一世对她避之不及,厌弃不以的彭煜竟阴魂不散的时不时的在她面前晃一晃,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竟逼迫她说她爱他。
    楚尤嫤心想可去他的吧。
    男主文案:
    彭煜临死之前才看清自己的心迹,重来一世,他定要遵从自己的内心,给她一世荣宠。
    使用指南:背景仿东汉末年群雄割据的时代,但内容杂糅,请勿考据!
    黑切黑男主&娇俏坚柔女主
    破镜重圆,追妻火葬场文
    食用指南:主调甜,副调苦
    洁党可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