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小媒人的悲催日常

作者:鹤鸣久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捉)

      扬州广陵东郊,夜幕四合。
      
      方氏回到家中的时候,天已经差不多全黑了,再看左右邻居,也已经闭了门,掌着指巴掌大点儿的灯光,享受一家子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她左左右右看了一圈,竟没有一家开着门,方氏嘴里嘟囔了两句儿,又看了眼手里提留着的两块大肥肉,一时不知道该进屋好,还是该干些什么。
      
      方氏已经四十岁年纪了,守寡了二十多年。与先夫崔郎在一起的时候,也就生了一儿一女,现在女儿出嫁了,儿子也发达了,她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就独自住在乡下,想儿子了就去城里待上几天再回来,日子过得倒是自在。
      
      可是自在虽自在,但相比左右邻居家,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少了些什么。
      
      是少了些什么呢?她自己又想不出个子丑寅卯,或者其实已经想到了什么,就是不愿面对罢了。
      
      进屋去吧,时候尚早,一个人呆着也空落落的,她又挨家挨户瞄着,看到洛时节家还掌着灯,便把肉提了一块进屋,把另一块不大不小的肉提着,向洛时节家的小茅草屋走去。
      
      --------------------
      
      洛时节没有阻止张屠户的女儿出嫁,心里闷闷地回到家中,想着籽莲和青青可能马上就要回来了,她便支起个锅,加了水,打算等水开了下野菜干。
      
      今天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成,她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又想起怀里的卖身文书,于是拿出来摊开在桌上,细细看着莫辞彦的字。
      
      他写的字可真是好看,无论在现代还是在这个大宋,她都还没看到过有谁的字比他写的还好看的。哦,除了私塾里教导她念书的陆先生。
      
      他们两个的字都是顶好的。
      
      正看得入神,门却响了。
      
      方氏提溜着一块肉,毫不客气地进屋来,把肉朝她的桌案上一放,洛时节及时地收了文书,还好没弄脏。
      
      “洛丫头真是大喜啊,听说你眼睛好了,方婶子特意买了两斤肉来恭喜你!”
      
      一看是方氏,洛时节顿时没了精神。
      
      得,唠唠叨叨的人是又来了。
      
      方氏是她们家的邻居,是看着洛时节长大的,以前和洛家没有什么往来,也就这几年,突然就熟络了起来。
      
      尤其是对洛时节,也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话想聊,洛时节不搭理她,她也能聊上个把时辰再走,风里雨里,不分场合。
      
      洛时节定然知道这肉不是专门为她买的,但方氏说送她,她不要白不要,于是道了谢,看了看肉的成色,肥瘦相间,是块好肉,她把肉提起,挂在墙上。
      
      肉肯定不白拿的。
      
      没啥心情的人儿很识趣地像往常一样,往桌边一坐,支棱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对面人说话。
      
      “你个丫头忒不厚道,眼睛好了也不知道来婶子家报个喜,婶子也好开心开心哪。”
      
      洛时节嘻嘻笑道:“前天去婶儿那里,看婶儿家门紧闭,也就没去敲门。”
      
      前天修屋顶,茅草不够,想去借点,却没人,也就将就了。
      
      “原来是这样哪,还不是你那个哥哥,现在算是有点出息了,在城里又买了个铺面,卖丝绸,央我去给他看顾几天,这不今天才回来嘛!”
      
      “回来就回来,非得让我提两块肉回来,又都那么大,我哪吃得完哪,我说不要,他非得让我提回来,说是野猪肉,有嚼头,我这个儿子就是太孝顺,我又拗不过他,就只好提回来啦,”
      
      “我就想着提回来分给左邻右舍,也能让大家尝个鲜儿不是,婶子想着与你最是亲厚,所以也送你一份,觉得太肥就扔一边,没什么大不了的。”
      
      洛时节撑着脑袋,时不时望锅上瞟,心里想着籽莲买的羊肉春饼,再配上肉,再配上野菜汤,热热乎乎,何等美滋滋……
      
      “说实话,你这不怎么吃肉的人,怎么也能胖成这样?”
      
      啊?
      这话她可不爱听了,于是笑也似的眯着眼睛,回她:
      
      “哪里哪里,我胖的比较随意,没婶儿那么专注嘿嘿……”
      
      方氏听出来她话里的不开心,于是又打着哈哈夸了她两句。
      
      洛时节觉得,她不能再盯着方氏看了。
      
      自从眼睛好了,看谁都好累。
      
      系统提示音又及时地响起来了:
      
      【需要跨越的婚姻障碍数:1 】
      
      暗叹方氏对剃须匠刘叔真是情有独钟,这么多年了,心里眼里还是他,怎的到现在也不找媒人说媒,两人一大把年纪了,可真能扛~
      
      要不,她给他们俩说合说合?就这么一个障碍,就跟窗户纸似的,戳破了不就好了。
      
      洛时节灵光一闪,她为什么不做个媒人呢?况且她还有这个异能,握得这么一手好牌,可不能烂在手里!
      
      越想越是这么个理儿,她可比其他媒人的起点高多了,不做媒人岂不可惜?
      
      媒人做成一对姻缘,谢礼定是丰厚的,钱也定是多多的~
      
      想起钱,洛时节就两眼发光,打定了主意,这第一个单子,就从方婶儿开始。
      
      只是该怎么开始呢?她想了想了,试探性地问方氏:
      
      “方婶儿,我今天看到刘叔去官媒那里了,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莫不是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正儿八经再续一个吧。”
      
      剃须匠刘二郎,丧妻多年,抚有一女,已经远嫁。家里只有一个妹妹,嫁到了隔壁村。刘二郎有一手剃须的手艺,早年在城里开了个剃须店,后来为了方便照顾女儿,且又逢涨租,就又把剃须店搬到了乡下,给左邻右舍剃须,挣个零花钱。家里有田地几亩,其中不乏两三亩肥田,他女儿出嫁后,他一个人过,日子尚还过得去。
      
      但是刘二郎品行如何,身体是否有缺陷,是否沾染恶习,洛时节不得而知。如果沾了恶习,她是绝对不能把方氏往火坑里推的。
      
      以上信息都是方氏和她唠叨时告诉她的,具体肯定还要她自己去看去打听去证实。
      
      “毕竟最近户部派人下来,抓了不少还算不错的良家子,他莫不是看上了谁?”洛时节瞅着方婶儿的脸色,又补充了一句。
      
      “不可能!”方氏再也控制不住,猛地站起来,可是蹦进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占了上风,于是赶紧追问:“他看上谁了?他要娶谁?他要娶别人了?!”
      
      方氏直觉得天有点崩塌了,连眼神儿都跟着直了。
      
      “没有没有,他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呢,”
      
      洛时节头一次干这事儿,心有点虚,连忙摆摆手,“我就是想告诉您一声,万一您还存着想嫁给他的心思,也好有个打算嘛。”
      
      听说没有,方氏才瞬间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天没崩,缓了好一会儿,方氏才又重新坐下来。
      
      不过自己的神情都被一个小丫头看在了眼里,她突然觉得,气氛有点儿尴尬……
      
      “婶儿您不用这样看着我,”洛时节孩子气的脸上带着一股认真劲儿,让她那尴尬的心情又瞬间缓解了下来。
      
      “婶儿,我们都交了多久的心了,您的想法我还不知道吗?叔进了官媒这件事既然被我看见,我要是不告诉你,岂不是白白受您那么多恩惠?”
      
      “实话和您说了吧,我要做媒人了。眼睛好了,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吧,我打算学点本事,做个媒人,也好挣点银钱贴补家用。”
      
      “正巧今天又看到刘叔那样,我怎么能不着急,我想着,既然要做媒人,为何不先替你们把这桩好事办了?
      
      刘叔那边一天一动静,万一哪天真挑着了合适的,您可哭都来不及。”
      
      她之所以敢这么直白,那肯定是有个缘由的。
      
      她眼睛还瞎着的时候,有一次晒太阳,意外听了方氏和刘叔的墙角。那会儿刘叔下地干活回来,方氏正巧从屋里出来,两人闲聊了好长时间,她听到他们那话里头,总有那么几丝不大分明的情意。
      
      可巧他们说完各走各的,婶子一转角,就撞见了她,那场面,洛时节就是瞎,也知道有多尴尬,方氏瞬间说话都结巴起来,话里遮遮掩掩的,洛时节那时候就想,他们之间的那种情意,该是没跑了。
      
      本来也没啥,两个成年人,一个死了老婆,一个死了丈夫,又没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儿,就是聊个天交流一下感情,还极其含蓄的那种,搁在现代,那就是公园里老头老太太相亲似的,那是顶正常的事。
      
      可是这个时代不一样啊。于是婶子总是来做客,旁敲侧击话里有话,方氏屡屡想说自己的清白的,又不敢,又总想从洛时节嘴里套点啥,这一来二去的,也就是婶子刚刚说的那个“亲厚”的意思了。
      
      此刻方氏听了洛时节的话,一张胖脸红成了番茄,她知道洛时节一直都晓得这件事,可是如今突然摊了牌,还说的那么直,她,她还真有点喘不上来气。
      
      “您别墨迹了,给个准话,这事要不要办!”洛时节趁热打铁。
      
      “其实我……”方氏一改刚刚的话痨本色,扭捏了半天,脸上似笑非笑的,遮遮掩掩道:“其实我儿子一直让我再找个伴儿,我都没放在心上。”
      
      “不过你说你要做媒人,我,我这张老脸就豁出去了!我就给你当个靶子,你就当练个手,成就成,不成我也不怪你,反正都一把年纪了,也不在乎再找个伴儿什么的。”
      
      洛时节看她似乎挺高兴的,心里也由衷替她高兴。
      
      可是该咋弄呢?她们这会儿在这热火朝天的讨论,但也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啊,她还得先探探刘叔的口风,万一刘叔真有人了呢?
      
      不过好在方氏和刘二郎之间的障碍数只有1个,虽然还不知道这个障碍的症结出在谁身上,但好歹只有1个障碍,清理了也就万事大吉了。
      
      ********
      
      刘二郎是个典型的庄稼汉,身上瘦得没剩二两肉,却又有几分真力气,他今年已经五十,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但他整天还是乐呵呵的,精神是真的好,甚至有些年纪比他小的汉子,干起活来都不如他。
      
      他虽有个剃头的手艺,但自城里的店面关门大吉以后,他就很少露手艺了。虽然有时候会有个把乡亲来找他剃须,但绝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伺候土地。
      
      眼看春天就要到了,江水就要化了,他打算先把地里去年留下的棉花梗子抛了,把田地都翻一翻,等冰雪一化,就种上春萝卜和玉黍。
      
      小山坡上一起种地的还有好几户人家,太阳已经照得高高的了,他们才扛着锄头赶来,见刘二郎已经在地里忙活,纷纷向他打招呼。
      
      在他们的心里,有手艺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尤其是刘二郎这样的,既有手艺,又勤劳的汉子,更值得大家尊重。
      
      村里的孩子也喜欢他,此时还没等大人们说话,几个孩子就一窝蜂地跑到了刘二郎的地头,对着刘二郎叽叽喳喳起来:
      
      “刘伯刘伯,你家来了个小娘子,说是专门来找你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洛时节:(跪地哭喊状)苍天啊大地啊!来个奥特曼把方氏带走吧我快受不了啦(哭唧唧)······
    莫辞彦:陆先生是谁,拉出来练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