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国小媒人的悲催日常

作者:鹤鸣久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你们做媒人的原则不要了?”
      
      “原则那肯定是要的,”洛时节很狗腿地笑:
      
      “可是颜曲的母亲不是说了么,他的眼睛只是暂时瞎了,只要细心调养,身体和眼睛都会好,也许还得要个三四年,四五年,但终究会痊愈,到时候和健康人没有两样,也就谈不上不能互相扶持。这个原则我可没破,您可得在胡夫人面前说上一说。”
      
      如果胡老夫人就认死理,她也只能认栽。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洛时节打帘一看,已经到了章府,遂转身对章安儿道:
      
      “我随您一起进府吧,顺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向您母亲禀报一下。”
      
      今天发生的这桩不大不小的事,实应该告知曹大娘子一声,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如果日后齐王府真有人来旁敲侧击,曹大娘子也好应对。
      
      章安儿明白其中厉害,对洛时节的话并未否决,但……
      
      “我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你去颜府一趟才是正经。”
      
      她语气里那居高临下奴役她的做派~
      
      洛时节自认无法反抗,只得乖乖应下。
      
      两人下了马车,章安儿由婢女扶着进了章府,洛时节正准备离开去颜府,就见门里又走出来一个姑娘。
      
      她定睛一看,不由拉下脸来,心想,这个死对头怎么来了?!
      
      那姑娘也一眼看到了洛时节,连忙走过去拦下她,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也随之抬得老高:
      
      “洛时节,你来的正好!”
      
      她只得摆出一张笑脸来:“小玖姑娘何出此言呀?”
      
      着实不想在现在和小玖斗嘴皮子,眼看天色渐晚,她还得去一趟颜府呢,去晚了就赶不上回家吃晚饭了。
      
      这位在教馆里头就和洛时节不甚对付的小玖姑娘,此刻正笑得一脸开心,一点也不在乎洛时节摆出的伪善表情。
      
      “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一声!”
      
      “我考核的那家郎君,也看上了你的章小姐,你我之间,估计只能有一个人完成考核了~”
      
      啥?
      
      “你的考核郎君看上了我的章小姐?”
      
      对方点点头,正待说话,不远处停于小摊边上的马车那里,忽然大咧咧跑过来一人。
      
      此人远远就喊着小玖姑娘,小玖亦露出一个标准的专属于媒人的笑容。
      
      洛时节看着,心里明白,跑来的必定是小玖说的那个郎君了。
      
      她看过小玖抽到的纸团子,知道此人。
      
      此人姓淮名季,字淑安,是一位武师,在城西有一处十分大的院子,用以为校场,专授棍棒刀剑,手下徒弟遍布扬州城角角落落。
      
      淮季虽是魁梧黧黑一武夫形象,却多有矜贫救厄之举,因此很受扬州城百姓的尊重,达官显宦也多与之交好。
      
      淮季身强体壮的,却是个和气人,见到洛时节十分客气地揖了一礼,才一脸紧张地问自己的媒人:
      
      “小娘子,章小姐的母亲怎么说的?”
      
      小玖露出一脸得意:“我已与曹大娘子交谈过了,她对你很是满意的,允许你明日和章小姐在扬州城里走一走,午时即回,你要好好把握。”
      
      淮季听闻,一开始因为紧张而有点扭曲的脸,一下子舒展开来,长舒一口气道:“太好了!”
      
      又赶紧朝小玖作揖:“那有劳小娘子,明日再与我和章小姐走一趟了!”
      
      “那是自然。”小玖笑嘻嘻回礼的同时,不忘瞄一眼洛时节,看到洛时节脸上不甚畅快的表情,心里更觉舒坦。
      
      洛时节的确不畅快。
      
      这下四个障碍全都清楚了——
      
      男女双方的母亲算是两个,这个淮季算是一个,从颜曲脸上看到的那个姑娘,估计也算一个。
      
      等那姑娘一出现,四个障碍就可以开一桌打麻将了。
      
      洛时节心里那叫个苦!
      
      但苦归苦,她还是朝得意洋洋的小玖露出十分老诚的,过来人一样的表情,吓唬她:
      
      “太好了,可算有人要与我一起,挨章小姐折腾了。”
      
      “小玖你可说的真没错!章小姐今天邀我一起去逛街时,一言不合,她差点就要把我给活埋了!好在我嘴皮子利索,好话说了一箩筐,眼看土已经埋了我半截,她才把我放了呢!”
      
      “她这人,就是不待见媒人,你看我这身上脏的,都是她给折腾的!明天你要是陪同的话,可得眼珠子灵活些,手脚勤快些,不然就会像我一样,被整的很惨。”
      
      小玖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
      
      半晌才没好气道:“谁像你一样,木头脑袋!”
      
      又对一旁的淮季安慰道:“别听她胡说,大家小姐顶多脾气差些,断不可能胡作妄为,害人性命!”
      
      “不打紧不打紧,我对章小姐也多少有些认识,我理解的,她就是爱耍点小性子,人却是好的。”
      
      洛时节听淮季这么说,倒有点愣怔了,这个淮季,看样子对章安儿确实上了心,不然也不会打听得这么仔细。
      
      反正该吓唬的也吓唬了,洛时节赶时间,不再与小玖和淮季纠缠,紧着时间去了趟颜府。
      
      ********
      
      颜曲府上。
      
      颜顾氏很有耐心的听完洛时节的陈述,脸上却没有因此露出半丝惊讶,而是让管家封一封红包给她。
      
      洛时节才明白过来。
      
      “想必颜曲公子已经都告诉您了。”
      
      颜顾氏微微颔首,略带愁容:“我这个儿子,一回来就把事情始末都禀报了我,他不想让任何人为他担责任,更不想我误会与你。”
      
      “我真没想到,他和安儿还有来往……”
      
      原来颜家和章家祖上是世交。
      
      两家祖辈都还在世的时候,多有往来,那时颜曲和章安儿都还小,依仗两家祖父母的交情,可以经常见面玩耍。
      
      可是等他们的祖父母相继过世之后,两家的交情就淡了。
      
      加上近些年仕族不与商贾为伍的风气越来越盛,颜曲和章安儿明面上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
      
      大多时候都是私下见面,两家人一直以为他们俩早没了交往,也没有多注意。
      
      直到两年前,颜曲和章安儿对家里人开诚布公后,两家人这才慌乱起来。
      
      本以为都是小孩子,却没成想,一眨眼,两人已经长大成人,彼此的感情早不知在何时生了根发了芽,哪里还能拆散得了。
      
      两家为此大吵了一架,最终不欢而散。
      
      “我知道,我管不了颜曲,他早已不是孩子了,但是他后院的事情,我却不能不管。他还那么年轻,等以后身体好了,眼睛复明了,我怎么能忍心看他身边躺着的人是个瞎子,我宁愿让他恨我,也不愿他一辈子和一个瞎子一起生活!”
      
      “洛姑娘,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洛时节明白。
      
      但来之前,她也打定主意,想从颜顾氏这里先下手。
      
      既然在身体上章安儿没占优势,她就想从精神层面开刀。
      
      而且有些话,她早就想说了。
      
      “小民虽没有权利干涉夫人的决定,但小民有些话却觉得有必要告诉夫人。”
      
      “小民今日见到颜二公子和章小姐在一起的时候,颜二公子比往日开心了很多,也真实了很多。”
      
      “颜二公子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想必从来没有在您面前露出过软弱和无助。”
      
      “但是今天我看到的颜二公子,却是一个连独自走路都不会,连吃饭都得靠身边人帮助的可怜人。如果他身边没有罗松,他就什么都做不了,连出门都不可能,这样的颜二公子,可能才是最真实的,您的儿子。”
      
      她又把章安儿告诉她的说了一遍,担忧道:
      
      “我知道您肯定会说,他这样只是暂时的,终究会好的,但是您有没有想过,在成为一个正常人之前,他或许已经被自己的无能压倒,永远也无法做回以前那个无懈可击,谈吐不凡的颜曲了。”
      
      毕竟从天之骄子一下子变成废人的那种打击和挫败感,不是谁都能平稳跨过去的。
      
      颜顾氏一声不吭地听着,眼睛里早已有盈盈泪水。
      
      这个姑娘说的没错。她确实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怯懦过,软弱过。
      
      每次看到他,他不是在和他的老师聊天下大事,就是在书房里让罗松念书给他听。
      
      身体不济的时候,也总是见他在病榻上做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儿,或是逗逗猫。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不在乎这种身体上的病痛……
      
      “看来我对曲儿,还是不够了解……”颜顾氏用帕子捂住脸,半晌才振作着收了眼泪:
      
      “但是也正如洛姑娘所说,吾儿已经够苦了,他才需要一个真心爱他,能够照顾他的好妻子,这些安儿都不能给他,安儿的性格我很了解,她自己就是个孩子,怎么能够照顾我儿子,况且她的眼睛……她自己都不能照顾自己!”
      
      “章小姐虽然看不见,但她比颜二公子强多了,她可以帮——”
      
      她想说,章安儿是真心的,要不然颜曲生病这么多年,为啥其他人没在颜曲身边,只有她一直在。
      
      而且章安儿的确能在精神上帮助颜曲。
      
      可颜顾氏已然不想再听。
      
      “再强也不行,我说不行,便是不行,我绝不允许他娶一个盲女!”
      
      说来说去,还是紧抓着盲女不放,洛时节知道,她肯定还是不相信颜曲曾经软弱的事实。
      
      亦或是不肯相信。
      
      一旁的管家把红包塞到洛时节手里,提醒她:“姑娘,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再不回去只怕天要黑了,需要的话,我派府里的马车送姑娘一程。”
      
      话已至此,洛时节也不好多说,只好起身告辞。
      
      不过这富贵人家就是阔绰,她还没开始说媒呢,红包就已经拿了两个~
      
      出门一看,斜阳已经挂在了树梢下面,洛时节只好匆匆往家赶,等赶到家,天都已经黑透了,各家各户早已掌起了灯,家家户户都其乐融融,又累又饿的人气*喘呼呼跨进门,正赶上青青端最后一碟子菜进屋来。
      
      “正说着姑娘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开饭了,可巧您就麻溜的出现,时间掐的很准嘛~”
      
      一旁正在布碗筷的籽莲也笑起来:“估计是我做的饭菜香味飘到姑娘那里了,她才想起来回来吃饭。”
      
      自从刘二叔和方婶给的谢礼吃完后,洛时节已经好久没有在饭桌上看到肉啦。
      
      此刻盯着满桌子的菜里还有一盘香气扑鼻的熏鹿肉,洛时节瞬间精神饱满,早把从颜顾氏和小玖那里遇到的不快抛诸脑后,飞速地净了手,擦了脸,撸起袖子往桌边一蹲,手就不受控制地拿起筷子伸了过去,夹起一块丢进嘴里,瞬间满足,赞美道:
      
      “籽莲做饭的功力越发纯熟了,只是今天什么节日吗?这么多好菜~”
      
      籽莲答非所问:“也就比平时多了一样菜罢了,你就觉得好了?也不问问这熏鹿肉哪来的。”
      
      “熏鹿肉哪来的?”
      
      话音刚落,门口便出现一个郎君,文弱的脸上抹了些许灰,素白的衣服上也尽是灰尘,许是被呛到了,他那一双本就清澈的眼睛湿润润的,于是一边咳嗽一边擦眼睛,却仍不忘告诉青青:
      
      “青青姑娘,灶已经修好了,只是以后得定期清理,否则还是会咳咳咳……”
      
      洛时节看着这个郎君,一双筷子险些脱手!
      
      “莫辞彦?!”
      
      她连忙放下筷子咽下鹿肉,结结巴巴道:“你,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也好去接你!”
      
      这么猝不及防地看到莫辞彦,而且她刚刚还这么不讲究,瞬间尴尬癌都快犯了。
      
      好在对方似乎并未看到什么,恭恭敬敬对她揖了一礼:
      
      “回小娘子,小的守孝期满,今日特来践诺。”
      
      “原来如此,”洛时节强作镇定:
      
      “时间过得真快呵,一转眼都三个月了。”
      
      她脑袋里飞速计算着日子,暗叹时间飞也似的,她竟然忘了莫辞彦的诺言,也把上次说要给莫辞彦送衣服的事情忘了。
      
      籽莲见自家姑娘有点傻呆呆的,想来是有些羞怯,连忙插话:“还愣着做什么,饭菜都快凉了,莫公子快去洗一下,来吃饭了。”
      
      莫辞彦应下,又看向洛时节,洛时节连忙狠命点点头,他才转身出去。
      
      青青在一旁笑话她:“姑娘怎么一见到莫辞彦就傻兮兮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真是羞愧难当。他们学摄影的就是颜控,一看到莫辞彦那双善良澄澈好看的眼睛,就只顾着看了,哪还能分神说话。
      
      而且这四年瞎子当的,如今随便见到个郎君,都觉得眉清目秀。
      
      饭桌上极其安静。
      
      每个人吃饭都比往日斯文了很多,也慢了很多,尤其是洛时节,平时都是抢着吃,此刻也开始慢腾腾,细嚼慢咽起来,一双眼睛时不时看一眼坐在她对面的莫辞彦。
      
      她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秀色可餐。
      
      莫辞彦吃饭的样子好好看,连带着洛时节觉得,今天桌子上的每一片蔬菜都像金子似的稀罕起来,连挑食她都给忘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6章又被我吐出来了,我有强迫症······
    欢迎莫辞彦回归大家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