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少女作死日常

作者:楚以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次交锋

      当天晚上紫曦给林静姗恶补了一下妃子应该遵守的礼仪和应该知道的东西,林静姗听的昏昏欲睡,最后直接睡的不省人事。
      
      第二天一大早,林静姗带着紫曦去谢恩,一路上像个溜出动物园的大熊猫,各种明里暗里的打量不断,她倒是没有什么不耐烦的,不声不响的宫女突然入了皇上的眼,三宫六院不好奇就怪了。
      
      到了养心殿外刘全忠正等候在殿外,见她过来笑着行礼:“见过银小主。”
      
      林静姗得体的笑着:“公公免礼,皇上可在。”
      
      刘全忠躬身回话:“回小主的话,皇上还在早朝。”
      
      “那就晚些再来。”林静姗巴不得见不到皇上,一听人不在开心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就走。
      
      刘全忠笑道:“皇上特意嘱咐奴才在这里候着,若是小主过来便请小主到殿里稍作休息。”
      
      林静姗心里暗骂,就知道这人没安好心,不想进去不想等。
      
      见林静姗不说话,刘全忠便错开身子:“小主请。”
      
      林静姗回头看了紫曦一眼,紫曦轻轻的摇摇头,她撇撇嘴进了养心殿,既来之则安之,进就进、谁怕谁。
      
      大概是昨晚睡得太晚,林静姗等了没一会儿便歪着头睡着了,紫曦正打算把人喊醒的时候楚肆便回来了,他挥挥手不让紫曦出声,紫曦只能低头退到一旁。
      
      楚肆坐到了林静姗对面饶有兴致的看着她,紫曦见状心里暗暗着急,御前打瞌睡,若是皇上心情好可以说是与妃嫔间的小情趣,若是不高兴说她御前失仪,那怎么罚都不为过。
      
      林静姗毫无所觉睡得香甜,也不能说是好无所觉,因为她现在的梦境堪比身临立体恐怖电影,一个人走在寂静的大森林里,不管走到哪里都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
      
      若是一般女子做这样的梦说不准会吓醒,不过林静姗却觉得很爽,她以前就喜欢去各式各样的鬼屋玩,从来没有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玩的特别的爽,相当兴奋。
      
      而在楚肆眼里,睡梦中的林静姗脸色潮红,额头上沁着细细的汗珠子,呼吸有些急促,怎么看怎么像在做一些不可言说的梦,他皱眉在桌上的茶杯里沾了点茶水弹到林静姗的脸上。
      
      林静姗一点儿要醒过来的征兆的都没有,反而露出了笑脸,梦里的她正在蒙蒙细雨中漫步,惬意的不得了。
      
      楚肆见状直接端起茶杯整杯茶水倒在了她的头上,蒙蒙细雨变成了瓢泼大雨,林静姗终于清醒了过来,她迷茫的看着楚肆:“干嘛泼我。”
      
      紫曦和刘全忠猛的跪到地上,林静姗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心里不住的哀叹,自己这是活腻歪了吗?居然敢质问皇上,她连忙行礼认错:“奴婢、奴婢知错,皇上恕罪。”
      
      楚肆微微眯着眼睛看了她半晌,脸上的表情慢慢柔和下来,一脸宠溺的说:“爱妃何出此言,看你弄得满头湿漉漉,真是淘气。”
      
      “……”此时的林静姗突然想起现代很流行的一句话,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好好的高冷皇帝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楚肆温柔的帮她把头上的茶叶一点点的摘了下来:“以后万不可这么玩了,着了风寒可如何是好。”
      
      林静姗心里一长串的mmp飘过,神TM的着风寒,别以为自己睡着了就不知道这是谁干的,屋里两个奴才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往后妃头上泼茶水,一定是眼前这个貌似被掉包的人干的。
      
      楚肆仿若没看见她眼里的小情绪,满眼的宠溺,林静姗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服输,不情不愿的福身:“奴婢去更衣。”
      
      楚肆的屈起食指在林静姗的脸颊滑过:“你是朕的爱妃,不需自称奴婢。”
      
      林静姗暗暗翻了个白眼,真能装,紫曦昨晚已经教过自己,嫔以上才有资格自称妾身,位分低的只能自称奴婢,这是要给自己特殊恩宠的节奏吗?还真是想把自己竖成个明晃晃的大靶子啊。
      
      不过靶子就靶子吧,皇命在上自己还能不从?反正在剩下的时限内自己只要顺利还了皇上银子就可以麻利儿的滚蛋了,暂且忍了。
      
      林静姗爽快的认怂,低眉顺眼的说:“妾身谢过皇上。”
      
      “诶~。”楚肆一脸的不赞同,牵过她的一只手说:“唤朕肆郎。”
      
      林静姗瞪圆了眼睛,紧紧咬着牙关,生怕一不小心就吐出来,这皇上一定是被掉包了吧,一定是吧,要是被掉包就眨眨眼睛啊亲。
      
      楚肆的声音愈发的低沉魅惑,低头在林静姗耳边轻喃:“高兴坏了?”
      
      如果这画面放在倾心相恋的俊男美女身上的会非常的协调,可惜林静姗现在是一只半干的落汤鸡,楚肆的温柔与他平日里冷漠的气场违和感分外强烈,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
      
      林静姗的嘴抿起又放松,放松又再次抿起,反复几次便红了眼眶,刘全忠和紫曦心里感叹,这是被陛下感动了吧。
      
      下一刻,林静姗快速给楚肆行了个礼,捂着嘴低头跑了出去,楚肆愣了一下命刘全忠跟出去。
      
      刘全忠和紫曦找到林静姗的时候,她正扶着一棵树干呕,隐约还能听见她说:“太他妈恶心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默默无语,这话若是如实回了皇上的话,银小主会被砍头的吧,他们其实还都挺喜欢她的。
      
      林静姗扶着树干顺气,刚才皇上靠近自己的那一刻,胳膊上鸡皮疙瘩起了一片,实在忍不住了,这神经病到底想干什么,恶心死人不用偿命是不是。
      
      紫曦连忙上前帮她顺气:“小主可好些了?”
      
      林静姗有气无力的说:“好多了,给我找点水喝。”
      
      “是。”紫曦把林静姗扶到旁边的观赏石边坐下才去找水。
      
      刘全忠回去的时候楚肆正坐在书案后看扇面,脸上的温柔早已消失不见,恢复了往常的淡漠,见他回来了便问:“人呢。”
      
      刘全忠斟酌片刻决定隐去那句话,毕竟自己离得远,没听见也情有可原,他躬身回道:“回皇上的话,银小主怕是身子不大舒服,紫曦姑娘正陪着她在小园子那边休息。”
      
      “哦?”楚肆看了他半晌说:“那就宣吴太医去看看。”
      
      “是。”刘全忠出去的路上碰见了李德胜,嬉皮笑脸的凑过去:“师傅。”
      
      “恩。”李德胜点点头:“今天你当值吧,到处乱跑什么”
      
      刘全忠凑到李德胜耳边说:“师傅,银小主身子不大舒服,皇上命我宣吴太医进宫,吴太医可是只给皇上皇后诊脉的,您说皇上这是……”
      
      李德胜的眼珠子转了几圈,扬起拂尘在刘全忠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你个小兔崽子,平日里怎么教你的,皇上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收起你那些好奇心,少说话就少事端。”
      
      刘全忠揉揉脑袋撅着嘴说:“徒儿知道了。”
      
      李德胜一直看着刘全忠走的没了影儿才慢条斯理的往养心殿走去,到了门口抬头朝烟雨阁的方向望了一眼,摇摇头,希望那丫头不要迷了方寸才好。
      
      刘全忠脚步匆匆的赶到了太医院,在宫里得脸的太监才会被主子赐予正名,年纪轻轻就能从小忠子变成刘全忠,靠的可不全靠拜了个好师,头脑也是个能跟得上,被师傅点播了两句马上就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
      
      吴太医伺候了两代帝后,身份在太医院与众不同,但是听闻皇上命自己给一个刚封的才人诊病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不满,拎起药箱子带着徒弟便跟着刘全忠走了。
      
      几个年轻的太医都好奇的抓耳挠腮,却也不敢问,老太医们低眉垂眼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的事,能在太医院呆的长久的大多都是人精,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心里门儿清,可怜几个年轻太医只能把好奇心憋在肚子里。
      
      烟雨阁是个好地方,离着皇上的养心殿近,吴太医很快就到了,林静姗听见小太监通传惊讶不已,她不解的看向紫曦。
      
      紫曦心下一样讶异,当初先帝德贵妃病重都没能请得动吴太医,皇上此举是为何。
      
      不管两人心里如何想不通,人总归是要请进来的,林静姗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脸可以把老太医晾在外面。
      
      吴太医进来后只做了个行礼的动作便被紫曦扶起,林静姗笑道:“吴太医不必多礼,是姗姗的不是,劳累吴太医还要跑这一趟。”
      
      “为医者本分,何来劳累。”吴太医把垫手拿出来摆在桌子:“劳烦紫曦姑娘。”
      
      紫曦会意拿出一条丝帕垫在面,扶着林静姗把手搭好又在她手腕上覆了层丝帕,林静姗心里感叹,这给皇上当女人真是麻烦,诊个脉都这么多事。
      
      吴太医的医术了得,刚一见到林静姗的时候就知道她没事,但是伺候过两代帝后的人心里精明的很,皇上招自己来的用意即使他不知道也能猜出几分,于是捻着胡须面色凝重的诊了许久的脉。
      
      大多数人看医生的时候都怕他突然沉下脸,林静姗也不例外,吴太医的脸色让原本坚信自己没毛病的她心里也开始打起了小鼓。
      
      紫曦在宫里呆的久了,多少还能镇定一些,云翎却是要哭了出来:“吴太医,我们小主的身子怎么样。”
      
      吴太医的徒儿瞪了她一眼,她抿抿嘴不敢再说话。
      
      吴太医松开手说:“小主体质十分虚弱,怕是以前埋下了病根。”
      
      林静姗不解的问:“我以前甚少生病的,怎么会有这种病根啊。”
      
      吴太医沉吟片刻道:“这种病根不知不觉间便可种下,小主以后要多多调养身体,老臣回去后琢磨一副调养的方子让小徒江海送过来。”
      
      “有劳太医了。”林静姗顿了顿又写了一张欠条出来,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皇上身边的人见多识广,必不会看不起自己的欠条。
      
      吴太医也是个人物,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接过欠条告退。
      
      离开烟雨阁后江海埋怨道:”这银小主也太……太。”
      
      “太什么?”吴太医乐呵呵的看了小徒弟一眼:“你啊,还是太嫩。”
      
      江海不服气的撇撇嘴不再说话,吴太医回头看了一眼烟雨阁,脚步一转去了养心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