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的债主不好当

作者:楚以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赐封号

      李公公的话音落下,屋子里一片寂静,时间仿佛静止,众人愣在原地,好半天带头宫女才颤着声音问:“李总管,这都是真的?”
      
      李公公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是说本总管假传圣旨不成?”
      
      带头宫女害怕的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奴婢不敢,李总管饶命。”
      
      林静姗淡定的福身行礼:“有劳李公公了。”
      
      “小主客气了。”李公公侧过身子避开了她的礼:“小主以后的身份就不一样了。”
      
      林静姗拉过云翎说:“敢问李公公,可否让翎儿跟着我一起走。”
      
      “按例小主身边可以配两个一等宫女,并两名粗使宫女、两名内监,小主想要谁直接和内务府知会一声便可。”李公公扫了一眼屋里其她的人:“若是有不长眼的奴才冒犯了小主,小主也可以回了皇后娘娘发落她。”
      
      除了云翎,其她人的心里都是一抖,宫里头不得宠的小主多了去了,有些过得甚至不如一个得脸些的奴才,看李公公的意思该是皇上想要替林静姗立威了。
      
      一直躲在后面的宫女起了别样的心思,眼睛转了转悄悄的退了出去。
      
      “小主请尽快收拾一下,过一会儿会有内务府的人带小主去烟雨阁,奴才先告退了。”李公公行了一礼离开。
      
      屋子里一阵寂静,带头宫女脸上的表情像吃了屎一样,狠狠的瞪了林静姗一眼转身回自己的床上。
      
      其他人缄默不语,即使她们心里有不屑、有嫉妒、有不解,但是没有人说出来,她们心里明白,在林静姗受宠的时候她们什么都不能做,起码现在不能。
      
      云翎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高兴的抱住林静姗又蹦又跳:“姗姗,你是小主了,你好厉害。”
      
      林静姗好笑的按住云翎:“好啦好啦,你蹦的我头都晕了,快去收拾东西吧。”
      
      “遵命,小主。”云翎端端正正的给她行了一礼,又白了其她人一眼才得意的去收拾东西。
      
      林静姗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一边整理着思路,虽然平时自我感觉还挺好的,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自己的样貌虽然不说泯于大众,但是在美女如云的皇宫里绝对算不上有多出挑,所以一见钟情什么的完全是不可能的是。
      
      林静姗想起自己在御花园里看见皇上的时候一切都还算正常,直到李公公突然把自己叫走之后,皇上那些奇奇怪怪的话,还有李公公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总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大坑里,而皇上正坐在坑外拿着铲子悠闲填着土。
      
      当天晚上就有人带着林静姗去了烟雨阁,云翎一路上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到了烟雨阁的时候惊喜的说:“姗姗,这里好漂亮。”
      
      林静姗站在院子里四处打量,地方不算大,但胜在干净雅致,一看就是个适合大家闺秀居住的地方,不过大家闺秀什么的……,在林静姗身上那都是浮云。
      
      进入正屋后引路的太监躬身道:“按小主的位分本应赐住别宫娘娘的偏殿,陛下特意嘱咐赐娘娘烟雨阁,这可是难得的恩宠。”
      
      林静姗也不是不通事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什么意思,侧过身子说:“那时劳烦公公代本小主向皇上谢恩了。”
      
      “好说好说。”引路太监笑眯眯的等着赏赐。
      
      林静姗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的全部银子都在御花园湖底的钱袋子里,总不能让人家自己去湖里捞吧,可是毕竟是个有点小权势的太监,第一次初见又给自己引路,按理说自己应该给点赏的,但是那个“理”字终究压不过“穷”字。
      
      于是拿不出赏赐的林静姗也只能装傻充楞的端起桌上的茶杯,引路太监一愣,这是端茶送客了?要不要这么小气。
      
      毕竟是有点权势的太监,眼界也没有那么低,他知道眼前这位入了皇上的眼,以后什么样还不好说,能不得罪暂时还是不要得罪,于是退后一步让出自己身后的五个人:“这是烟雨阁的管事宫女,其他四个是李公公特意交代精挑细选出来伺候小主的,小主若是不满意随时告诉奴才,奴才再挑了好的送过来。”
      
      林静姗点点头:“劳烦公公了。”
      
      几人上前行礼:
      
      “奴婢烟雨阁掌事宫女紫曦,见过小主。”
      
      “奴婢桃儿、奴婢杏儿、奴才小德子、奴才小剩子,见过小主。”
      
      “快请起。”林静姗心里苦兮兮的,奴才们第一次来拜见自己,连个赏赐都不给就朕说不过去了,毕竟都是伺候自己人,让他们心里看低了不一定会惹出什么麻烦。
      
      云翎心思单纯又没见过什么主子,根本就不知道赏赐的事,只是低头站在一旁,林静姗看到她头上簪的几颗小珠子,突然想起当初买珠子的情形,灵机一动有了办法:“紫曦是吧,有纸笔吗?”
      
      紫曦福身道:“小主且稍等。”
      
      不一会儿笔墨纸砚就准备好了,林静姗在五张纸上分别写了一个数字,折好后递给几个人:“我也不怕你们笑话,前些日子遭了些意外,银子全都没了,给不了你们赏钱,先欠着,等以后我发了月钱再给你们,虽然我林静姗不算什么大人物,但是也不能亏了自己人。”
      
      几个人具是一愣,这样可以的吗?这几人除了紫曦外都是刚进宫没多久的,见过的主子不多,但是他们确定林静姗这样的主人肯定是独一份儿。
      
      引路太监是李公公的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连他都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林静姗见他呆愣的样子索性又拿了一张纸写了一个比较大的数字折好递给他:“这位公公不要嫌弃。”
      
      引路公公讷讷伸手接过:“奴才、奴才谢过小主。”
      
      紫曦连忙带着其他人福身行礼:“奴才们谢小主的赏。”
      
      林静姗大大咧咧的挥手:“好说好说,以后还要你们多多照顾。”
      
      烟雨阁后续如何暂且不提,单说引路太监回养心殿复命以后,李公公拿着林静姗大的欠条哭笑不得的呈给了楚肆。
      
      楚肆接过欠条反复打量了几遍问:“她就给你这个?”
      
      “回皇上的话,林小主说是她遭了意外,身上没有银钱,所以先欠着奴才们的赏。”引路太监回想起当时林静姗的样子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林小主……”楚肆反复念叨了几遍这个称呼说:“李德胜,传朕的话,赐林氏封号“银”。”
      
      “是。”李公公躬身离开。
      
      林静姗得知这个封号的时候正在用膳,一时不察差点把舌头咬掉,她坚定的认为这个封号一时在讽刺自己,一定是。
      
      云翎倒是很开心:“姗姗,你可是第一个有封号的才人呢。”
      
      “话是这么说,但是枪打出头鸟啊。”林静姗觉得皇上此举除了笑话自己以外,就是把自己立成个大大的靶子,这么想来,皇上突然封自己位分的目的就有了眉目。
      
      云翎乐天派的说:“姗姗,你要这么沮丧啦。”
      
      紫曦皱眉道:“翎儿,你不能再这么唤小主了。”
      
      云翎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随后给林静姗行了一礼:“哦,好,奴婢见过小主。”
      
      林静姗忙扶住她:“咱们姐妹这么久没必要拘这些个虚礼。”
      
      紫曦不赞同道:“小主,隔墙有耳,您位分虽低,但到底是位正经八百的小主,翎儿这样与您不分尊卑,若是被有心人抓住就是害了她,您和翎儿姐妹情深必不会因为这些虚礼所牵绊。”
      
      林静姗回忆起自己以前看的宫斗剧,与主子情同姐妹的侍女的确是最容林被盯上的,自己以前一直佛系吃瓜攒钱也就算了,现在既然被皇上强拉着当出头鸟,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不在乎就不行了。
      
      “紫曦,谢谢你。”林静姗说的真心实意,若是没有她的提醒,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稀里糊涂的被算计了。
      
      紫曦不卑不亢的福身道:“奴婢既然跟了小主,那跟小主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林静姗很喜欢她的这种态度,没有谄媚也没有不屑一顾,虽然现在还不能确认她说的是不是实话,但是不耽误欣赏她。
      
      用完晚膳,引路太监就带着一连串的赏赐来了:“奴才刘全忠给小主请安。”
      
      “快请起。”林静姗看着他身后那一长串的赏赐笑弯了眼睛,连带着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不少,刚才还在发愁欠下的一连串的赏赐怎么办,这么快就有了进项。
      
      刘德平起身后朗声道:“皇上赐银才人极品红珊瑚摆件一座、紫珊瑚摆件一个、浅绛彩狮耳瓶一对、宽口广彩瓶一对、青花折枝花果纹六方瓶一对、白釉双龙耳瓶一个、汉宫春晓图一幅、千里踏歌图一幅、月锦一匹、蜀锦一匹、云罗纱一匹、凌云纱一匹、碧玉蝶翼金步摇一支、梅花点翠钗一支、平安五德翡翠镯一对、南海夜明珠一颗、柳苏黛两盒、珍珠粉两盒、和罗香一盒子……”
      
      一开始林静姗还在兴致勃勃听着,到后来就开始昏昏欲睡,虽然不知道这些个赏赐到底值不值钱,但是她知道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能换成钱,哪怕样样价值万金,自己也不能拿御赐的东西出去卖钱,除非自己不想活了。
      
      听刘全忠念完了赏赐,云翎悄悄掐了一下林静姗,林静姗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忙道:“有劳公公了,烦请带本小主谢过皇上,明日本小主再去养心殿谢恩。”
      
      “小主折煞奴才了,那奴才就告退了。”刘全忠抬手让身后跟着的小太监放下赏赐。
      
      林静姗熟门熟路的写了张欠条让紫曦给了刘全忠,刘全忠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接了过来行礼谢恩,仿佛自己收的是真金白银。
      
      刘全忠走后林静姗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又欠了一笔债啊。
      
      云翎翻看着赏赐兴奋的说:“小主,这座珊瑚好漂亮,颜色这么正,一定值好多钱。”
      
      林静姗瞥了一眼说:“值再多钱有什么用,又不是真的钱。”
      
      紫曦捧出云罗纱说:“这云罗纱每年只得三匹,皇上一匹、太后娘娘一匹、皇后娘娘一匹,想必皇上是把自己那匹赏赐给小主了,其它几匹料子也都是极为珍贵难得的,后宫里不知道多少主子要眼红了。”
      
      “眼红有什么用。”林静姗连看都不想看了:“珍贵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银子花。”
      
      云翎拿起珍珠粉说:“这珍珠粉好细腻,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
      
      “好好的珍珠拿去磨粉可惜啊。”林静姗心疼道:“要是整颗的珍珠倒是能拿去换钱。”
      
      紫曦笑道:“小主,这些都是千金难得的。”
      
      “千金难得又不能换钱。”林静姗拒绝看这些让自己心塞的东西,她总觉得皇上把这些个值钱的东西往自己这里送有一种在洗黑钱的感觉。
      
      紫曦和云翎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开始收拾东西,自家小主大概对银钱的怨念太深了,封号“银”还真是当之无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青天大老爷在上,宫中来了一个抠门的妃子,赏赐竟然打白条,求做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