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功德无量

作者:云中可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绝地求生(10)

      “别想了。”
      
      安程眼睑低垂,转身压低声音朝两人道:“这蝙蝠估计一时半会一直在这儿,咱们绕路走。”
      
      楚羽点头赞同,朝傅九月劝道:“不能妇人之仁!”
      
      见傅九月面色不忍,楚羽又继续啰啰嗦嗦,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听说过没?万一你救下来的是只狼回头把我们一窝端了怎么办,做人不能太仁慈!”
      
      “不是仁慈,我就是觉得他有点惨,若是我们救了他说不定我们有危险别人也会这般想然后救下我们。”
      
      楚羽嗤笑一声:“别搞笑了,这里你死我活可不比外边。”
      
      “可是---”
      
      “楚羽。”安程脚步顿住,抬头看比她高一个头的少年,神色认真:“你火折子借我一个。”
      
      “你要干嘛?”
      
      楚羽惊了,捂住布囊不可置信道:“你莫不会是要救他?你魔怔了?咱们又不认识他!”
      
      “就算是我借你的,我这里有食物,分三分之一给你和你表哥。”
      
      面前人神色平静,语气平稳的无一丝起伏,但不知为何,楚羽竟觉出一丝压迫,他将布囊塞到安程手上,冷道:“随便吧,万一把别人引来我们可不会救你!”
      
      这种火折子安程在博物馆见过,当时因着好奇她还在屏幕上看完了它的燃火原理,里面装的是易燃的稻草和草纸,筒子内是缺氧的,只要外筒盖子打开,火星重新就会重新获得氧气,开始燃烧。
      
      “你们两个先往前走,在隐蔽处等我,如果我遇到危险,你们不必管我直接换条路进林子。”
      
      这话听得傅九月忍不住蹙眉,“安程,要不算了吧。”
      
      楚羽别过脸,冷漠道:“她愿意逞能就让她去。”
      
      “你别这样说安---”
      
      “没事,”安程递给傅九月一个安慰的笑,“不必担心我。”
      
      说完,便扭头径直朝夜色深处去,待与那人只隔十几米时,安程将盖子轻轻一拧,火折子立刻燃起,几乎不假思索,她对准男子旁侧那堆枯枝败叶,火折子落地瞬间,火光砰地一下燃起。
      
      蝙蝠畏强光,火光一来便成群结队扑棱翅膀冲进林里消失不见,如果安程早到片刻或者一直仔细观察的话,或许会注意到,那地上躺着的人,从一开始眼底便是波澜不惊的。
      
      蝙蝠尽数散去,楚羽和傅九月才匆匆赶过来。
      
      躺在地上的是一个男子,白衣之上沾满血污,他手搭在脸上,整个人眉头紧蹙,嘴也紧紧绷着,像是疼晕了。
      
      安程将他手挪开,瞬间怔愣,傅九月也讶然,这人竟是半路遇见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子。
      
      “他伤得重不重?”迅速把火焰扑灭的楚羽忍不住皱眉,“刚刚火势太明显了,等会儿说不定有人过来。”
      
      “给我一分钟。”
      
      安程扫了眼男子胳臂被撕烂到血肉模糊的肉,以及手腕血管处依旧潺潺流淌的血,迅速将缠在腰间的软布取下,边包扎边朝两人道:
      
      “你们现在不必等我,去找找方才死的那几人布囊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有用的话就拿回来,我马上就好。”
      
      楚羽面色不愉,想要发作却被身旁人扯走,傅九月悄悄回头看了眼神色无比认真的安程,小声安慰:
      
      “我和安程都见过那人,性格不怎么好但人真不坏,你若是不愿大不过等那人醒来咱们同他再分道扬镳。”
      
      安程认真缠了好几道,又将男子胸腔前浸满血液的外袍轻轻解开,除了肩头一个像纹身般栩栩如生的血色小人,竟然什么伤口也不曾有。
      
      许是这咧嘴笑着的血色小人太过逼真,安程没细想这男子为何伤势最轻,转而伸出指尖轻轻碰了碰这图案,想看看到底是刀刻上去还是涂抹上去时,一道蓝光在她碰到小人的瞬间迅速弹开。
      
      安程缩回手,指尖发烫,紧接着便是火辣辣针刺般的疼。
      
      而再低头看时,那血色图案竟浅淡许多。
      
      压抑住内心的奇怪,安程起身去寻九月和楚羽。
      
      她刚走过去,便听九月欢欣举着一个水囊:“这里有水!”
      
      安程松口气,她往来的方向扫了眼,整个人愣住。
      
      这人竟消失不见了。
      
      “怎么了?”傅九月也起身,登时也愣了,“那、那人去哪儿了?”
      
      安程摇头,低头瞧了眼仍发烫却并未红肿的手指,内心突然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她目光移向楚羽:“找到什么了?”
      
      “一个还剩了些水的水囊,一截软鞭,一个没什么用的话本子,还有这个。”
      
      安程顺着看过去,竟是几个脱手镖,她看楚羽,“你会用吗?”
      
      “我不太会,但我、我表哥应该是会的吧。”
      
      “那就先交给你,另外,”安程顿了顿,强忍着胃中泛呕的味道,指着灌木丛皱眉:“不知那里为何也有一具尸体,身上的肉几乎被啃噬烂了,但我找到了这个。”
      
      是一截牛皮筋,傅九月接过,拿布将上面的污秽擦干:“这东西有弹性,如果找到支架可以做弹弓。”
      
      她笑着瞧楚羽:“所谓断竹,续竹,飞土,逐宍,想来如你这般的少年肯定会用此物在林中狩猎。”
      
      说完,便要将牛筋递到少年手上,奈何楚羽眼神躲闪,并不伸手去接。
      
      安程看了眼楚羽,神色淡淡:“先放我这儿吧,找到竹子时大家可以一起来做。”
      
      傅九月应下,楚羽凑近了些,磕磕绊绊开口:“那个,我、我表哥好像来了。”
      
      两人抬头,就见一个脸色极为苍白的高个少年迎面走来。
      
      与楚羽差不多大年纪,身量更高,生得眉清目秀,只是和楚羽身上的干干净净相比,少年神色紧绷着,身上满是血污,衣袖直接被撕烂,露出的精瘦胳臂上尽是血肉模糊的咬痕。
      
      他往这边走着,目光冷冽。
      
      楚羽脸色涨红着上前:“表、表哥,你没事儿吧?”
      
      少年停住,安程只在身后瞧着,便觉这两个少年间的气氛绝对是不对的。
      
      果然,下一秒便听那高个少年冷声叱道:“跪下。”
      
      楚羽表情僵硬,别开头一言不发。
      
      安程看了眼两位少年,微蹙了眉,“有什么事可以路上说,这里并不安全。”
      
      两人依旧僵持,安程沉默了会儿:“若是你们不愿意结盟了也可以,我们先行离开,后会有期。”
      
      莫名的,安程觉得这两人会有些麻烦。
      
      “等等。”楚羽神情一慌,直接拽住安程,“你这人怎如此言而无信,我何曾说过不愿结盟。”
      
      “那就拿出结盟的诚意来。”
      
      安程目光微冷,“与其在这儿耗着等会儿给人当靶子,还不如尽快把误会解释、说道清楚,别到时上路了还彼此不信任,存隔阂,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合作中最忌讳的便是疑神疑鬼,彼此间根本不信任。
      
      楚羽终于泄气,十分不情愿地朝高个少年说了句对不起。
      
      安程终于搞清楚。
      
      之前确实是一行七人,遇到怪鸟攻击时众人蜂拥着要躲进灌木丛,楚羽率先爬进,而后便推搡着不许其他人进去,那怪鸟数目众多,不少人因此既耽搁了逃生时间又手无缚鸡之力,只能被怪鸟撕咬啃裂,几人中仅楚羽表哥和猎户身手尚可,奋起搏斗才堪堪逃生。
      
      只是那猎户肚子被抓破,肠子都流出来一半,没过多久就昏死过去,宋意书虽左胳膊受了重伤但执意要帮猎户找药,吩咐楚羽帮着照看猎户,结果回来时发现楚羽没在原地,猎户也没了气息。
      
      不仅没了气息,只一柱香不到的功夫,便成了一具白森森的尸骨。
      
      方才安程找到的牛筋便是猎户的,宋意书急着去找药,将猎户移到灌木丛边后急急离开,那怪鸟在周围盘旋,楚羽不敢出去照顾,只好眼睁睁看着猎户一点点被蚕食。
      
      “方才在围场之外,你我亲眼看见白大哥不过垂髫的女儿为他系上牛筋,要他平安归来。”
      
      “你怎么能怪我?”楚羽目光中尽是不服气:“那周围那么多蝙蝠你让我在那等着就是白白送死,你倒好,你走开了,离那怪物远远的,我要是出了事谁来救我?你若是死了朝询大哥还会给你收尸,我若是死了就一把骨头烂在这儿了!”
      
      “胡言乱语!”宋意书胸腔起伏的厉害。
      
      傅九月看了看楚羽,又看了看宋意书:“要不咱们先往里边走吧。”
      
      安程收了视线,将水顺手递给高个少年,“这附近有止血用的药草?”
      
      “只有些侧柏叶,勉强可以用。”
      
      “要不你用这水将伤口清一下?”
      
      “多谢,但不必了。”宋意书笑得有些虚弱,“干净的水本来就少,还是节省用比较好。”
      
      “这水我们方才都喝了,余下本就是你的,而且林后是山,山上或许有清泉,我们留下装水的水囊就足够了。”
      
      “那多谢。”宋意书拱手致了谢,面上歉然:“是宋某拖累大家。”
      
      “大家既结了盟又何谈拖累,”傅九月恰到好处的缓和气氛,将一条干净手帕递过去,“宋大哥,你大哥可是今朝状元宋朝询?”
      
      “是。”
      
      “那你父亲岂不是当朝御史大夫宋清阁?”
      
      少年点头,安程面上神色未动,内心却小小惊讶了一回。
      
      宋意书、宋朝询她确实不了解,但宋清阁这名头在整个顺金王朝却是赫赫有名,有名到她脑海中还有这人的记忆。
      
      官拜当朝御史大夫,宋清阁以敢于进谏和善辩著称。
      
      为人刚正不阿,为官清正廉明,禀直敢谏,曾在朝堂之上直面发怒的君王,说出:“我有何惧?我若生,便以身谏,我若死,就以尸谏!”这句令天下能人志士称赞的话。
      
      因着许多有志成为言官的读书人皆将他视为诤臣楷模,宋清阁对自己,对宋家子弟要求甚是严格。
      
      据说无论是正妻所出的嫡子、嫡女还是妾房所出的庶子、庶女,皆须谨言慎行,戒急用忍,一言一行绝不能辱没宋家门楣。
      
      所谓虎父无犬子,受这般好的家风熏陶,总该也是棵良木才对,安程心中略安定了些。
      
      她语气也缓和许多:“走吧,找个可以过夜的地方,顺便再重新处理下伤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有句话“生以身谏,死以尸谏”,指的是春秋时期的史鱼,是一位极其有家国责任感的言官,宋清阁便是照着史鱼为原型来写,刻画并不多,希望在当今社会也会出现越来越多仗义执言之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