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美人图

作者:专业咸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灵犀一指

      峄城的夜晚很热闹,即使过了三更,也能听见街道上来往行人的声音。清栀甚至能听见楼下卖米糕与碗面的喊声。
      
      可惜她住下的客栈,位置不太好,虽然临水而靠,但背过街便是青楼街巷,夜色降临后,女子的娇笑与男子的调笑时不时穿墙而来。
      
      清栀随着风吹来的方向,走至窗前,关上了外面传来的嘈杂声响。
      
      屋内并不大,只有一室而已,除开一张圆桌与椅,便只剩下那张黄花梨木的雕花大床。花满楼天未黑下,就跟着丐帮的人上了山,所以此时房中,应该只有她一人而已。
      
      然而,清栀却嗅到了酒香。
      
      是上好的梨花白,时浓时淡,就像是有一个人在她房内喝酒一般。
      
      垂眸片刻,清栀缓缓转身,对着酒香处浅笑道:“青旗沽酒趁梨花,既然饮着上好的梨花白,自然也应当用上好玉色的翡翠杯。”
      
      金九龄坐在椅上,指尖捏着上好的白瓷酒杯,毫不掩饰的紧紧盯着面前的美人。
      
      美人姝色,亭亭而丽。即使在灯火暗淡的黑暗中,他也能清晰看到到对方瓷白的肌肤,像是细嫩的玉兰花瓣,带着水雾,好似轻轻吮吸就能溢出花蜜。
      
      明明是冷清的站在那儿,但只要她浅色唇瓣微微扬起,便是满室明晖,诱人心悸。
      
      金九龄忍不住喟叹一声,柔声道:“姑娘美貌,倾国难寻。”
      
      他曾经得到过梧桐阁的头牌栖凤姑娘的青睐,那是一个天生柔骨的尤物,在床上便像是一条妖娆的水蛇,光是绕着你,贴着你便能让你销魂噬骨。
      
      可她比起清栀,便多了三分俗气,少了三分明艳。
      
      可是若是说明艳,万金镖局的娇养林千金也不差,可比起她,又似乎少了一丝清冽惑色。
      
      金九龄叹息着倒出一杯酒水,送入喉中。
      
      清栀淡淡的笑道:“既然来了,又何必独饮。”
      
      金九龄笑了,意味深长道:“姑娘知道我是谁?”
      
      清栀微微侧眸,“大概,是绣花大盗吧。”
      
      金九龄微笑:“为何说大概呢。”
      
      清栀淡淡道:“因为我没有证据。”
      
      金九龄低低笑道:“姑娘聪慧,亦是常人难比。”
      
      清栀轻笑一声,从容而缓慢的走到桌前,美人玉手纤纤,伸手想要端起桌上的酒杯,却被一只宽大温热的手掌轻轻钳住。
      
      清栀勾唇轻笑,问:“金捕头连一杯酒都不舍吗?”
      
      金九龄有些调笑一般的拂过女子的手背,揉捏着细嫩的手腕,柔软滑嫩的触感,让人有些流连忘返,他有些心不在焉道:“在下,只是为了让姑娘少受些苦楚罢了。”
      
      嗅着夹着在酒香中的熏香味,清栀柔软的推开了他的手掌,轻声道:“我从来就不怕苦楚。”
      
      说罢,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虽然梨花白名字诗意,却也不能掩盖它关外白酒的本质,比起秋露白的清冽醇香,梨花白显然更加霸道,入口满是辛辣酒香,满唇酒香不散。
      
      只一小杯,清栀便有些燥热醉意,口舌刺激,面容也浮出点点醉红。
      
      金九龄见她面颊娇红,忍不住伸手挑了挑美人下颚。
      
      “瞧瞧,只一杯酒就醉了,山路颠簸,可有你受的。”
      
      清栀侧过头,娇艳的勾唇一笑,俯靠在桌面上,眼眸半睁半拢,似乎随时都要瘫软下去。
      
      金九龄站起身,将有些抗拒美人锁入怀中,指腹摩挲着她似醉似羞的肌肤,低声轻笑:“若不是今日事急,真有些忍不住想要了你。”
      
      如此独一无二的美人,便应当在他怀中娇羞。
      
      完全属于他。
      
      -
      金九龄是个心机深沉的男人,他有天资,有智慧,可惜却走上了一条俗人的道路。
      
      画楼是最看不上俗人的,因为俗人的爱意太容易得到了,他们会被尘世迷恋,爱意中贪婪,不过一张美丽的画皮就能勾引的他们垂涎。
      
      他们的爱掺杂了太多的杂质,这样的人下笔,只会毁了画楼的美人图。
      
      清栀靠在金九龄的胸前,柔软的身体像是一块极具韧性豆腐,被颠簸的山路震动到几欲破碎。
      
      “你要去哪?” 也许是山上的风太凉,也许是路太颠,清栀半眸微抬轻声问道,似乎清醒了一些。
      
      金九龄喉中发出一声低笑,“带你去见他最后一面。”
      
      “谁?” 清栀面容冷清,视线却因为涣散而显得有些脆弱。
      
      金九龄忽的有些想要恶劣的试探她。
      
      “自然是花满楼。”
      
      清栀皱眉:“你要杀他?为什么?”
      
      金九龄慢悠悠道:“自然是因为陆小凤插手了绣花大盗的案子。”
      
      清栀冷清道:“是你让陆小凤插手的。”
      
      金九龄笑道:“没错,确实是我让他插手的。只有名震江湖的陆小凤找出了凶手,其他人才不会怀疑不是么?”
      
      清栀缓缓道:“确实。”
      
      金九龄叹息道:“其实,我本不想杀他的,在我的计划里,我只要让陆小凤参与案子里,便可以按照我每一步的计划慢慢走下去。” 他甚至已经安排好了绣花大盗的人选,只待陆小凤上钩。
      
      山上的路越发难走了,清栀猜想应该已经上山腰了,夜晚的寒风入冰刀一般刺骨,让她不由自主的朝着金九龄更贴近了一些。
      
      似乎是被她的动作取悦,金九龄的声音也温柔下来,可在这空寂的山中,显得有些低哑诡异。
      
      “可你真是太美了,让我总是忍不住想起你。”金九龄低低笑道:“就像是我无意间在古玩店里发现的一件精美画卷,若是不能马上将你收入库房,我的心间都在受着刀剐折磨。”
      
      所以他半路上,便修改了自己的计划,将陆小凤引去了红鞋子。自己则返回了江南,好好的观察自己无意间发现的至宝。
      
      只是清栀太过敏锐,发现以后便一直躲在花满楼的身边。
      
      “你倒是聪明,知道躲在他的身边。花满楼确实太碍事了,无论是对于你,还是对于陆小凤。”
      
      金九龄对着清栀笑道,“所以,我决定还是将他杀了,待陆小凤从红鞋子里出现,发现自己的红颜知己瞎了,好朋友死了,你猜猜他会是什么心情呢。”
      
      清栀沉默了半响,轻声道:“你似乎很嫉妒陆小凤。”
      
      嫉妒,自然是嫉妒的。
      
      金九龄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他要喝最好的酒、用最美味的膳、穿最精致的衣裳,踏最软的靴。他与陆小凤是朋友,他们也曾经一起饮酒作乐,金九龄也曾经不止一次嘲笑过陆小凤一塌糊涂的生活,可他还是嫉妒。
      
      天下人皆知陆小凤,却无人知他金九龄,他才是第一名捕,他比陆小凤活的更加快活活的更加精致,甚至连女人,也永远比陆小凤的更美。
      
      可他终究还是比不上陆小凤,这个终究,在他的完美里,加上了一个不完美。
      
      所以他将这个局套在了陆小凤身上。
      
      他就是想看看,神机妙算。智勇双全的陆小凤,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
      
      “你真聪明,若是你再丑一些,我便忍不住想要杀了你的。” 金九龄笑道。
      
      清栀没有说话,因为她发现,金九龄停了下来。
      
      山上的风很大,清栀颤抖着身躯心想,这应该是到山顶了。
      
      金九龄温柔道:“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清栀苍白着脸摇了摇头。
      
      金九龄低笑一声,怜惜抚了抚她的发。
      
      “这是崎似山的天葬坑。”
      
      所谓天藏坑,便是寻一处崎岖陡峭的山壁,将棺材横穿钉入山壁上,只留下一个尾部,久而久之,山体大部分都被棺材顶入,看上去就像一个个密密麻麻的脓包。后有不少义庄偷工减料,直接将尸体丢下天葬坑,有些尸骨便挂在那些棺材之外,摇摇晃晃,好似还活着一般。
      
      清栀被金九龄的形容说的有些反胃,眉头蹙起,表情非常难看。
      
      “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吗?”
      
      清栀抿唇,声音冷清道:“大概是花满楼要过来了。”
      
      “不错,我给他送了消息,想必他马上就要过来了。”金九龄抱着清栀,柔声道:“你乖一些,待我解决了他,便来寻你。”
      
      清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金九龄点了穴道,放入了山崖边的一老旧棺材内。
      
      没有一会,她就听见了花满楼的声音。
      
      “有人跟我说,陆小凤在这里。”
      
      “如今你这副模样,还敢过来,倒是真情实意。” 这声音大约是金九龄伪装后的绣花大盗。
      
      “不管来不来,总是要来的……”
      
      棺材隔着,声音有些听不清了。
      
      清栀不能动弹,只能紧紧闭眼,加重自己的呼吸。金九龄以为点了她的穴道又放在棺材内便能万无一失,可是瞎子的耳朵,却没有那么容易被蒙蔽。
      
      窄小而窒息的时间过的极度缓慢,清栀等了许久,都没有人来打开棺材,金九龄也没有来,花满楼也没有来,这不由得让她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直到一剧烈的震动袭来,清栀躺着的棺材直接被打翻,她整个人都被翻滚出来,粗糙的地面划着她筋骨剧痛。
      
      喉间抑制不住的发出闷哼。
      
      正在与金九龄缠斗的花满楼,猛然转向清栀的方向,强行运气险险的扯住了差些掉入悬崖的她。
      
      “清栀姑娘,没事吧。” 花满楼的声音依然很温柔,即使他现在气息似乎有些虚软,但也没忘记为她解开穴道。
      
      清栀被解开穴道,喉间的痒意剧烈咳出,求生的本能让她紧紧的扯住花满楼的衣衫,抱着他的腰,似乎这样才感觉到一丝安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他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今天我码了三千字,但是看不到你们的夸奖,难受。
    听说要关评论一个月,如果请假的话会在文案里备注哒,如果你们没看到更新,也没看到请假,没错,那就是更新迟到了,作者还在苦大仇深的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