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她又软又甜

作者:你的大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温以初走到司青身前,冷冷地看着她,眼里有着孤注一掷的疯狂和讥讽,忽然伸手牵着司青的手让她诧异了半分,微微抿起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却瞥见了他身旁的青夏,打扮的很是喜庆可爱,不过双眼却是肿肿的,一瞧便知是哭了很久了。
      司青皱起优美如新月的眉,青夏的存在,当真是让她隔应的慌。
      青夏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抬头看向司青,忽然吓得身子一抖,脸色惨白如纸再次低下了头,心里的晦暗聚顶而来,咧了咧干裂的唇,就算青夏怕得连血液都快凝窒,也仍只是定定地站在温以初的后面,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成了夫妻之礼送入了洞房。
      
      宾客也走的差不多了,青夏静静的坐在无上宫的阶梯上,眼底喉间尽是涩痛,狠狠咬唇,苦咸滋味漫进唇间,眼里心里,全都是温以初的容颜,为什么,明明做好可准备他的离开还是令她如此悲伤么?抱着大腿大哭了起来,目光迷乱,几近癫狂。
      她实在忍受不住了,踉跄的跑去洞房只走几步便绊住裙袂堪堪跌跪在婚房前,一把长剑直直的指向了青夏的脖颈,她抬头看着一脸冷漠的长明,好似有一根利刺突然间硬生生地扎进了她的心底,握紧了拳头,抿紧嘴角,久久不能言言。
      
      “这场婚事乃是天作之合,妄姑娘请回吧。”长明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还没等青夏回答,门却被司青狠狠的推开,她的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像挟着闪电的乌云,她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
      
      “主上……”长明单膝跪地。
      原本已经足够愤怒的司青看到青夏更是额头上青筋暴露,深邃的墨色眸子里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大概过了半分,司青呼出了一口气:“好生的侍奉他!”说罢,扶袖离去。
      
      等司青走远,青夏才慌忙起身往婚房里跑去,原本一身正气英姿飒爽的温以初如今病歪歪的侧躺在床榻上,青夏的眼睛里瞬间充满了眼泪,跪倒在榻前:“阁……阁主……那半魔半仙之徒怎忍心如此对待阁主!”
      温以初没有回答她,而是伸手抚过她清泪,青夏受宠若惊的看着温以初,小脸腾地红到了耳根。
      “她始终是我的妻,今后务必注意言行,尊称为主上!”温以初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
      
      青夏拧了拧眉,黑眸里散发出疑惑的慌张,一脸茫然地迎上温以初的眸子,阁主不是最讨厌司青吗?为何今日他有些不同?
      青夏不敢再造次,服侍温以初就了寝,或许是身体太虚的缘由,他很快便入睡了,看着熟睡中的温以初,一张俊逸非凡、注满了温柔和沉醉的脸让青夏内心一颤,情不自已的伸手去触碰他的额头,鼻尖,嘴巴……
      
      一身嫁衣的司青懒散的躺在一株桃花树上饮着一壶桃花醉,美艳的脸上有些醺红,不知那是愤恨还是醉酒……
      方才自己满是欣喜的去享受囊中之物的时候,他居然将自己陈年旧事给翻了出来,□□之情,手刃恩师,字字诛心,让司青快要窒息了。
      屈辱,委屈,愤恨全部涌上了心头没控制住才出手伤了温以初,她曾经也拥有着天真的目光,一个脑子里全是浪漫念头的小女孩,对什么都充满了兴趣和好奇。
      是师父,是所谓的伦理,将她活脱脱逼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可为什么世人都说她错了。
      
      她眉脚轻轻一扬后,遂起身媚笑着再次饮了一口酒,酒醉人心,她额头的碎发随风飘扬,看见树下穿着锦衣华服的男子缓缓走了过来,看不清眉眼不知何人,可是那熟悉的味道让她神情一松。
      那男人抬眸,才发现是千殇,千殇看着坐在桃花树上的司青,娇艳欲滴,美的不可一世,娇艳欲滴的红唇好像熟透的樱桃,让他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千殇……”
      司青从树干上飘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不偏不倚的栽进了千殇的怀中,千殇被她扑倒,看着她有些血丝的双眼以及那一抹诱人的红晕,他虽然面上很平静的微笑着,心里却是热热湿湿的,勾唇深意一笑:“主上,您不是最讨厌饮酒?”
      “千殇生的可真好看。”司青抱着千殇,脸埋在千殇的怀中蹭了又蹭。
      
      “那主上为何都不曾要了我?”
      司青抬眸看着千殇,脸上的浓妆被蹭的差不多了,没有那么的强势了:“曾经想着哪一日千殇遇见了喜欢的人了,能够堂堂正正的娶了她,而不是在本宫的阴霾之下。”语气中透露出热情和幻想,深情的眼里闪着晨曦露珠一样的亮光。
      千殇他迎视着这对目光,也不动,也不说话,只觉得心跳在加速,呼吸在加重,血液的运行在加快,呢喃道:“我终于知道了主上为何讨厌饮酒了……”
      
      说罢,反身将司青压在了身子底下,忽然一低脸,想要寻到她的唇,司青朦胧的看着眼前越放越大的俊脸,浓烈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令她燥热得全身一阵颤抖 。
      徒然,一把长剑直直的指向千殇的脖颈:“主上虽然对大人百般宠爱,但是越界了,大人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上方传来了长明凛然的声音。
      
      千殇知趣的从司青身上退了下来,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英俊的脸庞带着邪魅而又有点玩世不恭的微笑,丝毫没有任何的尴尬,那双阴鸷的眸子忽然如同嗜血般可怕,冰冷的手指微微弯曲,寒意袭来,不留一丝情感。
      长明丝毫不惧怕这样眼神,反而更是淡然处之,宣来了两名侍女将司青扶回了寝宫,司青这样一睡便是三天三夜,唤她醒来的是一声香甜馥郁的声音:“姐姐,今日可是南海王的生辰,姐姐不是应了宁儿一同前去的吗?”
      
      司青起身,头疼的厉害,纤细的食指按了按太阳穴,看着眼前的宁儿,宁儿不过是豆蔻年华的凡人,长的极其水灵,她是十几年前一匹夫的弃女,当时司青觉得此娃甚是可爱便收留在无上宫。
      时光蹉跎,转眼十几年过去了,那个只会嘤嘤大哭的小女孩竟长成了如此的窈窕淑女的模样,司青伸手揉了揉宁儿的发:“姐姐知道宁儿的心思,快去打扮一番,好让那南海王情不自禁不能自已。”司青笑得温柔婉约。
      “姐姐好讨厌!”宁儿她扭着脸儿,臊得不行,红红的脸儿笑得像云彩一样,一蹦一跳的跑了出去。
      
      司青不想以主上的身份去那南海,让长明侍奉着自己穿上了一袭男装,扮上了男子的妆容,她推开了门,嫣红的太阳柔和地停在乌蒙蒙的半空,一点点亮起来,放射出刺眼炫目的光芒:“以初的身体可有好转?”
      “每日送去的补药和膳食都是未沾的。”长明回答:“主夫已抽去仙骨还受了主上一掌,此番不吃不喝怕是身体快要受不住了。”
      
      司青心里产生了一丝丝的不忍与惆怅,只是一瞬间抵达了温以初寝宫处,里面传来了抚琴的声音,伸手推开了门,只见白衣如雪的温以初脸苍白无比,双眼凹陷,空洞无比,惨白的脸就像是死人的一般,猝不及防地,司青的心忽然一震,一路跑去,清颜白衫,长裙随着阻力轻轻散开,青丝墨染,玉袖生风,纤细的臂膀搂住了温以初的脖颈,白衫落地,琴声戛然而止,天地间似乎瞬间平静下来。
      司青度了点灵气给温以初,温以初瞬间觉得自己神清气爽:“你若敢死的话本宫让整个仙界为你陪葬!”司青低沉略微沙哑的嗓音,虽轻柔,却带着危险的意味。
      
      温以初脸即刻成了黑铁板,掰开了司青的手,怒视着她,可能是身体没有完全接受司青的灵气,竟一瞬间体力不支栽进了她的怀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