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主她又软又甜

作者:你的大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司青带着长明出来,长明实在走不动了就这一棵大槐树坐下,司青捞了一把衣袂蹲了下来,托着下巴,看着长明,笑道:“嗯?这么落得如此下场。”
      长明顿了顿:“您死后,无上宫的所有的人便
      落得护主不周的罪名,他们被抓的抓,逃的逃,被抓的都贬为低下等奴隶,而我分配到南海。”
      
      “以长明的身手,在无上宫的时候就应该逃走。”
      司青等来片刻又是一阵沉默,果然“说一半没声儿”是盛行之风啊盛行之风。
      司青倏忽摸到袖子里黏黏的糕点,觉着长明大概还未进食,便把袖子里的吃食全摸了出来塞入他手里:“你垫垫肚子,等你吃饱了,我们回家。”
      长明接过,不可置信愣愣的看着司青:“回家?”
      
      于是后来的每日,长明都和司青生活在一起,长明每日都会上街买菜,长明会同司青说街上发生的趣事,而司青每次总能嘴角带着笑意地听长明说完,尽管有时候长明表达得口齿不清,司青也没有厌烦的意思。
      有时候有了闲空,司青便会教长明下棋,虽说长明一直记不住究竟该如何下,但长明还是很努力去学了,司青也没嫌他笨拙。
      
      后来长明有时心血来潮,央着司青教他写字,司青也尽心尽力地教她,尽管长明写出来的字连司青也不认识,可司青还是每次都扬起唇角,一笔一划握着长明的手写完。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司青的身子也养的差不多了,只是脸上那道疤痕久久不能愈合,司青倒也不在意,毕竟上了她这个年纪的人,对美丽的皮囊也没有特别的执念了。
      
      白月初起,夜幕入定,是个拐卖孩童的好时候,于是好巧不巧,司青就碰上了被拐卖的那个孩童。
      彼时立了一天的司青正打算趁夜出去走走,这一声洪亮的“来人啊”响彻在整个山头,径直将司青唬得怔在原地。
      然则什么大风大浪她没见过?
      司青在夜中眯了眯眼,在一片漆暗中一下子瞄清楚了几个虎背熊腰的身影,往前还有个哭得梨花带雨的短腿小娃娃。
      小娃娃个子小,埋没在半人高的草丛里左闪右避,一时半刻竟让几个大男人抓不到他。
      这确实是个聪明伶俐的小孩,司青如是评价。
      司青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这小娃娃偏生瞧见了司青,他一股脑躲到司青身后,末了还一把把的鼻涕一把把的泪在她身上涂涂抹抹,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后头那几个傻大个中,有个熊样的傻大个对着长空朗声道:“哪家的小娘子,不要管闲事!”
      “只要哥几个拿到应得的银子,自然放你毫发无损的离开。”另个傻大个接话道。
      司青顿了顿,突然觉得这人说的话有些纰漏,难道这小娃娃的娘还能按住他手脚从而数数他少了几根头发不成?
      
      反观小娃娃正抖着身子蜷缩在司青的身后,一袖子连连往脸上一抹,抹出一大片水泽粘稠,他口中还嘀嘀咕咕着,摸约是:“母亲母亲救救我……”的话。
      
      熊样的傻大个先象征性地仰头大笑一声,道:“温家小娃娃,莫以为你躲到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娘子后面我们就无法奈你如何。”
      这一句人不人鬼不鬼叫得司青心情不佳。
      虽说司青正如了这句话,可好说歹说司青也是活了上千年的,这寿命比他加上他爹加上他爷爷加上他祖爷爷加上他祖宗八代还要长几岁,哪能这样任由着这种人族小辈如斯诋毁自己?
      司青白了一眼,手一挥,一阵妖风将他们直接刮跑。而那被称作温家小娃娃的小娃娃多半是头一回见到会法术,被司青突如其来的“唰唰唰”漫天腿脚给吓得晕厥,倒在地上愣是怎么叫也叫不醒。
      
      司青一直自命是只慈悲为怀的主儿,自然也会是只一心向善的,当然是不会忍心任由他在荒郊野岭受凉,因而司青临走前,也将他带了回去。
      长明见司青带回了一个小娃娃,连忙接过,只是动作还未做的到位,小娃娃就蓦然睁开眼:
      “你……”
      司青一动不动,等着他的下文,而小娃娃却皱着眉,一根小小手指指着司青,似乎在苦恼地想些什么。
      
      不过在司青认知中,下一刻他必定是会指着大喊她“妖怪啊”,并惊慌失措地逃走。
      因为隔壁那破庙里,但凡进去歇脚的书生,见到庙里那头蝎子精都是这副怂样。
      
      然而司青万万没想到,小娃娃忽然睁着大眼爬起身,扑到她脚下大叫:“神仙姐姐。”
      这声“神仙姐姐”将司青唬得先是一愣,愣过之后,再是一愣。
      莫不是自己长得太和蔼善意了?
      莫不是这厮没见过神仙?
      
      但不得不说,这声“神仙姐姐”叫司青格外受用,收敛去心底的喜滋滋,司青低头去瞧他样貌,都登时觉得这小娃娃长得确实十分可爱。
      顶多八九岁的光景,粉雕玉琢,粉扑扑的小圆脸携着几道干了的泪痕,一双大眼眸子亮着光,纵是年纪尚小,也能看出点来日不凡的意思。
      如今司青承了他一句“神仙”,自然要做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意味,司青一甩长长的袖子,脚尖腾出白雾,再鼓来些风将自己吹得飘飘忽忽。
      既然小娃娃这样认为,索性错下去,也不是件什么坏事。
      只是一旁长明却笑出了声,司青瞪了长明一眼,伸出手和蔼地抚着他柔顺的发顶,可亲问:“你叫什么名字?”
      “温白。”
      
      这日,司青修补容颜未果,烦闷的很。便迎面见到那个温家小娃娃一蹦一跳地迈着欢快小步伐朝她走来,自那日司青救下这个小娃娃,小娃娃便在她这边住下了。
      温白是个会疼人的小娃娃,他明白这几日自己心情苦闷,总会编些新鲜的小玩意来逗司青乐。
      温白一见到司青,显然十分欢喜,跑过来牵着司青的手走入了房间,将司青拉着坐下,笑着的小圆脸仰起,糯声问她:“神仙姐姐又有烦心事?”
      司青托着腮在石案上:“是呢。”
      
      温白朝司青得意一笑:“神仙姐姐猜温白给你带了什么?”但说完又不给司青猜的机会,径直就把别在腰间的小漏斗递给她。
      司青漫不经心地往漏兜里一探,只见得一群小鲤鱼们眼神幽怨地看着司青。
      
      司青一怔,
      温白围着司青转了一圈,得意的脸色更甚了:“神仙姐姐,你瞧这些小鱼儿是不是很好看呢?心情有没有好一些呢?”
      司青干笑两声,连连道,“是啊是啊。”
      小鲤鱼们眼神更加幽怨地看着司青。
      
      司青只道这小娃娃面相是个乖巧的主,却没想到这小娃娃十分会折腾,终于有一日,小娃娃没有满山跑,而是端端正正坐在司青面前,虽然司青见他眉目带有忧愁,但也是难得如此正经,于是司青就生了些提点他一回的心意,整顿好衣着也正襟危坐起来。
      司青一本正经道:“如斯汝这个年纪,本仙家本不该有拘谨于汝,可如今愈发任汝肆意逍遥,温白小友,汝可谨记,多收敛心性,方是世人修行的必不可少。”
      大约司青说得晦涩难懂,小娃娃并没有露出彻悟的脸色,反而看起来更加郁结。
      司青又摇头晃脑道:“本仙家所言,依汝尚小仍未开智,大抵是听不懂,然而无碍,往后每日本仙家予汝授课,传汝之道,切记,修身养性。”
      小娃娃垂头丧气,叹息一声。
      司青方想再多体现自己的高深莫测学识渊博,小娃娃倏然惆怅地开口道:“神仙姐姐,我要回家去了。”
      “你说什么?”
      
      这还要从几日前的晨早说起,话说那日温白一早起床后,又一颠一颠地找麻烦去了,而司青想着已经好久没晒日光,于是爬上山顶惬意去。
      都说登高望远,司青深觉说这句话的人真是为德高望重的能才,说得真的不错。
      
      司青这才登上山顶,便见到山麓下一群人密密麻麻往自己屋落跑。
      思至几天前打算抓走温白的那几个熊样的傻大个,司青再对比着瞧了瞧那群人,一双眼睛一张嘴,一把头发两条腿,世人都长得都这么一个样,司青哪里分得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既然分不清,那便无须分得太明白让自己苦恼,索性一棍子一众打死,最是果断清净,于是乎,司青悄悄给他们施下迷阵,让他们绕着这处迷迷糊糊地转了几日的圈,终于让今儿偷跑下山的温白给撞见了。
      这一撞见便不得了了,原来这群不知叫司青难以捉摸的人,是温白家里的人。
      
      温白不见了几日,家里也急了几日,整座城都搜了好几遍,终于把目光引到了这处,本没打多大希望,而今误打误撞上,一个劲往家里迎。
      这才温白好不容易脱身前来跟她道声别,以表几日来的关照,但没想到听司青絮絮叨叨了许多听不懂的话,连思绪也跟着司青惆怅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